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1-01-07 00:58
点击:1117
章节字数:471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1-1-7 00:59 编辑


再廣告詢問時間:(爆)


因為突然被朋友說到想要將這文章實體化


就問我要不要將【無題】的本篇集結成書出版


由於【無題】本篇已經7萬9千多字,所以要再將番外塞進去一起出書是不可能的事←加上還沒寫完


所以現在可能會暫定為【無題】本篇+新寫的短篇小故事作一本書推出


之前寫的聖誕短篇應該都會塞進去,但這樣這本書變得多厚呢?但怎麼厚,也不會比東野さん的小說厚就是(拖


然後等番外也寫完,就變成【無題】番外+新寫的短篇小故事作另一本新書推出<群眾壓力下變成的上下冊?XD


不過都只是在詢問階段,什麼時候真的弄成一本書出來根本不知道www可能要一年後或者更久XD


只是想問問如果真的出,有人會願意自虐地將這本書帶回家嗎XD?


就是這樣www

想看一下有多少人希望看到這文實體化w

雖然,還是未知的階段w


**************************************


原來雨晴大是港人,剛剛才知道(汗......

哇~才在想說無題出書一定要買就看到消息

雨晴大妳一定要出啊!!!

win29750 发表于 2011-1-5 23:50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難道大家都以為我是台灣人w?

咦...怎麼會突然去想這文實體化呢XD

嗯...如果計劃良好的話一定會出的w

謝謝支持ww


**************************************

為什麼上一章的劇情怎麼會突然急轉直下呢?

我是覺得,緋山雖然是回答了,但是很不清不楚

這樣子白石會疑惑啊(我覺得啦

然後對於緋山的回答,白石又覺得有點什麼,就是覺得不會這麼好(?)

慢慢的想太多,想太深,才會這樣

這章會寫一下為什麼會這麼寫

其實不過是最簡單的原因

白石和緋山是什麼人?不過是兩個女子

有輕輕的提起白石的疑問,但沒有詳細寫,因為覺得大家一定會瞭解的

就不寫得太冗長了


白石的顧慮也許真的太快太早,但我覺得她真的會這樣想啊...

覺得白石不會這麼想的,也沒關係(喂)

我就是想這樣寫XD(任性


以下正文w啊好像有點短


************************************


六:



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白石惠。



白石不是笨得連緋山用什麼心情來說這句話都會聽不懂,她知道自己說錯話,惹得緋山生氣了,可是儘管知道會惹緋山生氣了,她還是無法放下那個長期放在心裡的那個疑問。



看到緋山的眼神,比起當天在心臟科外碰到的時候,更加的充滿神采,可是更多的,就是對自己的不滿。也許緋山並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種話來,白石知道的,就是自己其實對於緋山的回答,對自己,充滿不安。



對於從來做事都要做到完美的白石來說,一個很重大的缺點就是缺乏自信,擁有豐富的醫學知識卻沒有幹勁,是因為怕自己會失敗,沒信心去面對,像第一次被黑田醫生問到有誰有自信去到現場後能應付所有,自己,怯怯的放下手了。



白石對自己,比起對任何事,更加的沒自信。



就算現在把緋山惹生氣了,她還是沒辦法面對自己,她害怕,害怕一切自以為得到的東西,其實還沒有得到。所以,她寧願在被告知還沒得到什麼之前,就選擇一條退路,說穿了,就是在保護自己。



明明之前一直渴望得到,卻在得到後,害怕擁有。看著自己垂下的雙手,再看著緋山,白石苦笑著。



「緋山醫生的條件,很不錯,對吧?所以,如果遇到一個更好的,一定要告訴我,我不會介意的。」



「妳究竟在說什麼?」緋山沉住氣,聽著白石再一次的說著那礙耳的話語。



白石輕嘆了一口氣「我只是覺得,以緋山醫生的條件,絕對有資格和一個配得上妳的人在一起而已。」



我?其實沒有這個資格吧。



「白石惠,是妳說不清楚還是我聽不懂,妳到底想說什麼,給我說清楚。」



像是聽懂,又像是沒聽懂,緋山開始對於白石所說的話,有點眉目了。但,還不清楚。



「剛剛...」白石看著緋山,想起剛才聚會裡,她的朋友所說的一番話「妳的朋友說過了吧?緋山醫生在讀書的時候,很受歡迎...」



「那又怎樣?」



「緋山醫生的確很受歡迎啊,也許妳不知道,在醫院,其實有很多男醫生和男護士,也有在談論緋山醫生的...」



隨著旁邊車輛的駛過,白石的長髮隨著風向揚起,本來應該是覺得漂亮的一個畫面,配上白石此刻的表情,卻只覺得鬱悶。



「而且之前不是還有嗎,河野先生,也很熱烈的追求妳...」白石的聲音開始帶點哽咽「所以,我才會...這樣說...」



「妳說了這麼久,就是在介意這種事?」緋山雙手插進口袋中,雙眼依舊直直的盯著白石。



「才不是『這種事』。緋山醫生...」



白石伸手覆著自己的臉龐,無意義的搓抹了一下後,放下,看著緋山。



「還有剛剛的...緋山醫生的朋友,結婚了,不是嗎?」



「所以?」



「結婚...什麼的...我...」



「妳想這些幹什麼?」



但卻是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煩惱。



介意緋山是一個受歡迎的女性,介意緋山有很多不錯的追求者,介意緋山的朋友能夠結婚。



更介意,自己,會不會束縛著緋山。



告白的時候明明沒有想過這麼多,卻在得到結果的時候,才來在意這些事情,是沒計劃,還是太隨便?



是太笨了啊。



「也許我想得太遠,想得太多,但是聽到緋山醫生的回答後,我根本...無法控制的,就是想得太多,太遠...」



緋山懂了。她懂得白石想的是什麼,聽到自己的回答後,白石其實是擔憂多於高興,不安多於歡樂;白石對自己沒信心,令白石無法避免的想得太多。



其實,會想得太多的原因也許,是出自白石對緋山的答案,有著不信任。



她不信任自己所給予的答案,她不信任自己所給予的回覆,加上白石對自己沒信心,聽到朋友的話,開始感到自卑,不相信自己能和她在一起,加重了不信任感。



一切,都是心魔作祟。



「白石惠,妳認為妳自己剛剛所說的話,我聽到,會是什麼反應?」



聽完白石一連串的表態,緋山冷靜的回問白石,冷淡的語氣,加速二人之間僵硬的氣氛,白石沒答話,只是看著緋山。



「聽到妳剛才的話,我這裡」緋山按著自己因為火車事故而留下的傷痕,輕輕說著「...被牽扯得發疼。」



白石呆了一下,為什麼自己的話,會令緋山那早已癒合的傷口,再度痛楚?



「還記得我當初怎麼跟妳說的嗎?『不要什麼事都悶在心裡』,可是妳現在卻將全部,都放在心裡不說出來。一說出來,就是這種話,妳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可是緋山醫生,我怕的是,和妳在一起後,我沒自信能令妳覺得...跟我在一起是開心的...我怕妳會後悔...」白石抓緊了拳頭,流露的不再是輕鬆不過的微笑,而是充滿苦惱,無法抵制的面容「我怕...我會拖累妳...」



「『想到救了我的黑田醫生,藍澤,急救科的大家』」緋山閉上眼睛,吸了一口氣「『還有妳』」



緋山說出一番似曾相識的話語,白石的眼珠跟著閃爍了一下,她記得,那是某天晚上,在倉庫裡緋山跟自己說的話。



「因為心臟顫動而引發出的痛楚,一次比一次強烈,卻又因為害怕手術失敗而逃避的時候,我曾經想過放棄當醫生,但每次看著這個傷口,我都會記得,大家是相信著我,會不令大家失望地堅強活下去,而用盡全力把我搶救回來的時候,我就無法放棄。」



說起那深藏在心深處,那無法磨滅的傷痕,緋山的聲音,也開始出現了哽咽,白石聽到了,卻動彈不得。



「看著它,我相信救了我的大家,我相信妳,所以我選擇了不逃避,去面對手術,是這個傷痕告訴了我,『相信』能夠帶給自己力量,可是現在...」緋山斜眼看著白石,眼中充滿了淚光「妳卻不相信我。」



從沒想過,緋山的傷痕帶給緋山的,其實除了痛和煩惱外,還有更多的力量,當中,也包括了自己,可是現在,自己卻幹了什麼?



「...緋山醫生?」白石試探性的喚了緋山一聲,可是緋山沒有回應,往左邊轉了半步,逃避白石的正面。看著緋山偏側的身驅,看到她那偏側的臉龐,白石往緋山的方向走近了,站在緋山面前,把偏側著,不願看著自己的緋山摟到懷裡。



「放開我!」



從懷裡響起的兇悍聲音,伴隨著扭動及推開白石身體的動作,緋山立即從白石的懷裡掙脫離開,眼中的淚水隨著身體的帶動,滑落。本來想幫緋山接下淚水的白石,明白到自己現在沒辦法做些什麼,她放下了手,靜靜的看著緋山。



「...我不懂戀愛是什麼,喜歡上緋山醫生後,只知道快樂和痛苦的心情。被拒絕後,只想對妳好,只想妳幸福,從沒想過會得到被妳答應的一天,這份幸福來得太突然,太震撼,我...怕承受不起。」



緋山用手掌抹去淚水,維持著原有姿態,聽著白石的說話。



「聽到妳的答應,我真的真的覺得很開心,開心到快傻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緋山醫生,喜歡上我了?是真的嗎?好想好想捉著妳抱著妳確實多一遍,多一遍,但是害怕卻隨之而來,我怕,那不是妳對我答應,那只是我的自作多情。」



如果喜歡的心情可以用一組數學來形容,那麼隨之而來的所有感覺,都是以倍數加乘到自己身上。開心,快樂,不安,恐懼。



「對戀愛,我什麼都不懂,不安得沒有自信,到底緋山醫生是不是真的變得喜歡我了,這個問題,我想了很多次,每次,我都很想問妳,但還是不敢。就算緋山醫生說的是真的,我也無法肯定自己,到底能不能令妳覺得,選擇我是對的,開始變得看到緋山醫生,都會有點束手無策,明明很想為妳做到什麼,但其實緋山醫生根本就不用我去為妳做些什麼。」



「妳說夠了。」緋山打斷了白石的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能不能為我做些什麼,是要看妳用什麼心情為我做的,不是妳認為不用,就可以妄斷那是我的想法。為什麼來到今天的現在,妳還要想這些事情想到一個如此消極的位置?」



「我只是,怕緋山醫生會...」後悔,這兩個字白石不敢說出口,儘管,她知道緋山的答覆的確不是玩笑,不是假。但就是不願相信這份美好。



「我會對我說過的話,負責任,妳要是不信我,那就不要管我說過什麼。」



是對我的話存有疑惑,那麼,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回應什麼的,從來沒有過,以後,就只是朋友。



突然像被敲醒一樣,白石知道自己犯下了多麼大的錯誤,不管用什麼理由藉口,都無法把這份令緋山醫生感到委屆的錯推託開去。現在弄哭了緋山醫生,原因,就在於自己那無謂的不安和擔憂,以為緋山的回應不是自己所期待的,害怕緋山回應後會後悔,這一切,都是害怕自己受傷的心理,白石,從得知緋山的回答後,開始害怕這份真實的到來,退縮回去那個夢裡。



明明,這是自己最想要的。



「對不起,對不起啊,緋山醫生...」



「...我不是要聽妳說對不起...」



「可是...」除了對不起,白石不知道還可以說些什麼,來彌補她傷害到緋山的心情。



靜立在旁的白石,沒有多餘的話可以再說,因為她已經把最後一句可以說的話都說了,繼續下去只是無謂的對話,緊捏著拳頭,看著緋山那忍住卻又欲哭的樣子,白石突然想起,假如自己擔憂緋山的答覆,而變得如此不安的話,那麼緋山的回答,又是否同樣的充滿了不安?



緋山的答覆,雖然並不是正面直接的回答,可是戴上了耳環訴說著的話語,卻是真真正正由緋山本人所表現出對自己的表達。偏偏因為不清楚不明確,和平時明快決斷的緋山是兩回事,才會在白石的心裡勾起疑惑,當問題的鏡片出現裂痕,緩慢地伸延,直到遍佈整塊鏡片的時候,一觸,就會碎裂,要拼合是很困難的事。



可是如果能在裂痕變得不可修補前好好整理,絕對可以避免走到最後的惡果,最喜歡的鏡子,得到後應該好好珍惜,儘管對自己有著無法掩飾的不安,無法提升的自信心,但要知道自己是喜歡她的,從一開始,走到現在,就是因為維持著『喜歡她』的心情,才能來到今天的,不是嗎?



那麼,為什麼總要把一些不應出現的問題,強硬地將它牽扯出來?成為一道牽制自己的障礙?



明明已經貫徹自己的道路,一直的走下去,卻在什麼時候開始,會變得杞人憂天了?



假設性的答案應該就是,從喜歡上緋山醫生開始。



「緋山醫生。」



白石叫喚緋山,很輕很輕...輕到緋山幾乎不確定,白石是不是在叫她,可是緋山沒有回應,僅僅是將右手舉起上下來回的掃撫著自己的另一隻手臂,晚風,沒有吹起,但夜靜的街道,總會令人感到寒意。



緋山沒有回應,像是意料中事,白石踏前了半步,試探緋山的反應,同樣的,沒有回應。



「累了,今晚先回去吧,所有事,遲些再說,再見。」



以為緋山沒有回應的白石,在下一秒聽到緋山告別的話,一慌之下,伸手拉住了緋山的左手,再一次握著了那纖幼的手腕。



「等等,緋山醫生...」



「還需要等什麼?我要回家了。」



在緋山準備甩開白石的手前,白石的手卻漸漸退落,握住了緋山的手掌,察覺到緋山沒有掙扎,白石嘗試再進一步的,調合自己的手掌位置,從握住,到自己的拇指能和緋山的拇指扣合,其餘的手指,都能安穩的安放在緋山手掌的虎口位置,用力一握,緊了。



「讓我...送妳回家...」



「...有信心嗎?」



緋山拋出的問題,令白石的心震了一下,但是,要回答什麼,該知道了吧?



「我相信妳。」



「...要是不再信我,別想我會原諒妳。」



收緊的手,貼近的肩,也許還會不安,也許還會沒自信,但最重要,是要珍惜現在所握著的。



「我會好好,好好地,學習回應緋山醫生的答覆。」



現在讓我先學習一下,怎麼送妳回家吧?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