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2-01-01 17:04
点击:184
章节字数:40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當思蓮回到處所,正見著最高尚宮一筆一劃專注寫著字,眉眼如同壓抑的筆鋒一般,染上鬱結的色彩。


「娘娘……」此情此景,竟是讓思蓮有些惶恐。娘娘此刻的神態就像站於危樓高處,仍凝視下望的一派平靜,


「這封信妳如往常一樣交給宮中巴只。」落完尾款,今英待墨跡乾後便將信紙重重折疊,封緘之後交予思蓮。「幫我將櫃內那些信取出。」


思蓮將信收起,從櫃內小心拿出一撂信來。連同其它東西今英一併放入描金盒中,揣於懷中便出了朱子軒。




指揮宮女將膳食桌端入中宮殿,今英亦隨之進殿,卻在宮女紛紛退下、皇后即將用膳之際,一反常態的就席跪坐面前。一旁的至密尚宮想阻止,卻被皇后的眼神制止,緩緩退至殿外緊守門外。


「最高尚宮有事嗎?」


「奴婢曾經說過,願為娘娘效勞。」


「最高尚宮現在能帶給本宮什麼?」


今英不再說話,僅將懷中方盒拿出。皇后見那方盒打開後,今英又取出最上層的一方卷軸,攤於小几上方認得是朝鮮八道的地圖。


「這是崔家商廛分布全國的狀況。」今英指著圖中標記紅點處道:「前陣子伯父遭誣陷下獄,崔家商團人心惶惶,我向伯父建言須再為商團另謀出路,便取得這張標記圖。盒中另有一本小冊子,是我記錄各家商廛廛主性情喜惡的筆記,以及商團中尚有哪些可用的人材。」


皇后神情逐漸變得慎重。「最高尚宮應知,本宮和崔氏背後的右相集團扞格不入,這可是背叛崔氏家族的行徑。交出這些東西,最高尚宮想用何種條件交換?」


今英取出盒中信件,放至皇后面前。「這些書信是崔氏行首之子崔實出使明國後,與我通信的家書,甚至連我的大伯父都不知道這些信的存在。屆時我會轉述崔實,直接向娘娘稟告在明國見聞洞察的一切。崔氏此子明若觀火手快心細,待回國之後定會成為可堪倚重的商才。」


「這麼做無疑是要本宮併吞整個崔氏商團?這似乎和我想的不太一樣。」皇后的淺淺笑意多了幾分狐疑。「原先本宮看重妳,是因為認為最高尚宮理當痛恨所出身的家族。妳今日行為看似出賣,實則是為崔氏舖了一條通往我這兒的大道。這對我亦有好處,只是本宮百思不解,這禁錮妳的家族怎值得身處囚牢中的人如此維護?」


「崔實,是從當御膳廚房內人時期便一路看顧的孩子。」今英聲音裡有著難得的柔暖卻堅定:「他習慣趴在崔氏商廛的窗櫺上,在塵埃滿佈間張起好奇的眼睛;也會將視若珍品的狼毫小管,咬著牙忍痛送給宮中女官。孩子無任何雜念的信仰著一切美好,因為有崔氏商團的屋簷,他們不會像失去怙恃的孩子倉皇流離。那是我想保護的家族,縱然崔氏商團有著再多的陰暗,但那些依靠商團維生的家庭,僅是純粹的想朝向光亮。」


皇后自始至終盯著說出這番話的今英,良久,神情雖不甚贊同但總算露出微笑。「本宮還是不明白最高尚宮這種人,犧牲自己又成了家族中的叛徒能夠得到什麼?最高尚宮……不,是崔今英,本宮覺得崔今英很矛盾,做不了完全的良善或使惡,叫崔今英的這個女子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今英退出中宮殿後,便聽聞宮女喚道提調尚宮有急事來找,今英連忙趕至亦棋閣。


「令路死了。」進了閣中才方坐定,提調尚宮便丟出一個令人耳鳴目眩的清息。「令路想拿著吳兼護給的銀票,到司憲府去告發我們的事,幸好被崔家派人即時攔下。我讓她到司憲府去告吳兼護一狀,然後……」


見提調尚宮不再往下說,今英壓抑住急切,盡量平靜的問道:「尹尚宮長久以來對我們忠心耿耿,其實沒有必要這樣對她。」


「她背叛了我們。她敢背叛第一次,誰能保證不會背叛第二次。」提調尚宮望向今英,眼底的陰狠堅定令人頓時噤了聲。「更何況尹尚宮她知道我們所有的事,甚至把過去明伊的事,也都對右相大人說了。我不能原諒她,也不可以原諒她。」


「再說,必須殺了尹尚宮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為了要保護妳。」提調尚宮深沉的眼底忽湧出一股慈愛。「除掉尹尚宮之後就算真的有遺書,頂多遭殃的是我跟哥哥,至少可以讓妳全身而退,因為當時內醫正並不認識妳。」


提調尚宮忽將話鋒一轉,續道:「妳好好聽著,我當初也像妳一樣,不,當時我寧可死也不願意做這樣的事。當時,聽到姑母要我將草烏加入仁粹大妃的膳食當中,我當場就逃離宮廷,結果被哥哥勸服再度回宮,那個時候我開始絕食抗議,最後不得不向現實屈服。是啊,長久以來忍辱負重傷心難過,都是為了我們家族,為了家族如果不這麼做就算是逃避。要做,當然要做!當初應該聽姑母的話、聽哥哥的勸,要做就要狠毒、斬草除根才對。將我內心深處所有的感情放下,捨棄所有的感情,不該留下一絲人情或善意。現在我才了解姑母話中的含意:不惹事端就罷了,既然惹出來就該斬草除根,不可以留下半點火種。所以……對於維護我們家族我已經失敗了。」


見向來好勝的姑母竟垂下一貫直挺的肩際,今英不忍說道:「娘娘……」


神情一振,提調尚宮又揚高了臉。「不過,妳一定要繼續活著!就算我有個三長兩短,就算妳降為僕役尚宮躲在宮廷某個角落,妳也必須要留在宮裡才行。而且妳還要培養家族的孩子,再度讓我們家族強盛起來。現在妳應該懂我的意思,妳一定要捨棄沒有用的感情,聽懂了嗎?」


今英垂下眼睫,遮蓋住將要流露的一絲情感。提調尚宮心底嘆了一聲,又失望又傷心的放聲道:


「妳聽懂了沒有!」




枯坐一晌,提調尚宮已恢復往常的平靜。「我相信長今身上沒有遺書,這一切只是這丫頭要逼我們自亂陣腳,就算真的有,她也沒辦法再交出來。去吩咐內人把阿烈找來。」


今英訝異問道:「您要見阿烈?」


「找阿烈來。」


今英找了個藉口退下,只是望著姑母坐於桌前巍然不動的身影,一瞬間又憶起兒時首次踏入宮中,姑母的眉宇漸漸收攏,如同幽黯的山峰。



進了亦棋閣,阿烈施施行禮。


提調尚宮眼見阿烈如此謙卑,鄙夷說道:「朴尚宮心裡是不是已經做好決定了?」


「若是崔氏願將安城附近的土地割愛,朴尚宮娘娘便決定遵照娘娘您的意思。」


「是嗎?應該要這樣。」提調尚宮毫不掩飾語氣中的輕賤。「那麼現在只要清算我跟妳之間的債就好了,妳對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情,這筆債該還清才是。也不會叫妳做多困難的事情,只要拿這封信到司憲府去就可以了。」


提調尚宮將一封書信丟至面前,阿烈定睛一看,不由一震。「但是……」


「如果我們遭殃,妳曾經對淑媛娘娘做過見不得人的事,當然也不能苟活,不,我們不會讓妳好過的。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屈辱的拾起信件,阿烈低低說了聲是。




手握著信,阿烈先到的並不是司憲府,而是前提調尚宮大宅。


「崔尚宮答應了娘娘要求,但她要我拿著信到司憲府去……娘娘您認為該如何處理?」


「這種人說的話怎麼可信?妳就將信壓著,到時她便翻不了身。」


「但我為了接近崔氏而陷害淑媛娘娘一事便會被揭露,如此一來……」


「崔尚宮的勢力無法延伸到內醫院,再說這次的事情將會使崔尚宮無法翻身,妳就把信壓下──」


得不到前提調尚宮的保證,阿烈惴惴走出門口。不管是朴尚宮或崔尚宮都一樣,只是要藉由她來打擊敵人,而不在乎她的生死,阿烈銀牙一咬,心裡的煩躁卻毫無消退的跡象。


「阿烈醫女?」


聽聞這聲音,阿烈恨不得掉頭便走,只是心底的倔強逼她抬起眸子,冷冽的相望。「妳怎麼會來這裡?」


對方一身便服,比之宮中更增添幾分秀麗。「妳是前提調尚宮的人嗎?」


阿烈眉毛一揚,傲氣說道:「沒錯,我是朴尚宮的義女,是朴尚宮命我想辦法陷害崔尚宮娘娘,而妳只是讓我接近崔家的墊腳石而已。聽到我們的目的一樣,很驚訝嗎?徐長今。」


面對阿烈挑釁般的態度,長今早已能平心靜氣,說道:「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希望妳能到義禁府去,坦承自己的錯誤。」


「我不會到義禁府去,我沒有理由在妳面前認錯。」看著對方不卑不亢,阿烈心底的那簇憤怒燒得更盛,一字一句都是咬牙說出的不甘心:「徐長今妳想揭發崔家,妳憑什麼──」


憑什麼妳如此傷害她,她還是維持心底那最後一線不容任何人踏入的禁地?我很嫉妒、很不甘心、很憎恨。不知道是對妳的恨所以對她愧疚,還是因為對她不甘所以對妳憎惡,我只知道不願讓妳趁心如意──!阿烈看著長今平靜無波的身影,走入背後的深宅,她無聲的帶著痛苦笑著,走向前往司憲府的路。







--------------------------------------------------------

啊啊啊……我想把鴨子煮來吃,為什麼寫了這麼久還沒寫到?!(掀桌--)


久違的阿烈終於登場了,其實阿烈也挺可憐的,畢竟她不像長今開外掛背後站有這麼多人,也不像今英的家族勢可遮天,她只是在隙縫中掙扎,甚至那條隙縫比令路的更細更窄。阿烈不像長今有崇高的聖母精神,也不像今英的悲劇性格,她就是個為求生存而奮鬥的小人物,所以既不可能勇敢坦承罪行,也不可能像今英那般有壯烈犧牲的情懷,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而今英嘛……其實她對家族的矛盾很早便顯露端倪,御膳競賽後曾有這麼段描述:


多年前見過那強褓中無邪的笑容又浮上今英眼前,行首大人說他的公子叫崔實,如果崔氏商團失去宮廷的管道,那麼稚嫩可愛的笑臉是否會變得乾癟,那是否是她要負起的罪責……


今英母女同樣也是靠著崔氏的庇護而活了下來,不管崔氏商團用著多少不法手段,但其背後所維繫的家庭並不在少數,今英可以痛恨那些逼她犯下罪惡的家族,但另一方面又擺脫不開那些仰仗著她視她為榮光的崔氏族人。除了本身的悲劇性格外,至少得保全家族也成了她不能承認自己失敗的理由。想來想去,只有這種方式或許才能稍微減輕今英內心的矛盾。


恩,無誤的話,下一章終於可以煮鴨子了!(握拳)


其實是因為我很怕回覆沒什麼內容,很囧,所以都默默加分(喂,不要找藉口

對嘛,不要找藉口,其實我更喜歡看到留言。XD


話說崔尚宮比起真心懺悔,更多的還是保護崔家吧

我感覺她的眼淚好虛假

崔尚宮那段,我也覺得她是為了要長今交出遺書才這麼做,我想裡面有些真心,但更多的是作戲。

比起來,崔尚宮臨終前到明伊墓前那段,才是她真正的心聲吧?


唉。。。(摇头

可怜的两只啊。。。

Baka-Fishcake~似乎是首次看到在這帖留言的ID,沒想到竟然還有未知的讀者群,真是太感動了,

我以為這坑挖得太久,只有棄坑而不會有跳坑的人。

總之謝謝支持。


看今英這樣覺得好難過,看長今那樣覺得好惱怒,唉,兩個人看事情的角度什麼時候才會有交集的一天呢?

很難,太難了,就跟作者要把坑填平是一樣的難度。

等坑填平的那一天,就是兩個人看事情的角度有所交集的那一天了。(喂)


2012就快到了,先祝你新年快樂XDD還有謝謝你讓我大飽眼福看了這麼多的更新

新年快樂。XD

還有你太久沒上來了,所以才會一口氣看了這麼多。自從10月開始,就是我挖坑以來更新得最辛勤的日子了。


今英又在盛怒之下對長今表白了,這是第幾次了......

看著平時冷淡自若的她又一次在長今面前被逼的想跳牆還挺有趣的。XDD

明明不論表情舉動、無時無刻不在告白,可是就是沒辦法走到一起,這到底是多慘啊……

恩,長今的神經線真的是用不銹鋼鑄的,不過大概是今英太常在她面前跳牆了,似乎長今雖然能感受到今英的情感,但無法得知那份情感有多深;

或者是長今根本以逗今英跳牆為樂……|||


不過作為今英的頭號粉絲,不遺餘力為今英平反之餘,作者還是大度的稍稍描寫了她內心的掙扎,讓她看來不那麼呆頭了。XD

這個「大度的稍稍描寫」,詞語聽起來是多麼的……雖然作者真的很小心眼就是了。XD


因為沒仔細看過原作,也對今英的能力有信心,小小期待下一章:今英的反擊。XD

今英的反擊很快就會失敗,因為作者很想去煮鴨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