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未命名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2-08-01 02:24
点击:234
章节字数:27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拋棄】


灰濛濛的天空,緩緩飄起了雨,一名提著中型旅遊行旅袋的女子邊走邊東張西望四周,確定沒人注意她時,轉身走進凌亂骯髒的暗巷內。


她將行李袋小心翼翼地放置地面上,將拉鍊拉開,表情沉重的望著安靜沉睡中的嬰兒。


她想養育自己的親生兒,但年紀輕輕的她,別說養一個小孩了,或許連自己都養不起。


而且他也不想重踏母親走過的路,就是因為母親年輕時的錯誤生下了她,然後因為未婚生子,不管走到哪都聽到三姑六婆的閒言閒語。


她永遠忘不了,幼年時第一次問媽媽甚麼是『私生子』時,媽媽抱著她痛哭「對不起」。她不想要自己的小孩也遭受到同樣的事情。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害妳出生到這個地方,是我沒辦法養育妳。


她將脖子上的項鍊解開,然後套在小孩的脖子上。這是個路邊攤不值錢的玉珮,但是這是媽媽買給兒時的我的第一份禮物。


這個,是媽媽我唯一能送給妳的禮物,如果將來我們還有機會相遇的話,就用這相...我在想甚麼,她恨我都來不及了,還期望她會害我相認。


看了女嬰最後一眼後,女子緩緩將拉鍊拉上留下一個小縫好像空氣流通,然後快速逃離這個地方。



【相反】


在北部某家兒童之家,一個小女孩爬到了樹上坐在粗短的分支上,望著遠方的天空。

「小唯!吃飯了。」樹下,一名短髮小女孩抬頭望著她,並說。


聞言的小女孩心不甘情不願地爬下樹幹,臭臉的望著笑得很開心的短髮女孩。「小依...」

「好啦好啦!我知道妳很喜歡爬樹,但還是要吃飯喔。」小女孩拉著小唯的手走進院內。


小依和小唯是個性完全不相同的兩人,但有如鏡子雙面的兩人,卻是形影不離。


小依,是個樂觀少根筋又常面帶笑容的人,她是這裡的開心果,她熱心會主動幫忙和照顧幼小的妹妹們。

小唯,是個沉默的自閉小孩,她可以一整天不說話,就算有人主動想找她說話也會被寒冷的眼神和脾氣給凍傷,兒童之家的大人們慶幸的是,至少這孩子不會惹麻煩。


所以每次大人們看著安穩睡在同張床的兩人,實在搞不懂為什麼小唯會爬到小依的床上睡那麼安穩,也不懂為什麼這兩個孩子如此要好。


其實理由很簡單,因為小依是唯一一個沒有因為小唯視而不見而離開的人。



【領養】


在小依被一對夫妻領養要離開兒童之家的前天晚上,小唯第一次哭了,她緊抱著小依痛哭。


「不要走。」這句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因為真的說出來小依會真的留下,她不能因為自己而毀了小依能有的幸福未來。


小依也只是抱著小唯,像安撫幼小的妹妹們般一手按在小唯的頭頂上,一手來回輕撫著小唯的背。

最後,小唯哭累了,哭睡在小依的懷中,小依解下自己的項鍊,自己從小帶到大的項鍊,一個很奇怪的玉珮,她戴上小唯的脖子。


早上,她望著兒童之家的眾人,許多妹妹們都拉著手說不要走,卻被老師們阻止,她沒看到小唯,她失望了下。

最後,她坐上了車,新媽媽在旁摸著他的頭「不捨嗎?以後如果有機會可以回來的。」


就在新爸爸發動了車,準備開走時,她聽到了小唯的大喊「小依!我會去找妳的!聽到沒!?」


老師們都被小唯的大嗓音給嚇了跳,坐在車內的小依也嚇到了。

「聽到沒!不管以後怎樣!我一定會找妳!」


「要下車和妳朋友說再見嗎?」爸爸轉過身望著小依問。

「謝謝您爸爸,不過不用了。」


小唯眼睜睜的看著車開走了,小依始終沒有搖下車窗和她說再見,她緊握著脖子上不熟悉的東西,等我,我一定會找到妳。


無聊的小依打開了小書包,在書包內發現了一個陌生的東西,這是在昨晚整理好書包時沒有發現的東西。

是一條貝殼項鍊,這項鍊她有印象,這是小唯的,那是在不久前有次上課時所做的,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隨後她發現了貝殼內側刻著小小的字「唯依」,她突然感覺視線模糊許多,手掌也感受到濕意,媽媽靠近了她,將她懷抱在胸前,溫柔的摸著頭。


四年後。

小唯也被人領養走了。她不知道為什麼領養她的那位阿姨的眼神在看她時,始終夾帶著愧疚感。

和阿姨一起坐上了看似豪華的車內,說真的沒有不安是騙人的,所以她依舊沉默。

阿姨也沒說甚麼,只是摸摸她的頭。


隨後他們來到了一間透天樓,小唯第一次了解甚麼叫做有錢人。


打開門後,有個小女孩奔向她身旁的阿姨,開心地抱住她「歡迎回來,媽媽。」

「小沁,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姊姊喔,要好好相處喔。」

「這樣我就多個姐姐疼我了耶!好棒!以後看家就不會無聊了!」



【初遇】


小沁覺得今天是她這輩子最衰的一天,出門時因為睡過頭沒吃到小唯姊所做的早餐,隨便買個麵包吃結果鬧肚子疼,下午又因為忘了報告導致被同組的念,好不容易做完可以離開,想叫小唯姊來載自己發現手機沒電,認命走路回家時,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她一直以為這樣的事情只會發生在鄉土連續劇內。


在人來人往的公園「嘿,正咩,一個人嗎?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玩?」五個襯衫隨意穿,滿臉痞樣的年輕人問。

「不要,我趕回家。」

「別這樣嘛,很好玩的。」

「我都說不要了,是聽不懂國語是不是!」小心正想要如何逃離時,突然從背後出現了狗聲「汪!」

「原來妳在這阿,還想說你怎麼還沒回家的說,走吧,一起回家吧。」一名牽著小狗的少女出現。

「這是妳姐姐嗎?要不要姊妹倆一起,我們哥們很歡迎!」但沒想下一秒,少女便右手握拳打到他的肚子上,左手掌心向他下巴一推,就被打昏在地。

「如果想打架的話,我是很歡迎,你們也要嗎?」少女問,其他少年看著少女如此輕鬆地打昏一個人,便拋棄著昏名的少年離去。


「那個,謝謝妳。」

「下次就沒那麼好運了。」


之後少女好心的送小沁回家。


回到家後,小沁被小唯罵了一頓,就算手機沒電也可以借別人的打,或是去便利商店買個電話卡打一通公共電話也可以。


洗好澡的小沁,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今天的自己一定被衰神附身,所以今天才會霉事連連,回來還被小唯姊罵。

但轉頭看像掛在椅背上的外套,腦海回想到那位少女,不自覺地起身將外套抱住。


或許今天所有事也不完全都是衰事。


【找尋,或許就在身邊】


小唯獨自在房喝著酒,他看著茶几上的照片。


為什麼到現在還找不到妳?


此時手機響起。


「小唯姊!妳甚麼時候回台灣?」

「下個月吧,怎?丫頭終於想起妳還有個姊姊在日本流浪阿?」

「怎麼這樣說,我可是每天LINE給妳的耶!」

「好啦不鬧了,說吧,親自打電話要啥事情呢?」

「沒有拉,想問看看妳回台的時候啥時,我想、我想介紹我、我女朋友給你認識。」


小唯一口將嘴中的酒噴了出來,女朋友?這小鬼趁我來日本這三年到底幹了多少事情?


「xx日吧,在確定的時候會跟妳說。」


中正機場,小唯看到了小沁在那開心地揮手,然後便奔了過來。

「歡迎回來,姐姐。」緊緊抱著。

「嘿,小鬼啥時變那麼熱情了。對了,阿不是要介紹?人勒?」

「就在那邊!」小沁指的不遠處的白衣少女。


小唯看著他,他也看著小唯,兩個人呆愣了起來。


「姊姊、姊姊!怎麼了?我女朋友太帥,煞到了?」小沁不解地先看看自家女友,再看看姐姐,然後呼叫自家姐姐。


「小唯?」

「小依?」


「你們認識?」


【其實】


十八歲那年的某個夜晚小唯敲敲母親的房門。

「怎麼了嗎?小唯?」

「母親,我能問妳個問題嗎?」


「為什麼當初領養我?」

「因為...妳是我的親生女兒。」


「?!」

「當年因為我太年輕,不小心有了妳,但我沒有能力撫養妳,所以,所以才會將妳...,將妳...,對不起,我知道不論說,拋棄妳是事實,我是不負責的母親,妳身上的玉珮是妳奶奶唯一給我的禮物,也是我那時唯一能給妳的信物。」


「所以、在那時候看到妳身上的那塊玉珮時,我就想要負起身為母親的責任,相信我,將妳拋棄的那天之後,我無時無刻都想要妳回到我的身邊。」


母親大人,我並不是妳的親生女兒啊,這是、這是小依的!


現在回想起來這件事情。


小唯看著小沁一臉幸福依靠著小依的身邊,小依溺愛的表情。

他說不出口,「你們才是有血緣的姊妹。」


小唯望著車窗外的藍天。算了,知情的母親大人也長眠了,剩下的自己也不會說出這秘密,她們倆幸福就好。


我找到了小依,小依找到她的幸福,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完都不知道自己在打甚麼了,打得很匆忙,很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