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1-30 23:15
点击:1295
章节字数:51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0-12-1 00:46 编辑


我很想知道為什麼明明只想一至兩篇完結的番外會被我再一次的寫成連載文....

誰來告訴我(ノ ゚Д゚)ノ┻━━┻


想看甜的朋友要失望了

因為我這篇文還是

一成不變的累贅,一成不變的長氣,一成不變的糾結

還有

一成不變的不懂甜(喂


起碼現在還是看不到甜的跡象(ノ∀`)

過渡過渡...


以下正文w


***********************************


番外 一:


一段感情的起始,總是洋溢著一片滿滿的甜蜜,一件小事,一句說話,都可以讓人心花怒放。白石和緋山現在的關係,雖然並沒有去到明確的表明了立場,可是白石的心,已經因為和緋山那踏進一步的感覺而欣喜莫明,看到什麼都會笑,就算只是在寫病歷,也會在途中停下來,想起緋山的樣子,忍不住的又對著病歷甜笑了一下,然後繼續寫著病歷,嘴上輕輕的唸著『緋山醫生』。



「白石,妳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呢。」



藤川拿著一本一本的病歷走到護理站,看到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傻笑不停的白石,難以想像這陣子因為高倉小姐的死而一直陰沉沉的白石,今天會笑得那麼開心。



「有好事發生了,不是應該開心?」白石含笑的回答。



「有什麼好事了?啊,難道是妳已經決定了畢業後的路向?」



「和畢業後的事情無關,但的確,是很美好的事。」白石帶著滿意的笑容轉身走出護理站,手在離開櫃檯的時候還輕快的拍打了幾下。



現在的白石,走路都像帶有風一樣,像個小孩子一般,在不怎麼多人的走廊都會繃繃跳,她的好心情,從內到外都表露無遺。在走廊上看到緋山的背影,白石急不及待的快步走到她的身後,惡作劇拍了她左邊肩膀,卻走到緋山的右邊,當緋山轉向左邊發現沒人然後轉向右邊看到白石後,那輕微責備的眼神卻會令到白石感到快樂。



「白石妳很無聊。」緋山看著白石露出那得意的笑容,不免覺得這傢伙,真的很無聊。



「因為看到緋山醫生,想叫妳嘛。」



「那正常一點叫我好不好,這樣子很好玩嗎?」



「緋山醫生不喜歡?」



「正在工作不能太散漫啊。」緋山帶點責備的口吻說著,可是白石還是露出微笑,看著眼前這麼認真的緋山醫生,白石再一次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是的是的,認真的緋山醫山,我知錯了。」



「白石,我說妳...這種語氣根本不像是在知道錯了。」



緋山將視線從白石身上回到病歷上,邊看邊記下要補充的部份,認真的側顏看得白石入迷,一面認真的看著旁邊的緋山,緋山專注的眼神,那微微張開的嘴唇,散落在前額的瀏海和那勾到耳背後的頭髮,都讓白石看得呆了,突然發現,緋山在補充的時候,都會不時的用手指將有點長的瀏海撥開,但數秒後,瀏海又會覆到額前,阻擋著緋山的視線,白石看到了,輕輕的用左手替緋山將那礙到她的瀏海撥到耳背後。



緋山察覺耳邊受到騷擾,舉起右手按住耳朵,卻同時按住了白石的手,摸到那帶點冰涼的指尖,緋山轉頭看著白石。



「妳在幹什麼?」



「緋山醫生的頭髮太長了,阻擋到視線感覺好不方便。」



說罷白石就將手退開,緋山則繼續低頭寫病歷,白石靜靜的和緋山一起走著,看到緋山的耳朵,今天還是沒有戴上耳環,這是她第十三天沒看到緋山戴上耳環了。



「緋山醫生,最近都沒看到妳戴耳環呢。」



「啥?戴不戴都沒所謂吧,是說妳怎麼會留意這些啊。」



緋山放下病歷看著白石說話,那個表情帶著輕鬆,剛剛責備白石應該是因為自己正在工作,所以才會這樣吧,瞭解到的白石不禁的提醒自己,下次要和緋山醫生開玩笑,要看看她在幹什麼了。



「因為緋山醫生所配戴的耳環總是每天不同,而且...」



白石雙手放到身後,一步一步的踏著,帶點緊張的心情吐出下一句話。



「我很留意緋山醫生...的嘛,怎麼會留意不到...呢?」



當這句話說出口的同時白石的心臟也達到一個異常的跳動頻率,那天送緋山回家的晚上明明說過比這些更害羞的話,但是現在的氣氛和那晚不能同日而語,沒頭沒腦的說出這句話,白石也尷尬得口吃了,不擅長的話就不要說嘛。



可是說出後出現的一片沉默,吸引白石看向緋山方向,發現緋山面無表情的走著,可是透現在耳根的那一大片紅,已經告訴了白石,緋山聽到她的說話後也是同樣的害羞得說不出話來,發覺緋山這個反應,白石滿足幸福的感覺完全侵占到身體的每一吋地方,很自然的,白石以手背碰觸著垂在自己旁邊的,緋山的手。



輕輕用兩根手指勾起緋山的食指,發現緋山並沒有逃避,但是因為在醫院,白石沒有進一步握住緋山的手,只是收緊了一下,然後放開了。



「緋山醫生。」



「...怎麼了。」



耳根已經紅透了,應該是很憤怒吧?可是還是堅持著不願看過來,這樣子的緋山醫生實在令白石覺得,好可愛。想到這裡,白石好想握住緋山,不論怎麼樣,她現在就很想和緋山有所接觸,她想觸碰到緋山。



順著搖擺的幅度,白石一下就將緋山的手撈住,將緋山的手包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緋山沒有掙脫開,任著白石握住自己的手走著,期間白石的身體緊緊貼在緋山身邊,顧慮到這裡畢竟是醫院嗎?還是顧慮著緋山?白石的身體刻意擋著她握住緋山的手這件事,儘管走在身後的人可能會看到,但是從正面迎來看到的話,那才是更尷尬,這樣的話,白石為什麼還是要握住緋山的手,緋山又為什麼,沒有放開白石的手?



但一走過轉角位置,緋山還是甩開了白石的手,因為眼前就是護理站。緋山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將面前的病歷清除,白石站在原地,看著剛剛握住緋山的手,那殘留著的感覺,不夠啊,真的不夠...



白石越來越貪心了。



接近半個月了,白石和緋山持續著這種關係,白石依舊的對緋山好,關懷,貼心,溫柔,無一不做得比之前更好,白石看到緋山臉上的笑容開始增加,可是白石還是覺得不夠。



明明之前只要看到緋山的笑容就會滿足,就會開心,就會覺得足夠,可是現在的白石,覺得不夠。她很想看到更多的笑容,她很想看到更多的緋山,又或者,她是想得到更多的緋山。



現在的關係,白石並不滿足,告白了,親吻了,可是,並不代表一切。



現在的關係,普通朋友嗎?不是。戀人嗎?不是。那到底,是什麼?現在已經不能再做回普通朋友了,不能夠也不可能,如果來到這一步要白石將緋山當回普通朋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關係已經變化了就不能夠回到原樣。



可是在接下來的日子,緋山的變化才是令白石最憂心的原因。



儘管態度沒變,對白石的碰觸沒有特別嫌惡,對白石的關心沒有感到抗拒,但是有一件事,白石很在意。



緋山,沒有再正眼看過白石。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話倒不會特別在意,但是每當二人一起當值的話,緋山這個動靜就會特別明顯。



這天晚上,白石和緋山一起當值夜班,伏在桌前寫了一個小時病歷的白石放下筆,靠著椅背雙手伸直做著舒展的活動,看向前方,緋山依舊低著頭寫病歷,一筆一筆,專注的落下。白石托著下巴想了想再看看時鐘,時間差不多了,離開座位往自動販賣機的方向走去,路走到一半,白石微微回頭,看到緋山依舊寫著病歷,然後伸手揉了眼睛數下,白石懂得緋山開始感到累了。



最後一個字寫完,緋山丟下原子筆將雙手舉高,用力的拉直了背部,骨骼都發出了『咔咯』的聲響,睜開眼發現坐在對面的白石不見了,看看時鐘,緋山知道白石是去了買咖啡,每當值夜班的時候,在這個時間白石都會去買咖啡,發現白石不見了的十秒後,緋山都會嗅到咖啡的香味,開始在這個空間飄揚。



「緋山醫生,給妳。」



熱騰騰的咖啡香氣飄到緋山面前,緋山接過咖啡,可是和她一直習慣喝的不同,不是那杯黑沉沉的液體,而是混雜著牛奶香味,將顏色調配成啡色的牛奶咖啡,還有放在桌上的那一份麵包。



「緋山醫生從下午到現在都沒吃過東西吧?就這樣喝黑咖啡很傷害胃部的,擅自替妳買了牛奶咖啡和麵包,先吃著吧。」



「謝謝妳,白石。」



白石回到緋山的對面坐下,雙手捧著咖啡呼氣,一團霧氣在白石面前被吹散,留意到緋山的注視,白石也望了過去,可是當白石的視線在對上緋山的那一個瞬間,緋山就會立即轉移視線。



『果然...』



緋山逃避著自己的視線,這是半個月來白石留意到的變化,每一次當視線不經意的交合的時候,緋山都會避開,然後就會不再看著自己,直到任何一方投入工作。發現到這件事情,白石的心還是會加速跳動,但卻是因為不安所帶來的頻率,每當白石看到緋山明顯的逃避開自己的視線,白石就會受到打擊,那太過明顯的逃避,心中的那份情感,就會再一次的受到挑釁。



『緋山醫生,妳的心中,現在真的有我的存在嗎?」



這個問題白石想了好多遍好多遍,每次都想問,可是卻不敢問,那因為不想去追逼緋山的想法,以及那在面對這個問題就會變得像玻璃般脆弱的倔強,白石更希望擁有的,是更多的勇氣,可以和跟緋山告白時相提並論的勇氣,但好像,怎麼都儲不回來。



***********************************



今天緋山是當值的直昇機醫生,在快接近黃昏前,她收到了請求出動的指令,在奔跑出直昇機場前,在走廊和白石迎面相遇,緋山一步一步的跑到白石面前,白石發現緋山像看不到自己一樣,眼睛注視著的是前方的出口,白石站在原地,當緋山和自己擦身而過的時候,在緋山身邊以她所能聽見的音量,輕輕的吐出了一句



「路上小心。」



然後緋山的身影,就消失在大門打開透射進來的陽光之中,白石一直站著,看著大門擺動,直到完全關上為止,才向著自己的目的地進發。



直昇機上的緋山在得知現場的消息以及和翔北交換消息,靜待到達現場的時間中,她回憶起剛剛在走廊和白石相遇的情景,雙眼看出窗外,那一片天空仍然很高,在天空飛行,心情卻不能愉悅,因為現在自已在天空的原因代表有人有生命危險,看到那飄浮在空中的雲層,緋山想起了白石,和剛剛跟自己告別的話語。



「呼...」緋山按壓自己的心房,呼出了一口氣。



「緋山醫生,怎麼了嗎?」坐在對面的冴島發現緋山像是第一次上直昇機一樣緊張,不免覺得奇怪。



「不,沒事。」緋山露出了一個笑容,那是一個冴島不曾看過的笑容。



然後緋山就維持著那道笑容直到跳下直昇機,可是在完全搶救將病患送上直昇機後,那道笑容再次出現,直到回到翔北。



『直昇機還有五分鐘就會降落』



得知直昇機快將降落,白石的意識集中到一點,在橘醫生指派接收人員的時候,白石已經走到橘醫生的面前跟他說「由我去吧」,然後就和其餘兩名護士跑出急診室,一路直奔往停機坪。



直昇機徐徐降下,用機身劃出一個圓的盤旋落在地面,在螺旋槳還在攪動牽引出頗大的風勢下,直昇機的門被打開,緋山從機內躍下落到地面,旋即衝到機尾將病人拉出,白石在緋山躍下的時候已經準備好跟著緋山的行動,所以在緋山等人拉出病人後,白石幾乎已經在下一步就接手一起推著病床,和緋山一起前進。



日落的黃昏餘光從背後照射到各人身上,因為背光白石無法看清楚緋山的臉容,可是在光芒中的緋山,混合掃蕩著周圍的風,給白石一個奇妙的感覺,白石看著病床上的病人,她總覺得這個病人一定會因為緋山而痊癒的。



搶救過後,病人平安的送到病房靜養,緋山則回到護理站著手寫下剛剛的紀錄,拿起口袋裡的原子筆準備書寫的時候,看到白石正走進自己的視線範圍,剛剛鎮靜下來的心臟開始不安份,一大一小的力量敲打著緋山的心,呼吸開始急促,最近只是看到白石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緋山已經不能再多看她一眼,因為總會想起那天晚上,白石那太過溫柔的吻,就算,只是落在額頭上,那已經令緋山感到...不知所措。



明明是笨拙得要死,卻是最能撩撥心弦的音符,回想起那晚白石的說話,白石的追問,白石的雙手還有,白石的吻,全部全部,當緋山每次想起的時候,總會不自覺的感覺到,什麼叫做幸福,什麼叫做甜蜜。



抬頭看著她的身影,在心底呼喚著她的名字『白石...惠』,就算白石沒聽到,沒有轉身看著自己,緋山都覺得這個名字的主人,變得尤其可愛,就連名字,也變得很喜歡。



「啊,冴島護士,妳怎麼了?」



站在白石旁邊的冴島突然站不穩的倒向白石,白石立即扶著冴島的肩膀,支撐著她的身體令她不致倒地。



「...嗯...有點頭暈而已。」



「不可以這樣啊,身體不適就告假回去吧,冴島護士。」



冴島雖重新站直,可是白石的手還是搭在冴島的肩膀上。



「我還有病歷沒整理好...」



「這些我來幫妳做就好了,妳不舒服,快回去休息。」



說罷白石就將冴島手上的病歷搬走放在桌面上,掌手覆上冴島的額頭,作出最基本的探溫,不到幾秒白石就放下手。



「冴島護士妳在發熱,一定要回去好好靜養。」



「咦...?」



「我送妳回去。」



冴島無力的讓白石扶著自然向更衣室走去,經過緋山的時候,白石稍作停留。



「緋山醫生,能麻煩妳幫我跟三井醫生說我想請假一小時嗎,將冴島護士送回家後我就會回來。」



「嗯...嗯,沒問題。」



「謝謝。來,我們走了,冴島護士。」



白石一手扶著冴島的肩膀,一手捉著冴島的手臂,遷就著冴島的狀態,二人以很緩慢的速度步行著,緋山看不下去,丟下筆走到旁邊推了一輛輪椅走到二人面前,示意白石將冴島放到輪椅上去。



「冴島護士,小心...」



「白石醫生,我只是發熱,不是昏迷,不用這麼緊張的...」



「怎麼可以呢,慢慢...」



「白石妳給我回去處理冴島的病歷,我推冴島去更衣室,準備好了才叫妳過來送她回去。」



緋山稍微推開白石並命令她回去將剛剛答應冴島所做的事先處理好一些,然後自己就推著冴島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緋山醫生,妳不高興嗎...?」坐在輪椅上的冴島沒力的問著。



「沒有。」



「那妳為什麼生氣了?」



「沒有。」



「那...」



「冴島妳真的發熱嗎?一直說話會很難受啊。」緋山拉停了輪椅,走到冴島旁邊蹲下。



「我只是覺得妳直到現在還是很古怪...」



「妳更古怪,剛剛在現場明明還很精神的,回來就發熱了。」



緋山伸手探向冴島的額頭,發現她的額頭真的很燙,剛剛在現場如果她是在發熱狀態的話,那麼就太不專業了。



「妳失職了嗎,冴島護士?」



「才沒有,在現場的時候我真的沒事的,可能...」



緋山回憶起現場是在山坡附近的溪澗位置,地形所限作為支援的冴島只能涉足到溪澗之中,曾經多次在直昇機和救援位置來回跑動的冴島,可能因為這樣才感染到風寒繼而發熱的吧?



緋山想起來後,脫下了直昇機外套蓋到冴島身上,拉了一下自己的高領位置,緋山不作聲的繼續推著冴島往前走。



「緋山醫生,剛剛是在生氣吧。」冴島再一次問,不同的是,這是肯定句。



「到底我為什麼要在生氣了?」



「妳懂得我在說什麼的,緋山醫生。」



冴島嘻嘻的笑著,她想起剛剛緋山推走白石的樣子,就覺得眼前這個實習生醫生還是一樣不老實,冴島執起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頭往後輕輕一撞,只有一點點,她感覺自己撞到緋山的身體。



「謝謝妳了,醫生。」



「 乖乖的閉上嘴吧,護士。」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