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蒲公英同人—CODE SPEC(!?)】續(單篇完)

作者:musashi
更新时间:2010-12-17 20:13
点击:868
章节字数:39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前言─█

我本來只想寫純正的嗎(當麻)啡(緋山)文ww(告非)

但有點事與願違就是了ww

且途中可能會不小心跳tone到Erika身上(艸

只希望角色不要崩壞太大(艸艸

最後,有BUG也請不吝指教







█─正文─█




上至各界權威,下至市井小民,不分身份、不管性別,展現生命的頑強,與死神搏鬥的拉扯戲碼,每日都在上演,從未有一刻消停。只是,結果難免也有那令人無法接受的——殘酷事實。


為了更迅速掌握黃金急救時間,翔陽大學附屬北部醫院在田所部長的引領下,導進了直昇機緊急救援制度,為了培育更多的專業人才,迄今仍努力奮鬥著。


套句黑田醫生的話——只有那些具備能承受巨大壓力的精神力及高超醫術的人才能乘上急救直昇機。但即使是忙碌奔走的急救中心,也不是沒有和平的時候。如今,在門診部一隅,有股微妙的氣息靜靜地流動著。




寬闊的診療室,只有兩位身板同樣嬌小的人兒,一坐一站。憑藉身上的穿著很容易判斷出身份,再從胸前的ID卡上得知,此間門診當值醫生——緋山美帆子,目前,正以微彎腰的姿勢查探她的患者情況。一旁的診療桌上,擺放著該名患者的資料——當麻紗綾。


原本這空間不該只有她們兩位的,但當麻才剛坐定,便有一神情急躁稍嫌慌亂—不,是非常慌亂又舉止莽撞的矮個子醫生闖進來求救,直嚷著「緋山!辻借一下!!」這樣的話語,便又急迫地敦促著一旁的小護士。


平常聒噪擾人完全無法讓人十足十放心的藤川醫生,行為舉止雖和平常一樣沒什麼太大區別,但那彷彿面臨世界末日的神情語調,也另緋山不得不皺了下眉頭。不過轉念一想,如果真有什麼要緊大事,不可能省略了自己———隨時能火速支援的戰力,這點,緋山可是很有自信的。


興許是辻護士才能處理的事情吧,反正手邊這孩子的狀況自己可以掌握得宜,於是向辻點頭示意。


緋山醫生抱歉!我馬上回來——!!


腳步聲愈行愈遠,不知為何後來刻意壓低的談話與驚呼聲也早已聽不見,反正也沒有其必要。


唯一迴盪著的這句離去前的話語,依稀繚繞在診療間,漸漸散去,歸於平淡。








「已經完全消腫,沒什麼大礙了。」下了判斷的緋山,坐了回去,左手撐著下顎寫著診斷記錄,末了,頓筆——停駐在字尾的句號加深了些許色彩。


「妳來這裡不會只是為了拆紗布吧?」


「只是路過——」


「從警視廳搭JR,不管是京濱東北根岸線、山手線、總武線,隨便哪一條再轉特急列車,就算以最快速度接上北總,到這裡怎麼樣也得花上一個半小時,如果這還叫路過,那我就不知道什麼才叫特意了!」無奈地放下筆,還沒等當麻說畢,緋山毫不遲疑地截斷她的話語,這孩子——盯著垂吊在那孩子身前的石膏,緋山感覺額邊有青筋微微騷動。


「MIHO醬真沒情調。」


「哈啊!?」為什麼會有這跳躍式的結論啊…「還有——我說過不要這樣叫我。」敢說忘記我肯定不會吝惜少林拳法的展現,力道嘛~~一成應該不會傷了她才是。


「叫MIHO醬比較親切!」嘟嘴,一臉絕不妥協,十足的萌物。——如果對象不是緋山美帆子的話,會更具殺傷力。


「是~是~」緋山隨意應了兩聲,便又將注意力轉回桌上的病歷表。只是緋山醫生,妳好歹也認真敷衍一下嘛~~瞧,當麻那小嘴又翹得更高了點,完全的小媳婦受委屈樣。








雙腳伸直直微微晃蕩著的當麻,望著緋山那令人心悸的側顏,視線游移,將焦距鎖定在那纖細又白晰的右手,再度持著筆卻未移動分毫,不知是想著其他患者的診療方案,還是單純地因為當麻紗綾這個人而陷入沈思——


當麻有點小開心。——她連猶疑都沒有的,直接選擇了後者。


緋山美帆子此時此刻,是屬於她的——這點當麻也是非常有自信的。




只是——


很不習慣這麼安靜——尤其是與她相處的時候。雖然就這麼任時間流逝也未嘗不可,不過…果然還是希望她能對自己有所回應。——不管是哪方面。


所以,就算為著自己的事陷入奇妙的思緒裡,但像現在這樣——沒看著自己……


———果然令人氣結。




「MIHO醬~」


「嗯?」有回應,可是注意力並沒轉過來。


眼珠子骨溜的一轉,當麻漫不經心地開啟了下一個話題,達到目的方罷休。


「妳覺得緋山紗綾好還是當麻美帆子好?」


緋山動作一滯,轉頭望了眼當麻後——「當麻紗綾比較好。」又回身投往從剛剛就沒再下筆的病歷上。


「嘖!」


應該問喜歡哪一個才對,這樣說不定會有——我比較喜歡當麻紗綾。這樣的答案。


失算了。


緋山美帆子——不可小覷的一號人物。




「話說回來~」緋山終於徹底放棄那根本沒什麼需要加註的病歷,轉過身,對當麻正色道。「妳真正該治療的是妳的左手。」


——拐彎抹角真不像自己。緋山不禁在內心對自己吐槽著,剛剛的躊躇根本無用,索性直接道明她的重點。


「讓我看看…」才正要撫上那亮晃晃刺自己眼目的石膏手時——被避開了。


「色狼。」——再度被下了這樣令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哈啊!?」如今就算是緋山,也趕不及當麻的思考模式吧。「我說妳——」


「緋山醫生,辻護士請我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幫……」一位身形高挑的醫生才剛探頭進來,硬是被眼前所見一幕呆楞了心神。










「………年輕的緋山醫生?」


「喂!」








「剛才失禮了。」


「不會不會,而且Megu醬沒有猜錯喔~這是我的SPEC呢。」俏皮地朝眼前的醫生眨了眨眼。胸前的ID卡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啊~馬上就能明瞭來者何人,白石惠——就Megu醬囉~~


——完全不經人同意就擅自決定稱呼的當麻紗綾,厚臉皮的程度非比一般。


「而且~~~」對白石明顯的疑惑神情,當麻滿意地再往她身上湊近。










「還是24歲的青春肉體喔~~♡」聲音卻沒有因為兩人距離縮短而減小。


「誒!?」帶著調皮得逞的笑容,當麻超~~~滿意白石那急速攀爬上臉龐與耳朵——那完全無法遮掩的潮紅。


「都給我滾出去———!!!」緋山的怒吼聲響徹在偌大的診療間,迅速竄至走廊,撲天蓋地籠罩著門診部,甚至有再擴散的趨勢,雖然只有短短數秒。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白石微微感覺到地板波動。難道除了少林拳法,緋山醫生還修練了獅吼功嗎?———翔北急救中心袋鼠優等生‧白石惠,認真地思考著這不知道算不算是個嚴重的問題。








「那個…緋山醫生?」才剛被緋山以——妳們打擾到我檢查病人了!!這樣的理由〝請〞出診療間,白石偷偷從門邊再度探頭。


「還有什麼事?」


「唔…」看著那似乎要戳破病歷的手勁,偷偷瞄了瞄——方位似乎在某人的相片上。雖然有可能會再惹緋山醫生不高興,但白石覺得實在有必要提醒一下這位氣過頭的人兒。


「我是妳今日最後一位病人——Megu醬是想這麼說的。」當麻倒不躲著,光明正大地倚著另一邊,細心地幫白石說了下文。


啪吱——緋山醫生,妳筆上似乎留下了那奇異的軌跡啊……








白石條件反射地拉著當麻狂奔而去,帶著哀怨又無辜的氣場。——我只是想和緋山醫生一起下班呀…


被拉著走的當麻,沒有掙脫,看看白石,再瞧瞧兩人交握的手。


白石的手——MIHO醬的手——白石…和MIHO醬——


不著痕跡地加強了握力,雖然不怕對方發現自己的意圖,但——這時間能拉多長就有多長吧。——一點小小的私心,就滿足自己一下吧。








護理站,醫生與護士來來去去,間中會有幾位患者或家屬駐留。鄰近傍晚時分,醫療人員也漸漸地稀少了起來,多數都在做最後的巡視與整理,如今待在護理站的,才不過四位醫療人員,卻有兩位行為怪異了點。因為實在太匪夷所思,其他二位本意欲幫忙,卻被某醫生推辭了。


「辻,妳那邊有嗎!?」悶悶的聲音從桌底下傳出,但不難聽出那完全平靜不下來——急躁的語調。


「沒有~~藤川醫生我早上確實放在你桌上了。」辻手腳沒停過地邊找邊回答。


「啊~~~!!那之後PHS響了,一不注意就撞了桌子…」藤川終於放棄那塊區域爬了出來。


「東西撒了一地我也沒來得及收拾,就隨意往桌上扔了。」不停地撓著頭,東張西望地希望那小東西能出現在自己的視野。


「會不會不小心夾到病歷裡面了?」辻試著想了一下各種可能。


「那就糟糕了!要是被別人看見怎麼辦!!」藤川邊嘟噥著,邊向另一目標尋去。


「沒關係的,反正沒有寫上名字不是嗎?肯定會當成一般的…」


——有什麼要緊的東西嗎?


「藤川醫生寫給冴島護士的情書呢~~」


…………………………


…………………


…………


「誒!?」很順其自然回答的辻,驚覺剛剛似乎是另外第五人提出的問題,而且聲音還那麼樣的熟悉。


看著藤川醫生慘白的臉色,辻轉頭望去。——冴島護士笑容超級~~可掬地,只是為啥會有打從心底感到恐怖的感覺?


——藤川醫生,對不起。這是辻護士唯一剩下的想法。














——藤川醫生見到世界末日了嗎?


送當麻離開醫院的白石,再度回到護理站時,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超級低氣壓到不行的藤川。眼神詢問著辻護士,也只得到——被冴島護士狠狠訓了一番~這樣帶著嘆息的回答。


總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耶…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白石有點傷腦筋。


但沒多久注意力就被轉移開來,因為緋山醫生走回護理站了。——卻行至藤川醫生旁邊。


——唔…沒來由地,白石嘟起了嘴。連她都還沒有理清頭緒,就聽緋山如此說道。


「藤川。」手上似乎拿了什麼?——信封?瞧著藤川醫生眼神毫無焦距地,卻在看到那物品時突然放大的瞳仁。


在他反應過來前,緋山醫生已將手上的東西放置在桌邊。「你的心意我心領了,但是——」


「你還是先加強文筆再說吧。」留下了這樣一句令白石不解、藤川石化,以及辻帶點同情的逆耳忠言後,緋山逕自往更衣室方向走去。


駐足,瞄了一眼,朝著那呆了一會兒遲遲不見動靜的人提醒。「白石,回家了。」


話畢,繼續邁開步伐,因為知道那人一定會追上來。聽——幸福的聲音。








覷了眼與白石右手交握的左手,緋山不解。「為什麼今天這麼執意牽這手啊?」將交握的手往上提了提,饒有興趣地問著。——總覺得答案會很可愛。


「沒什麼——就是今天想這麼做。」白石只是微笑。


「嗯……?嘛~~算了。」彼此交握的手輕輕搖晃,在回家的路上,餘暉的見證下,這也是——幸福的擺盪。







█─END─█







█─不算短的後談─█


其實當初只有兩段小靈感打算化為二十字微小說的,但發現某小段落會超標,於是乾脆化成短篇。

………………這還是短篇嗎!!!(ˊ-口-)ˊ╩═╩


感覺自己對當麻內心部分寫太多,導致表面上孩子心性,搞怪又出奇招,可內心活動卻……(艸

反而不像當初構思的那樣既可愛又欠K帶給人歡樂的當麻了…勾咩(艸艸

如果之中某些橋段能讓看官們會心一笑,我也就滿足了=w=


在此補充說明一下藤川與辻護士之間的緣由ww

對於喜歡冴島的事,藍澤對感情隔絕的氣場、白石一看就沒啥戀愛經驗的模樣(喂)、緋山看似是個很好商量的對象但要是真找她肯定被刺得體無完膚,不知為什麼總有這種感覺的藤川醫生,最後挑上了溫和型的的年輕護士—辻陽子。

關於情書,是辻護士建議的,想讓藤川醫生藉此試探看看。

總是邀約不到佳人的藤川醫生,便同意換個作法。

本只打算試寫,給辻過目後聽取意見,所以信件上也沒有任何署名,可是〝意外〞的插曲,東西落在了緋山醫生那裡。──堅持親筆寫信的藤川醫生,也因此給自己挖了個好大的坑洞ww


其實好幾個段落都可以END的,但又鬼使神差地繼續往下挖(艸

因為越挖越深,嗎啡文就挖成紅白文了啦www

白石×緋山這對CP在我心裡的地位果然還是無法輕易撼動www


其實這篇也可以算是白石V.S當麻の緋山保衛戰www

當麻那小小的心思,還是被白石注意到了ww

因此也才有最後牽手一段ww

腹黑的白石醫生好棒wwww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