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0-28 17:53
点击:214
章节字数:18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個人雖然是家中的奴婢,卻負責家中所有粗重的工作,但是此人也是全家人最敬愛的老師。這個人活著的時候,全天下的事物都穩若泰山,這個人死後,全天下就像遭到洪水無情的侵襲……這個人到底是誰啊?娘娘您知不知道?」

「這問題怎麼問我呢?」

「還不是娘娘總說自己最厲害了。」看見自家的尚宮娘娘也不知道,景風沮喪地嘟起嘴來。「現在宮裡每個人都在猜那使喚醫女出給太后娘娘的考題,如果太后娘娘沒答出來就要接受診治,如果答對了那使喚醫女便有性命之憂……等下就要公布答案了,我希望太后娘娘不要答對,可是這樣子貴為太后不是很沒面子?」

「這件事可不是牽扯到醫女和太后這麼簡單而已。」嚴尚宮將伽耶琴抱至懷中,一手梳理撥弄。

「那是什麼?」

「是藉由功臣田而產生的角力。」嚴尚宮見原本心情抑鬱的思蓮忽地抬起頭來,便指向桌上柿餅道:「景風,先把這些柿餅拿去送給李尚宮。」

「可是娘娘您還沒說完……」

「小宮女就該聽尚宮娘娘的話,怎麼我們家的景風每天都在頂嘴呢?」嚴尚宮揮揮手,又自顧的彈起琴來。

琴聲方起,思蓮便聽得入神了,連景風一同前去的呼喚也不搭理。直待曲畢,思蓮方欽羡說道:「我總覺得娘娘懂許多事,又從來不會因此煩心,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做到這境界呢?」

「最高尚宮最近要操煩的事不少吧?」嚴尚宮示意思蓮坐至身邊,慈愛的摸了摸這孩子的頭。

「那使喚醫女的考題,娘娘已經解答出來了,並且請提調尚宮轉達給太后娘娘,使喚醫女應是逃不過被殺的命運。」

思蓮並不曉得要怎麼說起這件事,不論是從前幾日起姑母反常的失神,交代御膳廚房煮出從未聽聞的鮑魚內臟粥外,又或者夜半怔怔望著手中紙箋發愣,或是今日宮廷中傳得沸沸湯湯的考題,思蓮直覺都和那個醫女──徐長今有關。

「雖然已將答案稟告提調尚宮,可是我認為娘娘並不想讓那使喚醫女招致不測。」娘娘分明是若有所思後才做的決定,這也是她不懂的事情。「為什麼心底想的事,往往和做出來的事情相反?」

「思蓮開始思考這樣的事情了嗎?」將琴套蓋上,嚴尚宮掏出塊柿餅小口品嘗。「就拿這柿餅來說吧,其實我不是特別喜歡,可是最高尚宮怎麼成天把這東西堆到我房內呢?思蓮妳覺得是為什麼?」


從嚴尚宮笑語晏晏中未得到解答,思蓮似懂非懂走回朱子軒。方要進入內室,即聽聞其中傳來一陣爭執。

「不用多做什麼,太后娘娘討厭紅豆飯和大蒜,妳就按照食物原本的樣子呈上就好,不用再多做想法要去除紅豆或大蒜的異味。」

「但如此一來太后娘娘必定食欲乏振,吃不下這些東西等同病患不願依藥方服處,只怕病情……」

「這樣對我們才是好的。長今那丫頭以為太后娘娘肯接受治療就贏了嗎?只要太后娘娘沒有食欲,玉體必會受到影響,到時便可以失職之罪告內醫院一狀!」

「……太后娘娘的病若一日不康復,皇上自然不會處理功臣田之事,吳兼護大人擁有的土地便不會被收回。但功臣田被收回一事,對我們並無影響。」

「怎麼沒有影響?吳兼護大人的利益受損,也等於我們失去了一分保障。」

「我認為是趁機與吳兼護大人劃清界線的時候。」

「今英妳在想什……誰在外面!」

思蓮這才發現自己已不自覺站於紙門後,留下一個長長的投影,這才應了聲進去。

提調尚宮嘴角一勾,問道:「方才妳都聽到了?」

見思蓮點頭,提調尚宮又說道:「反正妳遲早要明白我們家族是靠什麼為生。」

「娘娘!」今英神情忽變,連忙出聲制止。

「思蓮,有空多來亦棋閣,除了廚藝外妳也該學學其他事情了。」提調尚宮象徵性的摸了摸思蓮的頭,才走出朱子軒。

思蓮惶恐看著最高尚宮,今英斂了眉,神情慎重。「專心在料理上,不要讓其他東西分了心。」


太后和醫女之間的賭注結果亦迅速在宮廷傳了開來,雖然知道答案,可是過程卻是怎樣也猜不透。

興許是好奇的眼光使然,嚴尚宮停下了伽耶琴的撫拭,一臉無奈的看向景風,這孩子倒把握機會將話一骨碌說出來:「為什麼太后娘娘明明知道答案,卻還願意接受治療?」

「哦,答案是什麼?」

「是母親。」

「……難怪啊。」回想起數日前從思蓮口中聽聞之事,嚴妍琢磨一陣,心下了然。但見景風那雙眼睛仍不屈不撓的追著自己,微微笑道:「不知道答案,太后娘娘就必須接受治療。知道了答案,卻又是要太后娘娘覺悟,皇上會因擔憂娘娘玉體而傷心流淚成河,所以太后娘娘不管怎麼做,都得接受治療。這場賭局從一開始,就是太后娘娘輸了?」

聽到此,景風不由得嚷叫出聲:「那醫女怎麼這麼厲害?!」

「已經猜出答案,仍有恃無恐告知他人的那位尚宮,不曉得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這結果?」當日她並未直接告知思蓮答案,有些事情,不經歷一番年月恐怕也無法理解。嚴尚宮嘆了口氣,又說道:「不過,這兩個人都不是最厲害的。」

景風一時不解的看著她的尚宮娘娘,意外發現娘娘臉上難得浮現一抹憂色。

「棋子不管怎麼走都是在棋盤上,在棋子外的操棋者,能做的事比棋子多得太多了。」轉瞬間嚴尚宮卻是收斂了神色,溫和對景風說道:「從明日開始我教妳廚藝吧,今後得多花些心思在料理上,不能老和思蓮在一塊兒了。」

「可是……」

「來日方長,」嚴妍雖壓下了面容的憂色,但眼底那股陰鬱卻散之不去。「有時維持些距離,也不是件壞事。」





---------------------------------

这是闹那样,两人相思相爱不相亲么…

不过按摩的戏很喜欢,原剧不记得有没有了…


相親的話,下面的戲都不用演了……

接下來只有誤會加深一層又一層吧。


按摩的戲有喔,雖然只有一小段XD

其實我常常懷疑今英的心態,她有時的故意找麻煩,是想看看長今來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