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4-12 00:24
点击:1324
章节字数:47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キタ━━━━━━(゚∀゚)━━━━━━!


請大家準備好你們的刀劍蕃茄雞蛋

吐血的八點檔劇來了(喂



以下正文


************************************************


十一 - 別.離(上)



雪白而寧靜,沉睡而優美。



但我討厭。



--什麼都聽不到

--什麼都不能說

--什麼都...感受不到...



這樣的妳。



現在,是這樣嗎?但,妳還在我面前,所以,我相信



妳還能聽到我說話


妳還能對我說話


妳還能...感覺到我握著妳的手...嗎?



************************************



「如果妳認為我這樣做是錯的,儘管跟部長說,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我沒有說妳錯,只是有另一個方法可以處理得更好不是嗎?」



為了安慰開始激動的人,她捉著她的手臂,只是,才一下,就被甩開。



「是的,我當然不像妳那樣滿腦子都是醫學知識,所以我用錯了方法,處理得不夠好。」



雙手交疊,代表眼前人顯得很不耐煩。



「都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欲伸手再次捉著對方的手臂「美帆子...」



正當二人繼續爭辯下去的時候,有一把聲音從後方傳來「妳們兩個,在走廊上吵什麼?」



「三井醫生...」



「兩位醫生在大聲吵鬧,多難看,快回去。」



「對不起。」



「對不起。」



還來不及去看她的表情,她就已經轉身走開了,剩下的,只有慢慢跟在後頭,回到同一目的地的白石。



回到護理站的緋山,抽出旁邊層架上的檔案,用力的拍落在桌面上,用力的翻開,卻太用力,翻到自己用不著的頁面,又要用力的將它翻回前面自己要寫的頁面。



在賭氣。



她明白剛才白石只是提示自己,也並非如自己所說的,是覺得她有錯,但,在工作上不願妥協的性格,卻成為這次爭吵的主要因素。

白石的醫學知識是比自己豐富,同一樣個案,處理的方式也可以有很多種,作為醫生就是要挑選最好的給病人。



只是自己當時無法接受白石的提示,總覺得,有種不甘心。好像有種,輸給白石的感覺,為什麼,就是討厭這種感覺的出現,所以才會對白石惡言相向,

氣在頭上,還存在於此的尷尬感令緋山無法對白石道歉,也無法對她說話。



白石也如是,她知道自己惹怒了緋山,兩人也沒有錯,只是在個人的見解和立場上,有著不同的意見,才會發生剛才的事情。道歉,兩人都不需要,但是,誰是打開話匣子,卻是一個問題。



無法對話的期間,只能默默的工作,間中,白石會將視線投射到對面的緋山上去,但每次都只是看到緋山低著的頭頂,就算叫喚她,也是不被理睬的吧?

想著,白石就拿起放在手邊的便利貼,在上面寫寫寫,然後撕下,伸出手輕輕的貼在緋山書寫中的檔案的頂部。



便利貼的出現,緋山當然注意到,眼角瞄到上方,看到它只是寫著『緋山醫生?』



如果是鉛筆,也許緋山已經會因為太用力對鉛筆施壓而將筆芯弄斷了吧?不懂白石這張便利貼的用處,既然不懂,也就不想回應,撕下便利貼隨手放在旁邊,緋山繼續寫著她的檔案。



看到緋山的不回應,白石繼續寫,一張,兩張,三張,四張...到了第十多張的時候,白石看著拿著便利貼的自己,以及那被緋山無視的一堆便利貼,就覺得,很蠢。

將便利貼拋開,闔上自己所寫的病歷離開座位,頓足,白石伸手將那放置在緋山旁邊的一堆便利貼全部掃到自己的手心裡,然後轉身離開。



看到白石的離開,緋山抬頭看著她離開的樣子,本想開口叫她,手也向著她的方向伸出,聲音,卻無法叫出。緋山先對白石生悶氣,沒有理會白石的調解,終於,白石放棄調解了,緋山才覺得,失去了一個令二人和好的機會。



將視線從轉角離開了的身影抽離,回到剛才還被她拿在手裡的便利貼,緋山將它拿在手裡,掃過印在上面因白石在上面書寫過而出現的痕跡,緋山只看到上面,充滿著凌亂,但清楚的字『對不起』。



「...笨蛋...。」被罵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經不生氣了,現在,只想看到妳,可惜,妳走開了。



接下去的時間,緋山都沒有找到白石本人跟她說到話,儘管緋山可以透過電話,也可以透過其他人來找到白石,告知她在哪裡等待,或者有說話傳達,但緋山想自己第一身,找到白石並在她面前,跟她說話,跟她道歉,可惜,沒看到。



巡房完畢的路程上,路經身邊的醫生護士那麼多,就是碰不見白石,明明就身在同一家醫院,同一個科系,每天每時都能碰面的人,卻在這個時候,見上一面也難,說這是巧合的話,也真的太過巧合了。



『嘟嘟嘟-嘟嘟嘟』



急促熟悉的警號響起,緊張的情緒立即將緋山整個人都拉住,回復成急救醫生應有的狀態,從走廊的路上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急救室。只有在這種不應該的時候,才會遇上最希望遇到的人,那迎面而來的人,就算看不清楚樣子也知道是誰,那外套,那背著急救包的的慣性動作,以及隨著奔跑動作而擺動的頭髮,怎麼只有這個時間才能見到她一眼?



「白石...。」



喚出名字的瞬間,她已經從身邊跑過,白石會不會聽到自己的呼喚,不知道。可是隨著白石擦邊跑過,緋山也自然的向後轉身,卻發現那本應一直往前跑,向前看的白石,原來,已經回過頭,看著緋山,跑著。



緋山沒說話,只是揮手;白石也沒說話,只是點頭。然後,她就再次在緋山看不到的位置,消失了。



像是獲得了力量一樣,緋山精神抖擻的回到急救室,戴上手套,站在藤川旁邊靜心聆聽著從直昇機傳播回來的消息。



『這裡是翔北醫療直昇機,意外的工事現場有多名傷者,其中一名骨折,另外一名傷勢嚴重但神志清醒,其餘輕傷。』



「明白,這邊會做好準備。」



為妳做好回來的準備,是現在緋山心裡所想的。直昇機的訊息中斷後,緋山開始投入工作,三十分鐘後,骨折的傷者已經被送回來進行急救,隨行回來的,是藍澤。



「白石在現場為輕傷者治療,稍後會隨直昇機一起回來。」



「先替這名患者處理外傷然後送他去手術室,快。」



『嘟嘟嘟-嘟嘟嘟』急救室處於緊張狀態的一剎那,由直昇機傳來的通訊再次響起,最接近的藤川按下通話按鈕,傳來的,是的冴島的聲音。



『這裡是翔北醫療直昇機,請好輸血的工作準備,還有,超聲波和X光都要準備好。』



「知道,傷者的情況怎樣?」



『...被高空掉下來的鋼板擊中,頭部出血,昏迷,肩膀應該有骨折。』



「應該?白石沒有視查傷者的傷勢?」藤川對著白板記下冴島所說的資料,開始注意到,為什麼會是由隨行的冴島作出通訊,卻不是白石。



『白石醫生...就是這名傷者,所以傷勢只能由我來檢查。』冴島的聲音雖小,卻震懾著藤川的耳朵,拿在手上的筆差一點就會掉在桌上,藤川回頭,發現在場幾乎所有人都聽到剛剛的消息了。



這感覺,又來了。比治療任何一個病人都要緊張,都要不安,剛才還跑出去跳上直昇機,跟自己通訊的同事,這分鐘,卻變成了傷者,躺在病床上被送回來。



然而,緋山卻是第一次體驗,只有她一個,無法看著藤川,只能繼續看著眼前的患者,替他縫針。



「藤川,你去接收傷者,藍澤回到現場繼續處理傷者。」



「是。」收到三井醫生的命令後,藍澤背起急救包就和藤川往直昇機場奔去,直到二人衝出急救室後,緋山才將視線從眼前的傷者,轉移到那徐徐關上的門外,彷彿,希望看到些什麼一樣...



五分鐘後,急救室的門再度被打開,推著病床的藤川和冴島的臉上,隱藏著某些情緒,而病床上的,的確是白石,她右額角的傷口用紗布覆蓋著,心電圖的聲音還響著,但是她的呼吸卻緩慢得看不見。



「準備搬移,一,二,三!」



將白石搬移到手術床上去後,緋山翻開毛毯,右手有著明顯的傷痕,暗紅色的液體已經乾涸,黏附在手臂,手腕。



「冴島,白石...不是被鋼板壓傷的嗎,血液怎麼...」緋山看到白石手臂的血因垂直往下流,而流得整條手臂都是。



「鋼板從上方掉下,白石醫生閃避不及被擊中,但被擊中後她還清醒,並自行站起來,但是...」冴島突然不再說話,是因為她看到緋山的表情,已經變得快要哭出來一樣。



而緋山的腦海裡,朦朧的幻想出工事現場的樣子,看到準備為下一個傷者治療的白石,突然旁邊的人一聲大喊,條件反射再快也無法對突如其來而且不知道從哪個方位出現的突然,作出反應,被警告了卻還是來不及閃避,太遲發覺那是從上方掉下來的鋼板,用力地側身還是被擊中頭部,衝擊力和痛楚令白石一瞬間暈眩倒在地上,鋼板順勢的往白石的方向倒壓過去,厚重的鋼板就這樣倒下擊中白石的肩膀。



如果自己在那裡,如果和她一起出動,自己能否及時拉開她?她就不用受傷,流血了?



勉強自己站起來,最後還是倒下,筆直的,腦海中的白石就像在緋山的眼前一樣倒下,但是,緋山無法伸手,去接住她。



意識仍在腦海之中,那個白石身上,緋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閉上了眼,眉頭緊緊揪著,慢慢,才回復過來,接不住的白石,變成傷者躺在自己面前。



「肩膀骨折,手臂輕微骨折,頭部有內出血,需要動手術清除瘀血,快通知手術室準備。」



三井醫生迅速判斷白石的情況後,立即將她送上手術室,脫下手套後看到緋山依然動也不動的站著,像是沒有留意到白石已經被送上手術室一樣。



「緋山醫生,沒事吧?」



看著那沾著白石的血的手套,緋山覺得自己第一次,無法判斷怎樣去治療病人,無法給予應有的行動,像一個平凡人對著炸彈一樣束手無策,只能看著它跳動,卻無法動它分毫。



「啊...我沒事。」



沒事的,一定,沒事的。



可是,從為白石施手術的醫生處聽到的消息,卻無法令緋山覺得,沒事的。



白石的內出血情況比想像中嚴重,清除瘀血後不久,傷口內再度湧出血液,無法止住,未幾,才能情況改善,可是,失血得比想像要多,令白石暫時還處於昏迷狀態,什麼時候醒來,說不準。



理性的醫生意志告訴緋山,白石的情況其實不算太壞,也知道,白石過幾天就會醒過來,但是,就是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疼痛不已的感覺,她很想拉住醫生,問他,為什麼。可是身為醫生,緋山知道自己不能夠這樣,她只能跟那名醫生道謝,她的手,靜靜的,用著不去控制的力度,將自己的拇指狠狠的往食指壓過去,儘管,指甲正毫不留情在上面留下痕跡,但是緋山還是平靜的走在回去急救室的路上,在那個熟悉的彎角,她轉了過去。



「唷,緋山醫生,辛苦了,咖啡,要喝嗎?」白石的身影出現在護理站,晃眼間,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那張一直被她坐著,現在卻是空盪盪的椅子。緋山走過去扶著金屬椅背,順著椅背往下掃到座椅上,清涼的感覺告訴緋山,這張椅子剛才,並沒有人坐過上去啊...



平常對緋山來說寧靜的護理站應該是她最喜歡的,因為可以靜靜的寫著病歷,閒著可以跟白石靜靜的聊天,現在,卻寧靜得討厭,因為只要她不爭氣的吐出一聲哽咽,她就知道她無法止住接下來湧出的情緒,也沒有人,會承受她這份情緒。



「緋山醫生,妳沒事吧?」



不想被發現自己情緒壞到極點的時候,卻總會有人出現,明明不想被騷擾,卻又慶幸有人出現,不然,會失控。



「我沒事,要工作了。」



雙手撥起額前的瀏海,大力的吸了一口氣,很少這麼大動作的緋山,現在該是她反常的時候了,冴島放下病歷,坐在自己的位置,無力的放鬆自己的雙腳,看著緋山。很想跟緋山說些什麼,但是不懂得安慰人的冴島,無法對緋山說出任何可以安慰她的說話,就算,自己是過來人。



「別太勉強自己,工作,大家會一起分擔的。」別將白石的工作,都由妳自己一個人全部承擔。



「放心吧,等白石醒來,我自然會叫她全數奉還。」笑著的緋山,看起來卻更像想哭。



「...難過的話,要說出來。」



難過。光是聽到這兩個形容自己心情的字,緋山剛剛那掛在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清楚的感覺到,那股從心裡湧出的力量,集中在右手上,筆桿被捏得緊緊的。



「吶,冴島...」緋山強忍著,不讓聲音聽起來怪怪的,可是,已經無法看著冴島說話了,只能按著自己的胸口「那個時候,也有這麼難過嗎...?」



「嗯...一樣啊...完全不知道,那個時候的妳,能不能醒過來一樣。」



冴島離開座位,走到緋山身後,輕輕的將雙手從緋山的脖子後環上,然後,用力的抓緊自己的手臂。



「白石醫生她,沒事的,妳要相信她。就像她相信妳會好起來一樣...妳要給她力量,妳是能支撐她的,最重要的一份力量,所以,妳不能勉強自己...」



聽到冴島的話,緋山失聲笑了一下「怎麼說這種會令人誤會的話來了」可是,手卻扶上了冴島的手腕「她一定,會醒過來。」



冴島放開手,拍了一下緋山的肩膀後,她看了看時鐘,距離緋山巡房的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準備打電話的冴島,發現藤川回來了,並走到緋山旁邊,伸手拍在她的檔案上面。



「去看一下白石吧,那傢伙在妳出意外的時候,也很擔心妳,現在,是還債的時候囉。」



拿走緋山的檔案,藤川示意緋山離開,緋山看向冴島,也發現對方叫自己離開的神色,低聲的,跟藤川說了聲謝謝後,緋山就離開,往白石的病房走去。



拉開趟門,一聲接一聲,起伏有序的電子儀器聲音響起,明明聽不到點滴的聲音,卻也覺得在耳邊響起了一樣,關上門,緋山慢慢走到白石的旁邊,打開床頭的小黃燈,窗子上出現了二人的倒影,緋山覺得很不舒服,走到窗前拉下了窗簾,因為她不想看到兩個因受傷而躺著的白石。



她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下,從毛毯中抽中白石的手,握在手裡,然後拿起放到自己的臉頰摩擦,一如既往的溫暖,但是,沒有了那溫柔的嗓音伴隨,緋山只能閉上眼,將白石的聲音從自己的腦海中抽出,播放



『...美帆子』



卻沒想到,最鮮明的記憶,卻是早上,和白石爭吵時,聽到她最後安慰自己的那一聲『美帆子』。



重要的東西,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破壞?



看著白石依舊平靜的容顏,緋山只是以弱小得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的聲線,吐出一個字『...惠』



-待續-


**************************************************






讀:為什麼這章寫得這麼爛○( ・∀・)≡○)Д`)・∴'.←被扁了的作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