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1-16 02:04
点击:1150
章节字数:456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白石醫生糾結好久喔!!還讓緋山醫生生氣了~

前面雖然很虐,可是結局我很喜歡呢!!!

大大寫得真好!!


還有~出書支持!!!!請算我一份~~~

lacus1204 发表于 2011-1-11 01:00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謝謝您www

雖然現在是不自量力的寫番外了,不過寫得...感覺很慘不忍睹...........

出書方面,如果時間許可的話真的會實現的

最重要的,是希望能配合到其他人啊wwww

先謝謝您的支持!!!!!


****************************************


話說番外進行到現在感覺都好像很慢

真的一度想以上一章作結尾就算了(會被打死?


該怎麼發展下去呢...

真的想不到啊....怎麼辦好XD

先說到這裡好了ww


話說今章的案發現場

我是沒有去研究的(死

這樣就會決定手術嗎?我不知道而且沒布深究,請讓我任性一下XD

就是想帶出用處而已,大家看懂就好ww(喂


也許從今章開始都會打一下副標題

從而確立一下自己接下來要打的故事,感覺也容易比較定位(?)


最後,白石開始變壞了(?)


以下正文w


*****************************************


七 - 手



每當開始一樣新事物,都需要去學習,不論是課程,工作,人事,還是愛情。



「學習」對白石來說是一件輕易而舉的事,可是「愛情」這道習題卻讓她傷透腦筋,只因為這是一道她從來沒涉足過的問題,就連感覺,探知,都不曾有過。就算求學時期有著關於自己的傳聞,可是提不起興趣的事物,也就不會去關心,現在,她有點後悔了,儘管是自己不感興趣的題目,當初都應該留意的去聽一聽,不然現在也不會為了和緋山的進度而感到困惑。



雖然上次在緋山的舊同學聚餐的晚上,因為令到緋山不快樂,不知從哪來的勇氣令自己牽起了緋山的手,直到將緋山送到她的家樓下後,才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手已經分開了,並舉起揮動和緋山告別。



直到回家了,白石還是記不起,到底自己是怎麼和緋山牽著手,怎樣和緋山分開手。那天後,白石多了一個習慣,觀察自己的手。



「唷,白石,怎麼了,一直在盯著自己的手看。」



藤川拿著餐盤來到白石的坐位對面坐下,看到白石一直看著自己的手掌發呆,拿起汽水一邊吸著一邊問。



「咦...沒什麼。」



將視線從手上移開,向著藤川搖頭示意,白石準備動餐的時候,卻再一次的看著自己的手,停頓了。



「白石妳手受傷了啊,又在看。」



「沒事啦,只是在想事情...想事情而已。」



「白石妳今天絕對是有問題!」



「你才有問題,能不能不要那麼吵,進門口就聽到你的聲音了。」



白石看著從藤川身後出現的緋山,她的髮型和平常一樣,都是將頭髮盤起梳在後方,兩旁的瀏海其中一邊繞到耳背後,脖子上也掛著那個紅色的聽診器,一如往常的緋山,但在白石眼裡,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感覺。



「亂說,我明明沒有那麼大聲。」



緋山坐到白石和藤川的中間位置,每次進食前緋山都會先吃藥,在她把藥盒打開並準備將水樽的蓋扭開時,發現白石已經快自己一步,將蓋扭開後把水遞給自己。



「來。」



「...謝謝。」



接過白石給自己的水,緋山將藥丸嗑下,再仰頭喝水吞藥。



「你們剛剛在說什麼了?什麼有問題。」拿起三文治吃著的緋山,決定繼續剛才藤川的話題,如果是無聊的話題,就停止好了。



白石一直看著緋山,視線落在那拿著三文治的手上,白石又想起那天像是牽過,卻又忘了有沒有牽過的手,再次翻開自己的手,看著。



「就是說白石好奇怪,妳看。」



藤川撇頭示意緋山看向白石,發現白石正看著自己的手發呆,放下三文治,緋山在白石的眼前揮著手。



「白石?睡著了?」



「咦啊,抱歉,什麼事?」



「應該是我們問妳有什麼事吧,既沒有在睡覺,為什麼盯著自己的手發呆。」重新拿起三文治,緋山漫不經意的咬著。



「沒有啊,只是...」看著緋山,再看著旁邊的藤川,白石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搖頭說沒什麼事,才繼續進餐。



「莫名其妙的,要是妳今天身體不舒服,就不要勉強了,回去休息吧。」



「我沒有不舒服啊,緋山醫生。」就算真的不舒服,也不想早退離開,因為今天是很難得的,擔當直昇機當值的正正是緋山和白石,再怎麼樣,白石也不會早退,而且自己也不是真的生病了。



「白石妳不舒服我可以代替妳啊,和緋山合作上直昇機出勤,可沒怎麼試過呢,相信會很合拍吧?」藤川的一番話幾乎讓緋山將口中的三文治都噴了出來,幸好緋山連忙掩著嘴巴才避免事故發生。



「藤川,有自信是好事,但不是這種啊...」



「藤川醫生就是有這份自信,才會對冴島護士不離不棄吧?」這哪算是不離不棄,根本就是糾纏不休啊,白石是故意的嗎?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了直昇機出動的要求,白石和緋山立即交換了眼神,一起跑出了飯堂,剩下的藤川就這樣看著二人離開,然後再看著二人留下的飯餐「又是我...」



現場是一個車禍現場,私家車被小型貨車從側面直接撞上,小型貨車的車頭撞上私家車的司機位置,司機亦被重重的夾著。



「小型貨車的司機名叫野田,頭部撞傷,以及輕微割傷,私家車司機名叫三上,頭部受傷,手臂被夾住,情況比較嚴重,而副駕駛席的女性叫早野.同樣是頭部受傷及割傷。」



聽完現場急救員的簡短匯報,白石和緋山分別走到駕駛席及副駕駛席的位置察看兩人的傷勢,發現司機的右手被方向盤及車門夾著手腕,手臂也被撞到,呈彎曲狀態,司機昏迷不醒。



「副駕駛席的傷勢比較輕,我會先搶救這邊,白石妳先為司機進行急救,等我這邊好了就過去幫妳。」



「知道了。」



緋山打開左邊的車門,觀察這名女性的傷勢,發現她除了撞傷頭部外,就是手臂的擦傷,痛苦的呻吟著,緋山叫喚著這名女性,試圖得知她的意識處於什麼狀況。



「早野小姐?我是翔北醫院的緋山,妳覺得哪裡痛?」



「...我...頭...有點痛...」



「請放心,我們會為妳進行急救,然後送妳到醫院,別擔心。」



緋山為早野簡單的包紮好後,就走到白石那邊協助,卻發現因為小型貨車的阻礙使得搶救困難,更重要的,是三上先生的手因為被壓迫得太厲害,已經呈現出紫黑色,再拖延下去,他的手臂必定保不住。



「可以快點拉開小型貨車嗎?傷者的手臂快撐不下去了。」隨機來到的冴島詢問著消防員,得到的答案是已經召喚了拖車來將小型貨車拉走,但是,需時五至十分鐘才會到,在這段時間,三上先生的手臂可能已經要報廢。情況,就像藍澤第一次出動的時候,遇上的十九歲男生一樣,手臂同樣被夾著,拖延下去,不止手臂會廢掉,就連性命都會丟掉。



白石繞到左邊的後座打開車門,從後方叫喚著三上。



「三上先生,聽得到嗎?我是翔北醫院的白石,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虛弱的三上只能微微點頭示意,白石知道他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她要下決定。



「三上先生,你的手臂因為被壓迫得太久,再拖延下去除了會壞死外,更加會令你有生命危險,所以我們會替你進行截肢,可以嗎?」



「..截,截肢?勇吾會被截肢,不..不可以啊...」



「早野小姐請妳明白,再拖延下去,三上先生會有生命危險的。」



「可...可是...」



早野小姐哭泣的聲音似是引起了三上先生的注意,他緩慢的將右手伸延到早野小姐身邊,輕輕的碰觸她放在座椅上的手,用手指劃撥著,早野察覺到,轉頭看向三上,發現三上虛弱的看著自己。



「....沒問題...」三上吞嚥了一口氣後繼續說著「我還有...這一隻手...可以牽著妳...」



「...不..!!」



雖然位置並不合適令手術有點難以進行,可是白石和緋山還是順利的為三上進行了截肢,利用直昇機將三上送回醫院並作進一一步的治療。



短暫的休息時間,雖然能夠回復身體的疲勞,可是精神上的疲勞卻會在這時襲來,工作停頓,擁有時間休息的時候,就會想起一整發生過的深刻事情,白石獨自走到天台,接近秋天的晚上,晚風份外清爽,也夾帶著涼意。



手上沒有工作,沒有拿著筆,白石又再次看著自己的手,她撫摸著,感受著自己的手,從出生就擁有的東西,會有一天消失不見,不同的是,永遠不會回來。



就像三上先生的手一樣。截斷後,再回不來。



「怎麼又走到這種地方?」緋山的聲音在白石身後響起,白石轉身靠著欄杆,她看著緋山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眼睛,看著緋山那抱在一起的雙臂。



「拜託藤川醫生暫代一下,上來喘一口氣而已。」



緋山走到白石旁邊,看著夜空,這天晚上一顆星星都沒有,漆黑一片,緋山轉頭看著白石,發現她又在看著自己的手。



「為什麼一直,看著自己的手?」



聽到緋山的問題,白石沒有立即回答,只是看著緋山笑了一下,然後,五指收起,緊緊的握了一下再放開。是這份感覺了,實在的觸感,白石的手,存在著。



「今天看到三上先生才發現,一直以來都應該知道的事,一直擁有的東西,真的不是必然可以永遠擁有。」



「什麼意思?」



「三上先生的手,因為今天的意外,被截斷了,我為他截肢,他的手就這樣被我奪去。」白石撫著自己的手,從手腕慢慢的撫到掌心「永遠失去了。」



「當時情況危急,這是必須的程序,妳該知道...」聽著白石的話,緋山瞭解她在想什麼,想開口解釋,卻被白石快一步打斷。



「不,我不是這意思,我沒有責怪什麼。」



白石轉身對著緋山,看到她放在欄杆上的手,白石猶豫著。



「我只是在想,為什麼想做一件事,都要猶豫那麼久。為什麼那個時候,我卻可以毫不猶豫的去做,在之後,卻一點都記不起當時的心情呢。」



「妳在說什麼,白石。」



「很簡單,很普通的事而已,但我就是會猶豫,今天因為三上先生,我明白了。」



白石將自己的手搭上欄杆,往緋山走前了一步,手,也搭上了在緋山的手上。緋山下意識的退縮了一下,但是她的手,並沒有在白石的手下抽開,一直被她的手搭著。知道緋山沒有退避的意思,白石心裡感到驚訝,卻又感到驚喜,暫時,先這樣,就這樣搭著緋山的手吧,感受著。



「那天晚上,怎麼牽起緋山醫生的手,現在我已經不記得了,可是現在...」



白石拿起了緋山的手,攤開她的掌心,再用自己的雙手緊緊的捉著。之前其實也捉著緋山的手好多次,但今次的感覺卻完全不同,白石感覺到緋山的手指帶點冰冷,像是不夠溫暖一般,她用自己的掌心為緋山的手指保暖,放到自己的前面,再看著緋山。



「三上先生令我知道,能用自己的手感覺對方的手,原來,是一件很幸運的事,現在起,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手,感覺緋山醫生的手,緋山醫生,能夠讓我這樣做嗎?」



白石的雙手一直包覆著緋山的手,被白石遞到對方的面前,這種場面,緋山不是第一次遇上,但是心卻無法乖乖的靜下來,她想掙扎開,但是不能夠。



「什麼能不能...我...」無法直視著白石,緋山帶點怯懦的聲音回答著,可是白石還是一直看著緋山,捉著緋山的手,再收緊了一下。



「只要妳願意,只要妳給予,我希望能一直牽著妳的手,看著妳。」



「喂!」沒料到白石突然會說出這種話,緋山嚇得叫了出來,聲線和剛剛的怯懦完全是兩個對比。



「噗...緋山醫生,真的啊,我好希望能牽起妳的手,從現在,和妳,真真正正的從牽手起步,走到明天,後天,一星期,一個月,一年...」



「妳說這種話...到底懂不懂害羞的...」



「當然懂啊,但是現在我卻可以說出來,所以,緋山醫生能答應我嗎?不然下次,我就問不出口了。」



「...妳很無賴。」



「妳答應的話,從妳口中的優等生變成無賴,我想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妳真的有點無賴...」



「噓...現在,能先不罵我嗎,緋山醫生?」



不再說話,白石靜靜的將緋山的手貼到自己的臉頰上,冰涼的指尖觸感穿透進皮膚,白石再用自己的手掌覆到緋山的手上,自己的手一直比緋山的大,可以很剛好的將緋山的手整隻覆蓋住。



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本應就是稀疏平常的事,可是被什麼人觸碰,帶著什麼心情去觸碰,卻是一個難以分析的問題。從開始白石和緋山的接觸,僅僅是朋友間同事間,並無其他;當白石對緋山的心情起了變化後,緋山的任何一句說話,任何一個接觸都令白石的心忐忑不安,總會想這樣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到後來像是明確但又不清晰的時候,白石會為緋山的接觸感到疑惑,到底這算是什麼樣的接觸,緋山明明就知道白石對她的心情,為什麼緋山還可以這樣去觸碰白石呢?其實,還是很平常的觸碰而已,但就是因為白石對緋山的心情不一樣,所以對這份觸碰的認知也變得不一樣。



可是現在,已經不用再去思考這份觸碰的意思,只需要去珍惜,去享受,因為這不是必然永遠會屬於妳的,不管是妳握著的,還是被妳握著的。



「緋山醫生的手,就像...風一樣。」



「什麼啊?」對白石的話,緋山感到疑惑,白石看著緋山笑了「總能安撫我的一切,就算是多煩躁的心。」



「拜託...回去吧,好嗎?」



「嗯,一起回去。」



牽著緋山的手,白石帶著緋山走到天台的大門離開了,晚風,再一次吹起。



-待續-


*****************************************


兩位醫生偷懶到天台上談情...自重啊(拖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