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08 14:09
点击:196
章节字数:19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皇后的下一句話,卻真正令人膽顫心驚。「其實,長今並沒有死。」

今英攥著的指頭一鬆,指甲硬生生的在地上劃出道痕跡。

「長今想要調查硫磺鴨子事件,這件事情本宮知道,而且也知這對崔家的影響有多麼巨大。所以本宮想與崔家打個交易。」皇后朱唇輕啟,每個字卻像鳴鼓之錘,痛響在今英耳邊。「雖然現在沒死──可是,她可以死。」


「可是,她可以死。」

緊盯著皇后,今英卻無法從那張微笑得毫無破綻的臉龐找到半分訊息,原以為崔氏一脈已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但在真正的掌權者面前,自己所握有的微末竟如此渺小。

「最高尚宮,本宮正等著妳的答覆。」皇后神情淡然,像是平日愜意的閒聊,吐出那些驚人的話語。「自即位以來數次的小產,本宮已決定不再為人魚肉……如今右相大人年事已高,應好好頤養天年,相信依崔判述腰間那把玉鑰匙,取出的帳本足以讓右相交回朝廷權柄。以長今的性命換取崔氏一族的命運,最高尚宮理應點頭稱是。」

「皇上目前臥於病褟,娘娘難道不想借重醫女長今的醫術?」

「聽最高尚宮這麼說,也覺得皇上的病並不簡單?」

今英原欲爭辯些什麼,卻被皇后的一句話打消。首次感受到什麼叫進退失據,卻不能將心底想法洩露半分。

皇后目光灼灼望向今英。「論起性情思慮,本宮向來較欣賞妳,而今最高尚宮究竟在猶疑些什麼?」

無數念頭盤旋交錯,今英明白只要自己的一句話,長今即能從生到死,崔家即能飛黃騰達!


心念一橫,今英身形低俯猛然開口。「皇后對崔家的恩情,奴婢銘記在心。但醫女長今想怎麼做,與崔家無關,硫磺鴨子的事情查清楚後亦能還一個清白。」

此番話語說得如此堅決,皇后亦輕輕挑起眉毛。「最高尚宮的行為真讓人不解,就算長今找不到確切的證據,但她的存在猶如芒刺在背……」

不由分說,今英突兀的打斷了對話。「奴婢願為娘娘效勞。」

密室靜得連衣袖磨過地的聲音都清晰可聞,今英懸著心度過了漫長的一刻。良久,才聽見上方雲淡風輕的聲音。「那麼本宮拭目以待。」

離開密室,今英撫了撫狂跳的心口,似乎那顆心再也壓不回原來的位置。

皇后既瞞天過海騙了眾人,獨獨將此事告知於她,恐怕只為了試探自身反應,不論回答什麼,皇后最後的決定都不會改變……

不,今英再也清楚不過,這些藉口只是自欺欺人。她不希望長今有事,命運的天秤已然懸危,在崔家和長今之間,她仍不希望長今有事……

不是早該忘卻的事情?她崔今英什麼都割捨了,連心中一直藏著的閔政浩也棄若蔽屣,憑什麼,徐長今仍可以左右她的心意?

動心起性只須一念,而剎那一念,卻成萬年。



皇后的一番試探,令今英原本涼透的心似乎又微微溫熱起來,卻又令讓今英更厭惡自己數分。白日忙著御膳廚房的大小事務,夜裡今英仍不願歇息,不是關於房中,便是出外閑步夜不成眠。

阿烈隨意的幾句話,景風便將從思蓮處聽來的擔憂,輾轉敘述出。阿烈臉上的笑意,聽至後頭益發黯淡。

皇上風寒日漸嚴重,如今內醫院已忙得不可開交,偏偏有件事必須親自驗證……若是早心中有數,是否仍要一意孤行?

看著涼亭中性情與自己有幾分雷同的女子,卻是望不盡她的心裡。阿烈盡力維持神色平靜,踏入亭中。

「走開!」

未見來者,今英已冷峻下令,那人卻一個閃身站至身前。

「妳哭了?」

「怎麼,現在連娘娘兩字也不必稱呼了?」

「是為了長今嗎?」

今英倔強的臉上沾染淚水,眼神裡的恨意恐怕早能將人刺穿數十個窟窿,阿烈偏偏無畏的與其對望。

「我們都討厭的人如今消失在世間,為什麼妳的神情還是像我初見到時那樣……一直以來妳所做的都是因為徐長今嗎?」

今英渾身像長了刺般,更不遮掩語氣中的厭惡。「妳憑什麼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在娘娘心中,我究竟算什麼?」輕輕柔柔的語氣中挾雜一絲顯而易見的酸楚,像被擰得過乾的手巾,卻執著得要滴出剩餘的淚水來。阿烈那雙漂亮的眸子映在今英的瞳眸裡,也不知從中望見的是誰的苦澀。

「阿烈,」今英首次溫婉的喊了名字,神情難得柔和下來。「我說過,不要忖度我的心,也不要過於高估自己。我們,只是因為利益交換而結合的盟友,交集的利害一旦過了,是天涯陌路。」

「娘娘當真如此看我?」

低頭撫上涼亭石桌,今英任著觸手的冰涼漸漸冷了心。「只要長今離開宮廷,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也該結束了,崔家藥廛既已交付與妳,如何處置皆隨妳意。」

「娘娘認為,我是為了利益才做這些事?」

「我並不想忖度妳的想法。」

沉默一陣,阿烈突兀地笑了起來。「娘娘的回答,小的聽明白了。」






--------------------------------------

如果無誤,下一章會囧囧得很可怕(掩面)

糟糕,我發現我在文中喜歡阿烈喜歡得多了,長今妳就繼續去研究妳的醫術好了,人家阿烈都已經疑似告白了……


在文章中,阿烈的個性其實被作者捏著修了一下下,

基本上她有些方面是和今英很像的,但個性上卻有極大的不同:

當今英溫婉的請閔政浩吃頓飯時,阿烈卻是將湯灑翻;

當今英為著自尊不願捅破最後一層紙時,阿烈卻如其名般熊烈的想燃燒殆盡;

「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今英和阿烈一定對這句話有不同看法。

不曉得如此是不是解釋了阿烈一開始選擇崔家,最後又倒戈回前提調尚宮處,

當然,也許只是一廂情願的解讀罷了。

(當然是一廂情願,正劇真的這麼演還得了?)


對了,這章看下來,今英大概已確認自己的想法了吧?

放回正劇當中,若真的有這樣的選擇機會,我想今英選擇家族的機會比較大,

不過我們是野史(喂),我們是可惡的穿鑿附會艷情史!(喂喂~)


接下來應該要強烈呼喚長今出來(雖然我覺得她出來也沒什麼用),

妳這個主角真的是一萬字才出現一次的啊啊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