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2-02 23:07
点击:307
章节字数:32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活人署是京城中救助病人的官廳,是故長今外放到活人署後,每日仍能直接從私宅前往活人署,只是大嬸不免抱怨著:「活人署的俸碌比在內醫院時低很多就算了,可是長今妳怎麼比在宮廷的時候更忙了?每天天沒亮就出門,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皇上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知道大嬸的抱怨是出於關心,長今也只能淡淡笑著,沉默的做著同樣的作息。長今讓自己忙得不可開交,除了醫治貧困的病患外,也教導不識字的孩子們,閔政浩大人知道此事後,更時常撥空過來教孩子們讀書習字。


「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大夫,不應該只會替病人治病而已,而是可以給患者戰勝疾病的勇氣。比起我來,您是更了不起的大夫。」看著孩子們因為會寫自己的名字而高興,長今送閔政浩出署後,邊真心稱讚道。


閔政浩的回應卻頗是冷淡。「是這樣嗎?」


長今微覺奇怪,卻見閔政浩神色蕭然,不由問道:「對了,這時間大人怎麼會來?」


「入宮前我先繞過來看看,也順便看看徐醫女新工作的環境是什麼樣的地方。」兩人交談數句後,閔政浩並未向往常對著長今露出溫煦笑意,而是簡短點頭告別。長今思索不出緣由,內心卻隱隱鬆了口氣。


方轉頭,便見一堆孩子躲於門後,諒必剛才與閔大人的話語都被這群頑皮蛋聽了去。長今難得板起臉孔,訓道:「你們在這兒做什麼?」


幾個孩子笑鬧成一團,其中有個較大膽的孩子站了出來,問長今道:「我覺得閔大人除了常來教我們讀書識字外,好像也是為了來看醫女您?」


「等下每個人再把自己的名字寫三十遍!」長今佯怒說著,對於孩子們的笑語卻未往心上放去。




歷時數日,閔政浩仍未出現在活人署中,起初長今未發覺異狀,倒是病舍裡的孩子們吵了起來,紛紛詢問副提調大人怎不過來看看?長今只認為是朝中事務繁重,閔大人才暫且無法分身。


這日當長今披著曙色到活人署時,方聽見閔政浩領著孩童讀經的朗朗書聲。


長今站在門外聆聽,回憶絲絲竄上心頭。輕咬著唇,長今將雜緒壓下,抬頭時卻見著閔政浩站在身旁。


「大人好久不見了。」長今恭切行禮,臉上欲露出笑容。


「不要笑。」閔政浩突地喝阻。「徐醫女明明不開心,為什麼要強迫自己笑?」


低著頭,長今的臉龐浮現一絲茫然。


「這幾天我在試著做一件事。一直以來我都過份的關切徐醫女,所以想試著對妳冷淡,希望徐醫女能體會我心中的痛苦。」閔政浩緩緩道出數日未來的真正緣由。「但不管為了這些孩子,甚至是為了其它事,徐醫女卻未曾來找過我一次,最後我還是忍不住自己來了。我本來想大聲的斥責妳,又或者低聲訴說我的心情,可是看到妳始終鬱鬱寡歡的臉龐,所有想過的話語都說不出口,到底是為什麼?」


「大人……」


「請妳不用回答我。我欣賞徐醫女的才華,妳總能做到許多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選擇遠遠看著徐醫女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是現在我卻很想走近妳。」


見閔政浩走近一步,長今連忙向後退去,聲音舉止皆透露出幾分驚慌。「大人……」


「過去我曾經幫助徐醫女許多回,可是妳心底那塊充滿憂傷的地方一直緊緊關著門,不讓任何人進去,甚至於現在,我感覺徐醫女又更往門內走近了些。我很害怕妳會帶著笑容,內心卻滿溢淚水──就像現在這樣。」


「大人我……」當長今開口欲辯時,門外傳來一聲呼喚,竟是內醫院的醫女帶著皇后懿旨前來,急召長今入宮。


匆匆看了閔政浩一眼,長今近乎丟兵解甲的逃離活人署。




長今再度入宮見著皇后時,迎接的卻不是平日親切的笑容。


「這一陣子妳過得好嗎?」皇后懷中抱著慶源大君,聲音裡有忍不住的疲倦。「現在也該回到我身邊了吧?我最近不太好。」


「敢問娘娘,玉體哪裏不適呢?」


「我的心裡很不平靜,因此覺得身體也不太好。」不待長今詢問,皇后即道:「我只要想到,我跟我兒子慶源大君的處境,心裡就很不安穩,我當初不應該生下慶源大君才是。」


長今聞言驚道:「娘娘,現在大君正在您身邊呢!您怎麼說這樣的話呢?」


「我的處境就是這樣。宮廷是可怕的地方,妳看過王室的歷史就會知道,在宮中無法存活就必須死。更何況上次妳治好皇上之後,大家看我的眼神就已經大不相同了,現在皇上還在位就已經這麼對我,世子繼位之後該怎麼辦?」如今的世子李峼乃前任章敬皇后所生,是故文定皇后地位十分微妙。一旦世子繼位,則是皇后失勢的開始。


皇后從懷中拿出一方紅紙袋。「這是想加害我們慶源大君的符咒。我看到這些東西,又怎麼能安心呢?宮中情形如此,我又怎麼能不生心病呢?因此,長今,請妳幫我治好我的心病吧!妳要做負責照顧我的醫女,也要照顧體弱多病的世子,做他的伺候醫女。只要妳遵照我的意思,做世子的伺候醫女,我就會相信妳──相信妳一定不會背棄我。」


皇后未多解釋,僅吩咐長今明日即回宮中任職。方才那番對話,長今隱約聽懂卻又不甚真切,帶著滿腹糊塗出了中宮殿後,皇后身旁的至密尚宮也跟了出來,喊道:「長今,妳跟我來一下。」


至密尚宮引領長今到其處所,把門緊實關上後,方坐於長今面前問道:「妳已經聽懂皇后娘娘跟妳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嗎?」


「老實說,小的不太懂皇后娘娘的意思。」


至密尚宮看了長今一眼,緩緩道出宮中複雜局勢……


……


長今幾乎是拖著昏厥的腳步,走出處所時耳邊仍響著至密尚宮說的那些話語。


「世子大人從小就身患重病得了厥心痛,隨時都可能發作,是不治之症。迄今已經試過各種方法,可是都沒有效果,他隨時會辭世。」


「以妳的醫術,不讓內醫院的任何醫官以及任何一個人知道,讓沒有治癒希望的世子大人靜靜離去,不再受苦。」


「只要世子大人活著的一天,皇后娘娘可以說是四面楚歌。」


「妳千萬別忘了,妳不只一次身受皇后娘娘莫大的恩惠。」


不論是當初太平館之事,或是韓尚宮娘娘得以真正掌管御膳廚房,甚至於平反硫磺鴨子的冤屈,皇后皆出力甚多。但這份恩情如今成了一副重重的枷鎖,牢牢扣住長今心志,為什麼心目中曾經的高山崩頹、曾經的恩人反脅?長今不曉得要把這份恐慌向誰傾吐,只得拔腳奔出宮廷,前往醫館。


「首醫女、首醫女……」


長今在醫館裡繞了一圈後,才得知首醫女為了救助病患前往漢陽城郊行醫,數日內皆不會回返。長今頹然坐於地上,竟掩面慟哭起來。


她從未如現在這刻般如此無助。過去在最失意難過的時候,還有韓尚宮娘娘的教導鼓舞,就算韓尚宮娘娘不在了,閔大人也會適時的提醒勸掖,可是如今她皆無法去找這兩人傾吐心事,只能用哭泣來發洩心中的不安與困惑。就像身處在闃寂的黑暗,雙拳痛苦的敲擊於地。


「禍莫憯於欲利,悲莫痛於傷心,行莫丑於辱先……」一同關於穀倉中時,今英曾念過西漢司馬遷的文章,這種茫然困苦的心境長今如今才真正體悟到。


「勇怯,勢也;強弱,形也……所以隱忍苟活,幽於糞土之中而不辭者,恨私心有所不盡,鄙陋沒世,而文采不表於後世也……」


一個人的勇敢或膽怯,是在不同形勢下顯示;一個人的強大或軟弱,是在具體情況中展露……之所以克制忍耐自己的感情苟活於世,囚於獄中而忍受恥辱,是內心尚有必得實踐之事,如果碌碌無為了結一生,則抱志而未酬。司馬遷的自述,才是今英當時默念這篇文章的真正用意嗎?


原來自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


作者君來貼文章是因為寂寞了……(喂)

好啦,言歸正傳,緣由是把文章貼在晉江發表時,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有讀者留了長評給我。

跟我之前設想的一樣,是在阿烈和今英那一段,讀者不意外的收到天雷滾滾、接受不能~

我記得首先在300發表這段時,我往下看了其它幾樓,反應還算平靜(?),當時我還挺佩服各位見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又或者是平常聽我說長今的壞話聽太久了,其實各位只是想看作者在回覆裡發牢騷……


不過在不知道這篇文章是基於怎麼的怨念和底細寫出來,單就文章本身評論,似乎會得出不太一樣的讀後心得。諸如長蹲在這坑裡,經過作者孜孜不倦、每章每節的洗腦,可能有50%的人已經被作者摧殘習慣,覺得阿烈那段是一碟小菜;可能有30%以上對長今無感,所以被情節雷完一陣後又活跳跳回來了;還有10%屬於反長今派(除了作者外我相信還會有其它人的!),看到阿烈終於採取行動了而感到高興;當然應該也有被雷完不甘心,又想回來繼續看作者怎麼拗的……


作者的態度極有可能影響讀者的閱讀心態,這是從後設文本中可延伸出的一項道理,而當作者不再言語那些創作背後的意圖及想法,就成了一個單向文本,於是乎讀者的心態似乎也有所轉變。

(此段可以無視↑↑,重點在下一段)


所以想問的是,請樓層中的住民們自己做個實驗,或者拖個從沒看過這篇文章的親友來試驗看看,如果不理會作者的那些洗腦言論,光看這篇文章,長今和今英是拆不開的cp嗎?對於阿烈那段又有什麼看法?





首先我得承認我自己無法做到客觀,因為我對長今的怨念太深了……然後我挺喜歡阿烈的,這種喜歡是來自她性格裡的果斷性,比之今英和長今,我覺得阿烈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且有不計後果的勇氣,當然行為是值得商議的。

今英嘛……我喜歡她,可是後面又有點隱隱討厭著,這傢伙的個性把自己搞得毫無退路。





我覺得換個角度來看,或許會看到不一樣的看文觀點,甚至於同個段落不同的解讀方式,很有趣。

所以從卷四開始,將是滿山遍野的長今覆蓋於文中每個角落,就請看到長今就會想挖鼻孔的讀者們,冒著鼻孔被撐大的危險收看卷四。對了,卷四似乎也不短,而且根本是長今回憶錄,所以我早說停在卷三就好了~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