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圓]virtual image (マミ→ほむ←まど)(流血描寫有)

作者:紅月_
更新时间:2012-03-14 00:00
点击:318
章节字数:51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紅月_ 于 2012-3-14 14:02 编辑


獵奇有,黑圓神再加意味不明

結果我是來血染白色情人節的













夜裡,紅黃黑三名魔法少女正與魔獸廝殺著。由於魔獸的數量比魔女多很多,形容為廝殺並無半點不妥。


紫色的光矢穿過了魔獸的身體,魔獸隨之倒下,焰繼續瞄準其餘的魔獸。聚精會神的焰,沒有察覺到魔獸從自己的左側出現。


「焰,小心左邊!」

麻美說完,焰立即把自己的長弓當成鈍器打過去左邊的魔獸,魔獸馬上反擊,雖然沒打中焰,可是卻把她頭上的絲帶扯了下來。


「糟了。」

焰彎下身拾起絲帶時,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意識開始遠去…






「好痛…」

這樣起來的狀況已經數不清是第幾遍了,有時焰也要花幾分鐘才能確認自己身處於哪裡、今天幾號這些問題。不過今次的情況有點特別,天花上的白光燈變成了黃光燈,傢俱也跟平時不同,待焰睜開眼看清楚後,她才知道這裡是麻美的家。


這時有一個不應在這裡的人坐了在床邊,對方還露出一面擔心的樣子。


(明明這裡是麻美的家,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不對,她在哪裡都不對。)


「小焰,為什麼要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呢?」


「圓香…?」

焰跪坐在床上,握緊了圓香的手。


「討厭啦,麻美姐明明就在旁邊。小焰你不能這樣啊。」

焰轉身看到坐在另一邊的麻美正瞪著自己後,馬上收歛起來。對於麻美的目光,焰感到非常不自然。她嘗試帶出話題分散她的注意。


「那個…剛才我怎麼了?」

焰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麻美的床上。如果不是看見圓香的話焰估計自己貞操大概已經不保。一想起圓香,焰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可是又說不出是什麼地方有問題。


(難道我潛意識是想圓香不在嗎?我就那麼想跟麻美姐獨處?)

焰的記憶中有著麻美跟自己告白的片段,不過當時未有心理準備的自己沒有接受,也沒有拒絕,勉強地胡混過去,兩人處於曖昧的狀態。


「剛才焰你被魔女打暈了,我跟鹿目同學也放心不下,所以先把你帶過來這邊休息。」

麻美把焰推回床,給她蓋好了被子。


「今晚在這邊住一晚吧,我不會對你下手的,畢竟你還是一個病人。」

看著麻美的笑容,焰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如果自己沒有事的話,絕對會被她吃得一乾二淨。


「對了,你也別再貪方便使用時間停止了,你的SG黑得比平日快。」


(時間停止?為什麼…?哪裡出了問題呢………)

焰突然頭痛起來,不同的記憶湧了出來,大腦消化不下龐大的訊息,負荷過重時頭就開始痛了,這痛得就像被針刺著頭皮一樣。焰痛得想把頭皮扯下來,不停拉扯著自己的頭髮。


「好痛!我的頭…為什麼會??!」

圓香輕撫著焰的頭,撥開了她扯著頭髮的雙手。


「不想起來,也沒有關係哦。」

就像魔法一樣,焰的痛楚開始減少,表情也緩和下來。


「剛才怎了…」


「別再想了,頭會痛的。」

焰覺得圓香的話語就像有魔力一樣,自己竟然會乖乖聽她的說話,沒半點猶豫。

圓香對焰微笑著,但在焰眼中這一個笑容…很寂寞。這種感覺騙不到她的,騙不到那個曾於不同時空流浪的孤獨旅人。


幕間

「這樣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原諒我吧,我也控制不了自己。」

「這樣下去,痛苦的會是你們兩個。」

「不到你來教訓我!明明只是區區的…!」






















「小焰!麻美姐!」

已經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圓香一大清早就過來探望焰。


「怎麼了?頭還痛麼?」

圓香見到焰那個哀傷的神情,又擔心起上來。


「不,已經不痛了。」

露出這樣的表情並不是因為物理上的痛,焰一見到圓香,心又不自覺地痛起上來,那種悲傷的感覺甚至令她想大哭一埸。但是,她並不知自己為何會感到悲傷,有部分記憶彷彿被抽空了一樣,記憶缺失的感覺…好可怕。


「真是的,小焰你總是讓人擔心。」


「對不起。」


麻美從房外見到沉默的兩人氣氛不太對勁的樣子,她覺得話題應該由自己來改變一下。


「鹿目同學,吃了早餐沒有?如果沒有的話,這裡有些曲奇啊。」

麻美把剛烤好的曲奇拿進來,圓香則幫忙沖茶。


「這樣的組合,好久沒出現過了。」


「對呢,真的好久了。」

看見兩人還沉醉於回憶之中,麻美沒打算打擾她們。


「對了,杏子和沙耶加呢?」

看到了麻美做的點心,第一時間會想到的就是杏子,接著就是沙耶加。


「佐倉同學她們嗎?她們過了鄰鎮呢。佐倉同學說她帶了美樹同學回老家玩幾天。」


「真寫意啊。」

焰對她們兩人的事沒有太大興趣,就不再追問下去了。


「麻美姐,我想跟小焰聊幾句。請問你可以迴避一下嗎?」

麻美愣了一下,然後嘆了一口氣。 


「那,我出去一下吧。」

麻美拍了圓香的肩膀一下,然後離開了睡房,好讓兩人獨處。


「圓香,你究竟想…?」


「小焰喜歡現在的狀況嗎?沒有魔女之夜,我們之中沒有人變了魔女。大家也過著幸福的生活。」


「喜歡,當然喜歡。」

焰不知圓香這番說話意味些什麼,不過令她更不解的就是以上的狀況究竟是怎做到的。


「我也很喜歡呢。不過可能之後我要親手毀滅這些『幸福』。」


「什麼意思?」


「小焰,我好想你,一直也是。」


「在說什麼傻話,我一直都在。」

焰不明白圓香說的一切,更不明白她悲傷的理由。而自己看著這樣悲傷的圓香也跟著心痛起來。


「我知道的,小焰你喜歡麻美姐。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仍然好想跟你說『我喜歡你』!我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但我好想你知道,好想你會記得我。」

圓香突然發出的電波攻勢,使焰一下焰子不能反應過來。當大腦再次開始運算的時候,頭再一次痛起來了。


「啊!!頭!!頭再次…」

焰抱著頭,這次的頭痛比昨晚的來得更激烈,今次焰甚至痛得抓破了頭皮,指甲中都是血絲與皮屑。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焰你原諒我吧。」

圓香把自己的額頭貼上了焰的額前。焰感到了一股暖流從兩人的接觸點傳入了自己的大腦,接著,意識又開始矇矓了。























直至剛才為止,身體還是暖的。不過被風吹久了,身體始終會漸漸冷下來。刺骨的冷風吹過來的時候,帶著海風獨有的咸腥味。


焰睜開眼,眼前的景象她再熟悉不過了。這裡是碼頭,魔女之夜在登陸的那一個碼頭。最嚇人的並不是魔女之夜的突然出現,而是昏迷之前也未簽約的圓香已經變身成魔法少女,此時她面向魔女之夜,拉著那一把頂上長玫瑰的長弓的弦。


「不要!」


花開之時正是光箭射出之時。過去也發生過圓香射出箭後就變成魔女的情況,所以焰極力阻止圓香,不過焰未跑到圓香身旁的時候,箭早已射出。


發出的時候是一支光箭,射中魔女之夜的卻是無數的光箭,瞬間把魔女之夜消滅。


「小焰,這裡的魔女之夜已經被打倒了,不過我也變成了魔法少女。」


「我知道…」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呢?回到過去?」

圓香一直也是背著焰,焰沒可能看見此刻圓香臉上的淚珠。焰見圓香還未變成魔女,覺得這個「特殊」的世界還存有轉機。


「在你未變成魔女前,也許這個世界…」


「夠了,你不是答應過不讓我成為魔法少女的嗎?快回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捨棄還有轉機的世界?」

焰雖然好怕圓香突然魔女化,不過她認為只要圓香未變成魔女,一切也有著轉機。更何況就算是騙取其他少女的願意望這種事她也可以做得出,只是騙人就能令圓香變回人類的話,這世界就可以不捨棄了。


「如果我最後平安無事,但其他人都死了的話,小焰你會放棄這個世界嗎?」


「什麼意思?」

圓香轉過身,把她身後的麻美拉了出來。麻美比圓香長得更高,理論上如果麻美一直在圓香前面的話沒可能看不見。被拉出來的麻美,可是說是「憑空變出來」的。


麻美目光呆滯,就算被圓香粗魯地拉到險些兒摔倒,也無半點反應。


「麻美姐,怎麼你會在這裡?」

麻美沒有回答焰的問題,甚至連看她一眼也沒有。究竟她聽不聽到有人叫自己,也是一個問題。


啪──

圓香一手拍上了麻美的肩膀,整隻左手瞬間斷下來。腋動脈也被扯斷,血沬從傷口中噴出,把本應是白色的肩胛骨染成了櫻色。把這一幕盡收入眼內的焰嚇得目瞪口呆,她不知圓香的目的是什麼、不知道她的用意。


「再不走的話,我就繼續了。」

圓香作勢要搭上麻美的另一隻手。


「停手!你瘋了!」

焰把圓香從麻美身旁推開,麻美仍然是沒有反應,除了少了隻手外,什麼分別也沒有。


「麻美姐是同伴,不是魔女。你這樣是什麼意思?」

焰站在麻美的前面,擋著圓香的去路,不讓她繼續前進。


「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是自己變成魔女。不過,那是沒可能的事情。」

說罷,圓香再次舉起了長弓,對著兩人。


焰不相信圓香會向她攻擊。雖然圓香現在做的每一件事也是同樣也是不能令人相信。


手一放開弦,光矢馬上射出,焰毫髮未傷。


「啊!」

麻美雖然還是沒有意識,但是開始對痛覺有反應,聲音像是反射神經一樣,對外來的刺激有回應。


圓香射中的,是麻美的腹部。


「怎會這樣的?明明我都有撞著的。」


「射出的光箭只是一個影像而已,只是一種表達形式。實際上我的箭有沒有實像也沒關係,只要我想著目標,一樣能夠射中。」

「下一發,射到哪裡好呢?」


圓香瞄準著兩人,臉上盡是嗜殺的神情。


「停下來,快停下來。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巴學姐?」

焰上前抱緊圓香,礙著她拉弓。


「為什麼呢…大概是因為她搶走了小焰的原故吧?」

話一說完,焰被圓香一手推開了。今次圓香射中的是麻美的心臟。


有傳聞心臟所給的壓力可以把血噴到幾米高,焰看不到這個場面,因為從剛才開始,麻美一直都處於嚴重失血的狀態,根本就沒有多餘的血噴出來。


焰以前有過心臟病,對心臟不多不少也有一點認識。她看著麻美的胸口,被箭射出了一個大洞,胸腔內的心臟一覽無遺。心臟被射得稀巴爛,心房與心室之間的膈穿了一個大洞,血液沒可能再正常運行。


滿身鮮血的焰從盾中拿出了一顆GS,把它拿近麻美頭上的SG。


「沒事的,馬上就幫你復…」


砰的一聲,麻美頭上的GS已經碎了,連同她的半邊臉…


「嗯??怎麼了?」

焰還未搞清楚現在的狀況,直至她看到粉紅色的腦漿溢出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焰努力地在地上拾起那曾經是靈魂寶石的碎片,她嘗試把寶石砌回原狀。其實,最清楚寶石被破壞後就不再有任何復生的可能性的,正是焰本人。


此刻她跪在地上,嘗試把寶石的碎片從碎骨、鮮血與腦漿之中分離出來。


「還是不肯放棄嗎?果然是小焰啊…」

不知從何時開始,圓香已經走到過麻美的屍體旁邊。


「圓香,我求你,求求你…」

焰抱著圓香的雙腳,眼淚都落在圓香的紅鞋上,圓香仍然無動於衷。一箭,又一箭,向屍體射過去。


「不要~~~~~~~~~~~~~~~~~~~~!!!!」

焰摸上了左手上的盾,扭了下去。放棄了這個徹底壞掉的世界。






































「!!」

焰醒了過來。她寧願見到的是醫院的白光燈,嗅到是刺鼻的消毒藥水味,也不願再見到上一次的黃光燈。不過今次兩者也不是,睜眼所見的,是在車站裡的燈柱,與其獨有的白光燈。


「這裡是…」


「正如你所見,是車站哦。剛才你突然暈倒,應該是受到魔獸的精神攻擊。這個情況,連丘比也沒有遇過。」

麻美輕輕的把焰扶起上來。


「剛才我們都好怕你不會醒過來。」


「巴學姐…」

看見了麻美,又想起剛才的「夢境」中慘絕人寰的景象。焰摸上了麻美的右邊臉,夢中被打得稀巴爛的臉龐,現在完好無缺地出現在焰的眼前。柔軟的觸感告訴了焰剛才的只是一埸惡夢而已。


這樣一摸令麻美的臉紅得像某吃貨的頭髮一樣紅。


「喂,你們當我透明啊?」

在一旁的杏子忍不住向兩人吐糟,雖然破壞現場如此美好的氣氛是她的錯,但是被無視的感覺使她不得不吐糟。明明她也是很擔心焰的,可是焰拿來只顧麻美,連一眼也沒有看過自己。


「就算絲帶怎麼重要,下次也要先留意現場環境。」

麻美彈了焰的額頭一下。


「咦?絲帶呢?」

焰兩手空無一物。


「奇怪,剛才還看見的。快看看是不是掉了在地上。」

接著三人一直在車站中尋找著不再存在的絲帶。



















「真的好痛阿,你會不會重手了點呢?鹿目同學。」

麻美把頭放回去適當的位置後,再看著圓香。現在的麻美只剩下一隻左手,就完全恢復了。


「反正也不會再有下次,你就將就一下啦。」

圓香苦笑,手裡握著一條不屬於這世界的絲帶。


「也對呢,再有一下次的話,就輪到其他人上了。」

說完後,麻美把修復好的左手放回了肩膀,血管慢慢地長出來,筋鍵也接回了。


圓香對著海,眼前有的只是一片漆黑。


「你知道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什麼嗎?不是像你剛才一樣受到無盡的傷害,而是永遠要在一個什麼也沒有的空間裡。」


「無間地獄嗎?」


「大概就是這回事了…」


「如果小焰沒拿著這條絲帶的話,我也沒法對這個世界作出干涉,而她也絕對會永遠留在這個世界中。」


「為什麼?」

麻美不解。


「這裡是小焰理想化的世界。這裡的所有事物都由她記憶中,又或者是她所期望的事物的實體化、形象化。她對杏子與沙耶加都沒有什麼興趣,所以兩人不足以出現在她的世界中。」


「那你呢?你又是什麼?」


「我只是一個概念、一個意識的形象化。跟你不同,我能對這個世界作出有限度的干涉,不過卻不能改變自己的狀態。不然一早就變成魔女,把焰嚇跑就算了。」


「多得你才能把焰從這個世界中送走,若你不在的話她一定會一輩子也醒不過來。」

麻美嘆道。以她自身力量,不可能完成圓香的工作。


「你很關心小焰呢。我開始認同你了。」

圓香變回了平日的裝束,穿回了一襲白色的長裙。頭髮也變得長長的。


「那當然,我是根據焰的記憶塑造出來的。當場會全心為她。」


「如果『麻美姐』在小焰眼中不是會全心為她,而是能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而犧牲她的話,情況就不同了。你將會變成這個世界中最終的BOSS,比魔女之夜更難纏。所以會幫她也不是必然的。」


「現實的巴麻美,一定是非常幸福…」


「嗯,一定會的。」






「我也差不多要走了,永別了,麻美姐。」


「等一下,我又不是真正的巴麻美!」


「雖然只是虛像,但也能反映著真實。」

圓香淺笑。放開手上的絲帶後,絲帶與她自己也漸漸變得透明,透明的部分開始化成了光點,消失於大氣中。


當圓香消失後,世界開始變成了黑白兩色,天空出現了裂紋。


這世界,正在崩潰。


「辛苦了,各位演員。一起來迎接這個世界的盡頭吧!」

不過在這個世界的人,其實只有她一個。




DON’T FORGET.

ALWAYS, SOMEWHERE, SOMEONE IS FIGHTING FOR YOU.

--AS LONG AS YOU REMEMBER HER, YOU ARE NOT ALONE



ALLA FINE









後記

這篇文很奇怪吧?因為修改得太急所以出現了這個情況。原稿被人說很像寒蟬的賽殺篇。本來是想寫焰會否捨棄理想中的世界,回去殘酷的真實。這樣的話,真的會很像塞賽殺篇哩!


獵奇部分也是後加的,我果然不是寫獵奇的料。寫成這樣子只看到虐殺,獵奇眾表示口味完全不夠重。我只會寫受刑的那種獵奇,但是在這文中完全是塞不下的,難道要圓香跟麻美一起(斬)玩手指嗎?而且這篇始於也是在314發的,總不能太過份。(相信我,發在314只是一個偶然)



最後的一段是臨時加上的,這一段應該也能配合這篇文吧。世界上總有人會在你背後為你默默地付出,又或者是你正為人付出著。文中的虛像麻美就是這樣,雖然她本身並沒有什麼力量,但仍然把一切以焰為先。可惜焰卻不會再記得她的存在。在夢境中迎接終結的麻美可能也會感到寂寞,但她不會因此傷心。


看到這樣的讀者我真的好感謝你們能夠看完這一篇。如果你們看完的話還是想用滑鼠和鍵盤扔過來的話請隨便,我已經戴好了頭盔了,不信看我頭像ww。(其實是作者鍵盤壞了想要你們的做後備)


先說到這裡,要填其他坑了w。(測驗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