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6-17 00:57
点击:211
章节字数:12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2-6-18 02:39 编辑



總是渾身止不住的黏熱,甚或前腳未躲進屋簷下,大雨已悽悽惶惶瀟瀟一地。


那年盛夏,是她第一次見到尹然──不管窗外如暝色的午後,她僅是懶懶臥在蘭貞身側,卻聽得大雨中挾雜一陣咒罵聲,穿過雨滴尖銳的落在屋內,讓人不由皺起眉頭。


「怎麼回事?」


蘭貞饒有興趣的拉起她,穿過重重迴廊至前院觀看。前院已有幾戶伎生早捲起窗簾,望著庭院正中央的僵持,一名男子正站在屋簷下,對著大雨滂沱中的女子一陣怒罵。「那是我自己得來的錢,為什麼要讓妳帶走!」


「那是要給父親看病的醫費。」


站在雨中的女子語調平穩,她卻不由得注意女子冷得發白的臉色,如同昏暗天際當空劈下的一道閃電,是如此急促而強烈──只聽到蘭貞在她耳際悠悠說道:「那是尹然,又來找她二哥尹元衡討錢了。」


尹然孤削的身板站在雨中,瘋長的雨勢劃下道道冷冽,眼睛仍沉如石,重重壓迫著早已氣急敗壞的尹元衝。


伎生院裡多半是為生計而不得不流落風塵的女子,看見如此場面,紛紛議論起來,尹元衡臉色逐漸漲紅,一個箭步跨進雨中,將數貫錢用力塞到尹然手裡,頭也不回的忿忿離去。


尹然手中握著那幾貫錢,仍是悲喜無波的神色,卻在腳步初要抬起,身子頹然墜地。


一陣手忙腳亂後,由蘭貞將尹然扶回後院,躺在雜亂窄小小的屋內,蘭貞一邊擰著毛巾一邊吩咐道:「快把她的衣裳褪下,以免著涼了。」


「我……」她有些為難的望著。


「大小姐,該不會連解盤扣都不會吧?」蘭貞抖開毛巾,塞到她手中。「那麼我來寬衣,妳幫她擦乾身子。」


胡亂擦了兩擦,當她的手伸入中衣內,尹然卻忽然醒了過來,冷冷看向她。


「那個……我……」她不知自己為什麼詞窮了,第一反應便是閃避那雙眼睛。


「姐姐妳該回去了,天放晴了。」


蘭貞的聲音適時插入,她借著這勢將手抽了回來,鎮定說道:「再不回去,翻牆就遲了。」


連袿衣都忘了取,她便倉惶離去。也罷,合該只有那一次的慌亂和見面之緣罷。


當數日後又見到尹然,當下只有掀簾進屋的念頭,卻被父親叫到跟前。


「妍兒,這是爹為妳請的伴讀,尹之任的女兒,她會幫妳處理身邊微末雜事。」


尹然微微點頭,便一副安靜模樣立於一旁。待父親離去,尹然溫雅有禮的臉上多了幾分表情,看上去卻甚為嘲諷。


壓下心中不自在,她輕笑道:「妳不打算對我父親告狀?」


「上次的事多謝妳。」尹然那雙眼睛灼灼望向她。「還有,我若將此事透露,不就丟失了一個機會?」



待領著尹然走過一圈,她才略微習慣這不著聲卻強烈的存在。


「妳籍貫何處?」


「坡平尹氏。」


「是與當今太后娘娘以及皇后同宗?」


「至先祖一輩已是貴族中的寒門,當日情景小姐也有所聞,生活已與庶民無異。」


貴族血脈和沒落後裔,若非這兩項條件齊備,怕是尹然今日也難以踏進嚴府。「妳是伴讀,僅需幫我磨墨、整理書籍即可。諒必妳能進府必然識字,平日可曾閱覽什麼書籍?」


「〈內訓〉、〈女誡〉皆已讀過。」


「讀些有趣的吧?」


「是指『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嗎?」


她可以肯定尹然內心充滿惡意的促狹,偏偏神色不著痕跡,倒是對極了她的驕傲。「妳膽識不小。尹然,我可以期待有趣的事情吧?」


「小姐常覺得無趣嗎?」


「所有的事情在我眼中都很乏味。」而這種乏味是必須如此。只因為她是嚴妍,頂著漢陽才女的名銜,所以她必須將生活過得循規蹈矩,百無聊賴。


所以她和尹然說要將生活過得有聊,也僅是戲言而已。也許從一開始,她就喜歡和尹然作戲罷了。







-------------------------------


依然是打到哪貼到哪,不要去管什麼分段和章法,這是落落長的回憶章節之一。XD

年青時代的三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青澀,不管邪惡和扭曲的性格是不會變的,

早說了嚴氏小姐也不是多好的人就是了。


對了,我只是引用句詞而已,這世界也要河蟹一下嗎?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