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2-18 00:52
点击:1204
章节字数:39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1-2-19 00:33 编辑


應該不會感覺這二人又不同了

因為上次有人覺得上章才牽手下章就在親了好快

但這章的白石大家會有一樣的感覺嗎?


嘛,沒所謂了XD

隨感覺去打就好ww


以下正文w


***************************************


九 - 紀念



女生,總會記著一些特別的日子。



生日,節日,或者一些特別的日子,總會特別用心的去記住,尤其是當那個日子快將來到前的一個月,就會開始注意起。



像今天,白石注意到了,上個月的今天,就是...



「緋山醫生,今天下班後,我們去吃飯,好嗎?」



最近的白石對著緋山,總會用著特別歡欣的語氣去跟緋山說話,雖然僅限於私人聊天時,可是總會讓緋山覺得這個白石,天真得過份了,完全和年齡不相符。



因為,總會令自己不禁失笑。



「嗯,好啊,妳能在我下班前寫完冴島剛剛塞到妳桌上的病歷的話。」



用原子筆頭指向桌面,又一座小形資料山堆在白石的桌面上「啊!什麼時間來的!?」



「5分鐘前,順帶一提,離我下班還有..」看看正前方的牆上時鐘「1小時30分,請加油。」最後,微笑。



「嗚...怎會寫得完...」



看著桌子上堆著的資料,就算是工作狂,也不禁在這種時候對冴島護士怨恨起來,因為,沒在緋山下班前寫完的話,緋山就會離開,那麼剛剛的邀約就會取消啊...



與期在怨恨無法報復的對象,倒不如早點收拾心情寫好資料吧,想著想著,用雙手輕拍自己的臉頰,白石就坐下打開其中一本資料,從口袋抽出原子筆書寫,整理好心情投入工作後,雜念就會消失,時間也會無聲無息的流逝,看似很長的1小時30分,也會在轉瞬間,在兩人之間溜走。



闔上最後一本資料,將原子筆收回右上方的口袋後,白石抬頭方發現,一直坐在對面的緋山已經不在,猛然看向時鐘,時間,已經是開始寫資料的2個小時後,代表緋山已經下班離開了。



輕輕嘆了一口氣,看著被自己整理好的資料一本本的放在桌子上,白石看著它們「都是你們的錯...」拍打了其中一本的表面後,才又將它們整齊的疊好,放到旁邊的層架上。



離開護理站走到更衣室,從口袋拿出聽診器把玩,將它繞成一圈,再一圈,當無法再繞多一圈了,就放開,重覆著這個動作。打開更衣室的門前,白石的手放在門把上,卻沒有立即的打開門,白石在想,有沒有可能,緋山就坐在長椅上,看到自己出現後跟自己說『太慢了』,然後再一次的微笑?



緩慢的按下門把,推開門所發出的聲音就這樣在白石的耳邊和更衣室內響起,她輕輕的踏了一步「緋山醫生?」



寧靜。



根本不會等我嘛。白石走到自己的儲物櫃,放下堆放在自己口袋裡的物件,脫下藍色的制服,換回自己的套裝,套上大衣,最後將收於領口裡的頭髮撥出後,照照鏡子,可以了,關上櫃門,拿起手提包,離開。



手機一直都沒響過,也沒有收到任何訊息。白石從更衣室步出大門的這段路程中,手機一直就握在手裡,她想過,要不要打電話給緋山,要不要傳一個簡訊給緋山,不過,只有想。



「呼...」從來,都在緋山看不到的地方,嘆氣。



醫院的自動門打開,晚間的涼風就乘隙的湧到白石面前,撲向白石的身體,下意識的將脖子縮起藏在大衣領間,睜開雙眼的時間,看到不遠處,那個靠在醫院門牌旁邊的身影...



咦?「緋山醫生!?」急步的跑到對方身邊,緋山緩緩的轉身過來看著白石,看著白石沒多久,緋山的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笑意。



「真巧。」



「巧?可是緋山醫生不是半個小時前就離開了?」



「嗯,是離開了,不過有事耽誤了所以沒有立即離開,看,剛剛才去買了一罐飲料回來這邊準備離開,就遇上妳了。」



拿著手上的罐裝咖啡晃了晃,緋山仰頭將咖啡一喝而盡,準備丟到旁邊的垃圾箱時,卻被白石伸手攔住,握住了罐裝咖啡,以及緋山的手。



接觸到罐裝咖啡的瞬間白石就笑了,因為緋山所說的剛剛,根本就是謊話,滿臉笑容的白石在緋山手中搶過咖啡,笑著對她說「緋山醫生不能這樣啊,會蛀牙的。」



「開玩笑,我只是喝咖啡,怎麼會蛀牙。」



「當然啊,不過我還是要提醒妳一下。」



將咖啡丟到垃圾箱的同時,白石的另一隻手已經順勢的握著緋山剛剛拿著咖啡的手,按著按著,乾脆執起緋山的手在自己面前看著。



「怎麼了?」



「緋山醫生的手好小啊...小小隻的。」



「只是妳自己的手太大隻,才不是我小。」



「不過小也有小的好處啊...看。」翻一下手,緋山的手完全的沒入在白石的掌心之中,只露出指尖部份,掌握了,緋山的手就在白石的掌握之中「感覺...好高興。」



「...牽個手而已,別露出這副樣子。...笨蛋。」



感受到白石的喜悅,緋山也露出笑容。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日,牽手也沒再那麼尷尬,能夠來得自然,儘管在人比較多的地方,還是會有些害羞,手,總是會在相碰的瞬間分開,但其中一方就會決斷的將分開的手捉實,然後不再放開,慢慢的,牽手,漸漸變成習慣。



可是每一次白石執起緋山的手時,總會流露出一份喜悅,多久都無法散去,明明不再是第一次牽手了,卻總會在牽起緋山後就會露出微笑,每次每次,都在牽起緋山後,用拇指在緋山的掌心撫摸數下,這個習慣緋山從沒跟白石聊起,但她對白石這個小習慣卻感到莫名的喜歡。



『珍惜每次和妳牽手的機會』,不知道為什麼,當白石牽起自己的手之後,緋山就會有這一種感覺。然後看著白石,那一臉滿足的笑臉,她知道,也記得,今天和白石手牽手,是一個得來不易的結果,對白石而言更甚,所以每一次白石想要牽卻不敢牽的時候,自己總會帶笑的伸出自己的手問道「要倒數了,三,二...」然後,白石的手就會立即抓住自己。



這份受到重視的感覺,緋山很喜歡。對,緋山其實很喜歡被白石牽著手的感覺,因為白石的手,既大而且總是暖暖的,不論任何季節,都是溫暖的,被牽起,感覺真的很舒服。



離開醫院,二人去到商店街,在人流之間遊走,聊著日常閒事,說著醫院逸事,白石總愛看著緋山說話時的表情,然後當緋山發現白石正在看著自己的時候,就會回報一個笑容,旁人看起來,這樣子的二人,會像是什麼?



並不重要,只要她們知道,對方是自己的什麼人。



走過一間針織店,緋山想起最近的天氣開始變冷,白石又不喜歡戴圍巾,只是將大衣的衣領立起擋住冷風就算,每次叫她戴圍巾,都總是不願意,說自己不喜歡被圍住的感覺。可是卻因為喜歡逞強而總是生病需要照顧的,不曉得又是哪位醫生了?



「白石,我想進去看點東西。」輕力拉扯著白石的手,示意她跟著自己的步伐走進眼前掛著純白色招牌的針織店。



走進店內,就立即因為店內開設的暖氣而感到舒適,逛了一圈,冰涼的臉頰都已經變得和暖,而眼前的毛織品都各其特色,緋山專注的為白石挑選圍巾,在這嚴寒的天氣,從心底裡希望她能疼惜自己多一點,不要因為逞強或者嫌麻煩,就連身體,都不好好的去照顧。



「緋山醫生要買東西?」一直跟在緋山身後的白石,在緋山看過每一樣物件後,都會順勢的拿起看看,再整理放好。



「嗯...」走到圍巾的專櫃停下,拿起一條淺藍色和白色相間的圍巾,比對在白石的脖子上「買一條吧,最近天氣很冷。」



「可是,我...」沒等白石說完,緋山再將另一條淺綠色配上少許花紋的圍巾搭到白石的脖子上「可不要說不需要這種話啊。」



「這條很不錯嘛,就這條。」



決定了後緋山就將這條淺藍色的圍巾拿到收銀處付帳,並叫店員不用包起,直接的轉身,往白石的脖子套上去,熟練的繞了幾圈,最後在白石的領前作結,緋山很滿意,也看到圍巾滿滿的包著白石的脖子感到滿足。



「淺藍色啊...」



「不錯嘛,誰說冬天一定得穿陰陰沉沉的顏色的?妳不喜歡?」



「喜歡,不過...這裡好癢...」說著白石就伸手往領口位置亂抓,試圖將剛剛緋山圍上的圍巾抓開一個空間,使得自己的脖子不會太癢,立刻就被緋山捉住了手。



「不可以,這段期間一定要戴著。最少今晚,一定要戴著。」



「為什麼?」



「因為今晚天氣很冷。」



「那我明天就可以不用戴囉?」



「天氣冷的時候妳一定得戴,看到妳沒戴妳就...」緋山想著「不能來我家吃飯。」



「這什麼處罰啦?」白石失笑。



「喂!妳好沒禮貌。」緋山用力的拍了白石的肩膀一下,然後又將被她抓開一點空間的圍巾纏得緊一點「最近妳開始有點咳嗽了,該知道這是什麼症狀?別真的生病了。」



緋山關切的語氣,令白石的心突然和暖了一大截,儘管身處溫暖的室內,開著暖氣,卻抵不過緋山的一句說話,就一句簡簡單單的關懷,比任何事都來得重要,可以令白石,開心到就算脖子再癢,都立即沒有了感覺。



扶著緋山還放在圍巾的手,白石甜甜的笑著「來,我們先出去再說,好不好?」



離開針織店,白石一直牽著緋山的手,從繁華的商店街,走到盡頭,越過馬路,穿過一個小公園,來到了一個地方,停下。

一個立於池塘上的休憩處。



月色,倒映在池面上,平靜的水面完美的倒映著今晚的月色,沒有一點缺憾,冷凍的氣溫令這裡都沒什麼人流經過,在這麼寧靜的環境,白石就擁有最好的心理準備,去跟緋山說任何話。有時候,總會覺得自己這種在人比較多的地方,就不能好好說出心底話的毛病感到洩氣,但總不能在剛剛的店裡,跟緋山說這一番話吧?



「我很喜歡晚上,因為晚上都很寧靜,我可以專心的去看書,不受任何騷擾,天亮的時候,總會因為所有人都在活動而令周圍顯得嘈吵。」



「我也喜歡晚上啊,感覺好舒服。」和應著白石的話,緋山開始抬頭看著晚空,她留意到月亮的旁邊,有著數顆明亮的星星。「啊,有星星,一,二,三...很多啊,白石,對不對...」



為了尋找白石的答覆,緋山將視線從夜空放回來,甫轉頭就發現白石正不發一言的看著她,一秒的對視後,白石就吻了過去。



除了牽手,親吻,就是白石最能表達自己對緋山的感情的方法,而每次,白石都會輕輕的碰上緋山的唇瓣,然後,才慢慢的動著自己的唇,慢慢的,漸漸的,吻過緋山的唇的每一吋,才會帶著悠久不散的感覺,從緋山的唇上退開,最後,都會在緋山的左邊臉頰啄吻一下,才真正退開。



這次也不例外,只是這次,連右邊的臉頰,也輕輕的吻了。



「...做什麼了,突然...」白石沒有回答緋山的問題,只是傾前,將自己窩在緋山的肩膀上,像很累的蹭了數下,就離開了。



「專心地看著星星的緋山,好天真。」白石嘴角帶笑,語氣放得很輕的說著,然後從自己的手提包裡,拿出一包東西。「送給妳的。」



「咦?」緋山接過東西,輕捏著,裡面的東西,很軟。「可以打開嗎?」



「當然。」



緋山將包裝拆開,從裡面掏出的,是一對針織手套,整對都是暗紅色。



「這是?」



「送給妳的禮物。」



「那...為什麼?」



「送妳禮物,要有原因的嗎?」白石將手套從緋山手中拿過,將其中一隻,套在緋山的手上。



「只是真要有原因的話,就是...紀念禮物。」拿著另一隻手套在手上晃著,白石歡樂的看著緋山。



「什麼紀念禮物?」緋山伸手抓去手套拿在手上。



「牽手的紀念日,上個月的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牽起緋山妳的手的日子。」



說罷,白石將緋山的手握住。



「......」



「別不說話啊,好歹說點什麼給我一點反應。」看著緋山的沒反應,白石只覺得開心。



「妳想我有什麼反應給妳啊...連這也要有...紀念日...」



「還不止,往後很多很多,都是我們的紀念日。」所以,往後往後,我們還有很多日子,只是,我一定會更珍惜每一天。



「白石。」



「嗯?」



緋山看起來想對白石說些什麼,但過了一會,緋山還是搖搖頭「沒什麼了。」其實緋山很想告訴白石,接近手腕的部份,毛線都跑出來了,這樣子的針織技巧還有待改進,只時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會把白石弄哭吧?所以緋山還是決定,把話留在心底就好。



往後,一定有機會告訴她的。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