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10-11 02:31
点击:212
章节字数:25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 李懌(中)


當他聽聞中殿失去的其實是雙胞胎、甚至因未及時取出的死胎差點危及性命時,內心的愧疚不由加深,看著中殿臥倒榻上抿唇不語的模樣,除了陪在身邊,他竟不曉得自己能做些什麼。


溫柔和內疚兩種情緒同時並存,他開始有些害怕面對中殿,於是假借賞月之名離開中宮殿透氣,卻再次邂逅多年前曾共度良宵的宮女,他不記得那承恩尚宮的名字,但對帶著那略帶驚慌的無辜神情仍有印象,象徵著這小女子不屬於錯綜複雜的任一勢力。於是那夜他到了承恩尚宮的處所,這成了他忘卻其他人的地方。


當承恩尚宮懷上龍子的消息傳出後,他小心翼翼觀察中殿反應,中殿卻是平和有禮的道了恭喜,他心中無由生出一股失望。


──「淑媛的晉升儀式,臣妾定會用心擘劃,她腹中的龍子也是王家血脈,臣妾由衷恭賀王上。」


「當妳覺得自己離一個人越來越遙遠時,有什麼方法可以得知對方真正的心思?」他喃喃的問出這句話。


在懷中的淑媛,不解的抬頭看他。「王上說的什麼?」


他看著淑媛和孩子般懵懂的神情,掩飾的笑了笑。「還是來淑媛這裡好,淑媛肌白勝雪,好似一眼就能看穿……」


而當淑媛也差點難產時,他幾乎忍不住想這是否為報應,幸好得醫女相助,淑媛母子均安。卻在此時,中殿向他透露了一項消息。


「王上,臣妾懷孕五月有餘。」中殿徐徐說道:「臣妾原以為不會這麼快再有身孕,只當是身子不適,或許這是上天見臣妾可憐……」


聽著平穩敘述的語調,被欺騙的狂怒油然而生,他厲聲質問──「為何這事不早些告訴寡人?!」


「臣妾的確不知……」


那時他看著中殿多情的眼神,心中一軟未再往下追問。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想起,已有生育經驗的中殿,怎會分不清究竟是生病還是有孕?


由於淑媛的前例在先,中殿自是得到了更多照料,慶源大君安然出生,但沒有任何喜慶儀式,只因多年前的昏眩再度襲來,如同那次硫磺鴨子事件,他又陷入了莫名的頭痛當中,這次甚至病到雙眼迷茫,病入膏肓。


「中殿、中殿……」慌亂中他握住尹然的手。「聽說妳將最高尚宮關入義禁府,寡人的病真的是因膳食所引起的嗎?」


「王上不用擔心,內醫正定會很快找出病因。」


可是他的病根不是由內醫正找出,而是由一名叫徐長今的醫女;如同他明白中殿根本不相信內醫正,囚禁最高尚宮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否則中殿不會命醫女長今秘密在另一處所找出病因。中殿不相信任何人,甚至連他的夫君、一國之主亦然。


在這件事上,中殿展現了明快果決的睿智,這等雷厲決斷甚至令他害怕。當長今現身在淑媛處所,要求為韓尚宮的事件做平反時,他說出心中最深的顧慮。


「要消除韓尚宮的怨恨,就必須再一次見到鮮血,寡人是經過流血才登上寶座,登基後也發生過流血事件,難道還要再來一次嗎?如果這一次再發生流血事件,世子的勢力就會被削弱,這麼一來,中殿就會掌握世子,到那個時候,中殿就不是寡人的妻子,是威脅我兒的人。身為一個父親,身為一個女人的夫君,寡人到底該怎麼做?」


若非慶源大君年幼,也許尹然想做的便不是掌握世子,而是以慶源大君取而代之。是從什麼時候,他將尹然當成了敵人?


世子背後的勢力是功臣派,只要功臣權勢安穩若泰山,即可讓世子成功繼位,但尹然的心思比他更快,她利用長今要為韓尚宮伸冤一事,聯合士林派對右相等人昭揭硫磺鴨子事件,從崔氏家族牽扯出右相吳兼護長期以來的不法勾當,一舉扳倒勳舊功臣,他卻只能維持那公正無私的王上楷模,任由韓尚宮獲得平反,任由親近王后的勢力高漲。


直到數年後中殿以灼鼠事件逼死敬嬪,他終於再也忍不住,氣急敗壞闖入中宮殿──


「已經處死了反正功臣還不夠,就連寡人喜愛的敬嬪,妳也要逼她上絕路嗎!」


尹然微微抬起眼,神態一如平靜的湖水。「王上飲酒了?怎麼混身酒氣?」


「不用!中殿妳寸寸進逼,視寡人這個君王為何物?中殿這個位置,是寡人給妳,寡人要收回也易如反掌!」腦海中閃過一事,他輕蔑一笑。「妳應該也清楚這件事吧?最早寡人想立的中殿是嚴氏之女,剛好她現在也入宮當了尚宮,寡人只要讓她變成承恩尚宮,再讓她懷上龍子步步晉封,她就會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中殿之位,寡人也不用再看妳的臉色!」


此話似乎正中尹然心病,他見著那張蒼白的臉更薄如紙色。尹然霍地起身,抓住他欲拂離中宮殿的衣袖。


「王上怎麼對我說出這樣的話?」聽聞尹然的聲音發顫,他竟愉悅的笑了。「臣妾所做之事,全是出於一顆愛慕之心,否則臣妾有必要將自己變成這麼可怕的人嗎?」


他還來不及出言嘲諷,尹然的嘴唇已貼了上來,封住所有話語。他頭次感受到尹然的主動,甚至帶有股說不出的急躁。這個狠心絕情的女子還是愛著他的吧?因為愛他愛到了發疼,所以才做出這麼多的事吧?在雙方近乎撕咬著彼此的情況下,他竟從痛苦中感受到一絲愉悅。


──尹然愛他,他的中殿是如此的喜歡他。


「中殿對寡人的喜愛,是狠心絕情的那種喜愛啊!」李懌就這麼坐在淑媛處所,對著面前眼淚撲簌落下的長今如此說道。


「我在殿外聽到妳說『您可以奪取我的性命,但是小的不會改變心意』……我知道妳跟中殿之間的關係,中殿要妳做的事,我心裡也略知一二,快說出來吧!還是要寡人把中殿叫到這裏來?」


醫女長今的默然,卻是早證實他心中猜測。尹然在他來到中宮殿時忽然改口,要把長今留在身邊做至密,那麼在他到來之前,尹然定是想勸誘長今做些不軌之事,幸好長今的頑固在此時派上了用場,否則以她如此高超的醫術,有些疾病的發生定是神不知鬼不覺。


「妳不願當中殿的至密,卻也不願害了中殿,妳只想救人是嗎?」


「……是。」


「寡人知道了,妳退下吧。這幾日妳就留在宮中,等候寡人的王命。」


待長今躬身退下,他撫額閉上雙眼,這宮殿裡什麼是由得自己的?近來中殿已將勢力不斷延展,若要對付中殿,就得先從後宮開始著手。


他明明看見了長今臨走前眼中的落寞和去意甚堅,卻只得把心一橫,將長今當做對付尹然的棋子──讓尹然知道,真正握有權力的還是他這個君王!








------------------------------------


我個人覺得李懌這篇有點像流水帳……

不過這傢伙也很可憐,當他的第一任老婆被趕出宮後,他其實就失去了純粹愛一個人的能力,後來的愛總帶有算計,甚至他想要愛尹然時,同樣也是邊愛邊被騙邊算計著。

時間線看起來有點混亂,不過我想大致上是可以串起來的。


0.0长今和今英没有番外了吗?

想看她们两个啊。。。。。

長今和今英沒有番外,因為作者君完全不想看到她們兩個甜甜蜜蜜,

作者君最討厭的人就是長今,在此再次聲明~XD


王上,見到你還活著真好ps可以要求當王上在吃飯時稱讚一下小崔嗎?

這個嘛……好像很難,我覺得王上不管吃到什麼都只會說好吃而已……XD


王后娘娘的演技可以拿奧斯卡了通常女人一示弱,男人馬上就會有內疚憐惜的莫名情緒出現。王上你輸了XD


其實我不討厭王上,我覺得尹然比較像討厭的壞女人

同感~王后比大今英還像壞女人(今英是壞人?可是我比較討厭長今XD)

我一直覺得王后超會演的,在戲中也是這樣XD。王后的政治手腕太高超了,不過我覺得她叫長今去害世子那段,不是她原本的水平智商,她早該明白長今這傢伙原則一大堆,還用報恩這事來要脅長今,這件事做得太不漂亮了,不像王后會做的事啊。


今英是可憐的壞人,長今是披著好人皮的壞人。

王后是真正的壞人無誤。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