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9-20 00:55
点击:162
章节字数:270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9-20 02:30 编辑



「他真的是這麼說的嗎?」在偏殿的某個角落,崔尚宮煩躁問道。

「吳大人也認為,現在不該引發這場戰爭,如果勝算只有一半,就該避免才對。」難得進宮的崔判述也道出事情的嚴重性,現在閔政浩所屬的左贊成一派,已準備向他們宣戰。轉過頭,責怪似的望向今英。「妳看到了吧,這就是當初沒有殺掉閔政浩的下場。」

當今英獨自走回處所時,正見著大伯父和姑母談論間欲除之後快的那個人。今英有禮的停下腳步,卻無禮的將目光低垂。

「好久不見了。」是閔政浩溫和熟悉的嗓音。

「是,好久沒見到您了。」

「妳伯父是不是已經跟妳說了?」

「是,我聽到了。」

「在我賀喜妳成為最高尚宮之前,竟先讓妳聽到那樣的事,我在這真心向妳致歉。」閔政浩誠懇的低頭道歉,今英仍是維持那樣的姿態,甚至一句話也沒說。

「其實我也不希望我這麼做。至少我不想,這樣對崔尚宮。」

當閔政浩說出這句話走遠時,今英才抬起眼睛,目送那再次相見卻寥寥數語的身影。



如果心底已是這般不痛快,途經宮女們的休息處所,那份怒氣才真正爆發出來。

那些高聲喧鬧的聲音,還有坐於其中,卻在幫內人們按摩腳底的長今。

「我照妳的方法做,我的皮膚真的變得光滑柔嫩。」

「是,這些事情醫書裏都有記載。」

前位內人腳才剛穿上襪子,另一名早已將腳伸至長今面前。

今英在外頭看著,快步走進門內。「──也幫我揉揉腳好了。」

見是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內人們嚇得紛紛起身,行禮之後連忙離開處所。

「不要嗎?」今英坐在上座,神情倨傲的問道。

長今木然看向今英,卻沒有動手的意思。

今英被瞪得心煩意亂,聲音也不自覺提高了些。「我不知道妳為什麼再度回到宮廷來,不過我是宮女,妳是醫女。我要妳做,妳就做。」

忍受著這般無理取鬧,長今傾身幫今英脫下羅襪,卻在手指碰觸到腳踝的一瞬間,感受到對方傳來的一陣輕顫。

壓抑心裡多餘的想法,長今告誡自己僅是個醫女,專注於指尖的感受。那雙因長年立於御膳廚房的纖足,握在掌心中竟顯得嶙峋。「人體所有的經絡都聚集在腳部,因此由腳底哪裏痛,或是有淤血,就可以得知身體哪個部位不舒服。請問心窩上一指的部位會不會疼痛呢?」

今英瞟覷著長今。

同出一轍的疏遠有禮,只是長今的冷漠比之閔政浩的謙和更令人生氣。今英心底也自嘲這是多苛求了些,怎能在做出傷害的事情後要求對方報以笑臉?但人的心思,往往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正想著時,長今已停下了手中動作。「一個人有空的時候就多揉揉吧!那裡已經有鬱滯現象。如果不多揉揉,會對您的心臟有害的,也因此影響到您的胃和脾,請娘娘盡量放寬心。」

今英冷笑的嘆了一口氣。



說要放寬心,但近日宮內發生的事卻令人放心不下來。皇后娘娘自從小產之後,精神一直委靡不振,連今英去見她時也說不上一兩句話,加上太后娘娘陳年痼疾突然發作,整個宮廷更顯烏雲滿佈。

而長今與其他醫女的診脈意見相左,甚至將己見力陳醫官之事,亦已傳到今英耳中。此次內醫院依長今診脈的結果開設處方,又讓今英一陣憂慮。

「皇后娘娘的病情怎麼樣了?」看著匆忙走入朱子軒的令路,今英開口問道。

「現在還沒有好轉的跡象呢。」

「內醫院的動靜又如何?」

「整個內醫院處於不安當中,都在懷疑處方是不是有問題。」見最高尚宮陷入沉思,令路露出討巧的笑容。「萬一真的是處方有問題,我們不就等於一手抓到兩隻兔子嗎?可以將長今趕出宮外,而且皇后娘娘她也……」

今英冷斥一聲。「這是什麼地方妳竟敢說這樣的話!」

「就我們倆個人怕什麼呢?」

「妳還說!」今英掃過一眼,喝退令路。「妳下去吧。」

令路不解的起身,但見著今英不豫的神色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只得起身告退,轉身把氣出在倒楣的宮女身上。

今英單手支額,聽見門外的求見聲後才勉強打起精神。「是思蓮嗎?進來吧。」

「娘娘您的臉色不太好看?」

「休息一下後我會打起精神,親自負責皇上的御膳,今晚妳先就寢吧。」

思蓮雙手緊緊抓著衣襬,那句想問的話卻問不出口。是因為那個叫長今的醫女嗎?那個醫女是您總在痛苦時所呼喊的長今嗎?



當長今好不容易退出中宮殿,已至夜半,看來今日又得留宿在宮中了。

揉揉酸疼的臂膀,長今不經意的一望,才發現竟走至後宮的一處偏亭。

但此處景致,卻是再也熟悉不過的──

那是曾與今英一同串松子的涼亭,耳邊彷若流過今英幾不可聞的嘆息。鬼使神差的,長今一腳踏入涼亭中。

「誰?」

忽來的詢問令長今也嚇了一跳,才見著亭中陰影處早佇立一道身影。當月光穿透烏雲斜映至地面,才見著那張始終清冷的臉龐。

眸中還有來不及收回的感傷。

「小的不知娘娘在此。」長今躬身,急忙要退出亭外。

「妳……」今英聲音裡的難過很輕微,卻像不意落入的石子在長今心湖裡掀起一陣漣漪,腳步也停了下來。

「施針還順利嗎?」比較白日相見,今英聲音也柔和許多。

「托娘娘的福。」

今英聲音忽變得生硬,冷冷轉身。「那妳回去吧。」

長今向對方背影微微一揖,才緩緩退出涼亭。離開後沒走幾步,只見入宮較長的銀菲在前頭招手。「長今妳跑哪去了?還不回去休息?」

「我只是……」長今回頭望了來處一眼。

「妳敢去那個地方啊?!」銀菲微微拉高了音量,又神秘兮兮的壓低聲音來。「妳沒聽過那個傳聞?」

「啊?」

「那裡……」銀菲指著已相隔一段距離的涼亭。「宮裡的人都傳說那裡鬧鬼,到了半夜沒人敢去呢。」

「我以前都沒聽過這樣的傳聞……」

「那當然,妳才入宮多久啊!」

被人拖著不得不往前的腳步,長今仍忍不住頻頻回首。





-----------------------------


關於腳底按摩一段,其實看法是這樣的:

http://i790.photobucket.com/albums/yy181/susceptable/20110920.jpg



理念……制度……神马的,感觉很违和啊!!


制度這詞,正劇裡可是自己有提到的:


吳兼護大人:『啟稟皇上,您下旨革除官妓制度,甚至不准許吩咐醫女來頂替官妓,這樣的處置似乎有些過份了。這麼做,官員的士氣會低落,嚴禁召官妓,也會引起朝廷大臣們的不滿,一時之間,消除這樣的慣例有些….』

皇上:『這是燕山君的慣例,朕父王成宗時期就已經廢除這個制度了。再說,我們制定醫女又是為了什麼……』


至於理念一詞,一時找不到出處,不過有個類似的詞「原則」:


今英:『妳說過要把長今獻給我?』

阿烈:『是。』

今英:『我又怎麼能相信妳呢?』

阿烈:『我曉得兩方交易的基本原則,首先,我會表示對娘娘的忠誠,取得您的信任,以後我會跟娘娘稟報我要的是什麼。不過,我幫娘娘達成心願之後,也希望娘娘給我充份的代價。我所要求的代價。』


小正太太萌了,像穿越来的= =

才七岁的小家伙怎么那么像十七啊?!那种观察力和表述力太像青春期的少年维特了!对人家的情绪太敏感敏锐了吧!


沒辦法啊,因為我趕著要把他送到明國去,如果不聰明一點很難丟過去。

說到小傢伙,明明正劇裡的一個比一個玄,最玄的就是長今原本要回濟州島時,結果碰到的那位會算命的小公子,我還以為我在看神怪劇了。


你能对官方的东西翻出新解来却不显得突兀。

我堅信那是正解。


长今剧的后期,个人喜欢的角色是那个小巧玲珑的闵尚宫XD

嘖,其實我討厭看大長今,因為情緒起伏太大了,很傷身子。

不過閔尚宮真的挺有趣的,她一出場就是情緒的調節,仔細看她也挺有智慧的。


皇后,我一直认为那是个深沉的人,不论她表现得如何阳光,沾染了权势并且处于顶端的人,就不可能没有深度。只是看被挖掘出了多少了。这里的处理方向我很赞同,但似乎在语言的细节上还有改进之处啊XDD

這邊我也覺得寫得有點急了,皇后的表現有些直白,帶著語言也有些白話。

但覺得「理念」完全沒違和感!堅持正文裡也是這樣使用!


不過皇后有許多好玩的地方,是個可以再深入描寫的角色。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