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羅小魚
更新时间:2012-04-10 18:57
点击:831
章节字数:25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各位讀者好:)

抱歉不知不覺又四月了…


我一直以很慢的速度在更新,真的辛苦了引頸期盼的各位(妳確定真的有人引頸期盼嗎)。

故事也以很慢的速度在進行,我好像不管怎麼寫都很拖泥帶水......

可能因為我寫太多細節了吧,雖然知道這樣會拖很久,但偏偏又很堅持要寫清楚。


我錯了,原諒我吧(跪)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這次的更新OQ

然後謝謝大家的不離不棄,在下實在無以為報啊!



以下,正文開始。



2010.05.26 07:11 AM.


緋山從沙發上起身,拖著有點疲憊的身體走進更衣室。


這個時間,應該起床了…

緋山一邊刷牙、洗臉,一邊想著。


不知道惠昨天有沒有好好睡覺?



盥洗完,緋山對著鏡中氣色不太好的自己嘟起嘴。

這樣會被愛操心的醫生多管閒事。



在白石到醫院前,得想辦法做些表面工夫。




2010.05.26 08:15 AM.


緋山獨自坐在朝會室內,反覆地將一張紙攤開又摺起來,摺好再打開。

右肩忽地被人輕拍兩下。


一轉頭,「早安,美帆子。」白石格格輕笑,右手搭在緋山的肩上,食指戳在緋山右頰。

「幼稚鬼。」緋山撇過頭,嘟嚷了一聲。


白石拉開緋山身旁的椅子,「幹嘛這麼早來上班?」

昨天到底有沒有好好睡覺啊?

彷彿感應到緋山真正想問的問題,白石微微苦笑一下,「因為睡不好,所以乾脆早點來。」大概察覺到緋山不悅的神色,又說「誰叫美帆子不回家。」



被這麼一說,緋山也不好發作。


兩人能一起回家的次數本來就不多,昨天照理應該是可以一起回家的日子。

沒有值班、病患狀況穩定、沒有任何突發事件,自己卻威脅藤川要告訴冴島他喜歡她,硬是換了班,變成連續兩天值班,害白石期待落空。

緋山心虛地想著。



「…妳跟誰換的班?」悄悄握緊手中的紙,緋山問道。

「藤川。」白石的答案讓緋山大感意外,畢竟這樣一來藤川今天和明天都要值班。

「他會願意?」

「用美帆子教的方法。」白石難得露出淘氣的笑容。


緋山笑了出來,將那張紙仔細疊好,收進上衣的口袋放好。



「要一起回去喔。」白石望進緋山的眼中,很認真的說。

「嗯,」緋山回應道,「…希望今天一切順利…」後面這句小聲的近似喃喃自語。

「不管多晚我都會等妳。」


「一大早就這麼肉麻,也稍微考慮一下兩位愛慕者的感受吧。」

冴島突然從兩人背後冒出來,後面還跟著個臭臉的藤川。


緋山回頭看見藤川的表情,與白石相視一笑,接過晨會用的資料,布置了起來。



「三井醫生今天心情很壞,妳們最好不要太親密喔!」趁著上級醫生都還沒來時,冴島語帶警告地說。

「為什麼?」

「聽說橘醫生昨晚喝了很多酒,又跑去三井醫生家大鬧了一晚。」冴島擺著X光片,依然是輕描淡寫的語氣。




2010.05.26 09:46 AM.


答應是答應了,可是要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白石呢?

緋山懊惱地走在翔北的走廊上,準備開始每日例行的巡房。


剛剛那種氣氛下,說好一起回家是很自然的。



只是……


就好比在IKEA買了DIY書櫃,光看說明書覺得很簡單,真正拆開要組裝才發現不知從何下手。


一起「回家」是很容易,可是路上要說些什麼?回家之後呢?睡覺的時候又該怎麼辦?

之前故意避開白石這麼久,現在突然要獨處一整晚,是有些尷尬。

而且,白石很久沒這麼慎重的提出請求。雖然只是寫在一張筆記本的內頁上。



HCU的房門無聲地滑開,緋山收斂心神,偷瞄了幾乎總是面無表情的藍澤一眼。


哎,鐵石心腸的冷面醫生真好。

切換成醫生專用的腦袋,走入HCU。





2010.05.26 03:29 pm


白石坐在三井醫生隔壁的機位,對面是密切監控病人狀況的冴島,直昇機正飛回翔北。


一整天三井醫生都冷著一張臉。



晨會時,橘醫生帶著黑眼圈出現。

大家也識相地不在三井醫生面前開口慰問。


晨會上,橘醫生一反常態蠻不講理地命令白石代替藤川飛直昇機。


「咦?可是我今天有排手術…」

「手術由藤川去,必要時,緋山去支援。」橘醫生無視三井醫生發出的冷笑聲,強硬的作出安排。



晨會一結束,橘醫生逃難似地迅速離開晨會室。

留下面面相覷的實習生,竊竊私語的護士們,目瞪口呆的森本醫生,和滿臉黑氣的三井醫生。



護理站中,白石看著白板上,三井醫生磁鐵下方的藤川。


原來是這樣啊…


難怪要把自己硬塞給三井醫生,顯然是怕藤川太白目惹三井醫生更生氣。

揉了揉太陽穴,白石不禁覺得頭有點痛。

拔起藤川的磁鐵,把自己貼在三井醫生下方。


唉,今天的手術,期待很久了…

雖然接受了橘醫生的安排,還是忍不住想在心底小小抱怨一下。



「真是受不了橘醫生!越是這種時候越需要我大展身手才對嘛!」

藤川以不小的音量抱怨著,一面走進護理站,末了還吐出一句:「真是好倒楣的一天。」


「白石,妳在這啊。」


白石微微苦笑,「抱歉,拜託你值班,又搶了你飛直昇機的機會。」


「對吧!?橘醫生根本不了解我的危機處理有多好!只要我出馬,什麼問題不能解決!?」


「除非橘醫生喪心病狂了才會讓你飛今天的直昇機,還不快把對講機給白石醫生。」


「今天值班,明天也要值班,妳和緋山真是折騰人…現在連直昇機也沒得飛了,好倒楣!」藤川不甘願的掏出對講機,塞入白石手中。


「謝了,手術就麻煩你和緋山了。」白石發自內心真誠的說。




2010.05.26 06:11 pm


兵荒馬亂的急救結束後,橘醫生交代完注意事項,立刻落荒而逃。

大家也默默地安排病人的後續檢查,一面進行收拾的工作。

直到三井醫生離開,所有人才突然恢復說話能力。



「橘醫生和三井醫生還沒和好噢?看看三井醫生可怕的臉…」藤川縮著脖子說。


「沒吧……今天三井醫生根本拒絕跟橘醫生待在同一個空間,是吧!?」


緋山轉頭看向白石,視線交會的前一秒,旋即又轉向冴島。


冴島聳聳肩,「在問妳呢,白石醫生。」反而對白石這麼說。


「咦?我?」白石抬頭瞄向緋山,後者瞪了冴島一眼,紅著臉點點頭。


「嗯…應該說橘醫生也不敢靠近三井醫生,三井醫生好像真的很生氣…」白石停下手邊的工作。


「......可是,橘醫生又不是第一次去三井醫生家大鬧,為什麼這次這麼嚴重?」緋山思索了一會兒,不解地問。




「會不會是橘醫生另結新歡?」藤川壓低聲音,臉上有藏不住的幸災樂禍。


緋山揚起眉毛,「但是,都離婚了不是嗎?有必要這麼生氣?」


「就是因為舊情未了,才會在意這種事。」冴島的發言依然犀利。


「妳的意思是三井醫生還愛橘醫生!?」


「只是我的觀察而已。」




「聽妳這麼說,的確蠻有可能的……我想橘醫生也忘不了三井醫生,看他不畏尷尬地調到翔北就知道了。」


「那不就是兩情相悅…?」


「什麼!?他們會復合嗎?」


「拜託你不要這麼大聲。」緋山用力瞪了藤川一眼。


「反正,橘醫生一定不知道,加上他生性輕浮,就演變成現在這副德性。」


「所以,三井醫生不是因為橘醫生去她家而生氣,而是氣他不知道跟誰去喝酒!?」


「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生性輕浮…...是嗎?...

雖然說護士到處都有人請,但還真的連這種話都敢直接說出口啊……





2010.05.26 07:39 pm


「今天的手術如何?」

「很成功。橘醫生輕浮歸輕浮,技術真的很好。藤川還是一樣糟糕。」


白石淺淺一笑,沒有接話。

緋山看了白石一眼,「妳很想參加這次的手術吧!?」

白石點了點頭,「因為很難得…」


「沒辦法囉,誰叫你是橘醫生的愛將。」緋山語帶調侃:「除了妳,橘醫生還敢讓誰跟三井醫生飛直昇機?」


「美帆子不是最喜歡三井醫生的嗎?」


「對啦,比妳還喜歡。」


「是比我喜歡三井醫生呢?還是比起我,更喜歡三井醫生呢?」


「比起妳,更喜歡三井醫生。」


「啊,好過分。」



兩人低聲談笑,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更衣室門口。



「今天晚上要吃什麼?」


「苦瓜大餐。」


「苦瓜?!才不要。」


「反正美帆子不喜歡我,那我就煮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妳在威脅我嗎?!」


「那美帆子到底喜歡誰?」


「明知故問。」


緋山白了白石一眼,白石嘻嘻一笑,兩人一起走入更衣室。




── TBC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