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5-20 01:36
点击:180
章节字数:17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2-5-25 23:41 编辑



起初嚴妍的目的很簡單,李特別尚宮是久受皇上冷落的宮人,卻也是長今的至交好友,拉攏失寵宮人只是順手而為,頂多博得樂善好施的美名;二來藉此掌握長今的動向,等同掌握儒生派將起的風浪。但這條伏線一放,卻隨著李尚宮重獲皇上寵愛懷了龍子,並晉升為淑媛娘娘而水漲船高起來。


現今長今成功解決京中疾患,雖然僅是由實習醫女升為正式醫女,但做為勢單力薄的中宮,尹然怎會放過這麼好的一枚棋子呢?長今的待罪之身,以及對長今有情的閔政浩背後所代表的儒生勢力,只要尹然表達支持態度,便能藉勢此陣東風。而對內,尹然讓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前去準備膳食,攏絡淑媛意味昭彰,是想與後宮中氣焰日益高漲的敬嬪互別苗頭。


對於中宮殿近日頻頻出手,她從很早的時候便看透,尹然不可能為任何人放下一顆心,她的心志在懷納天下,能為她所用皆為助益,捨棄之時也毫不手軟。至今長今仍將皇后當成恩人,而尹然這番安排還讓今英難得的在她這兒發了頓脾氣。情深仇苦的這兩人,竟同被尹然翻覆於股掌中而不知,其實後宮當中捭闔縱橫,何嘗有棋子能夠身處棋盤行列之外?


嚴妍低頭繼續撫琴,那些早瞭然於心的曲式,卻只是一遍遍信手撥出,卻在景風進門時戛然而止。


「怎麼?有事?」近日她便發現景風些許的不尋常,但景風不說,她也樂得裝作不知。如今這孩子倒自己上門來了,看來又是一樁極麻煩的事。


景風言語吞吐,向來開朗的表情難得抹上一絲陰影。「這幾日思蓮都有來找我……她說最高尚宮娘娘最近常將自己關在房裡,不言不語神色冷漠堅決,看得她有些不安。」


「所以?」


景風聽聞瞪大了眼。「所以……所以我才來請教娘娘,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最高尚宮娘娘,思蓮她為了這事擔心得吃睡難安呢!」


「這樣啊……」二根指頭在琴弦上游走,她輕輕撥彈發出窸窣聲響,時間久得景風都快坐不住了,這才收指輕蜷,拿開伽耶琴起身。「材料庫的穀物不知是否受潮,我要去清點下食材。」


「娘娘!您真的不幫忙嗎……」


跨出處所時她僅聽見景風最後幾個模糊的字音,卻也笑了笑,將門拉得更開點,好讓後頭的人可以快步追上。




嚴妍所掌管的材料庫位於宮中偏僻處,是故幽徑森森,景風不情願的跟在背後仍是嘮叨,除了面對尹然時嚴妍對誰的脾氣都好,總是笑著無多餘反應。


卻在行過轉角,嚴妍瞥見四名監察內待扛著一個大布袋抄往宮外小徑,副提調尚宮和大殿別監鬼崇跟在後頭,心念一轉,吩咐景風先行前往材料庫,便也跟隨出去。


遠觀朦朧,只隱約得見副提調尚宮似在監探內侍,過了半晌才回轉宮內。心下已有主意,待副提調尚宮和大殿別監分道之後,嚴妍出聲喚住。


「尹尚宮腳步匆忙,不知欲往何處?」


尹尚宮臉上明顯吃了一驚,下一刻即擺出副提調的姿態威嚇道:「妳是哪裡來的尚宮?竟敢質問我!」


「我是皇后娘娘的人。」嚴妍早已料得,淡淡答道:「娘娘應見過我出入中宮及太后殿吧?」


對方尚未搭話,她的聲音來得更快──


「尹尚宮,您跟蹤皇后娘娘親轄的監察內侍出宮,是想做些什麼?」她神情一凜,平日溫和的笑意已換成幾分清冷,剎時氣勢盛人。「您是對皇后娘娘有所懷疑嗎?」


尹尚宮一張臉紅白交加,過了會兒才擠出一句:「我……我沒有那個意思。」


嚴妍斂起嘴角,過往的不怒而威便悉數展露。「那您到底為何出宮──」


「……當日提調尚宮娘娘聽聞,皇后娘娘要對偷看皇上病簿日誌的醫女長今,以內需司法規處置,奴婢在旁亦聞及此事,一時多心便想前來看看,絕不是有意冒犯皇后娘娘。」


嚴妍瞪著尹尚宮垂下了頭,方開口道:「原來只是這件小事,那就無稟告皇后娘娘的必要了。」


待尹尚宮道謝離去,嚴妍便往宮外探查,但宮外草地卻無任何挖土掩埋痕跡,足見長今之事仍有蹊蹺。心念數個轉彎,嚴妍方返回宮中。




喚來平日時常連繫的巴只,還未開口對方便已先行說道:「嚴尚宮,最近明國沒來信呢!」


嚴妍神態平和,淺笑盈盈。「今日我是要請託一事,麻煩你代我傳個口信到嚴氏丹陽君府上,說是祖厝年久地氣已失,居於其間恐有危難,不如移至中院,不僅有陽光垂照,更有自林中而來的清風相伴,方是傳續之根本。」


「嚴尚宮真愛說笑,您居於內宮,怎知自己家裡的祖厝狀況?再說這事讓您父親自己做主就好了,丹陽君哪是個這麼容易聽進建議的人?」


耳聞巴只訕笑,嚴妍脾性甚好的回道:「無妨,請你就將這話轉告家父。至於修葺與否,便與我無干了。」




最懶閒管事的人,今日卻一次插手了兩件事。頓時嚴妍也失了去材料庫的興致,只遙望山色陰鬱似風雨將來,好像入宮前的那個夜晚,父親丹陽君在耳畔的嚴厲質問:


「──妳就這麼怕她嗎?」


「是的,父親。我怕她。」


「不過是一介寒門之女,難道妳入宮為嬪還會鬥不過她?」


「因為我太了解尹然。」


當時她們三人在後院中的一句戲言,早已道出多麼幽微又深邃的野心,她清楚看見尹然那雙眼裡,有著她永遠缺乏的危險和熱情。







----------------------------------------


已經脫節許久的更新……果然還是看鄉土劇好,不用花腦筋,寫文章真累XD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