第25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2-12-12 22:10
点击:284
章节字数:61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5-14 16:16 编辑


电磁炮22 レベル5の誇り


告别了艾丽莎之后,美琴在回常盘台的路上被猎犬部队包围,作为美琴对手的正是想要杀死艾丽莎的墨镜女。

美琴的能力对墨镜女完全没有效果,再加上两天连续的战斗,形势对美琴越来越不利。

食蜂等人及时赶到,用能力阻止了墨镜女,救下了重伤的美琴。

食蜂在为美琴做临时包扎的时候,因为车子急转弯的原因和美琴Kiss了。由慌张到确定了对美琴的感情后,食蜂主动和昏迷的美琴再次进行了接触,并消除了看到这一幕的布束两人的记忆。


「唔……」挣扎地睁开了双眼,进入美琴视线的是一片黑暗,地面好像还在晃动。

「醒了吗,御坂同学?」

「呜哇!」被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脸吓到,车子刚好在这个时候颠了一下,额头撞在了对方的鼻子上。

「痛……」金发少女用戴着白色蕾丝边的手套捂着自己的鼻子。

「食,食蜂?」惊讶地看着对方,「抱,抱歉……」

而食蜂却没有理会美琴,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放到对方用绷带包扎好的额头,不知道在摸什么,「还好,伤口没裂开。」

没有听到对方说的话,虽然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到前面,但美琴还是确认了四周的情况,「我,我还活着?」

「难道御坂同学以为我陪你殉情了?」

「唔……胡,胡说些什么啊……」(真,真的是食蜂……)

惨白的脸色突然变红,再次确定了自己还活着。

满意地看着美琴惯有的反应,食蜂露出了笑容。

(这算是你夺走我First Kiss和Second Kiss的利息哦,御坂同学。)

「御坂美琴,一醒来就和食蜂操祈调情吗?我真不应该救你啊。」从副驾驶座传来了生气的声音。

「席,席琪桃尔?为什么……呜!」习惯性地用了右脚,但因为右小腿的骨头已经被墨镜女踩碎,没有着力点的美琴只能重新倒在食蜂身上。

「原来御坂同学这么喜欢我啊,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人家也会不好意思的呢。」

「诶?呜哇!」

意识到自己脑袋的旁边竟然是食蜂的胸部,美琴刚想移开却被对方抱住,将自己的脑袋重新放在了对方的大腿上。

「你,你在干什么啊……」

(会感到不好意思的人应该是我吧,而且我都能看到你的眼睛在笑了食蜂。虽然那个地方好软……诶?等,等一下,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别动,御坂同学现在没办法坐起来吧。」

用生物电对全身做了检查,右小腿的骨头全部碎裂,左手骨错位,侧腹的肋骨也断了两根,几乎整个身体都有大大小小的伤痕。不过这些好像都做了临时的治疗。

「嘛,好像是这样。」对食蜂露出了苦笑,「麻烦你了,还有治疗的事情,谢谢了。」

「没,没什么。」面对坦率说出感谢的美琴,食蜂竟然脸红着移开了视线,不过因为光线的原因并没有被对方发现。

「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被我撞疼了?」看到食蜂用手捂着刚才被自己撞到的鼻子,美琴将还能活动的右手伸到对方脸旁,「让我看看……」

看到对方的鼻子被自己撞红了,美琴用自己的手揉着对方的鼻子,稍微用了点能力进行按摩,「抱歉,这样还疼吗?」

「已,已经没关系了。」

「御坂美琴!你们玩够了没有!」席琪桃尔把头从副驾驶座伸到了后面。

「呜哇!!席,席琪桃尔……」被对方的怒气吓到,但是美琴不明白她生气的原因,「为,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当然是你们这,这,这么……你们两个靠得太近了!」席琪桃尔想了很久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把头转了回去。

「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会麻烦食蜂,可是……」

「一点都不麻烦哦,御坂同学~」

(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笨蛋啊,御坂美琴!!)

透过后视镜,席琪桃尔能够清楚地看到两人的互动。

会让席琪桃尔生气的原因不是食蜂的主动,而是美琴的迟钝。

(我是不是也应该主动一点?不,不对,为什么我会这样想啊,她那样的笨蛋……可,可是……)

这样想着的席琪桃尔被身边的声音打断了思考,「Oh,dear,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笨蛋。」

「诶?你是……」

「忘记了吗?」布束回头看了美琴一眼。

「大眼女?是你!」

吱!明明是一条没有阻碍的道路,布束却把车开得左右摇晃起来。

「呜哇!!」因为摇晃的原因,受伤的地方被撞到,发出了疼痛的声音。

「我是高中生,你是国中生,长幼有序,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真,真是抱歉,请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这家伙明明就是在公报私仇啊!!)

曾经见过一面并被对方用书包和回旋踢教训过,美琴知道布束对长幼之序要求严格。

「在和你分开之后,我这里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布束省略了自己的事情,直接进入了正题,「理事会刚刚做出抹杀你和肃清LV5的决定,想不到『猎犬部队』的那些人动作这么快。」

「什,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叫做要杀了我啊,还有……呜哇!!」

「布束同学!」用手擦掉美琴头上因为疼痛冒出来的冷汗,食蜂责怪地看着驾驶座上的布束。

「我没事……」刚才车身飞离了地面,下落的时候,碎裂的右小腿和座位碰撞在了一起。

不过也因为疼痛,让美琴的头脑冷静了下来。

「怎么样,冷静下来了吗。」

「嗯……你刚才说的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OK,这个我会详细说明,不过现在我要说明两点。」布束看了一眼反光镜,「刚才是因为地面的问题,还有,他们来了。」

「还没有吃够苦头吗。」席琪桃尔打开汽车的顶棚,把头伸了出去。

「席琪桃尔你要做什么?」美琴叫住对方。

「当然是帮你教训那些家伙。」

「布束同学要开车,我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作用不大,而且还要照顾御坂同学你。现在我们这里唯一有战斗能力的就是她了。」食蜂挡住了想要站起来的美琴,「御坂同学现在根本不能战斗哦,所以只要乖乖躺着就可以了。」

「要小心啊。」

「啰,啰嗦啊,照顾好你自己吧。」吞吞吐吐的回答,席琪桃尔没有让别人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没问题吧,席琪桃尔,连说话都……」

「放心吧,御坂同学,因为车开得太快了,所以才说不清话哦。」

「这,这样啊……」

「Oh,dear……」布束继续说了下去,「因为『暗部』和LV5的事情,理事会担心以你为中心的御坂势力太过庞大,所以做出了那样的决定。」

「御坂势力?」

「一方通行,心理掌握,还有你这个超电磁炮,学园都市七名LV5有三个都和御坂势力有关。在加上幻想杀手和鸣护艾丽莎,理事会的担心也不是没有理由啊。」

「那肃清LV5是怎么回事?」

「和『暗部』一样,LV5也因为各种原因名存实亡了,大概是想趁着这次机会重新整顿上层吧。」

「既然是理事会的决定,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救我,这样的话连你们也会被牵连进去啊。」

「你真的以为只要你死了,理事会就会放过你身边的人吗?」布束通过后视镜看了美琴一眼。

「这是一个原因呢,不过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食蜂抚摸着美琴的脸颊,「我不希望御坂同学死呢。」

「食蜂……」小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美琴从对方的笑容里看到了悲伤。

吱!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Because,被追上了。」

好像探测到了美琴等人的路线,前方被猎犬部队的人封锁住了道路。

「可恶,人数太多了。」席琪桃尔重新回到副驾驶座上,看上去很疲惫。

「那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食蜂拦住。

「御坂同学就好好休息,这里交给我。」从挎包内拿出遥控器,握在了手里。

(伤害御坂同学的人,我绝对不会放过!)

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将握住遥控器的手伸出了窗外。

Pi——

就像时间停止一样,除了美琴她们,所有猎犬部队的人都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我知道御坂同学不喜欢伤害别人,所以……」

PENG!PENG!

冲锋枪的子弹射入了对方汽车的轮胎,『猎犬部队』的成员用拳头互相厮打在一起。

「只是替你教训一下他们哦,御坂同学。」

「Oh,不愧是心理掌握,谁都可以控制呢。」布束发出了感叹。

「说错了哦,布束同学。」食蜂突然苦笑了一下,「我的能力对御坂同学根本没有作用呢,真是讨厌的电磁屏障。」

(我没办法掌握你的心理,但是你的『超电磁炮』却击中了我呢,御坂同学。)

「唔……」被食蜂的视线看得有些尴尬,美琴把头转向一边,「对了,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港口,送你离开学园都市。」布束踩下油门,车子重新向前行驶。

「什!呜!!」立刻从座位上坐起,却碰到了身上的伤口。

「御坂同学。」温柔地让对方靠在自己身上。

「为,为什么要离开啊。」

「难道你想待在这里让理事会的那些人把你杀了吗。」

「……你们呢?」仔细观察了三个人的反应,车内一下子变得沉默。

「果然吗……」平静地说出了下面的话,「我不会走,我是绝对不会放弃朋友不管,而一个人离开的。」

没有任何惊讶地表情,好像早就已经知道美琴会说出这样的话。

「呐,御坂同学。」两只手抱住对方的脸颊,星形的瞳孔对上了茶色的双眼,「我们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哦。」

半眯起了眼睛,微笑着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御坂同学想要反抗的话,我们就算打断御坂同学的四肢、把你绑起来,也一定会把你送到远离学园都市的地方。而且,御坂同学现在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不是吗?」

「我是认真的哦,御坂同学。」

「呜!!」左手被对方握住,即使只用了一点力气,但疼痛还是从手上传来,「食,食蜂……」

「就像她说得那样,御坂美琴。」副驾驶座上的席琪桃尔发出了微弱的声音,「这件事情就算是你,也没办法让我们改变主意。」

「后辈应该听从前辈的话。」

「你们……」低下了头,刘海挡住了视线,「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活着。」三人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吱!刹车的声音响了起来。

「到了。」暴风雨还在继续着,但是布束和食蜂没有理会,一起下了车。

就在刚才,食蜂等人由土御门的通话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席琪桃尔,海原同学还没到吗?」食蜂看了一下四周,完全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嗯?席琪桃尔?」

仍然没有回应,和布束两人一起回到车内,「怎么了席琪……」

「Dear,这是怎么回事?」

「席琪桃尔!!」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美琴感觉到了不对劲。

席琪桃尔的身体开始奔溃,左手好像从身上剥落一样失去了原有的外形,很快指尖开始变化。

「抱歉,因为一些事情来晚了。」在几人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美琴大一岁,身材修长的少年。

柔顺的头发沾上了灰尘,身上带有一些伤痕,但是脸上的微笑没有消失,「各位怎么了吗?」

两人让出一条路给对方,海原看到的是肉体正在消损的席琪桃尔的身体。

「这是……」抱住对方的肩膀,不断摇晃着,「喂,席琪桃尔,喂……」

「艾,艾札力……」微弱地喊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但海原却回应了。

「这是怎么回事,席琪桃尔。难道说……你读了吗?」

「不,在这之上呢。」席琪桃尔摇了头,「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御坂美琴……」

「你在说什么啊!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你吧!」左腿支撑着身体的重量,用右手将自己移动到了靠近副驾驶座的位置。

「不,你……」

「你应该知道点什么吧海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理会对方说的话,美琴将视线转向了海原。

(可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异常的情况,怎么都不可能只是术式或者灵装引起的。在那之上的话,就只有『原典』了吗,可是……)

「嗯?」一张动物的皮出现在褐色皮肤少女的身体内,海原把头伸过去,「这是……唔啊啊啊啊啊!!」

「喂,海原!」突然发出的惨叫让美琴等人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美琴向海原刚才注视着的地方看去,「这个是……」

「不可以!御坂同学!」

「诶?」

「唔啊啊啊啊啊啊!!」没来得及阻止,美琴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和海原一样的惨叫。

「御坂同学!」

「没,没什么……」忍住从脑袋深处传来的疼痛,「这,这到底是什么啊!!」

「『原典』。」同样用手捂住了头部,「就算是瞟一眼都会对精神造成巨大破坏的东西。」

「为什么席琪桃尔会有那种东西。」

「不知道。」狠狠地摇了摇脑袋,似乎想把疼痛甩开,「但是,如果不想办法的话……」

「什么办法?把这个东西从席琪桃尔身上拿掉?」

「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她对『原典』还有渴望的话,那么『原典』就会对她打开知识的大门。」海原咬紧了下唇,「『原典』只是追求着能推广自己的知识的人物,所以要救她的话,只要让『原典』觉得如果席琪桃尔死了的话就没有人可以继承了!」

「那么,这个东西就交给我。」在海原开口之前,美琴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御坂同学你刚才看过那个东西了吧,应该知道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的话……」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席琪桃尔会有这种东西,但是,刚刚她是用这个东西来阻挡『猎犬部队』的吧。那么,这也是因为我才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

「所以,我有必须让她活下去的责任。」眼神里没有一丝迷茫。

「御坂美琴……」双手已经失去了原形,但是身体还在持续解体着,席琪桃尔在意识完全失去之前喊出了这个名字。

「御坂同学!」食蜂喊出了对方的名字,但是美琴并没有回应。

「真是固执啊。」布束叹了一口气。

「很遗憾,御坂同学。」海原突然笑了一下,「我呢,也有同样不能让她死在这里的理由呢。所以,这本魔导书应该由我来继承。」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美琴对着那张动物皮伸出了左手,海原同样用尽全力去接受它。

「唔啊啊啊啊!!」


「这,算是我赢了吧,海原……」头脑被剧烈的疼痛袭击,不断甩着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

「竟然,选择了你……」两手抱住大脑,精神遭到了巨大的破坏。

美琴瘫坐在座位上,左手无力地躺在旁边,闪着奇异的光芒。

『原典』从被划破的左手钻了进去,吸附在手臂内侧,校服的外套被鲜血染红。

「御坂同学!」食蜂颤抖着握住了对方沾满鲜血的左手,立刻找来绷带开始包扎。

「席琪……桃尔……」

「放心吧,身体已经停止分解了。」布束转过头,不忍心再看到席琪桃尔的样子。

「至少……还活着……」

「喂,时间已经过了,你们在做什么啊。」距离汽车的不远处传来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声音的主人有着红色的头发,在头后绑成了两束,上半身只用布条将胸部缠绕,其他部分全都裸露在外。

「结标……」海原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御坂同学,拜托你了。」

「啧。」一直拿在手上的手电筒对着车子指了一下。

「诶?」原本靠在食蜂身上的美琴突然消失。

「御坂美琴。」在不远处的结标说出了这个名字,「想不到你也有这一天啊,常盘台的超电磁炮。」

刚才消失的美琴出现在了结标面前。

听到结标的声音,食蜂把头转了过去,「御坂同学!」

「『空间移动』吗。」布束解释了刚才的事情。

「啧,不要把我的能力和那种三流的能力相提并论。」结标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坐标移动』,这才是我的能力。」

「不过话说回来。」结标蹲下身,用手电筒在美琴身上敲了两下,「被伤成这样你竟然还没死,真是顽强啊。」

「呜……」不知道是因为结标刚才碰到了伤口,还是因为『原典』强大的精神破坏力,美琴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结标淡希!」食蜂迅速从挎包里拿出遥控器对准结标。

(这次是心理掌握吗。)

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美琴,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双马尾少女的身影,结标露出了苦笑,「我可没有和你这个LV5作对的打算。」

「那就把御坂同学还给我。」

「你很在意吗,常盘台的女王大人。」

「诶,当然。」肯定地回答了对方,「现在,可以还给我了吗。」

「当然。」手电筒一指,原本躺在地上的美琴立刻消失,出现在了食蜂面前。

「御坂同学。」伸出双手抱住对方,慢慢坐在了混合着雨水的地面。

「So,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布束松了一口气,对结标提出了问题。

「嘛,御坂美琴这样狼狈的样子,我当然要来看一下。」

「那么你应该已经见到了吧,结标同学。」

「诶,而且很高兴呢。」

「结标,已经没时间了。」海原站在了食蜂和结标中间,阻止了气氛进一步恶化。

「嘁,我知道了,虽然想这么说,但是,她们完全没有想把御坂美琴交给我的意思呢。」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快艇,结标会用能力把御坂同学送到快艇上。」转过身对食蜂和布束进行了解释,「席琪桃尔已经昏迷了,详细的事情现在来不及再说明了。」

「但是,请相信我。」用坚定的目光看着两人,「一切都是为了御坂同学。」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默,食蜂和布束互相看着对方,都不知道怎么决定。

「不会……我不会走……」即使声音很微弱,即使身体无法动弹,美琴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御坂同学!」食蜂能够明显地听到美琴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

「你知道的吧,食蜂。就算你真的打断我的手脚,把我绑起来,也不能阻止我。」嘴角露出了笑容,「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吧。」

「诶,我知道。」闭起了星形瞳孔,更紧地抱住对方,「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会这样说啊,可是……」

「不愧是御坂同学呢,明知道我不可能对你做出那种事情。」眼角划下了透明的液体,「真是太过分了呢,御坂同学。」

「抱歉……」


吱——

二十几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港口,灯光照在几人身上,把他们全都包围了起来。

「可惜啊,御坂美琴,现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结标说着和自己无关的话。

「可恶,竟然这么快。」海原和布束警惕地看向四周。

「Railgun!!」从车上气冲冲地走下来一个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女人,但是她的脸上有明显手掌的印记。

「哈哈哈,很好,还有心理掌握,你们都在,很好。」

「你很烦。」食蜂完全没有想理会对方的意思,冰冷地说出了这句话。

「你!」墨镜女强忍住自己心里的愤怒,「心理掌握,我们这次的目标是Railgun,你最好不要插手。」

「御坂同学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是不是还想再脸上添几个巴掌呢。」

「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了。」

「等一下!」就在墨镜女想要命令猎犬部队发动攻击的时候,一个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事情都是因为我引起的,所以,必须由我自己解决。」

「现在的你还想反抗吗,Railgun。」墨镜女嘲笑地看着无法动弹的美琴。

「呐,你知道什么叫做LV5吗。」即使大脑遭受着『原典』带来的剧烈疼痛,美琴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

轰!

天空突然响起了雷电。

「所谓LV5啊,是不会因为一个两个绝招被破解而这么简单的就认输的。」

呲呲——

前额的刘海处闪烁着电光。

「即使被打倒在地上,也会重新站起来。明知道不可能打败的对手,也不会因为这样而退缩。这才是LV5啊。」

背后的电磁翼突然展开,和雷电产生了共鸣。

「我呢,不是什么最强的能力者,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也会因为你刚才的攻击而倒下,也会站不起来。」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有身为LV5的骄傲!」

「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受到伤害,所以我才会站在她们前面!」

「什!」惊讶地看着美琴凭借电磁翼浮到了空中。

电磁翼伸展到了十几米的长度,雷电好像要把天空撕裂一般不断闪烁着。

「这才是我最后的绝招!」

几乎在美琴把话说完的同时,十几道电光聚集成了一道光束,天上的雷电像听从美琴命令一样,紧跟着右手从高空劈了下去。

轰!!

(这样,就可以了吧……黑子……)

惯有的微笑仍然挂在嘴角,背后的电磁翼完全消失,身体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直直地掉进了海里。

「御坂同学!!」

「美琴!!」



PS:在周末之前更新了

女王你一脸微笑地说出要把炮姐废掉的话,真的大丈夫?{:4_355:}

女王第一次叫了炮姐的名字啊,果然是深爱着炮姐嘛{:4_332:}

左手魔法,右手科学,炮姐的能力又进化了

炮姐要休息两话了,下一话就是后宫们的崛起(雾{:4_329:})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