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2-11 22:28
点击:217
章节字数:641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幾日我家孩兒上吐下瀉,幸虧有姑娘及時施針及一帖良方。」


賤民村裡一名婦女頻頻向茅屋裡的人道謝,不忘將拉著裙角的兒子拖到身前,不斷催促:「快點跟姑娘道謝,人家可是救了你一命的!」


「謝謝姑娘……」孩童不情願的回頭看了一眼,見著母親的頻頻使眼色,才又說道:「還有對不起,我們沒有打聽到您說的那個人的消息。」


婦女連忙接上話,一陣乾笑:「您救了我兒又不收取分文,可是我連這點小事都沒辦法做到,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姑娘。」


「沒有關係,您回去吧。回去後記得將家裡環境打掃乾淨,疾病發生的可能性就會降低……」


聽著對方細細囑咐,婦女不斷點頭,千恩萬謝後才帶著孩子離開。


等到腳步聲遠去,屋內的人才放下手中的醫書,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到底是慶幸亦或失落?兩種情緒總在每次從他人口中聽聞不變的結果時,反覆交織出現,見了面又能如何,不見心亦淒惻。末了終是壓下心中千般思緒,繼續鑽研於醫術當中。




「姑娘──姑娘──大事不好了!」一陣急促呼喚傳進茅屋內。「戶判李大人的公子昏厥數日,許多大夫都束手無策了,請姑娘您好心救救他!」


掀開屋簾,從中走出的女子面露為難。「但他們是兩班貴族……」


「大人聽說妳的醫術非常厲害,勝過許多大夫,如果妳不去救公子,他就真的沒命了!大人也說就算妳沒醫簿,也不會加以告發,只要妳能救活公子,要多少賞賜大人都做得到。」


「我並非為了賞賜才救人……也罷,人命關天,請帶我到戶判家中吧。」


方進戶判家中,她即被匆忙帶入內室,望聞問切後取出懷中銀針,扎向臉色已呈灰白的公子上半身數大穴道,並輕輕推拿按摩。


「麻煩去燒鍋熱水,將家中毛巾在熱水中煮沸,我要先使公子清醒過來。」


管家應了聲後趕忙退下,一旁觀看的戶判憂心的看著獨子,卻也覷瞧眼前正忙於醫治的女子。


女子的手中工作及簡短交代並未停過,榻上公子悠悠轉醒後,更開出幾帖湯藥並佐以施針,原被判定藥石罔效的病患竟逐日好轉。


五日過後戶判家上下才得以鬆了口氣,女子亦在此時起身告辭。


「請您留步。」戶判殷切躬身,語氣真摰。「您的醫術如此高明,所以在下請了從事官前來。」


她不願多言,一腳便欲跨出門戶。但方推開門,便見一隊衛士列於庭院之前。


領頭的內禁衛抱拳一躬──「很抱歉,讓您受驚了。太后娘娘已下了教旨,請大長今回宮。」


「多謝太后。」一句從容淡定的回話,女子揭破了自己的身份,正是曾被先皇中宗封為醫術絕倫的醫女長今。




被大禮迎入宮中,甚至於各大臣皆歡欣列隊相迎,長今甫一下轎,即召傳入太后殿。


「原來妳沒有到明國去,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消息?為什麼要過逃亡的日子?」太后已比當皇后時更增添幾分威儀,乍見故人,表情卻柔和許多。


「小的來不及治癒皇上的病,身負重罪,小的真是該死。」


「這是歲月造成的病,怎能怪妳呢?」太后寬慰說道:「既然妳回來了,我也安心不少,不如妳就留在宮裡……」


正說話間,卻見至密尚宮忽進殿中通報:「娘娘,前往明國的使節團已經歸來,使節大臣隨侍崔實在殿外求見。」


「崔實嗎?我似乎沒見過他,讓他進來吧。」太后輕聲喚住。「妳先留下來吧,我還沒與妳談得盡興呢。」


長今退至一旁,不一會兒即見一名少年腳踩星步而入,豐神俊朗,眉宇望之如春山,啟奏聲卻又如清泉流暢:「臣下崔實,拜見太后娘娘。」


「這些年你在使節團的功蹟哀家也略有耳聞,你寫給哀家的那些信也對朝鮮該如何應對明國的關係有所幫助,哀家早想見你一面,好好獎賞一番。」


「臣不敢,臣心中所願唯有一事。」崔實面不改色,說道:「先皇在世時曾將崔判述商團所有財產充公,崔實為罪人之子,未敢有所怨言。但今次回國,希望能重葺崔氏祖屋及祠堂,以慰先人在天之靈。」


長今聞之訝然,差點驚得站起身來。


「崔氏曾助哀家甚多,這是自然。」太后注意到長今異狀,便向崔實引薦道:「對了,說起來身邊這位也與你頗有緣份,你可知道這位是誰?」


崔實目光微抬,隨即欠身道:「見過大長今。」


待長今回完禮,崔實又轉向太后,但語氣明顯冷淡幾分:「臣尚有事,待祖屋重葺後,再入宮與太后長談。」


「好,你先下去吧。」


等崔實離開,太后才笑道:「這孩子還在惦記著崔家的事,妳不會見怪吧?」


長今再也忍不住,問道:「娘娘,崔實是崔家的人,可是……」


「我知道妳想說些什麼,明日我剛要去雲岩寺為先皇祈求冥福,不如妳和哀家一道去?」




雖然對於太后和崔家的關係仍有諸多疑問,但當再度見到連生、阿昌和閔尚宮時,長今將煩憂暫且都拋到了腦後。


「原本先皇駕崩後,所有妃嬪皆要出宮,幸得太后娘娘垂憐留我在宮中,我才能再見到長今妳。」連生緊握長今的手,深怕眼前又是一場夢境,明明該歡笑的場景,卻是莫名紅了眼眶。


已擢升為御膳廚房最高尚宮的閔尚宮也是眼眶一紅,但見現場氣氛沉重,打起精神笑道:「怎麼一個個都成了小兔子?這好像我剛見妳們的時候,妳們一個個都還是小蘿蔔頭呢!」


連生拭了拭淚水,也說道:「我也記得,入宮才沒幾天,長今就拉著我要去退膳間,結果我們就被韓尚宮娘娘處罰了。」


「是妳們打翻麵粉的那次嗎?」閔尚宮想起當時,又氣了起來。「就是妳們倆個,害我也被韓尚宮娘娘罵了一頓,娘娘多兇妳們又不是不知道!」


長今和連生一同噗哧笑了出來,連生亦想起那些過往。「那時候長今每晚拉著我四處亂走,我們還曾經見到別監和宮女私下幽會,當時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妳們真是大膽!不過……當時情況是怎樣的?」閔尚宮向兩人湊了過去,一旁的阿昌不甘被冷落,急急喊道:「這算什麼!我還看過更大膽的呢!」


見眾人好奇的眼光齊聚,難得做一回主角的阿昌,特地壓低聲音說道:「以前我要去生果房偷吃東西時……」


「死阿昌,難怪有段時間生果房一直說有老鼠,那老鼠就是妳吧!」


「娘娘您到底要不要聽我說啊!」阿昌嘟起嘴來,好不容易又往下說:「在經過殿閣的路上.我看到有兩名宮女正在做那些事情……好了,我說完了。」


長今首先反應過來,臉色微變卻未開口言語。又過了半晌,閔尚宮回過神來,對著阿昌又拍又打道:「這是什麼?妳在說些什麼我都聽不懂!」


「就是做那些事情啊!」阿昌急忙甩開閔尚宮的手。「娘娘我現在好歹也是尚宮了,妳還一直打我,被小宮女們看到要怎麼辦……我說的很清楚了嘛,那些事情就是男女會做的那些事嘛!」


「要死了妳!」閔尚宮連忙捂住阿昌嘴巴,訓道:「什麼話是該說還是不該說的,妳都搞不清楚狀況,妳沒看到淑媛娘娘和大長今都還在這兒,妳敢說這種話!」


「明明就是淑媛娘娘先……」阿昌手指頭才剛舉起,就被閔尚宮用力拍掉。


「最高尚宮不要責怪她了,阿昌說的也是她親眼看到的。」正當閔尚宮鬆一口氣時,連生卻又挑起了話尾。「不過,我記得我們以前背宮規的時候也有一條,『就算不是男人,跟女人之間也要謹守本分』,我就有點好奇……」


閔尚宮瞪了一眼連出聲也不幫忙的長今,又急著說道:「娘娘您怎麼也跟著阿昌瞎起鬨?反正我們要在宮裡長久的存活,就要像細水一樣慢慢的流,什麼也不要問不要說……」




正當眾人嬉鬧時,門唰的一聲被人拉開,一名年輕內人慌張跑了進來,還未看清狀況便扯開嗓子大喊:「娘娘,我把桂花糕做好了!」


待室內一片靜然,年輕內人見最高尚宮的手仍捏著盧尚宮耳朵,連忙背過身去,但這麼大幅度轉身,又讓人更加尷尬了。


最後還是閔尚宮裝模作樣咳了聲,開口訓道:「我不是告訴妳多少次了嗎?宮女走路要有規矩,舉止也要合乎規範,不可逾禮及做出失當之事……」


連生瞥了閔尚宮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這一笑也把閔尚宮的底氣泄光,最後只好揮揮手道:「算了算了,我知道妳桂花糕做好了,我等下會去御膳廚房看看,沒事妳先回去。」


年輕內人點了點頭,小心翼翼退了出去,可是不一會兒走廊外就響起硑砰的跑步聲,快速的遠去。


「真是的,這景風總是這樣冒冒失失,沒有一刻靜得下來!」


長今腦海中搜索出依稀印象,向仍碎念中的閔尚宮問道:「景風是不是以前也常來這裡的小宮女?」


「是啊!這孩子的廚藝天份高超,還有點像小時候的妳,頑皮卻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心……」


長今卻反常的打斷閔尚宮的嘮叨──「在她身邊,是不是時常跟著個叫崔思蓮的孩子?」


「妳說思蓮?」閔尚宮眉頭皺了皺,頗不情願的提及。「這孩子是崔家的後人,崔家人都出宮後,就剩下她一個人在御膳廚房,聽說教導景風的嚴尚宮也會照顧一下思蓮。說來思蓮的手藝也高,可是我老覺得她陰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因為她是崔家人的緣故吧?」一旁阿昌從中插話。「其實我也是呢!只要一看到思蓮,還是會想起那些人以前在御膳廚房的日子。」


原本笑著應和的連生,卻見一旁長今忽然鬱鬱寡歡,像是想起了什麼事,笑容也跟著憂傷起來。









-------------------------------


留言這麼踴躍是怎麼回事呢(平常習慣超級冷清的版面)……作者很少受到這麼熱情的對待

這樣子,我貼這章是多麼的有負擔啊!XD

我知道這章沒有很多人期待的發展,不過宮內事宮內解決,在古朝鮮找個人是大海撈針……然後拉回宮裡是要收之前舖下來的線,我早說過長今就是我收線的工具人(煙)。

要對標題吐槽的,請去找長今吐,謝謝。



好吧,抒緩一下讀者情緒,來說個看大長今時的發現。

前陣子注意到戲中很奇怪的一點,

有人將阿烈的名字翻譯成烈伊,阿昌的名字在動畫中被翻成了昌伊,

於是很好奇這兩個人的名字是不是有關?

根據維基韓文版的結果如下:


노창이→(無漢字對照,但直譯者為中文維基的盧昌伊)

박열이→(漢字對照,朴烈伊)

(順帶一提的是,根據韓文變音規則,也不是念成烈伊而是YO-LEE,我覺得韓文名字念起來好聽多了。而如果再加上姓一起念的話,念法又變成PA-KYO-LEE,我一直覺得韓文的變音很神奇,這樣念起來他們都不會把字搞混嗎?XD)


因為韓文只學了皮毛,但合理懷疑是韓文中取名的慣例,像我們常說的小華、小美那樣,所以GTV才直接翻成阿烈、阿昌。

好玩的來了,我們來看這個人的名字:


박명이→(漢字對照,朴明伊)


如果照上述GTV翻譯規則的話,長今她老媽應該叫做朴阿明啊啊!!

我們來看看叫做朴阿明之後會有什麼效果?


想想崔尚宮在懺悔時,說著:

「阿明,我不能原諒妳,看到了就該埋在心底,為什麼要去跟氣味尚宮說呢?」

「阿明,我向妳請求原諒,妳要原諒我出生在那樣的一個家族,要原諒我無法脫離家族帶給我的枷鎖」

「阿明……」


這名字多麼有美感啊……我不能理解GTV的翻譯規則,前面都阿烈和阿昌,為什麼獨獨漏掉阿明呢?!!


(長今:我的母親是朴阿明~)



-------------------------------


沒錯,分隔線又出來了,這次要來說說標題的出處,請參見周星馳的「九品芝蔴官」


方唐鏡:我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只是往前站了一點,我退後就是啦~

包龍星:往後面站、往後面站、往後面站、退到黃線的後面去

方唐鏡:好好好我往後站-黃線外不許站是不是!?那我就退到黃線裡面就是了嘛、耶~

包龍星:不准你再超出來!

方唐鏡:這樣可以了吧?怎麼樣呢?我又跳出來啦!

包龍星:咦!?

方唐鏡:~又站回去啦!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我又跳出來了打我啊笨蛋!




-------------------------------


其實看到留言這麼多時,我習慣先回留言再貼下章,只是先做前者就會劇透……所以併在一起算了。



下章今英要出来了是么

你不會看到今英的~XDD

以下那些詢問今英出場的問題,也依此為標準回答ww


看到長今與閔政浩的對話,在下心中夾雜著很複雜的感受

終於解脫了,沒錯,是解脫,不僅僅是閔大人放開了長今,也是長今你終於走了,終於表態了!

雖然前文中長今有說過自己有喜歡的人了, 但是總算是對閔大人坦白了,閔大人的欲言又止其實是心裡知道長今喜歡的人是誰了

我想閔好人可能有稍微揣測到可是並不確定,但問了也無法改變現況,只好維持風度離開了。

恩,長今難得表態,值得嘉獎。


同時心中有些激動啊,不虐長今了有些意猶未盡(?),但終於今英要出場吧……長今終於不彆扭了

是不是百合眾喜聞樂見的告白要出現了?其實需要的不僅僅是對閔政浩的表態,長今什麽時候能明確的對今英表態下呢

我們還是繼續折磨長今中……(作者也在折磨自己= =)

長今有勇氣和別人說,但不見得有勇氣和今英說啊。事情都是這樣的,我們很容易和旁人訴說內心感受,但面對當事者時,往往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我的心得寫了一頁啊,可以上交照片嗎w

用手機回超怕它死機的啊ww

所以這次回文是全部回完了嗎?還是仍有照片可以上交?(伸手)


看見皇后懿旨到來真該說皇后其實把長今從坑裡挖出來後再丟入另一個坑?

我一直不認為皇后是無條件幫助長今的~XDD

皇后選擇幫助長今,是因為韓尚宮一派背後無其他勢力,才有可能成為她的勢力;

除掉崔家,也僅僅因崔家依靠功臣派。

如果今日崔家是對皇后投誠,皇后也不管什麼冤案不冤案的。


文定對幫助她的人不忘本(看鄭蘭貞後來破例被封為一品夫人就知道了),

但對於與她作對的人,便殘忍得可怕了(文定上台後,就有名的就是恐怖政治了)。

而大長今裡隱藏的情節,


有興趣的可以去看這帖:http://tieba.baidu.com/f?kz=45505143


在7樓處提到的那些鬥爭,還是文定真正上位前的小鬥,大尹和小尹之爭才更慘烈,所以文定根本一路鬥到高位的!


這帖是解釋長今一生與政治鬥爭的關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03d1b90100069s.html


所以說來悲哀的是,長今也不是真正伸張了正義,只是她剛好站對了邊而已。


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是會在作者將阿烈和今英完全寫在一起才會淚奔一句:我的(?)長今和今英呢~?這樣。

我就不相信沒有人支持今英X阿烈,太可恨了……


……然後我發現在滿山遍野的長今中我看文速度會變快耶

因為真的沒什麼好吐槽的(喂!)

作者的廢話劇情也變多了~XD

我發現蠻多都是過場劇情,可是不過度又不行,太糟糕了,長今果然是個麻煩。


真的很很想吐槽大長今那句……但作者大和stat大都吐槽過了……

所以我今天換標題,讓你們有新的吐槽點。


話說閻王人真好www

然後讓中宗死在長今不知道的角落這句真的超喜感的XDD

其實這閻王是長今……把上下句連起來讀就知道了,

作者一定要在文中無時無刻嘲諷長今一下才甘心。


出宮不是柳暗花明,難道是災難重重......

是「我又回宮了笨蛋」~

嘖,出宮超麻煩的,在宮外流浪太久,還要寫些有的沒的。反正是長今的劇情,快轉跳過~


突然發現作者更新超勤快,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明後天就能完結了吧~XDD

其實更動名稱不會太困難啦,在WORD上只要按三次鍵就解決了。


不過STAT最近的回覆變短了,是因為沒地方可以吐槽嗎?XD

明後天不可能完結啦,還有一段劇情要交代,交代完才完結。


其实一直很好奇一个从小就住在深宫的女人忽然间自由了真的能够适应外面的世界吗?(没有钱,没有家族的庇护最重要的是没有生活经验......想起来真是可怕总不会随便找间小店打工吧?有人会请个来历不明加上笑容欠奉的女招待什么的吗?? 或者更糟糕被坏人抓去当奴隶什么的

所以作者為了避免這些背景設定的麻煩,讓長今找不到人就回宮了。(喂)

然後基於作者的邪惡思想,我想今英一定是跟阿烈在一起了吧,長今妳就好好待宮中去吧~XDD


正經一點,今英雖然平日有接觸過平民社會,但頂多是去買買東西什麼的,不算真正生活在庶民層裡,應對處事上長今一定比她滑頭多了(請參考兩人為了金雞一同出宮的片段),作者也表示對於今英的宮外生活感到擔憂(所以阿烈快去找今英吧~)。


就算今英天赋过人在外面混得很好but万一遇见长今她们俩又会激出怎样的火花呢?(一个傲娇别扭另一个神经粗过恐龙虽然已经开窍了但是.... 何况长今现在被一大堆士兵追捕 可以预见两人还没来得及叙旧就得一起亡命天涯 (是的,在遇见长今后我的大今英短暂平静的日子就这样没了....长今真的是个扫把星 而且还是专门克住今英的那种天煞孤星

闵好人你应该躲在暗处保护她们俩的安全的!!

這段吐槽真是太棒了!我真的覺得長今是出生來帶衰今英的,打從今英遇見她之後就沒好事!!

好好和閔大人說再見,就被她破壞了;去藏個符咒,又被破壞了;好不容易做上最高尚宮,又回來攪局了;長今同學妳什麼時候要離開今英的視線?!

求妳給今英一段平靜的日子吧~XD


首医女当年说什么我是记不清了,长今还是把仇恨带进来了,报应了。

我覺得長今有試圖放下仇恨啦……只是完全放下的話,大概就是聖人啦(雖然結尾就是在造神了無誤)

其實劇情裡面蠻可惜的是,後面的部分太趕,沒有好好著墨長今對自我女性主義的覺醒,首醫女的女性自覺似乎也比長今強。

後來的長今是代表整體人的向上動力,但也因為這樣,反而覺得長今成了一個樣版,少了活力在裡頭。


在皇后寝宫弹琴的是谁呀?面对一个将要突破百万甚至要向千万进军的文章还真不好找(表打我

(踹~)

這問題有這麼難回答嗎!為什麼沒有人猜到!!太過份了,這粉碎了作者用衛生紙糊起來的心……

對了,不是在皇后寢宮彈琴,是在尚宮的處所彈琴。嘖,我一直覺得琴啊什麼的,提示的超明顯,竟然還……||


(闵大人听到长今对王上以经死心,才安心回去,从此作者的百千万字巨著《X的男人》拉开序幕,这就是从皇到王原因,可惜我不能变色隐藏,被作者看到的话,我自X吧)

這劇情挺有趣的,早知道應該這樣寫。

不過我更好奇的是,自×裡的×是什麼字?我腦海中一時閃過很多答案~XDD


通缉长今的原因是什么?

去看回覆裡的兩個連結帖就知道了。

簡單來說,是功臣派對皇后派的鬥爭,就是一場山雨欲來的宮變,長今只是個箭耙,罪名是什麼並不重要。


看到楼上的说用纸写在下来,在用手机发,我也这么干了一把,昨天打到一半困睡了,不行了,怎么打我看得换手机了。

辛苦了。請換一台打字更快可以寫更多心得的手機。


今英出宮後去了做家政婦!沒笑容但家事萬能... (來亂的其實我沒看過三田)

喔,我看了幾集三田,三田是個非常微妙的存在啊……

今英蠻難變成三田的,因為三田不只沒笑容還面無表情,今英的表情永遠是淒淒慘慘戚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