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7-09 01:40
点击:249
章节字数:25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7-9 01:52 编辑



和長今的絕裂已然形成,不管如何再也回不去從前,也等於是她從之前搖擺不定的立場,正式靠向了姑母一方,向韓尚宮宣戰。

她沒有阻止崔尚宮派人對付長今,卻跪在姑母和大伯父面前,請求他們放過閔政浩。

如果對付長今已是不可避免的道路,至少讓她留下一盞燈,那盞叫做閔政浩的燈,會讓她看起來不至於那麼卑劣。她從小就喜歡那個叫閔政浩的人,知道他將在未來前途順遂,會達到她所不能企及的高度。至少留下這麼個人這麼個地方,當她抬頭仰望時,心仍是純潔的,不用裹滿全身的卑劣。

她和姑母處心積慮,卻沒想到是韓尚宮的一個失誤,造就她們返宮的機會。

皇上吃了韓尚宮呈上的琉磺鴨子竟昏迷不醒,連御醫也查不出原因,自要清查當天相關的人事物,御膳廚房的膳食便成了清查重點。

「只要證明那些鴨子有毒,證明韓尚宮意圈謀害皇上……」那幾乎要將斗室撐破的興奮語調,崔尚宮彷若抓到一根浮木般,嘴裡不停喃喃念著。

眼角餘光掃到了今英,崔尚宮雙手用力抓住桌角。「今英,這是老天賜給我們崔家的一個機會,只要證明韓尚宮是逆謀罪人,我們就可以重返宮廷,甚至我會成為最高尚宮……該死!為什麼我會被困在這間太平館裡!」

「娘娘……」

「今英,困在這裡,我不僅無法自由出宮見到哥哥,我們崔家世代為守住御膳廚房所做的努力也會全化為烏有,我不能讓崔家毀在我的手上……」看著姑母頹然垮下的肩膀,好似那擋在面前為她遮風蔽雨的山一夕間倒了,這才發現以往的安逸全是那一雙肩膀所扛起。

「娘娘,宮裡還有提調尚宮娘娘。」她似乎是站在一個很遠的地方冷冷看著,看著一名叫崔今英的女子又獻謀策畫。這個叫崔今英的女子是誰?她看著那孤絕如山崖的臉部棱線,記憶卻如掉下懸崖的深淵。

今英的一句話震醒了崔尚宮,崔家的人脈網迅速將提調尚宮、吳兼護重新串連成一氣,更意外的得到掌管皇上龍體安危的內醫正幫助。內醫正為了擺脫查無病因的罪名,吳兼護為了徹底剷除敵對派系的羽翼,調提尚宮為了重新掌管御膳廚房,齊齊將刀口對向了同樣的敵人,在撲天蓋地的羅網下,韓尚宮和長今隨即鎯鐺入獄。


「崔尚宮,我今日是來告知妳一件事。」提調尚宮紆尊前來太平館,本和崔尚宮一同等待著好消息的今英,倏地從提調尚宮的臉色中察覺一絲不對勁。

「韓尚宮的案子,已經由吳兼護大人手上,轉交給內禁衛將。」提調尚宮的語氣彷彿凝重得結冰。

「什麼?妳說內禁府?萬一這件事情被內禁府查出是汙陷的話,我們之前所做的努力不就都白費了?!」眼看到手的機會又將溜走,崔尚宮臉色變了數遍,只剩一雙握緊的拳頭強撐著。

「現在內禁衛將已連同吳兼護大人,押解韓尚宮和長今到御膳廚房,要她們當場再重做一次蟲草全鴨湯。」

「那……如果證明沒毒的話?」想到將一輩子老死於宮外的太平館,崔尚宮不由得感到一陣昏眩。「娘娘,我一定要到御膳廚房去!您得幫我!」

「現在御膳廚房已被列為重地,禁止閒雜人等出入,我現在也得趕去御膳廚房,今日我和妳這番見面已是極度冒險的事。」言下之意是提調尚宮亦要開始明哲保身。

看到姑母近乎無助的神情,今英的一句話喚住提調尚宮欲離開的腳步。「看來,只能用那個法子了。」

幾乎是電光石火之間,那惡毒的計畫就從口中流瀉而出,她看著自己的唇瓣一張一合,指揮令路將一切材料備妥,而她只是等著,用一雙充滿厭惡的眼睛看著最後的結果。


「阿紅發燒得非常嚴重。」太平館內,提調尚宮帶來了御膳廚房的結果,阿紅的這一燒近乎篤定了最後的結局。

「那麼……是我們贏了。」崔尚宮眼裡重新燃起光采,幾乎是恨不得現在立刻奔回御膳廚房,穿上那一身碧綠宮服,坐回早該坐上的最高尚宮之位。

「今英,妳是怎麼做到的?」提調尚宮將目光放回了一直沉默不語的人身上。

今英沉穩答道:「事先我讓宮女阿紅吃下含有發燒藥材的鮑魚炒,同樣的,也讓大殿別監吃下。」

「先前我只知道大殿別監是崔尚宮所安排,原來那宮女也是妳們的人,我本來還擔心了一下。」提調尚宮點頭贊許,亦不忘了祝賀:「如今韓尚宮已經入獄,御膳廚房最高尚宮的職缺,也差不多要空出來了。」

等到送走提調尚宮,崔尚宮一直壓抑的喜悅才完全迸上眉梢。「御膳廚房終於回到我們崔家手上,任何想竊取的人必要付出代價……只是今英,妳如何斷定內禁衛將一定會找尹莫介或阿紅試吃?如果找了別人,這計畫豈不是功虧一簣?」

「雖然硫磺鴨子的調查一事由吳兼護大人手上轉到了內禁府,但吳兼護大人仍掌有審判權,也定會親臨御膳廚房。而在御膳廚房中,內禁府和吳兼護大人的勢力互不相讓,兩方都不會輕易使用對方的屬下來試吃蟲草全鴨湯,就算內禁衛將心中有再多疑慮,亦不可能親自試喝;同樣道理,內醫正和御膳廚房宮女都與此事相干,更不可能作為試喝對象,所以定是由不相干的第三者試喝。」今英分析著每個想法。「我先安排了尹莫介吃下含有發燒藥材的食物,但尹莫介和我們的關係太過密切,所以我便讓阿紅藉由轉交東西的名義,進去御膳廚房。」

崔尚宮聽完後不無驚訝。「但阿紅不是我們的人,她怎麼會幫忙我們?」

「我讓令路帶了鮑魚炒去找阿紅,請她轉交一封信給提調尚宮,可是阿紅一定不肯。」若非那日無意間聽見連生和阿紅閒聊,也不會知道阿紅最想嘗的食物是獻給貴族們的鮑魚炒。「但若有美食為誘餌,阿紅定會因想一嘗箇中滋味而答應轉交,那封信的內容根本沒什麼,真正重要的是阿紅吃下了鮑魚炒。」

「所以那笨丫頭便在不知不覺間幫了我們,而她也會以為自己是吃了硫磺鴨子中毒。」崔尚宮聽至此不由得擊掌叫好。「今英妳這招太妙了,這樣子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御膳廚房,也不會有人質疑我們!」

今英聽著崔尚宮放肆的笑聲響徹屋內,同樣想揚起笑容的自己,眼角卻是忍不住的酸澀,徒留下一個哭和笑交錯的古怪表情。






------------------------------------------------


嘖~冒著爆肝的危險更新,我好久沒這麼晚睡了= =


年更也沒關係,請一定要讓這篇完結!

太感動了TAT

我決定一年來更新三次!!


看到这一句,忽然间觉悟:啊,原来看的是台版小言啊!!那种韩版的古韵瞬间就被现代青春气息扫过了XDD,这是为什么捏??

其實我想說這句子,好像是改編自我自己的埋劍沉香裡的句子來著,果然和韓式氣氛有些微妙的差異。


而要严肃批评本文的一点是:你写这篇到底想干嘛啊啊啊啊啊啊!!都几年了,这两只还在不停的纠结纠结纠结纠结……到地老天荒= =。

本文最大的賣點就是糾結糾結糾結糾結……當然要幾年幾年的糾結下去。


其实我觉得这篇文完全可以更深刻一点,今英的良知骄傲和家族利益个人利益的冲突处理得还不够尖锐;长今和今英之间的纠葛,除了剧本的“好人和坏人”式、百合众喜欢的LOVELOVE式,总觉得还有更深层次点的东西可以挖掘。

恩,我也覺得處理的不夠尖銳,下次會把刀子磨尖一點。

不過在探討更深的議題前,我想先把長今送到濟州島去,這樣今英和家族之間的矛盾才會完全浮現出來,畢竟他們現在還是在同一條船上的。

我要努力帶進深刻的人生議題(抬頭、仰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