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ode Blue】紅白 國外旅行篇 第一回

作者:藤村步
更新时间:2012-05-23 03:47
点击:826
章节字数:24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很晚很晚才迷上新垣結衣, 然後去看了code blue

每集也看到我忍不住眼淚, 感動程度相當高的作品

所以.. 也迷上了紅白 (雖然也很喜歡冴白)

開始寫這篇只是個偶然

第一次寫劇集的同人, 希望沒有破壞原作的感覺吧..

------------------------

第一回


「難得休假,要去哪裡玩嗎?」

白石惠就在我的旁邊,她緩緩地脫下沾了不少血和消毒藥水氣味的上衣。剛才的開胸手術花費了不少時間,中途因為藤川出錯差點害病人陷入危險,當時我還在想「我們不會因此被當掉吧。」藍沢又不在,已經沒有能夠控制場面的醫生。在我都慌張起來的時候,白石走到病人面前,主動拿起手術刀,沒辦法,我唯有留在旁邊配合她的動作。


她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勇敢了?跟藍沢合作多了的關係?


從背面看著她,那個瘦弱的身體,好像比之前消瘦了點,果然每天出勤會讓人吃不消,臉色都比之前差了,既然是大小姐,離家獨居一定沒有好好給自己準備有營養的食物,在病人面前倒下的話,還有什麼資格當醫生?


正因為她背向我,我可以毫無忌諱地審視她的身體,

那個充滿骨感的背影,讓人擔心之餘還留有半點性感。

我有點懷疑在聯想到白石「性感」的一刻,腦袋是否有某個部份變壞了。


「呢...我在問妳。」

「是?」

看得出神,都沒有聽到白石在跟我說話,她應該不知道我在欣賞她的身體吧。

「難得休假,要去哪裡玩嗎?」

「沒有,就躲在家裡好了。」

我是真的很想休息。

「要去哪裡玩嗎?」

但白石好像沒聽懂我的話,繼續追問。

「都說沒有了,相同的問題不要再問。」

「所以才問妳要去哪裡玩啊。」

想了半响,我才理解到她不斷問「要去哪裡玩」的原因。

她是在邀約我啊?


基於我是真的打算躲在家裡大睡特睡,把時間都浪費在睡眠上,根本沒有想過要去什麼地方,或是睡醒的時候應該如果打發時間...之類。沒辦法回答她的我只好假裝思考,而她也一如往常,只要別人沈默起來,她便開始退縮,這種窩囊的態度好讓人失望。

「到國外,如何?」

隨便打發她吧,我是這麼想。

可惜我的如意算盤打不響。當我說出「到國外」這句話時,白石雙眼閃耀著我從來沒見過的光芒。

正中下懷,相信是這種意思。



商量旅行事宜的地方是白石的朋友,「原本的男人」瑪莉珍洋子的店,她就沒有去過其他店嗎,還是她的朋友根本不多,總是把我帶來這裡,被別人看到也不太好吧。不過我還是跟著去了,就好像她邀我去旅行一樣,每當看到那雙倔強的眼睛,不自覺就會隨她的意思而行,無法拒絕。她的雙眼擁有魔法嗎?


瑪莉珍洋子端來了兩杯飲料,頭抬得高高地說:「本來我的店不會賣什麼雜果賓治般沒品味的飲品,為了妳的朋友和我的店著想,妳還是乖乖不要碰酒囉,醜女。」

他(還是她?)說話總愛加上醜女兩字,初次聽見時還很不習慣,心想這傢伙真夠沒禮貌。

白石一臉失望地拿起雜果賓治,逐點喝下,然後翻開她預先搜尋好的旅遊傳單,整整一份醫療文件般的厚度...連在醫院以外都要做事完美嗎...真是受不了。

「歐洲好像不錯。」

她看著歐洲部份的傳單,單是意大利的傳單已經大概十張,全都看完要花上很多精神。

真不想離開醫院後還要接受批改文件的酷刑,我隨手拿起一張傳單然後說:「去近一點的地方吧,到歐洲要坐很久的飛機,未開始旅行腰也快要斷了。」

「去泰國吧,在那邊我有很多朋友,大家都很熱情唷。」

路人瑪莉珍洋子熱烈地介紹著泰國有什麼好吃好玩,不過我聽下去,好像都是在說像他那樣的人充斥在泰國,只要他們希望,都可以變成比世界小姐更漂亮更有自信的人。

還是想想別的好了。

把煩人打發走之後,白石重新閱讀傳單,今次是亞洲方面的地方。

蒙古、上海、澳門、香港、台灣...讀著讀著,我發現白石好像對香港和台灣特別感興趣。

「就選香港或台灣其中一處吧。」

白石雙眼發亮看著我。猜中了,她果然想選這兩個地方。

但她立刻把眼睛移到傳單上,開始逐一比較。其實哪裡都沒所謂,我說,不過她就是愛在瑣碎事上花心思。左手指尖在桌上叩叩叩,我說什麼她也是嗯嗯啊啊的,沒有確實回答。越是沈迷於思考,越無法接收外界的聲音。雖然我說過討厭這樣的她,不過看著她現在苦惱的樣子,有種揪心的感覺慢慢流動至全身上下。赫然回神,我的身體已經貼近了她,手還在輕撫她的頭,像在安撫為了考試而努力的小孩子。她似是回應著我的溫柔,全個身體靠過來,頭輕輕地擱在我的肩上,輕搓著眼睛,一副想睡的樣子,手裡仍然拿著傳單。

我忍耐著在心裡吐槽「想睡就快點回家啦!」


現在的曖昧行為若是發生在一對男女身上,應該是一個值得紀念的畫面,但是發生在我和白石身上,我只感覺到詭異。旁人看著我們,會認為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或誤解我們是戀人?兩者都很不適合用來形容我和白石的關係。


我們是伙伴,也是競爭對手。她有時會主動跟說話,也會嚴肅地指斥我的錯誤;而我則是很不喜歡她的優等生言行,何時都裝成一副乖女孩的模樣,說話也很留餘地,像是要保護所有人,保護所有既有關係,直腸直肚的我不擅長應付她。最近可說是開始習慣她的個性,還是有忍耐不了的時候,醫院外的朋友跟我說起白石的事,都說「不喜歡的話不接近她就好了嘛」可是我卻沒辦法離開有她在的地方,吃飯也好,休息也好,還是不自覺地走到她的附近,好了,我想除了眼睛,可能她整個身體都佈滿魔力,一種吸引世界目光的魔力,所以我才無辦法擺脫她,就連輕輕一句「我拒絕」都無法說出口。


「很難選...兩個地方都很有趣。」

沒出國經驗的我也不懂得選擇,如果旅行就此取消,就可以還我自由,想到這裡我也開始著緊,「不去的話會很可惜」的念頭浮現,一來是難得的出國旅行,二來我好像不太想看到白石失望的臉。

幫助比較著旅行地點的我聚精會神,有好一段時間我和她都沒有談話,就肩並肩的坐著,靜靜地閱讀,連瑪莉珍洋子都不敢吵我們。

得到結論前,我想到比去旅行更不得了的問題。

「喂,為什麼我和妳可以一起休假?」

「要有原因的嗎?」

「同時少了兩名醫生,會不夠人手吧。」

醫院的長期休假是以抽籤形式進行,大家都依次序的先後選擇日子,正常情況下都不會同時讓多人休假。平常沒太多病症的日子還好,說不好有大型意外的話,能工作的醫生都會被召喚出去,動員全院人員也未必能決處所有病人。所以同時讓兩名醫生休假,是很不尋常的事。

不會是因為自己的表現不好,醫師以白石作掩飾來辭去我?

「冴島小姐說過沒問題。」

那個抖s冴島小姐?她說的每句話都藏有別的意思,真的會沒問題嗎,我越想越覺得奇怪,但白石從來沒懷疑過別人,還一臉天真地望著我。好了好了,妳的表情寫著很大的「不解」,再說下去應該會被說教或是跟我來套白石式理性分析,我先收起我的懷疑心,見到冴島小姐再親自問她吧。


跟白石糾纏了三個小時還是沒有結論,距離休假還有兩個星期,我們約好了大後天再討論,其實有多次的機會我可以拒絕白石,但沒能說出口,在走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遍,白石為什麼要黏過來,而我又為什麼很在意她的事。

一切一切的事情混亂著我的腦袋,害我回到家倒頭便睡了。


合上眼的時候,白石的臉浮現在我眼前,怎樣趕也趕不走。


(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