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CODE BLUE】 形式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2-24 01:02
点击:536
章节字数:55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像很久沒寫文一樣

很久沒因為節日而寫文

証明了自己對這兩隻的愛真的太深了(つ’ω’; )←可是我願意(喂


這篇的緋山感覺大不同

和【無題】是兩個人,希望大家能夠適應ww

同時別因為這篇文,而影響到對【無題】的印象

畢竟...那篇還未寫完XD

這篇的出現不知道會不會搞混了....


關於命名

想不到,所以很懶的取了這一個

「形式」,以形容二人一直以來的處事方式和態度

以及在文的最後,两位的表達方式

哎呀我真的很懶w


以下正文w


***********************************************


堆滿人潮的行人路上,一對又一對男女在一名女子面前走過,挽著手臂的,十指緊扣的,並肩而行的,不同的姿勢,不同的男女,唯一相同的,就是那掛在臉上的幸福笑容。



站在一邊的女子微微撥開遮蓋著手腕部份的袖口位置,看到腕錶上的指針正指著「五時四十七分」,距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十三分鐘。



「嗯...早了一點點,好...」



她將脖子的白色圍巾再拉上一點,將下巴甚至嘴巴都蓋住了防止寒冷的風入侵,但其實,可能根本就不需要這樣做,因為現在這名女子的心情,比平日冷靜的時候激動,她的體溫,也比預期中的要高,緊張的感覺就在她的身體內蕩漾開,現在啊,寒冷什麼的,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街上掛著各種各樣的燈飾,有著單純的小燈泡接連的亮起,也有用很多小燈泡拼湊出來的圖像,也有寫著英文句子的燈飾,在這名女子等待的時間之中,不停的閃爍著。



她看著眼前一直變化不停,卻總會回到原點的燈飾,她的視線不停的在左右兩邊移動,左邊,右邊,像這些燈飾一樣,跟著它們一分一秒的變化,又回到原點。



「啊...好緊張...」



再一次的拉開袖口,看到腕錶的時間原來只是過了五分鐘,為什麼在醫院的時候,時間都會飛快的流逝,等一個人,時間卻又過得那麼慢。



「抱歉,我遲到了。」



當女子的視線望向左邊的時候,聽到聲音從右邊轉來,女子立即轉頭望向右邊,卻發現原來叫喚的人並不是自己,只是自己旁邊的人,抿抿嘴,繼續等待。回過頭,發現自己等待的人剛好在自己的前方走來,縱使旁邊有很多人,可是,還是看得到她。



「緋山醫生。」



往她的方向揮手,對方也看到自己正站在前面一樣,揚起了微笑,加快了腳步,走了過來。



「唷,白石。」



「緋山醫生。」



不是第一次在醫院以外,私人的時間碰面,可是這二人之間,卻共同的多了一份羞澀感,因為今晚是一個,對很多人來說,對於她們二人來說更加是特別的,日子。



先在約定場所等待的,是白石,她拉下了圍巾,露出了嘴巴,一如以往的掛著笑容。



「抱歉,我來遲了。」緋山微微低頭道歉,白石立即搖頭「才沒有,很準時,看看。」



說罷,白石再一次將袖口拉開,將腕錶展示到緋山面前,指針指著的時間是「五點五十五分」,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



「妳沒有遲到,緋山醫生。」



「妳比我早來到,我就是遲到了。」



「哪有這麼說的?那定下約定時間來做什麼,別介意了。」白石訕笑。



剛剛一直在閃爍的燈飾,在二人的周圍閃爍,熄滅,那道光就像圍繞著二人一樣,一閃一閃發亮發光,對所有人,包括這兩位,今晚都是一個特別的,充滿著甜蜜的,聖誕時刻。



「總之,人來到就可以了,我們走吧,緋山醫生。」



白石轉身,喚著仍然站著的緋山,她收起了剛剛說著遲到的樣子,變成了微笑,跟到白石身邊。



「嗯,走吧。」謝謝妳,白石。緋山對於白石原諒自己遲到的道謝並沒有跟著說出,一直以來,緋山都覺得白石跟自己的對話中,道歉佔著大部份,有事沒事,白石都愛將道歉掛在嘴邊,這天,她決定不要聽到白石跟自己道歉,所以自己,也不要跟白石道歉了。



白石和緋山走到人潮中,但是白石總會比緋山走慢一小步,留守在緋山較後的位置,白石的手,也會放在不接觸到緋山腰際的空氣之中,像是防範著什麼似的,就在緋山身後,默默的守護著。



對於白石這種在後方的保護,緋山其實早已瞭然,每次當緋山受到前方的人卻步而退後,或者受到後方的推擠時,都會察覺到白石的手就架在自己後面,擋開後方推擠的人。



『謝謝妳,白石。』緋山在心中默默念著,對白石的謝意。每次想說的時候,就會吞回肚子裡,但是眼神也會隨著吞下話語的時候,瞄到白石的臉上,這叫緋山告訴自己正在跟她道謝,只是無法親口訴說而已。



像往常一樣二人一起走過各式各樣的店舖,看著不同的商品,服飾。走到眼鏡店,緋山會拿起心儀的墨鏡戴上,白石只會一直微笑說好看;經過服飾店,緋山就拉著白石進去,一件又一件衣服放在白石身上比較;進入咖啡店,白石會和緋山一起品味各種咖啡豆的香味,研究這次應該購買哪種。像往常一樣的走著,像是享受下班後的自由一樣,可是不同的是,二人都知道今天晚上,有點不一樣。



白石會在人多無法再並肩前行的時候,選擇走到緋山前面,一直放在後方的手也順應的挽起緋山的手腕,拉著她前進。



不用說什麼,緋山也知道白石是在替自己打開難以走動的路,那擠迫的人群堆,自己實在沒耐性的等它散開一條路,可是白石總會在這種時候,走到前面慢慢的鑽開一個出口,跟在白石後面的自己,也能舒服的走過。平常,也是這樣子,就算沒有牽著自己,白石也會在走著的時候,轉頭看一下自己的位置,然後,繼續前進。



『每次每次,都只是這樣子。』看著走在自己前面的白石的背影,緋山溫和的笑了起來,看著被白石拉住的手腕,她很想,就這麼捉著,那白皙的手掌。



走到一家販賣精品的店時,緋山叫停了白石「白石妳在這裡等等我,我很快就好。」



說完,緋山就打開玻璃門走了進去,在旁邊等待的白石,看著緋山在店裡左穿右插的,走到一個層架面前,從上往下的看著,看完了,又走到另一個層架,再一次的從上往下看,看著看著,白石的臉都快往玻璃上貼了,呵出來的白氣沾到玻璃窗上,瀰漫成一片白霧,剛好,就覆在緋山的位置之上。



「嘻...」



白石在白霧上伸出手指寫劃著什麼,可是寒冷的天氣很快就令白霧消散,白石就往玻璃再度呵氣,一遍兩遍,斷斷續續的在白霧上寫著未完的句子,終於在寫完後,白霧也在玻璃上作出了短暫的停留,漸漸的淡化消散,寫在上面的句子也隨著消失。



「啊,不見了。」



「妳在幹什麼了?」



看到緋山推開玻璃門踏出,白石馬上搖頭,走到緋山旁邊,看看她手上拿著的小紙袋。



「買了什麼嗎?」



「嗯,是買了什麼。」



「那,走吧。」



再度踏出步伐,二人離開了精品店,玻璃窗上的句子已經消失,可是痕跡並未褪去,隱約的還能看到,白石剛剛用指尖寫著的字,是一句很短的 -『喜歡』。



「緋山醫生,穿那麼單薄不會冷嗎,看看妳,鼻子都紅了...」



就在二人走到晚餐地點等待的時候,站在路中央,白石看到緋山的鼻子紅了,雙手都插到衣袋,緊緊的繃著身體。



「我怕會遲到,所以忘了帶圍巾了...」



在說完後,緋山馬上又是看到白石的那張臉,那張帶有歉意的臉。



「反正又不是很冷,再一會就可以進去了,不要緊的。」



「嗯...啊,妳等等啊。」白石解下自己的圍巾,圍到緋山的脖子上,輕巧的在前方打了個結整理好,以為就這樣的緋山,沒想到白石在之後還走開了,數分鐘後,白石回來,雙手還合在一起像在摩擦些什麼。



「緋山醫生,能將雙手拿出來嗎?」



緋山乖乖的將雙手從衣袋裡抽出,白石看到,就將緋山其中一隻手拉起,沒想到,白石的體溫在這氣溫下仍然高得過份,那份帶有熱力的感覺就從白石的手掌傳達到緋山冰涼的手掌。



緋山冰涼的手,在接觸到白石的體溫後,覺得很舒服。可是當白石那微微過熱的手,在接觸到緋山滲透給自己的冰涼後,就覺得有點不滿了。



白石往緋山的手掌裡放下了一小包白色的物體,再拉起緋山另一隻手將那小包裹起合在掌中,然後自己,也將雙手包起了緋山的雙手。



「這樣緋山醫生就不會冷了。」



每次說話後,白石都會附上微笑的看著緋山,那份由始至終都沒有改變的習慣,現在,隨著貼近的手,隨著手心中的溫度,直達到緋山的內心。



溫暖的,不只是緋山的雙手,不只是緋山的人,還有緋山的心。



她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裡流過一股暖流,作為醫生,那溫熱的感覺應該是血液吧,可是,總覺得還有些什麼,不是血液,因為血液的流動每天都有,可是能確切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能夠感覺到,這份暖流一定不只是血液這麼簡單。



一定,還有著什麼。



看著覆蓋著自己的雙手,用盡方法希望替自己保溫,卻又因為自己冰涼的手而顯得有點不滿的白石,緋山知道這個人,知道白石,就是這麼的,看顧自己,愛護自己,心頭一緊,衝動也隨之而來,抬起頭



「謝謝妳,白石。」終於,說出口了。



用自己的力量拖下白石的雙手,放到妳和我之間,緋山整個人往白石的身體傾倒,額頭,剛好的壓住白石的肩膀位置,整個人貼伏在白石的身體上,那份突然,令白石,也令旁邊的人感到驚訝。



白石被嚇得不知所措,可是緋山卻很平靜,對於周遭不同熱鬧的嘈雜聲,緋山現在卻是一點都不介意。



她只想在這個時候,感覺白石,她的味道,她的身體,她的感覺...她只想感覺白石,是真的在自己身邊。就是有她,自己才能堅強地從那失意的日子中站起來,從那失意的日子中立誓,並且走過,為什麼,自己會湧起了一種想法呢?



『我也想守護妳,白石...』感覺著白石的一切,緋山的心像是受到一股力量拉扯一樣,緊緊的揪在一起。因為有妳,那份一直搖擺不定的感覺終於定下來了,緊貼著的身體,左右交錯的心臟,能否隨著溫度,將我的感受,傳達直至妳的內心?



慢慢的離開白石的身體,緋山對上白石的目光「聖誕快樂,白石。」



「咦?怎麼了,突然...」



「今天不是聖誕節嗎?跟妳說這話,有什麼好奇怪的。」



「不,沒想到是現在啊,太突然了,緋山醫...」



置於二人之間屬於緋山的手突然抽走,食指立在白石面前。



「不要叫醫生。」



「咦...」



「該怎麼稱呼我呢,白石?」



緋山的樣子顯得有點壞,搗蛋的笑容出現,額前的瀏海有點散亂,這個樣子的緋山,白石真的覺得很可愛,沒來由的就是這樣覺得。她輕輕的抓實了緋山仍放在自己手中的手,用手指輕撫著,緋山對白石這個動作並沒有掙開。



「讓我想一下好嗎,緋山醫生?」



「今晚之內。」



「咦~」



「不然就不要再叫我。」



「我不要,我一定會想到怎麼叫妳的。」



緋山將剛剛的紙袋拿起,交到白石手中。



「送妳的。」



「嗯...謝謝。」



「打開來看吧。」白石將紙袋打開,摸到裝著的東西,是毛茸茸的東西,拿出來一看,是一個簡單的白球吊飾。



「怎麼突然送我這個了?」



毛茸茸的觸感令白石很喜歡,單純的白球,但卻是緋山送給自己的禮物,白石對她愛不釋手。



「白色的,聖誕節,白石,不是很配?」



「我才不是白色,總是喜歡拿我的姓氏戲弄我。」



不約而同的二人同時發出歡樂的笑聲,那不同於以往的感覺在這個時候再次湧現,今天晚上,白石希望能喚一聲緋山醫生那個只屬於自己能夠叫喚的稱呼,縱然很普通。而緋山,也希望聽到白石能改變一下對自己的稱呼,就算,只是那三個平凡的字。



二人晚餐過後,走到街上,走在比較散落的人群中,不顯眼不著跡,可是卻看得到,她們的手,牽在一起。



在一個公園之中,傳來了一班集合在一起,唱著聖詩歌篇的人們,她們循著歌聲,走到公園的噴水池前面,大約二十個人左右,穿著白色的長袍,拿著一根白色的洋燭,以溫和但響亮的歌聲,唱起聖詩,歌頌這個節日,聖誕節。



「他們不是醫生,但也是穿白袍呢,和我們一樣。」白石笑道。



「可是沒有不同,大家都是為了別人,以自己的方式付出。」緋山回應。



「我知道,所以,歌聲才會這麼溫暖人心。」



每當唱完一首聖詩,站在前方的牧師都會將手中的金色鈴鐺搖動一下,響起清澈的聲音,彷彿通知所有人,以及上天,剛剛的以及緊接下來的,都是送給大家的聖誕禮物。



「啊...」



突然一陣驚呼,緋山轉頭望著旁邊的白石,只是看到,白石的眼角淌落下了一滴眼淚,白石慌忙的用空出來的手指抹去淚水,再看著緋山,她知道緋山都看到了。



「妳怎麼了?突然...」



「沒什麼...只是...沒有為妳準備禮物...」



說謊也要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好不好?明明在昨天晚上,踏入今天的那個時刻,已經送上了祝福,並在稍後遇到的時間裡,給自己送上禮物並帶來這個約會,禮物什麼的,根本早就收到了。



緋山轉過身,正面的看著白石,牽扯了一下白石的手,白石也回應似的轉身正面對著緋山,對立著的二人,緋山看到白石不只是滴下眼淚而已,雙眼都變得通紅了。



突然的,為什麼會這樣子?是看到什麼了嗎?緋山伸手撫上白石的臉龐,抹過淚水的滴落痕跡,重新的問了一遍「怎麼了?」



好溫柔,好溫柔的緋山,從聲音就能聽得出來,緋山很關心自己剛剛的突發,可是,說不出口啊,這麼,私自的感受,過份的感覺。



白石還是搖搖頭「感覺,他們的付出突然令我很感動,所以就...」



「聖誕夜,還要因為小小的事情而說謊?」



才不是小事情,那可是關係到白石的私有情感,那沒有經過緋山同意,就擅自加插進去的幻想,不能因為私有的幻想,而令緋山感到困擾的。



「對...」



「今晚,我不想聽到妳道歉,所以」緋山按壓著白石的臉龐「要說真話。」



白石的眼睛直盯著看著自己的緋山,那雙瞳孔,長久以來都是自己最喜歡注視的鏡子,每次看到,都會忍不住的說出真話,更多的原因,是自己不會跟她說謊。



「我...剛剛聽到那一下鈴聲...」



白石看著緋山,雙眼再次泛起水氣。



「想起今晚妳就在我身邊,剛剛,跟我道謝了,剛剛,關心我了」沒法承受更多的壓迫,現在只想,將一切傾訴予妳「那下鈴聲,妳的存在,令我覺得,我被祝福了,這是為了我們而響起的聲音,只屬於我們的,幸福的聲音。一下,兩下,就在耳邊響起,而妳也就在我身邊,牽著我。」



緋山的手隨著白石的手慢慢向上,舉到相當於緋山的胸膛位置,停下,白石低頭,唇就這樣壓在緋山的食指上。



原來白石的感動,就只是這麼簡單,一個伴隨,一份溫暖,一聲道謝,白石已經感到滿足,她所需要的,現在已經得到,還可以再多一些嗎?白石沒有去想,只是現在,她知道自己已經足夠。



其實緋山,又怎麼不是同樣的感覺?一直都像個小孩一樣,任性的無視白石對自己的溫柔,卻總會放在心裡,每次都會在心中,跟白石說一聲『謝謝妳』。一天一天,道謝的句子,已經在緋山心裡累積到飽和,再一句就會滿溢而出,在這個界限下,緋山總會叫自己,再多一句,再容自己裝下多一句,然後下一句,就會親口跟白石說出口。



說出口了,可是還覺得不夠,一句而已,能夠彌補那長久以來堆積在心底的『謝謝』嗎?才一天,才一句,緋山覺得並不滿足,她認為不夠。



緋山從白石的唇下抽出自己的手,雙手環繞到白石的脖子後面,整個人再一次的貼伏在白石身上,環扣著自己的手,因為身高,緋山有點吃力的將身子微微抬高,白石察覺到,也將自己的雙手抱在緋山背後,承托著她的重量,也讓緋山不會太辛苦。



「白石,剛剛跟妳說的道謝,只有那麼一句,根本不夠」一道一道溫熱的氣息在白石的耳畔掠過,呵暖著,使白石覺得有點癢,可是白石,選擇忍耐,因為比起耳朵,現在她的心,對於緋山的話顯得更加痕癢。



「謝謝,謝謝,謝謝,謝謝...要對妳說的道謝太多了,我根本說不完。」



「所以...」



緋山放開雙手轉為放到白石的肩膀,那不能形容的空間距離,使得二人都緊張起來,身體,繃緊了。



「所以啦...」



緋山側著頭伏倒在白石的肩上,有些話,終究要說出口,才能夠傳達到對方心裡,不然就會糟塌了這個夜晚。可是,該怎麼說才可以...有些話,就算想說,還是會覺得,很不好意思...



就算是她,最重要,最重要的,這個她。



「...我還想不到該怎麼稱呼妳...」



白石的聲音響起,緋山將臉慢慢的退回到原來的位置,她看到白石,眉頭皺起,可是卻面露笑容。



「對妳的稱呼,只有一個而已,可是現在,我說不出口。」因為,還未夠,勇氣。



「可是我相信,在今晚後,在明天,後天,大後天,總有一天我會想到,適合我的,屬於妳的稱呼,對嗎?」



「白石...」



重新的抱上白石,緋山的笑容伴隨著淚水,降落在白石的肩膀上,笑了,從心底引發的笑,緋山笑得很漂亮,她高興,她感動,為了白石的話,她真的覺得,自己能在這個晚上,這個節日,得到這麼捧的禮物嗎?



能夠嗎?能夠在今晚以後,也能繼續在一起嗎?

就在這以後,尋找對妳的稱呼;就在這以後,跟我說仍覺未夠的謝謝。



在這幸福的夜裡,她們都知道,已經用了屬於自己的言語,表達出屬於自己,傳達給對方的愛。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