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3-03 12:20
点击:222
章节字数:35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2-3-3 19:46 编辑



兩處寒之九重宮闕


當御膳廚房最高尚宮慘遭流放橫死途中的消息,傳至宮闈的境外之地太平館時,嚴妍只是淡淡挑了一下眉,說著聲:「是嗎?」接著悠忽做著自己的閒活。


但一年光景不到,當轉調宮內的旨意傳到,處事寡淡的嚴妍半晌未曾吭聲,只是將彎彎的柳眉擰成了一道直線。


僅帶了一把伽耶琴和幾件細軟回宮後,便聞提調尚宮召見於各處所尚宮,嚴妍這才認出時任此職的,是亦曾在太平館待過短暫時日的崔尚宮。崔尚宮特意走到她身前,一副慈悲臉孔:「當日在名冊上看妳待在太平館已久,此番人事異動便將妳召回宮中填補空缺,做人可要知所感恩。」


是啊,她對提調尚宮簡直感激涕零,連以死明鑑的心都恨不得呈上。


尤其當皇后到來,尹然那雙明灼的目光掃過眾位尚宮,她特意忽略那一剎那的淹留,只同其他尚宮般行禮斂袵。


「今天乃提調尚宮及眾位尚宮任職之日,有了崔尚宮做本宮肱股,本宮亦可省力不少……」


嚴妍才聽完首句便險險失笑,崔氏一向是功臣派的附庸,此番升至提調尚宮,便與太后掌管時的後宮朝政幾無二致。何況崔尚宮毫無眼力的將自己調回宮中,尹然竟能容得下這麼個人在左右?



嚴妍這些腹誹,很快的在見到尹然時有了回答。只是深夜裡未點燈火即悄然出現在處所之前,縱然遇事淡泊的嚴妍也被唬了一跳。


「下次會用更好的方式與妳見面。」尹然用著再隨意不過的口氣說著,好似她們仍在年少的那段時光。「畢竟本宮現在身為皇后,如此唐突的出現在某個尚宮處所,與禮不合。」


「只是,現在我很想見妳。」


嚴妍拉開門的動作略一遲疑,嘴上仍不鹹不淡的說道:「皇后娘娘此語,真折煞奴婢。」


多年未見,尹然早收起年輕時張狂的性子,但是在嚴妍看來,她只是將那份狂妄藏進骨子裡,嚴妍還是看得懂尹然的那雙眼睛。


嚴妍看了看屋內,僅找得到一組簡陋茶具,便也燒水煮茶。


接過遞去的茶盞,尹然輕嗅了下,緩緩放下。「這次調回宮內的命令,是崔尚宮個人的意思。」


「我相信妳。」失信不是尹然的風格,若要她認真評論尹然的好處,大概也就這項。「只是我很納悶,妳怎會讓崔成琴擔任提調尚宮?」


「情勢所逼。」


「那麼破例任用她的侄女成為最高尚宮呢?」


尹然淡淡的揚起微笑。雖然尹然總是在笑的,但那抹笑只是掛上去的一道面具,尹然笑起來時多半是無情的。「很久沒人敢當面揣測我的心思了,只是妳對此事似乎異常的關切?」


她早知道,對於尹然,什麼話都不該多說。


因為尹然就是尹然,她的心比天高比天寬闊,思慮卻細如毫針,她是極度寬容亦也狹隘的一座天秤。




重新回到宮內,嚴妍最感不適的是她身邊跟著的小宮女,從將她領回的那一天起,便如畫眉鳥般日夜吱喳。


「娘娘您這琴是從哪裡來的?」


「娘娘宮裡有什麼好玩的?」


「娘娘我今天在御膳廚房見到最高尚宮了。」


……


「別處的娘娘都在傳小宮女手藝了,娘娘您什麼時候教我?」


過了一陣子後嚴妍終於找到能搪塞的方法,笑得更加溫和的揚起嘴角。「我當年便是因手藝不精,才會被派去沒人要去的太平館這麼多年。」


「……那我要怎麼辦?」


「去找最高尚宮。」她一本正經的說道。「最高尚宮的職責就是教育小宮女,尚宮娘娘幫妳們上課的時候,妳有專心聽講嗎?」


「有是有,可是娘娘每次都擺了一大籮野菜要我們認,我根本都認不出來。」


看見已然下彎的嘴角,嚴妍沉思了會兒,慎重的提出意見。「在料理菜餚之前,我們更須清楚食材的產地及特性,這應該就是尚宮娘娘如此訓練妳們的目的。不如這樣好了,妳將最高尚宮所教的野菜每項都拿一點兒回來,下課後妳便到後山去採樣子相同的回來,這樣妳不但清楚了這些野菜生長在哪裡,還能順道複習今日所教的東西,還有不懂的再去問問最高尚宮……」


「娘娘您真是天底下最聰明的娘娘!」猛然被人抱了一下,嚴妍有些消受不了,可是聽到稱讚,竟打從心底覺得開心。



只是,過不久她便想收回這份自作聰明。因為景風比她還想的還要聰明得過份,竟似瘋魔般將房裡全堆滿不知名的野菜,每次見著臉上手上常是泥垢,擾得她比往日更加忙碌。


「娘娘您看,這是我今天去後山時交到的朋友,她也和我一樣在找那些菜的生長地呢!」


方將地板拭淨,又見上頭黑忽忽的多了兩雙腳印。嚴妍無奈端詳眼前帶回來的小宮女,姿容中人以上,而特別的是那小宮女微微上揚的眼角,像是薄而尖銳的利刃,適巧的被藏於羽睫之下。倒有些像某個人。


「方才聽景風說,妳叫思蓮是嗎?」


「我姓崔,崔思蓮。」


心下微微一嘆,嚴妍仍舊問道:「妳可是最高尚宮的小宮女?」


「是的。而我今日在找野菜時,被景風踩到手,她硬要帶我回來。」


言談之間,嚴妍不由感慨,自家的小宮女真如崔思蓮所說的是個惹禍精,總把一堆不相干的人惹到身邊來。


嚴妍對崔思蓮說不上有好感,雖然最高尚宮將她外在教育得溫雅有禮,但脾性裡仍高捧著對門楣的重視。只是景風與思蓮頗為要好,甚至要好到讓最高尚宮親臨她的處所來。



「娘娘前來,不知有何貴事?」


「聽說思蓮常到此處?」


「因為御膳廚房過午後即撤膳,景風常拖著他人不用午膳,我怕她們回來餓了,便會準備些食物。」


最高尚宮未再往下追問,僅握著手中的茶盞,盞內茶沫微微浮動。她看著最高尚宮尖瘦的臉蛋,全無一絲年少得志的意氣飛揚,反往神情裡塞滿了隱忍,那是宮廷中人不會喜歡的自恃孤高。眾人若都在名利當中沉浮,便不該有人面對名利仍露出拒絕的驕傲。


「思蓮和景風看來很是要好。」


最高尚宮的聲音冷清響起,有些像水滴敲在石頭上的清澈聲響。連聲音也如同脾性般,嚴妍又感慨了下。直到最高尚宮的眼神透露詢問,方記起了正討論著的話題。


「景風年紀尚小,喜歡纏著思蓮,她們常一起研讀娘娘您所教的東西。」嚴妍隱去了兩人常打打鬧鬧的事不提。


「就這樣吧。」


最高尚宮說完,輕抿一口熱茶,放下杯盞後冷冷說道:「這是宮內小堂裡梅月堂的泉水,味道甜中帶甘,最適合用來沖泡。但是這水,只有貴族才享用得到。」


「我曾經聽聞娘娘年輕時,曾和一位內人共同做出了特別的冷麵,聽到這件事後我才明白水質的不同,會讓食物味道差異如此之大。娘娘的味覺果然敏銳,連平淡的水也能嘗出滋味。」


最高尚宮猛然抬眸,眼底仿若傾倒的波濤,將各色來不及收回的情緒攤在嚴妍面前。


「請娘娘不用擔心,放寬思慮品茗即可,也唯有娘娘前來時,才能喝到這等好茶。對於他人,嚴妍不會提及。」


見最高尚宮已懂話中之意,嚴妍了然一笑,亦細細品嘗茶中滋味。她平日絕不輕用,那是尹然離開她處所後,每日派人送來的山泉水。




泡一壺熱茶消磨時光,是再好不過的事。只是當嚴妍被人蓋上布袋、五花大綁的「請」來品茗時,任誰也不會有佳緒。


尤其眼前是笑得燦爛的尹然,更如同對飲白水。


「聽說妳和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見了面?」尹然笨拙的泡著茶,問題卻是尖銳逼人。


「最高尚宮很有趣。」握住茶杓,嚴妍引著尹然的手一一動作。「看似深沉,實際上是一紙白宣。」


任由嚴妍的手握著,尹然突發出一聲輕笑。「原來茶是要這樣泡的?」


「一步錯了,步步皆錯。」


「嚴尚宮何不將這句話用來警惕自己?」尹然頗有深意的笑著。「妳出身寧越嚴氏,姑母嚴銀召史為成宗時代的貴人,表姐是恭慎翁主,真論起身份也是兩班貴族。在妳身邊,不該有這麼多的人。」


多一個人叫多嗎?當然嚴妍並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因為不用明言,她亦明白尹然此話的含義。


只是有時愈往後退,命運的步伐愈趨向前。當然,有時是自己願意迎向命運踩踏而下的印記。



收到了尹然的警告後,嚴妍依舊故我,因為尹然的作為顯然過於多餘,最高尚宮並未如蒼蠅一般時時縈繞於她的處所,相反的全然不見人影。


有時嚴妍不僅壞心的想,最高尚宮到底怎麼度過那些寂寞的時光?


想著這事時嚴妍正彈著伽耶琴,蒼涼的古調琤琤瑽瑽,她撥彈一會兒便失去興致,轉念即想趁著滿腔月色信步慢抒。


當經過亦棋閣時,即見屋內燈火通明,嚴妍卻在屋外角落看見了正乾嘔著的最高尚宮。


像要將什麼擠壓出來似的,最高尚宮咳到臉色蒼白,卻仍不斷催吐,臉上神色漠然而絕望。


您還好嗎?嚴妍沒有問這種客套的話,她僅輕輕對最高尚宮說,到我那兒喝杯茶吧?


她便把崔今英撿回處所,那個人一整晚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在黑夜中安靜坐著。


而隔天各處所中便傳出,在專程為最高尚宮慶賀的生日宴會進行到一半時,主角默不吭聲拂然離席,讓身為姑母的提調尚宮賠了再多禮,也只換來傲慢兩字的風評。







-------------------------------------------


太后x嚴妍 (彈琴,书法,读书,太后很了解某閨密尚宫嘛XD)

這啥?竟然被猜對了……我錯了,早知道一早就不該誇下海口,這樣子還可以多吊讀者一些時候……

可惡!這答案看起來真是刺目,拿白色油漆噴掉……||


嘖,猜對的禮物就是作者君要比計畫中早貼出這篇,corvine我記住你了~{:4_334:}


-------------------------------------------

↑以上為純屬玩笑,以下進入正題↓


話說我前幾天翻了翻前面頁數,發現我說要寫番外竟然是去年12月的事了,在這兩個月裡,其實番外就只進展3000字而已,多麼美麗的數字啊……


恩,番外是corvine說的cp,不過重點也不在這對cp,我只是想說說在長今和今英背後的權力運作。基本上我覺得長今和今英在宮廷鬥爭中,實在很難展現什麼女性自覺和女性權力地位的,因為推動她們的政治局勢才是操縱一切的黑手,頂多她們就是棋盤上的一枚好棋,而她們到底是怎麼被擺在戰略位置上的,這點就很有趣了。好吧,基本上我只是想把一些正文沒辦法說的,擺到番外來說,說是宮廷之類的秘聞吧。


至於感情線什麼的,請不要抱持太高的期待XD

就請讀者和作者一起適應沒有長今可以吐槽的日子(我現在深深覺得可以吐槽長今是件多美好的事啊……)~


在塵埃落定間,長今正等待一個答案

同样在塵埃落定間,此文也迎來了結局

最大的感想竟然結局了! 在下的樂趣又少了一個

恩,我貼番外了,賞臉的話請在樓裡再多混些日子。


很不负责任的乱猜(其实是我想看,反正作者不让今英出场...想当然小强也不可能了,接下来最值得期待的cp就剩这几对了)

本篇既然叫大今英,當然會有今英,我只是不想讓長今出場罷了XDDD

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期待思蓮和景風耶XD,思蓮在文章裡已經給過人家兩巴掌了,一看就知道景風被吃得死死的,這還有得玩嗎?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