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标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2-10-07 17:55
点击:370
章节字数:43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0haruka0 于 2013-1-6 18:48 编辑


电磁炮4 彼女のために


美琴想从食蜂那里知道『Member』的目的,却被对方带入陷阱,『Member』等人正等待着美琴的到来。在两方交战的过程中,美琴的电量被拥有能够吸收电气的能力者消耗大半,陷入了苦战。中途出现的黑子让美琴在惊讶的同时也露出了破绽,被查乐的死角移动砍去了右臂。


黑子用空间移动将深度昏迷的美琴送到医院,手术室外一直亮着灯光让黑子的心沉了下去。

「白井同学。」得到黑子消息的初春和固法两人立刻从支部赶了过来,「发生什么事了,你身上怎么全都是血。」

「白井?」固法见黑子没有反应,把手拍在黑子肩上喊了她的名字。

黑子条件反射般地突然颤抖起来。

「白井。」固法用力抓住黑子的双肩,不让她继续颤抖,「你冷静一下。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了。」

「手……手被砍下来了……那个人的手……」黑子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固法。

「那个人?」初春不解地看着固法。

「御,御坂美琴……」

「怎么可能,她可是LV5啊。」初春露出不相信的表情。

「怎,怎么办,因为我的原因……」

「别担心,她的话,一定会没事的,一定……」就在前不久了解到初春等人被抹去了有关美琴记忆的固法紧紧抱着黑子。

(御坂……美琴……)

安静的医院走廊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褐色皮肤的红色水手服少女,脸上恐慌的表情和黑子一样。席琪桃尔停在黑子等人的后面几步的距离,一直盯着亮着的手术室灯光。

黑子突然推开固法,从大腿的绑腿处移出两根金属箭矢,警惕地看着席琪桃尔。「你来这里做什么,还想伤害御坂学姐吗。」

席琪桃尔苦笑着对上黑子的双眼,「到底是谁伤害了她呢,白井黑子。」

「我只不过刺伤了她的身体,但是你呢白井黑子,你有没有想过你对她做了什么。」席琪桃尔走近两步,凭借着自己的身高俯视着黑子。

「什……什么意思……」

回想起美琴拜托自己不要说出黑子被消去记忆的事情,席琪桃尔咬紧嘴唇不让自己说出来,「你自己想想吧。」

「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一点!」固法走过去拉开黑子,没收了金属箭矢。

席琪桃尔看了固法一眼,走到走廊的另一头,把背贴在冰冷的墙上,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术室的大门。

「抱歉我来晚了。」佐天大口喘着气朝着黑子等人跑去,「接到初春的电话就赶来了,御坂同学怎么样了?」

「还不知道,希望不会有什么事。」固法代替黑子向佐天说明情况。

因为美琴救过初春和黑子,而且很容易相处,能力也很强,所以佐天对美琴的印象很好。听到初春说美琴出事了,立刻放下手边的事情就赶来了。

「咦?」佐天看到了靠在墙边的席琪桃尔,「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佐天。」

「你是……席琪桃尔?」看到对方点头,佐天接着询问,「你怎么会在学园都市。」

「你认识她吗佐天同学。」黑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

「是席琪桃尔啊,上次我们去『学艺都市』的时候认识的啊。阻止『云海之蛇』对观光游客袭击的就是她还有……呃,还有谁……」

(果然都忘了吗?那个女人是和御坂美琴一样的超能力者,不能小看呢。连我都被控制过……御坂美琴……)

席琪桃尔脸上露出内疚的表情。

「说起来我好想也有点印象呢。」初春想起了『学艺都市』的事情,「不过那个人是谁,怎么会没有印象。」

「上次你们和婚后光子来探病的时候,我也记得好像还有一个人……」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知道真相的席琪桃尔和固法因为答应了美琴的请求闭口不说,只能眼看着三人苦恼。

过了很久,手术室门外的灯灭了,几名护士推着病床往看护室的方向走去,青蛙医生最后一个走了出来。

「医生,御坂同学怎么样了?」佐天第一个走到青蛙医生面前。

拿下口罩,青蛙医生看了露出同样担心神情的五人,叹了气,「虽然救回了一条命,但是情况很不乐观,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那,手呢……」黑子的声音在颤抖。

「等她醒来会给她安装义肢,不过还要看她恢复的情况。」

「谢谢医生。」固法扶住黑子向后倾倒的身体。

(这里已经有一个常客了,我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啊,御坂。)


「医生。」青蛙医生刚打开办公室的门,身后就传来席琪桃尔的声音,「我有话想和你说。」

「进来吧。」经过上次妹妹被绑架的事情,青蛙医生和席琪桃尔见过几次,也知道她和美琴的关系。

「御坂……」席琪桃尔关上门,看到那张和美琴一样的脸拿着自己的马克胡特。一时间美琴被自己刺伤的画面又冲洗出现在眼前。

「这个是你的吗,do御坂问道。」

接过马克胡特,上面的血迹已经被清洗掉,即便如此,席琪桃尔还是能感受到上面还残留着美琴身上的体温。

摇头驱散脑海里的画面,席琪桃尔使自己冷静下来,「御,御坂美琴她……」

「你想知道你刺的那下到底有多严重?」

「呃,嗯……」席琪桃尔移开视线,不敢看那张熟悉的脸。

「离心脏只有两三厘米……」

「医生,姐姐大人说过不能告诉她,do御坂责怪医生的话太多。」

「医生对病人只会说实话。」

「医生,如果,如果拿回御坂美琴的手臂,医生你还能不能接回去?」席琪桃尔突然开口。

「你以为我是谁。」有着冥土追魂称号的医生充满着自信。

席琪桃尔握紧了马克胡特,「我一定会带回来。」

「姐姐大人说你一定会自责,所以让御坂阻止你不让你去危险的地方,do御坂挡在门口说道。」

「你知不知道是我差点杀了你的姐姐大人啊。」

「御坂知道,但是姐姐大人说你不是故意的,do御坂回答道并希望你冷静下来。」

(怎么可能,冷静下来……)


嗒嗒的脚步声在医院的走廊上响起,在写着美琴名字的病房外停止。

咔哧。门从外面被打开。

「谁……」

Pi——

就像画面停止了一样,坐在美琴床边的黑子等人一下子都不动了。

「出去。」黑子四人的眼神变得空洞,机械般的点头,一个个走了出去。

金色长发散落在椅背上,星形瞳孔看着眼前躺在病床上贴满电极的人,沉默了很久。

「呐,御坂同学,其实我真的很讨厌你呢。」明知道昏迷着的美琴听不到这些话,食蜂还是继续说下去,「明明和我是同一个年级,但是行为却像个小孩子,而且你的排名竟然还在我前面。」

「更气人的是你有能够不受我控制的电磁屏障!怎么说我都是常盘台最大派系的女王大人啊,被你这样孩子气的人领先,感觉很不舒服呢。」

「不过你好像也不怎么喜欢我呢,一直都在跟我作对。」

「可能我是在嫉妒你吧。」

「你有着像白井黑子这样爱慕你的后辈,很多同年级的学生都很喜欢你,还有着高年级的前辈爱护。虽然我君临着常盘台,但她们只是因为我的能力呢。」

「同样都是LV5的超能力者,有着沉重的负担,为什么你就能得到这样幸福的生活。」

「幸福吗?也不是呢。」

「『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

「虽然对这个实验不是很了解,不过我很喜欢你能够为了自己重要的人战斗这一点呢。」

「就像这次……」蕾丝边的白色手套划过美琴熟睡着的脸颊,视线移到靠近自己的一侧,被子陷下去的那一块地方,「竟然为了白井黑子掉了一只手。」

「你认为值得吗。」

「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我也没有讨厌到想杀了你的程度。」

「而且有时候我还是很喜欢你呢。比如在欺负你的时候,看到你憋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的样子,真的很有趣呢。」眯起星形瞳孔,笑容出现在脸上。

「呐,御坂同学……」

肩上突然多了一个重物,冰冷的触感让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对来探病的客人做出这种动作,不觉得有点不礼貌吗?」淡淡的语气,将碎发用手拨在耳后。

「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食蜂操祈!」席琪桃尔的声音在食蜂身后响起,马克胡特的刀刃贴在对方细嫩的皮肤上。

「御坂同学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难过……」

「少说这种话!」握着马克胡特的手在颤抖。

「出于对御坂同学的歉意,我应该提醒你一件事。」食蜂在沉默半刻后开口,「御坂同学的手可是有着她的DNA呢。」

「什……」

「你想的没错。」肩上的马克胡特已经拿开,食蜂转过头看着席琪桃尔,「妹妹是根据御坂同学的DNA进行复制的,绑架妹妹的目的是为了进行实验研究。也就是说,有了御坂同学的DNA就可以再进行复制。到时候,御坂同学可是会比现在痛苦百倍呢。」

「不过砍下御坂同学手臂的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想到。」食蜂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复杂神情。

席琪桃尔低下头,紧紧咬着下唇,打开病房大门冲了出去。

「真是幸福呢,御坂同学。」食蜂苦笑着看着美琴,「这一次,算是我对你的歉意。」

咔哧。房门重新关上。


第十七区的某间实验大楼

移动大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穿着红色水手服的褐色皮肤少女,马克胡特被紧紧握在右手。

「怎么露出这种可怕的表情,阿兹特克小姐。」说话的是研究AIM扩散力场的专家,也是『Member』的首领,在组织被称为博士。

「在哪里。」

「嗯?什么?」

「御坂美琴的手在哪里!」马克胡特被单手举起,指着博士。

「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真的好吗,阿兹特克小姐。」穿着白色实验用长袍的年长男子,用手向上推了眼镜镜框。

灯光放射到了镜片上,让席琪桃尔移开了视线,「不要忘了你和我们合作的目的。」

虽然席琪桃尔所在的魔法结社『有翼者归来』在与美国西海岸的学艺都市的长期抗争中获得胜利,但在9月6日的行动中却遭美琴重创。在此之后组织发生革命推翻旧领导者,并进行将『原典』用于实战的实验。

席琪桃尔自己的体内也被植入了『原典』,为了向御坂美琴报仇而被组织派往学园都市。而『Member』的首领博士则是因为对『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感兴趣,想通过御坂美琴达成研究克隆人的AIM扩散力场的目的。因为最终目标都是美琴,所以两个组织进行了联手。

原来应该是这样,可是席琪桃尔在和美琴相处的过程中完全忘了自己的目的,甚至还帮了她,现在又来阻碍组织的计划。

「你该不会是……」白发博士惊讶的看着席琪桃尔,「这可不行啊。」

身边突然出现几只机械犬,马场站到了博士身前,「合作对象竟然对敌人产生了感情。」

「我……没有……」软弱无力的回答让席琪桃尔自己听得也没有说服力。

咯吱咯吱,机械犬在一旁不安的动着。

「那就证明给我看看吧,阿兹特克小姐。」手一甩,几只机械犬朝着席琪桃尔的方向冲了过去。

马克胡特不停地挥舞着阻挡机械犬的攻击。

「马场,这里就交给你了。」

「知道了博士,交给我吧。」

机械犬分散在席琪桃尔周围,用嘴上长得像鞭子一样的触角攻击着对方。机械犬根本不会碰到席琪桃尔的身体,只是借用外力造成的攻击对抗席琪桃尔。

「我知道你的『原典』是『对持有武器者的反击』,不过我这里也有应对的方法。是你先把自己消耗掉,还是我先杀了你,要不要试试看呢,席琪桃尔。」

(不能在拿到她的手之前死掉啊。)

机械犬是不会有感觉的,就算席琪桃尔砍掉了它们的触角。在没有破坏系统之前,机械犬还会听从马场的命令进行攻击。

(找不到控制系统的话……)马克胡特砍下一只机械犬的触角。(全部破坏就行了!)


黑暗的走廊外突然亮起了灯光,移动门打开后又关上的声音在走廊外回荡。

一头金色的长发、蕾丝边的白色手套和长袜、有着星形瞳孔的少女走进了实验室,一眼就看到了试验台上自己要找的东西。嗒嗒的向前走,脸上没有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反倒更加沉重了。

「LV5的超能力者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声音在背后不远处响起。

食蜂没有惊慌,有人出现像是在她的意料之中,「来参观你们的实验啊。」

「噢?能让心理掌握关心的东西到底是实验,还是超电磁炮呢。」查乐向前走了两步。

「当然是有关超电磁炮的实验。」脸上没有了笑容,手伸进随身携带的挎包内。

「作为LV5的你真的要和『暗部』对抗?」查乐笑着看着对方,「而且心理掌握在实战中完全没有用处。」

Pi——

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的机械犬挡住了食蜂的洗脑控制。

「因为是机器,所以根本不会受你的控制。而且,比起超电磁炮的无死角电磁波,你的死角可是相当的多呢。」


「什……」马场看着最后一只机械犬被席琪桃尔砍成两半。

「呼……」席琪桃尔用马克胡特支撑着自己已经疲倦的身体,「下一个就是你了。」

「哼。」马场露出阴险的笑容,「真的是这样吗,席琪桃尔。如果你的对手是她的话。」

「妥琪特莉!」席琪桃尔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妥琪特莉是席琪桃尔在『有翼者归来』里的挚友。在和对美国西海岸人工岛学艺都市的作战中,当席琪桃尔为阻止上司铁克派托尔派遣大批『云海之蛇』袭击搭载观光客和一般从业员的救生艇而倒戈相向时,驾驶飞行器『云海之蛇』和席琪桃尔并肩作战,并在战后一同接受了组织的审判。

席琪桃尔被植入了『对持有武器者的反击』的『原典』,而妥琪特莉则是被被铁克派托尔洗脑。两人在审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对方,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妥琪特莉眼神空洞,像是没有感情一样,对席琪桃尔的叫喊没有任何回应。

「杀了她。」听到马场说的话,妥琪特莉没有半点停顿,朝着席琪桃尔的方向冲了过去。

「妥琪特莉,是我,席琪桃尔啊。」面对过去的挚友,席琪桃尔不能出手,只能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呼喊着希望对方有反应。

「没用的,她已经被洗脑了。只会听从命令。」

「什……哇!」一时的大意让席琪桃尔被对方踢中了腹部,身体一下子向后飞出去。


第七学区

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茶发少女虚弱的跳动了手指,嘴巴张开又合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去……不能……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