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28 02:17
点击:204
章节字数:183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皇上龍體總算康復,連日來宮中緊繃的氣氛終於有所緩和,宮女們在做事之餘才又偷偷的交頭接耳,使得後宮的聲音又多了起來。


當思蓮來到嚴尚宮處所時,也聽見景風的瑯瑯笑聲。


正和嚴尚宮談笑的景風一見來人,不由得大驚小怪的嚷嚷道:「思蓮妳手上捧的是什麼東西?」


「這是最高尚宮娘娘要送給娘娘的物品。」思蓮慎重將方盒置於榻上,待揭開來,卻是一組描金茶具,釉黑陶磁下不帶痕跡的華貴。


「這份好意我收到了。」嚴尚宮不動聲色的細撫茶具,溫雅笑道:「做為回禮,麻煩思蓮轉告個故事給最高尚宮娘娘。」


一聞有故事可聽,景風咻一聲竄到嚴尚宮身前,骨碌的轉著眼睛。「娘娘要說故事了?」


「天地玄黃始啟,三國仍互相爭伐時期,高句麗王子好童游於沃祖,結識了樂浪公主,雙方傾心互許終身。但好童遲遲不放棄攻打樂浪之心,更心生一念慫恿樂浪公主毀去鎮國神器自鳴鼓──自鳴鼓乃樂浪神物,若遇敵軍來犯則會無擊自鳴,是故樂浪才得保平安。樂浪公主聽聞好童提出如此要求驚懼不已,但好童更直言某月某日即將攻打樂浪,若公主不擊破自鳴鼓,則他將戰死沙場,唯有擊破自鳴鼓兩人方能長相廝守……」忘著聽故事聽得入神的兩人,嚴尚宮停下話尾,轉而問道:「妳們覺得樂浪公主應當怎麼做才好?」


「當然不可以把鼓擊破!」景風說完,又露出苦惱的神色。「我也不知該怎麼說才好,鼓若擊破,樂浪國的百姓便捲於烽火之中,生靈何辜、公義何存?可是我也不希望好童死去……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做法?」


「所以妳選擇的是社稷和公義?」


「……難道好童一定要攻破樂浪?」


「好童明知是錯,仍為了一己執著不肯放手,這世上有許多人皆是如此。」嚴尚宮收起淺笑,看向思蓮。「妳的做法又是什麼?」




「所以嚴尚宮要妳轉告這個故事?」


見著思蓮點頭默認,今英心底不免起了波濤。「嚴尚宮沒告訴樂浪公主的結局,而是問妳的做法是什麼?妳怎麼回答的?」


「我的回答和景風一樣,只是……」思蓮回想當時之事,亦露出幾分疑惑神色。「嚴尚宮娘娘又問我,若樂浪王暴虐無道致使生靈塗炭,是否堅持原本的選擇?」


「妳怎麼說的?」


「《論語》中,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我舉出以孔子曾說父子相隱之事,做為回答。不論樂浪王暴虐與否,為子女者亦不能高牙大纛便舉直錯枉。」思蓮並不認為自己的回答有錯,但下一個問題卻是打在了心口上。「嚴尚宮只是笑了笑,又問我,如果今日是要在心中極為掛念的人和隱晦汙穢的家族當中做選擇,那麼答案也是相同的嗎?」


早已明白意涵的今英,輕輕閉上了眼。「思蓮,妳的答案呢?」


「是的,娘娘。」思蓮等了許久皆靜悄悄的,不由得抬頭問道:「娘娘,嚴尚宮娘娘要我轉達這故事到底是……」


「有空時多到嚴尚宮的處所吧,妳定可獲益良多。」今英不想再多言,草草交代幾句便找了個藉口前往御膳廚房。




雖從之前種種相處即知,嚴妍的來歷頗不簡單,但被人赤裸裸看穿內心想法,今英仍感到些許難堪。


心思重重的拐了個彎後,今英望見不遠處一抹身影,便開口喚道:「阿紅。」


「娘娘喚小的有事嗎?」


引著阿紅至偏僻處,今英方問道:「妳當時是負責試吃硫磺鴨子的吧?」


聽聞此事,阿紅驚慌的瞪大雙眼,不知該如何回答。


「近來可有人向妳問及此事?」今英冷然看著阿紅,只見後者緊閉雙唇,神色頗不自在。今英不自覺加重了語氣:「有還是沒有,妳誠實告訴我!」


被最高尚宮一威嚇,阿紅幾乎哭了出來,顫聲說道:「長今……現在是醫女的長今的確來找過我,可是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娘娘妳要相信我!」


今英聲音隱隱壓下了一絲波動。「那麼提調尚宮有來找過妳嗎?」


「沒有……崔尚宮娘娘沒來找過我……」


「聽好,」今英神色一沉,語調盡是嚴肅。「之後提調尚宮若來找妳,妳絕對不可以說出已和長今見過面,甚至今日之事也一概不提。在宮中妳的行為須一如往常,不要露出絲毫異樣。」


看著阿紅唯唯諾諾的離開,今英心底早不若表面淡定,而是江浪翻湧。長今既已找過阿紅詢問當年之事,那麼也會找內醫正加以求證,所有事情皆將一層層的被掀開來……


今英心念在片刻之間覆去翻來,好似所有事情皆擠壓在一個瞬間,而她的確只有瞬息之間舖就未來的後路。







--------------------------------------------------

人生最不可思議的事,就是在於我為什麼會一直想更新……好好的時間不去睡美容覺,真令人生氣。


這章其實是用側寫的方式,之前說過了景風和思蓮其實是做為長今和今英的對照組存在,這兩人的想法也一定程度的代表主角思想,

雖然選擇了同樣的答案,但一個是公天下、一個是家天下,但出發點來說其實是不同的。

是故長今會選擇揭發真相,並不令人意外,公理正義須擺於私人情感之前,否則長今對不起那些曾幫助她的人;

而在正義實踐後,私人的情感才有所依歸。這大概是長今的想法。


至於思蓮所說的「父子相隱」,也是論語中一則頗好玩的思考題,當然這並不代表論語的全部思想,作者稍微扭曲了一下下。

樂浪公主的故事是因為看了讓人很有怨念的《王女自鳴鼓》(我只是為了看朴敏英的臉= =),才接觸到這個傳說,

我覺得大部分的人,不管是出於何種立場,都是選擇不要擊破自鳴鼓的吧?所以論點再往下縮小,長今或今英的選擇便可以理解了。


我一直很想在幾章之內就把鴨子解決掉了,怎麼搞到現在內醫正都還沒掛點?

這進度太慢了太慢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