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3-19 02:43
点击:1225
章节字数:399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1-3-19 03:02 编辑


一個月後的更新


以下正文



*****************************************


十 - 願意嗎



純白色的教堂,平衡的設計,彩繪玻璃窗,木製的厚大門,以及那掛在上方,為了幸福而響起的鐘聲,都見証著一對新人的新里程在這裡誕生。



這天,白石和緋山一起來到這座教堂,出席前陣子提到的緋山的舊同學結婚儀式。



兩人都穿上白色的套裝,簡單,莊重,低調的到場,首先看到的,是上次在聚會裡遇到的大學同學,清川詩帆。



「妳們來了,歡迎。」



「不會,小靜和平道呢?」



「平道在裡面很緊張地打點,小靜當然在新娘房了,她知道妳會來她很高興。」



「那等會再跟她打招呼好了。」



「白石小姐,歡迎妳來。」詩帆跟站在緋山身後一直沒說話的白石打招呼,白石聽到後點頭示意「不會,我很喜歡參觀婚禮,能讓我來觀禮我很高興。」



「她說什麼都要跟來,唯有厚臉皮的帶她一起來了。」緋山輕輕的用手肘撞擊了白石一下,吃痛的白石帶笑的捉著緋山的手反擊「明明是妳要我陪妳來的。」



「明明是妳說要我帶妳來觀禮的,別歪曲事實。」甩開白石抓住自己的手,緋山再一次的攻擊白石。



「在教堂打人好嗎?緋山,妳們先到裡面坐下吧。」看到二人打鬧的情況,詩帆不禁笑了出來。



白石附和著「看啊,不要在教堂打人,會受懲罰的,我們先進去坐下好了。」



習慣性的,白石牽著緋山的手走進教堂內,那份自然,本來沒什麼,卻在瞬間因為緋山像想起了什麼,側身跟白石耳語了數句後,白石搖頭,就這樣一直牽著緋山走了進去。



這一切,詩帆都看著。



「緋山,妳知道我為什麼很喜歡去觀禮嗎?」



走到後排的位置坐下,白石拉了一下緋山的手,緋山也微微的靠到白石身上,不讓人察覺的角度,將自己依靠到白石身上,依賴她。



「因為妳喜歡?」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喜歡聽到,兩個真誠,真心相愛的人所作出的承諾。」輕輕的撞上緋山的頭「最希望聽到的,不就是這一句?」



「妳呢?也最希望聽到?」緋山笑著問白石,也輕輕的把白石的頭撞回去。



「秘密。」



當教堂的大門關上後,儀式正式開始,已經覺得寧靜的教堂突然變得嚴肅、神聖,鋼琴的聲音在這小小的密室中響起,迴盪,清澈,使得教堂都變得更加明亮,明明是同一個地方,卻因為少許的改變,而變得截然不同。



一對新人走到神父的面前,並肩的站著,身穿一襲純白色的婚紗以及被朦朧的薄紗覆蓋臉容的新娘,總令人覺得有一陣神秘的感覺,看著新娘,白石不禁瞄到身邊的緋山一眼,穿著婚紗的緋山,會不會一樣,有著這份神秘感?



循著時間的過去,婚禮的程序也跟著一起推進,一步一步的加快了新人那在心裡的緊張感,白石也跟著一起緊張起來,坐姿不禁坐得更緊,身體也跟著挺直了。



『你願意照顧她一生一世嗎?』



婚禮會出現兩次的問句,得到的會是同一個答案,只是這次,有點不同。



『「我願意」』



溫柔得令人以為是幻覺的聲音,近在咫尺,就在耳邊響起,緋山那從集中的狀態被打亂到分神,僅僅是那三個字。恍神,無法肯定自己剛剛是真的聽到,還是只是錯覺,腦袋傳送了錯誤的訊息,但從她現在感受到的,手被握得很緊很實的觸感來看,她剛剛,應該是沒有聽錯。



「剛剛...妳有說什麼嗎?」不敢看向白石,是因為,怕看到她現在看著自己的表情。



「嗯。」直認不諱。有些時候,白石就是這點,令緋山到現在都適應不過來。



「...說了什麼?」還是沒有看著白石,但是白石卻看到,緋山的耳根紅了起來。



「我說...」再一次,白石靠到緋山的耳邊。



『妳願意照顧他一生一世嗎?』



『「我願意」』



「這樣,有聽得清楚了嗎?」很明顯的聽得出來,白石帶著笑意來問話,就算緋山不用看,都知道。



「嗯...耳朵癢癢的,還是有點不清楚。」緋山不自然的搔癢著耳背,不自然的動作,只是彰顯自己的在意。



「耳朵都紅透了就不要說謊了好不好?妳不適合說謊啊。」白石笑著的靠到緋山的耳邊,那份氣息在耳邊遊走,正逐漸擴散。



「我才沒有說謊,我真的聽不到清楚啊...噗。」



「好了」白石拉起緋山放在椅子上的手「我認真的,看著我,好嗎?」



「不要。」



對於立即拒絕的緋山,白石不感到意外,因為要是看到緋山真的什麼都不說的看著自己,白石只會怨恨起自己的情不自禁吧?因為現在只是看著緋山的側顏,已經很想,靜靜的吻下去。



現在,已經很想。



雖然因為工作,幾乎每天都見面,但有時會碰上值班時間不同,剛好前後錯開的時間;明明能在下午一起午餐卻偏偏因為手術什麼的無法一起,多種的原因,有時真的會有著兩天的時間不能見面,連電話,也顧慮到對方可能在休息而不敢打一通的情況。



可是,會否記得,再疲累的時間,不管是聽到妳那隔著話筒傳來的聲音也好,來電顯示是妳的名字也好,短訊傳來是妳那簡單的「有空嗎?」也好,還是打開手機,看著屏幕上屬於妳的照片也好,那一項都好,都會是自己的提神劑,其實,根本不會介意。



因為是妳,所以我什麼都不介意。如果是被妳利用,我也甘願被妳利用,只要妳高興,什麼情況也好。



想得太多,白石終究還是輕輕的吻到緋山的額頭上,她知道現在身處什麼環境,她知道身邊有很多認識緋山的人,也現在自己現在這樣其實是多麼的過份,但現在此刻,她就是想,用自己的形式,表達自己對緋山的感情,那怕,會被人看到。



****************************************



「很多人都說,結婚的女人最美麗,看著今天的小靜,我相信這句話了。」



婚禮過後,所有人都去到一家教堂旁邊的酒店,進行酒會聚餐,白石和緋山,自然都成為座上客。一直在婚禮幫助新娘打點一切的詩帆,也在這時候閒了下來,走到坐在靠窗位置的二人身邊。



「婚禮如何?」



「很感動,那個平道從前總是不肯認真,任何事都得過且過,剛剛是我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他答應一件事,他,真的成熟了。」



輕輕的搖晃著手上的香檳杯,甜甜的白酒在裡面隨著擺動搖晃,白酒的盪漾令緋山回想起教堂所發生的事,包括白石那刻意的兩句說話。



...不好...為什麼回想起剛剛的情況,喜悅的感覺,就會隨著越來越鮮明的記憶,而變得濃烈了。喜悅的心情,令緋山的嘴角不禁的向上揚起,喜悅之情無法在友人面前掩飾下來,或者說就算要掩飾,也只會被揭穿吧。



「緋山,妳怎麼突然在偷笑啊,搞什麼了。」



「啊,沒,沒什麼,我沒有。」



雖然緋山笑著的搖頭的否認了,可是坐在她旁邊的白石,像是懂得剛才緋山才想些什麼一樣,淺淺的笑了一下後,突然怕被發現自己在傻笑般,不自然地做出了擦拭嘴巴的動作,卻又無法壓抑自己的聲音,輕輕的一聲「嘻」,就這樣傳到了緋山耳裡。



『不許笑!』



她的眼神如此訴說著,可是在自己腦海響起的,卻是她那帶點撒嬌的聲音,伴隨著的,就是曾經對自己撒嬌時的回憶。一點一滴,開始在腦海裡浮現,像是有一次二人一起逛商場的時候,看到一隻很可愛的企鵝布玩偶,白石看著那布玩偶看得入神,緋山走到她身邊,她都沒發現,一直盯著布玩偶。



「怎麼一直看著了?」



「很可愛啊,這布玩偶。」白石繼續目不轉睛的看著布玩偶,然後拿在手上把玩。



「沒想到妳會喜歡這種玩偶呢。」



「因為很可愛啊。」白石舉起玩偶到自己面前擋著自己,然後在企鵝的後方用著不是自己平常聲線的聲音說著「妳好,妳好。」



「放下來啦。」雖然被白石這種小孩子舉動逗得發笑,但是緋山還是覺得兩個成年人這麼玩真的好害羞,趕緊將白石拿著企鵝的手拉下來。



「嗯...」白石看著玩偶,又看了眼緋山「看久了,妳和它其實有點像嘛。」



「...哪邊的哪裡?」



「就是...」都一樣這麼可愛,不過,怎麼都不可以說出口,因為,太害羞了「有點像啊。」



「我才不像企鵝。」



「也對啦,妳那麼瘦,它胖嘟嘟的,怎麼看都是它比較好看。」說罷,白石立即放下企鵝,快步的拐角離開了專櫃,然後,就是聽到後方傳來的一句「不要跑!」



一起的日子不算長不算短,但是在這之中一起相處的過程,卻像是已經濃縮了無法數清的日子一樣,那份幸福開心的感覺,怎樣回味,什麼時候想起,都只會令心頭,甜上一絲,笑容,就這樣泛起。



現在得到的幸福感覺,是之前的痛苦換回來的獎品?如果真的是那樣,一定要好好感謝,曾經那麼痛苦過,都沒有放棄的自己,以及那給予自己機會,接受讓自己去愛的緋山。



『謝謝妳,接受我,能讓我去愛妳。』



無法說出口卻是最真切的句子,就算喜歡,就算承認,就算已經在一起,也有無法說出口的話。縱使明白一些話,一定要說出口,對方才會知道,但是怎麼說,才算最好?很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有麼喜歡她,很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有多麼重視她,但是話一到要說出口的時候,總會猶豫,總會怕會得到反效果,會令對方感到不知所措,然後,就硬生生的把話吞回去,從此,再也說不出口。



現在,想對緋山說,卻沒有說過的話,其實多得連白石自己都不知道,那麼多。沒有想過可以開始,不敢去想何時結束,開始感情,同時是感情終結的開始,然後,一定有一天會迎來終結。



沒法預計的將來,無法預知的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走過,直到今天這個婚禮。白石知道,自己最單純的希望,就只是能夠和緋山一直下去,一直,直到大家都無法再和對方一起的那一天。



『我願意。』和妳走到最後那一天,然後,回復舊有的身份,陪伴在妳身邊,直到我們都離開為止。



緋山,又是怎麼想?



「白石?妳怎麼了?」



聽到叫喚回過神的白石,發現緋山和詩帆都留神的看著自己,才察覺到剛剛自己應該很失禮,沒有留意到二人跟自己說話吧?



「啊,對不起...」



「口渴嗎?我替妳拿杯飲料給妳?」



「不用了,我自己去拿,緋山和清川小姐繼續聊吧。」



看著白石離開,緋山確認她沒事,才繼續跟詩帆談天。



「白石小姐總是這樣,想事情想得出神呢,上次聚會也沒怎麼聽到她說話,一直在想事情的感覺。」



「一開始認識她時,她的性格就是這樣,現在已經改過來了。」想起剛認識白石時的事情,緋山又笑了出來。



「美帆子,最近笑得很多,從前,都沒看過妳笑得這麼開心過。」



「有嗎?」



「有啊,很明顯,相信有很多好事發生了吧。」



「也許吧。」



「那...我來猜猜看。」



「工作上順利?」 「嗯。」 「和同事相處得不錯?」 「嗯。」 「從上司同事間學到很多,所以很開心?」 「對。」



詩帆看著眼前這個相識已久的朋友,她的笑容,的確是一如既往,但是不同的,是那種從心而發的笑,不是受到影響而生的笑。



「感情,得到了?」 「嗯。」



「美帆子,找到喜歡的人了啊。」



「妳怎麼會這麼認為?」



「因為我是妳最好的朋友,我會知道的。」詩帆看著緋山,溫柔的笑著。「只要妳喜歡,開心,我都支持。」



「少來了,我才不要妳支持。」可是,緋山笑得很開心。



就是有一種朋友,不需要多說什麼,都明白妳的,會支持妳的。詩帆,也許就是這一種。



***************************************



聚會結束後,白石和緋山在回家的路上聊了很多話,緋山也和白石說了很多她和詩帆在大學時代的事情,聊著聊著,已經到了緋山的住處。



「那我回去了,晚安。」



「晚安。」



等到白石離開了,緋山才將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打開,按到收發訊息的版面,打了一則短訊。



『惠

從明天開始,只有妳和我的時候,我想嘗試這麼喚妳

美帆子』



沒多久,緋山就收到白石的回覆



『美帆子

那麼我也可以這樣喚妳嗎?

惠』


緋山笑了。



『惠

我願意

美帆子』



闔上手機,沒有收到白石的回覆,也許,白石根本想不到可以寫些什麼作出回覆。



因為應該,已經開心得在街上掩著嘴巴,靠著牆邊,無法抑止自己的笑著吧?


-待續-


*******************************************


現在只有一個願望

就是希望自己喜愛的國家,不會出現最壞的情況,希望她,能渡過這次難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