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1-19 00:23
点击:233
章节字数:2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2-1-19 00:24 编辑


警告標語:

卷四有眾多長今出沒,慎入;

討厭HAPPY END 者,慎入;

期待HAPPY END 者,慎入;

對結局無期待者,方可進入。







-------------------------------------------------------


【卷四當時只道是尋常】



硫磺鴨子一事雨過天青,皇上龍體也得以痊癒,在殿上特地召見長今。


「醫女長今,妳找出朕的病因,功勞不小。甚至也將隱藏多年各種不名譽的事件揭發出來。理當獎賞妳才對。」皇上精神奕奕的說道:「朕命令下賜給醫女長今大米十五石,大豆十五石,以及人參兩斤。」


「皇上,聖恩浩蕩。」


長今叩謝聖恩後,又聽得皇上問道:「對了,聽說妳有個心願是嗎?」


皇后亦在一旁循循善誘。「妳進宮來就是為了達成妳的心願吧。沒有關係,快說出來。」


見著兩位上殿認真傾聽的模樣,長今才將話語慢慢吐了出來。「小的斗膽稟報皇上,其實小的有三個心願,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都說出來?」


「三個心願?」


「是,皇上。」


「妳說吧!」


「韓尚宮娘娘是含冤而死的,請准許恢復娘娘的身份。」長今道出了第一件事。


「這理當該這麼做才是。妳說是吧?皇后。」


見皇后亦點頭稱是,長今繼續進言道:「還有,也請皇上恢復小的母親的身份。母親做御膳廚房內人的時候,因為看到其他人將有害的食物參入仁粹大妃的膳食中,被誣陷與當時的別監私通情誼,並且以宮女之間的規矩被處決了。」


長今平靜的敘述,又是換來眾人的一陣驚訝。


做為後宮之首的皇后首先沉不住氣。「什麼?妳說被誰處決?」


「就是當時的最高尚宮娘娘。但是母親卻大難不死,生下小的。當她們得知母親還活在世上,就再次……」


「這麼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崔尚宮威脅妳?」


長今點頭,再次面望龍顏。「皇上,身為宮女,依據法規是不可以成親的。母親雖然違反規矩,但是她是含冤而死的。」


「朕知道了。當時那種狀況,她一個女人又怎麼能夠存活呢?」皇上感慨完,轉頭問道:「皇后,是不是應該將宮女們私下用刑的規矩廢除才對?」


「是,皇上。臣妾會更加努力打理內命婦的一切事務。」皇后溫婉回答。


處理完所有事,皇上再度看向長今,朗聲問道:「好吧!現在只剩下妳最後一個心願了。是什麼?」


長今低下頭,說出心中藏匿許久的心願。「皇上,就是……」




御膳廚房失去了最高尚宮,所有宮女不安的聚集在訓練場上,據說皇上已宣布了新任的最高尚宮,即將來到御膳廚房。


雖然做為淑媛娘娘的至密尚宮,但閔尚宮和阿昌仍是御膳廚房的宮女,同樣跟著前來。


環視場中所有御膳廚房的尚宮皆已在此,閔尚宮抓了抓一旁的阿昌衣袖。「那到底最高尚宮是誰?」


阿昌心底也沒個底,轉而向閔尚宮埋怨道:「娘娘您怎麼問我啊!」


忽然間宮女中轉來一陣喧嘩,閔尚宮一回頭,抓著阿昌衣袖的手更用力的扭了一下。「長……長今……是長今!」


一個內人伸長了頸子問:「她不是醫女嗎?是醫女?」


另個內人也拔高了聲音──「對啊,是當初幫我們搥背的。這是怎麼回事?」


領著長今前來的至密尚宮重重咳了一聲,現場立刻安靜下來。「大家快請安吧!這位是最高尚宮娘娘。」


宮女們個個惶恐低下了頭,倒是長今溫和的聲音響起。「現在開始要開始準備呈給皇上的膳食,大家回到自己的崗位,去準備吧!」


所有宮女或驚或疑,卻不敢出聲的回到自己崗位上。長今走到阿昌面前,柔聲道:「妳來幫我的忙。」


阿昌面露驚喜,心甘情願的跟隨這位新任的最高尚宮。




當忙完一日事務後,長今回到朱子軒。


這是鄭尚宮娘娘待過的朱子軒,也是韓尚宮娘娘待過的朱子軒,更是……。長今無法再往下想著那兩個字,一逕低頭跨進內室,桌上端正擺著前任尚宮留下的最高尚宮日誌,長今坐於几前,淚光乍現。


「長今,妳要成為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成為最高尚宮之後,就可以得到最高尚宮才能得到的密書。妳要記得,將娘所受的冤屈記載在裏面。」


這是娘親含冤枉死前,對自己說過的最後一段話。憑藉著母親的遺志,她來到御膳廚房,發生了許許多多的事情,那些驚濤駭浪漸漸化成心湖上的一泓碧波,安靜的躺著,卻在看見日誌時重新翻攪她的心靈。


「娘,我好想念您,真的好想念您……」長今低聲輕訴,手指翻開最高尚宮日誌。書中是代代崔家人的手筆,除了記載有關料理菜餚的各種方法之外,還有先代皇上的性格、體質、病症,或是喜好厭惡的飲食,及有關飲食的各種故事和要記,只是這些長今都無心閱讀僅草草略閱,直到翻至後頁,淚珠逕自掉落。


那是整頁的空白,沒有任何字跡於其中,卻刺得長今的眼眶生疼。那個人竟是連一個字也不願留下的,前面數代尚宮寫了繁多的飲食札記,甚至鄭尚宮韓尚宮也添寫一兩頁內容,唯有那個人一字不留,真的不願意分予她絲毫──


她只有回憶,只有越來越淡薄終至空白的回憶。


那個人比誰都無情。




當長今腫著一雙眼回到殿上覆命時,幸得聖上清明,認定長今是感懷母親及韓尚宮才形容憔悴。勸勉一番後,長今忽然說道:「小的心中還有一個心願,希望皇上能答應。」


「是嗎?是什麼呢?」


「請將小的分配到活人署去。」長今弓曲的身子透露出不移的沉默。


「到活人署去?」


「小的承蒙皇上恩德,所以才會有今天;現在應該要離開宮廷,回到民間去,到活人署去治療窮困的病患。更要精進自己的醫術。身為皇上的臣民,深知皇上時時憂慮天下百姓,小的本當順應皇上的旨意。」


「活人署,要到活人署去?為什麼偏偏是活人署呢?其他地方也可以讓妳精進醫術。」皇上見長今仍維持原本的姿態,不由嘆了一口氣。「……妳的醫術如此高明,在宮中替任何人診脈,都是隨時冒著性命的危險,想必一定會感到鬱悶。」


「皇上,小的怎敢有這個意思呢?」


皇上笑而不答,只是神情難掩抑鬱。「就照妳的意思吧!如果妳身為男兒身,就可以做朕的御醫,替朕看診了。」


長今未露出任何得意之色,只平靜答道:「皇上過獎了。現在小的將回到有百姓的地方,回到有病患的地方,再努力精進自己的醫術。」




皇上最終批淮了長今的請求,但退殿不久,長今即接到中宮殿傳喚。


「妳怎麼都不先跟我說一聲,就請求到活人署去呢?」方進門,皇后即發出喟嘆。


聽出皇后話中的挽留之意,長今仍是不卑不亢答道:「娘娘相信小的,救了小的一命,此恩此德無以回報,永生難忘。」


「那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的還必須要精進醫術,因此懇請娘娘成全。」


皇后沉默一陣,才終於輕聲說道:「是啊!妳完成了一件大事,總該休息一陣子。不過,妳是我的人,如果我有需要的時候,妳要隨時回來。」


見屢次幫助自己的皇后也同意這項不情之請,長今微微牽起嘴角:「是,娘娘。」







----------------------------------


我知道卷四的開頭沒什麼內容,就是過場用的……可是這過場也過了兩千多字,搞什麼鬼!= =

要看到這麼多的長今,這對作者真是一大挑戰……


為了卷四,所以先在上一樓把回覆回了,然後承襲著標題繼續惡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