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1-30 02:18
点击:1175
章节字数:25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1-1-31 19:01 编辑


當糾結的戲完結後

我感覺自己寫不出東西來了www

所以這篇除了比較短外,連內心戲都沒寫到(爆


腦袋空白下想到什麼就打什麼

所以兩位應該崩了

這篇應該都爛了吧-w-

就這樣w


以下正文w


************************************


八 - 習慣



「緋山醫生,妳站在這裡就好。」



「什麼?」



白石說著,在緋山面前往後退了一步,拉開距離後,重新對上緋山的眼睛說「好了,可以說了。」



看著自己和被白石拉開的距離,緋山有點不懂,「這是幹什麼?」邊問邊用手指在自己和白石的距離來回比對著。



「嗯...我今天有點感冒,如果緋山醫生和我距離太近,我怕會傳染給妳,所以這樣就好。」



白石拿起膠板擋在自己的嘴巴前,像是告訴緋山她剛剛說的是真的一樣,避免傳染病菌給緋山,她作出拉開距離和物質阻隔的行動。



「生病,應該要在家休息,而不是要上班,怕傳染給我,難道妳就不怕會傳染給病患?」緋山無視白石剛剛拉開了的一步距離,踏前伸手準備碰上白石之際----



「緋山醫生,妳不要過來!」



做出拒絕緋山接近的動作,大大的手掌就這樣立在兩者之間。而緋山也因為白石的反應太大而被嚇到,身體受到驚嚇的雙肩縮了一下,踏前的步伐也就這樣停住一步,沒有繼續。



「啊,抱歉...總之,我很精神,不,我會小心不會傳染給病患的,請放心。」



什麼回事??



最近這兩個多星期,白石對緋山的關心,給予緋山的溫柔,對喜歡的人所應該有的態度,白石都維持著,並逐步加強,但唯一不同的,就是和緋山之間的距離,一天多一點的,微妙的拉遠了。



因為距離拉遠得太微妙太細小,緋山根本就沒察覺到,直到這次,白石強烈的大反應,才令緋山開始留意白石和自己的互動。



「白石,那份病歷,麻煩妳拿給我。」



「啊,好的。」距離一個身位,伸長手臂遞到自己面前。明明從前都會走到身邊,輕輕的遞到自己面前。



雖然白石說是因為自己生病,但作為醫生,緋山怎麼會看不出來白石是在說謊,要掩飾生病的確可以,但是精神上,表情上,都一定會看得出來,緋山就是看不出白石哪裡不舒服,哪裡生病了。而且還生龍活虎的在直昇機跳上跳下,妳不是說自己生病的嗎,跳得這麼急,不怕扭到腳?



可是白石每次都會在被問到什麼事的時候,只會回答「我沒事」、「我很好」又或者「不想傳染給妳」之類的官方答案然後跑走,看著跑走的背影,緋山其實是可以將白石抓住拉到門診部,將探熱針塞進她的嘴巴然後戳破這個謊話的,可是,緋山又覺得這樣做的自己,很無聊...



不過是因為白石對自己說生病了這個謊話而已,有什麼好在意的。只是晚上當值,除了看著眼前的一堆文件外,就是在想這件事情,那又該怎麼說明?



「緋山醫生?」



「我說過我不在意啦!」



『唦啦』



雙手一翻,眼前的一切像慢鏡播放般,紙張無重力地慢慢飄下,其中一張飄到比較遠的位置落下,緋山從椅子上滑下,蹲在地上拾起眼前的紙張,雙手按住膝蓋借力站起,發現比較遠的那張紙,就落在白石的面前。



「緋山醫生在幹什麼呢?」



彎身將落在腳前的紙拾起,白石走到緋山的面前,還有一步的距離,停下,這一切緋山看在眼裡,再看著白石,那一臉看著自己帶點疑惑的笑容,怎麼看都不像在生病吧?



「今天一整天都離我遠遠的站著,怎麼,我帶有病毒?」



「在說什麼呢?」



「妳啊,今天都是這樣子,看看」緋山再次用手指比劃著自己和白石之間的距離「這樣子聊天比較有傳送感覺嗎?我們又不是在用衛星通訊,站這麼遠是怎樣?」



「這樣有問題?」白石問。



「也不是有問題,只是,這樣...感覺好奇怪。所以,為什麼要這樣?」其實,就是在意白石為什麼會這樣跟自己保持著一步的距離。



「能不能...不回答這個問題?」白石伸手搔著自己的臉頰,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可以。」



話畢,緋山就回到椅子上坐好,將收回來的文件排好後整齊疊好,就繼續處理著,放下白石一個站在那邊,不去回答那個她不想回答的問題。氣氛的突變,讓白石感覺到奇怪,緋山剛剛的一聲「可以」也回得有點不自然,白石覺得自己,好像,撩起了緋山那一點點不能惹的情緒了。



雙手擺到身後,左右腳相互交叉的站著,白石猶豫要不要叫一下緋山,試探一下她的反應,結果聲音像被喉嚨困住一樣,音節都在上升的瞬間跌下,無法傳到緋山耳裡。



再試一次「緋山醫生?」這次聲音有好好的傳到了吧?



「嗯?」她聽到了。



「緋山醫生...生氣了?」



「沒有。」其實真的有點生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而生氣,因為想不到,所以緋山就更覺得生氣。



「那...」白石移動到緋山的旁邊,靜靜的,就在她的身邊站著。



「不是叫我別過來的嗎?怎麼現在自己走過來。」



「因為...」其實一直都很想站在妳旁邊「想看看緋山醫生在幹什麼。」



「工作啊,妳也還有些文書工作未處理好吧,快點做比較好,冴島她快回來了。」



緋山對旁邊的白石擺擺手,順著她的手白石看到旁邊的櫃子上的確放有自己要處理的文件,走過去搬起後,再回到緋山的身邊。



感覺到白石再次走到自己身邊,緋山禁不住奇怪,抬頭看著白石「妳怎麼了?」



「緋山醫生,有時候,我很佩服妳堅持對著別人說話一定要看著對方的眼睛這個習慣。」



「笨蛋,這是禮貌。」



「可是這份禮貌有時也會令我很...」



「好了吧,現在要討論的是這些嗎?趕快工作才是妳最應該要做的事。」當緋山站起離開座位後,現在和白石已經是面對面的直接距離。



有些時候,會因為緋山的認真而感到無奈,有些時候,會因為緋山的問題而感到困擾,有些時候,會因為緋山的那份禮貌,而感到無所適從。



尤其是看到緋山的正面,注視到她的五官後,就更加無所適從。



「讓一讓,我要過去。」緋山用手捉著白石的手臂稍微往外推開,準備從白石的身邊走過的時候,白石卻將緋山叫停了。



「怎麼了?」



順著習慣,緋山對上白石的正面,身高差形成的距離,使白石以至近的距離,從上而下的看到緋山。



『啊啊...不行了。』



心中默念著這麼一句嘆息,白石就這樣往下低去,角度吻合,不論從哪個方向來看,都會以為白石在替緋山眼睛吹走沙塵?如果,有人經過看到的話。



僅僅是碰觸而已,沒有多餘的動作,四片唇瓣就這樣如羽毛般輕輕抵住,停頓,退開。前後不過三秒,或者再多點,但對二人來說,卻像一分鐘,甚至更多。



退開後看到緋山驚訝的神情,白石知道自己闖禍了,微微的退後一步,等著緋山給予自己的教訓,沒想到,緋山竟然一點教訓自己的話都沒有,只是,不發一言的以掌心掩著自己的嘴巴。



臉,有點緋紅。耳根,卻是紅透了。



「妳...幹什麼!!」低聲的喝罵,只有白石聽得到。



「抱歉...最近我看到緋山醫生妳看著我說話,我就會...」



「就會怎樣...!」



「就...」白石突然蹲下,臉孔埋到交疊的雙臂之中「就會很想...親下去...」



悶悶的聲音從白石的雙臂間傳出,卻清楚的傳到緋山耳裡,看著眼前蹲了下去的大小孩,緋山就會想起今天發現的變化,所以才退開一步保持距離啊...!



「抱歉...」



「...站起來啦。」



聽到緋山的話,白石緩緩的將頭從雙臂中抬起,看到緋山沒有生氣的意思,才站直身體「...嗯,沒,沒生氣?」



「我沒有生氣,只是...」



緋山從桌上拿起其中一份文件,擋住自己和白石對著大堂的角度後,緋山踮起腳靠到白石身上。



文件放下,這回換白石的染上了緋紅,帶笑的,是緋山。「這一種,才算是,剛剛的,不算。」



「怎...怎可以!!」明明,忍到現在的,怎可以被說不算!?



只是這種事,還是經驗比較豐富的緋山勝出吧?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