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同人][SW]酒与少女与卡尔斯兰军人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7-12 08:28
点击:905
章节字数:18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va2000as 于 2014-10-4 09:20 编辑


“所以说呢……”

“……绝对不会那么叫的啦!”

“还有哪位要酒吗?”

“我最喜欢少尉哦~☆”

“……”

大家好,我是负责现场状况说明的琳迪丝·布琉斯塔特军曹。虽然可能会让人感到奇怪“诶,这倒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有为什么是新人军曹出场呢?”不过……的确目前Strom Witch战斗部队的全员正陷入混乱之中。

请容许我叹口气先。

“唉……”

好了,如大家所见,现在是晚上23:14分,地点是Strom Witch驻地平时作为会议、聚餐和——现在这样的派对的大型帐篷中。因为前些天我们和诸多友军的浴血奋战,情报部门得以用罕见的自信判断出敌人至少三天以内无法发动可以称得上攻击的行动。为了庆祝这一战果、也为了犒劳自己和战友,Strom Witch的王牌、非洲之星、一人制空权——汉娜·尤丝蒂娜·马尔塞尤中尉决定召开盛大的聚会。

不过,平时也是经常有这样的活动的啦。

于是,现在这里只剩下了在美酒佳肴的诱惑下狂欢的女孩们。男性的话则在驻地另一头的营房里举行着他们自己的宴会。我则坐早帐篷一角的躺椅上,保证自己是喝的最少的那一个。

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正纠缠在一起的马尔塞尤中尉和加东圭子少校。一脸无奈和不知如何是好的少校,正因为醉酒后死缠烂打地要求她称呼自己为“蒂娜”的王牌飞行员而头疼不已。当然酒精也是一个因素啦。方才在聊天中无意听说,当初马尔塞尤中尉失去使魔的那一场战斗中,少校连仅次于生命的相机都抛弃掉,只为了救下被鹫之神宠爱的非洲的守护者。而玛迪尔达则紧跟着一脸严肃的说:“现在守护我主的鹫之神,已经在加东少校的身上了。”

嗯,虽然感觉有些不太能接受,但多少可以理解中尉如此亲昵的举动了。

好了,长官们已经完全无视周遭的情况,那么下属们……

“莱莎小姐,再来一杯吗?”

“好啊。”

啊,看来也差不多嘛。

身边酒瓶成堆但依旧面不改色地喝下加冰黑啤酒是莱莎·佩多根少尉。似乎是因为中尉的某句评价而得到了“小少爷”的爱称,当然平时交际得体玲珑八面的她绝对不会让人想到还会有现在这一面……

“……呼啊,果然还是啤酒最好了呢。真美也来一口吧。”双眼完全找不到焦点的少尉就这么把自己的酒杯递了过去。

从扶桑远道而来,好象和风娃娃一样的稻垣真美军曹也不推辞,就这么接过来喝了。

“嗯,虽然味道怪怪,不过的确很冰很好喝呢。少尉对我真好~☆”她眯着眼睛交还酒杯,随后好象猫咪一样上半身俯在佩多根少尉的双腿上。

“真美也是个好姑娘呢,如果我是男生的话一定会娶你的哦。”

少尉抬起空着的左手,异常自然的抚摸着军曹的娃娃头。

我带着冷汗看着如此浑然天成仿佛神创造世界时就决定她俩是这般关系的二人,赶紧扭过头强迫自己无视边上又增高了的酒瓶山——还是码放的整整齐齐的!

该说是卡尔斯兰特军人一贯的纪律性呢,还是马尔塞尤中尉异常强大的随性感染能力太强?

再将视线转开,却看见了另一人。

一直忙碌地递送酒和食物的玛迪尔达现在终于闲了下来,当然后勤部门送来的啤酒已经被歼灭完毕是主要的原因。现在她正在北野古子军曹身前,接受后者梳理头发的服务。

说起北野古子,她梳发和按摩头皮的手法的确很不错,至少目前来看没人不享受的。连玛迪尔达这样平时一本正经摆着扑克脸的角色,在她面前也会露出小狗被主人抚摸的舒服表情。战啊,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也是沦陷者之一呢。

不过两人都是陆战魔女,平时不需要和其他部队协同作战的时候,全靠她们守护这个小小的驻地,真是劳苦功高。

我又小小地喝了一口杯中的啤酒,看着周围的战友继续酒后露真性的场面。自己并不是不喜欢喝酒,只是这种场面下条件反射性的维持着“清醒着处理后事”的角色。虽然没人强迫我这么干,但心里还是马上就把自己给定位了。这种性格究竟算好是不好呢……

就在我想着这有用没用,而且明显是酒精反应后才会去想的事情时,一蓬金发就这么在眼前扩散开——随后是某个柔软的物体趴到我胸前的触感。

“夏、夏洛特?”我慌忙举起杯子,避免了杯斜酒洒的可能。正想问出了什么事,对方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呜喵~”

金发落下,女孩就这么把头靠在我的左肩上。

虽说是陆战魔女,但卡尔斯兰在本地也就她一名。地面基本全是罗马涅、利伯理昂和布列塔尼亚的魔女们。因此想要找到同属一国的魔女的话,也只有Strom Witch这里的。

当然,少校太过腹黑,中尉奔放过头,少尉和真美军曹又是过于天然……结果,好象她就这么粘上我了。

小心的放好酒杯,用左手学着古子的手势,温柔地为她梳理头发。女孩仿佛为了表达自己的舒服感觉,稍微往我肩上蹭了蹭,一脸满足地闭着眼。

真是,稍微不注意的话,就会让人保护欲爆棚的孩子呢。

酒精和困倦开始袭来,我没有让夏洛特下去,而是就这么轻轻地揽着她。夏洛特的身体带着少许的凉爽,却又透着生命脉动温暖。

自己有多少时候,没有在睡觉时贪恋身边的体温了呢?

宴会就这样迎来了尾声。战场上的少女们,为了明天能笑着面对死亡,在夜晚尽情的欢乐也无可厚非吧。

多么希望能为她们营造一个不用出生入死的世界——虽然知道是不可能的。

因此,只剩下了祈祷和祝福。

请原谅我,无法做的更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