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1-09 00:49
点击:1663
章节字数:49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雨晴 于 2010-11-9 00:52 编辑


為了追上進度,所以開始一次貼兩篇XD

以下正文w


********************************************



三:


其實今天應該要上班的,只是昨晚和緋山醫生分開後不想回家,就這樣穿著薄薄的外套走在夜深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走著,走到一個小公園坐下,看著天空不知不覺得坐了一個小時。



就這樣著涼了。回到家也力不從心的倒在床上,只覺得頭很重,做什麼都沒有力氣。



「答應了今天不能遲到啊...」



看著手機上的時鐘,距離上班的時間還有六個小時,要上班嗎?還是提早通知上司自己病了無法上班,讓大家能調動人手比較好?



這一刻白石想過,說不定自己睡醒後就會康復可以上班去,因為答應了緋山醫生不可以遲到。



但下一瞬間,眼前浮起緋山醫生拒絕自己時的樣貌,白石立刻閉起雙眼,阻止緋山的樣子出現,因為那直直看著自己的眼神還有拒絕自己的話語,還是深深的刻印在白石的心中。



「被拒絕了要裝沒事一樣對待啊...不可能吧?」



白石苦笑著打通了翔北的電話,告知當值上司自己病了今天無法上班的消息後,就隨便地把手機丟到枕頭旁邊,雙手覆在額頭上,昨晚的事情,真真切切發生過,卻又好像從沒發生過。



「以為,能有萬份之一的機會,會得到答應,或者是考慮一下的畫面...」



「結果是毫不猶豫的答覆...」



「果然是我認識的緋山醫生。」



共事一年多,對緋山醫生從開始帶點敬畏,到平等交往,深入瞭解就發現,緋山醫生是個很認真,很盡責的人。也許有時會太感情用事,也許有時會太自我,但這就是緋山醫生,就是因為這點,才會慢慢被她吸引的不是嗎?



不可以拖泥帶水,不可以優柔寡斷,不然緋山醫生會討厭的。



「不過...一天,一天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雖 然真的不是想逃避,但是要自己像個沒事人一樣面對緋山醫生,根本是很難吧?說到底昨晚可是被正面拒絕了,鼓足勇氣去做的一切,也是會有得不到回應的結果, 這個道理和急救方面不是很像嗎?竭盡全力的去搶救,用盡一切方法,患者的生命在最後關頭在你的指縫溜走,想抓回來也不可以。



滾燙的額頭,無力的身軀,意識卻異常清醒的記起昨晚從離開醫院到和緋山分別的每一個畫面。



「...美帆子...」



就讓我叫一次吧。你的名字。



和緋山在一起的每個畫面不斷重播,病體令白石進入了深層睡眠,過後緋山打來的電話她當然就聽不到了。

淚,再一次的在白石的臉上流過,逃避一天就夠了,明天見到緋山,要像從前一樣。



*************************************************



病癒的白石回到醫院上班,在護理站就立即碰見緋山正在低頭寫病歷,到底應不應該開口打招呼呢?可是她在工作,打擾到她可不好吧?



就因為發生了那件事,所以平時絕對不會在意的事情,現在也會變得在意。



白石這麼想後,就沒有說話只是拿起工作日志就走開了。



「喔,白石,你回來了。」



剛好回來的藤川和白石碰個正著,同時間喚起了在寫病歷的緋山注意,轉身就看到白石回來了在自己身後,卻沒有跟自己說話。



「嗯,我回來了,抱歉,先走了。」



看著白石走開的背影,緋山輕輕的噗了一口氣。



「還是不行嗎...白石啊。」



緋山覺得還是要給白石一個適應期,始終她對自己告白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而且自己又拒絕了,對白石來說,要她能夠即時像從前一樣面對自己是不可能的,這點緋山絕對明白。



但一直在身邊的夥伴一下子像躲些什麼似的避開自己,緋山還是覺得不是味兒,這一天就當給大家平衡一下吧。



接下來好幾次在走廊相遇,在食堂碰上,在急症室的時候,白石對緋山的回避都是無心的刻意,像是眼神一接觸就會立即閃開,承接工作時也沒有看著對方,習慣坐在旁邊吃飯也變成坐在對面的隔壁位置,這些看起來不明顯的隔閡,其他人也感覺到了,只是當事人什麼都沒說而已。



「呐白石,能借一步說話嗎?」



晚上值班算是比較清閒的時間,能好好坐下來工作的時段,緋山乘著這時間要和白石說個清楚。



「嗯,可以的。」



顧慮到周邊還是有其他人在,緋山示意白石到販賣機前再繼續談,跟著緋山醫生背後走的白石,只是兩三步的距離,已經令白石覺得有點...陌生。



「請你的,喝吧。」



將其中一杯咖啡遞到白石手裏後,緋山就背靠著販賣機呻著自己手中的咖啡,白石看著咖啡,看著緋山,現在應該是等緋山醫生說話的時候吧。



「呼...白石。」



「有?」



「昨晚,如果我的語氣有什麼不妥,令你覺得不舒服的話,抱歉了。」



「咦!?不...不會啊,緋山醫生道歉什麼的,根本不需要,因為是我...」



「但你今天一直在有意無意的避開我不是嗎?」



「...我只是...」理所當然的發現自己避開緋山,白石突然覺得很內疚。



「我懂的,告白後被拒絕,怎樣也不可能立即變回沒事一樣和對方相處吧?」



「緋山醫生有試過跟人告白被拒絕?」發問後覺得失態的白石連忙賠了不是。緋山只是微笑搖頭。奇怪兩人明明處於尷尬的身份上,卻可以坦白的去說這個話題。



「我沒有啊,只是我知道罷了,因為現在就有人這樣做。」



「呃...」



緋山將手中的空咖啡杯揉成一團丟到垃圾桶後,看著白石。



「我懂的,可是我不希望因為這樣,而在工作上有什麼協調不當。白石,我們都是急救醫生對嗎。」



今天搶救的時候,因為介意著被緋山拒絕的事,多多少少也影響了進度,這點白石是知道,沒想到緋山就是想說這件事。



「也許我沒資格這樣說,不過,還是希望你可以打起精神來,變回那個說什麼都不聽只要走自己的路就好的白石。」



啊...緋山醫生,你...太狡猾了。

暗暗的輕咬下唇,白石看著緋山,緋山的意思自己很清楚明白。



從昨晚自己告白後,緋山根本沒介意過自己對她告白這件荒謬的事,也沒有因為這樣而用另一種角度看待自己,只是單純的拒絕了一個跟自己告白的同事。



只是白石自己介意。我懂了,緋山醫生,這杯咖啡也是你那看不見的溫柔之一。



「緋山醫生也太強人所難了吧,要我立即就打起精神來嗎?」



「所以才請你喝咖啡啊。」



「咦,是這個意思的嗎,不是用來安慰我的嗎?」



「安慰什麼的,回去把工作全部做好,就安慰你一個早餐吧。」



「說好囉!緋山醫生要請我吃早餐。」



告白了,拒絕了;希望不變,其實在變;想逃避,卻要面對



緋山醫生所希望的,是和白石之間能繼續維持之前的關係,感覺。等於緋山醫生認同自己。看似很小卻很難達成的要求。也許很狡猾也許很自私,但緋山的確不希望因為這件事和白石之前有什麼隔閡出現。



白石知道,她懂,因為緋山醫生就是這樣的一個人。自己可以做到嗎?能做到緋山醫生所說的要求嗎?



好像很久其實只是隔了一天的並肩而行,白石望著旁邊的緋山,在心中下了決定。



既然被拒絕了,那就照緋山醫生所說的那樣,像從前那樣就好。



只是我也有一個小小的願望...能讓我繼續喜歡你...直到哪天我放棄為止嗎?緋山醫生?



「嗯?怎麼了?」



「不,沒什麼。」



並肩而行的兩個人,各自懷著兩種心情回到工作崗位上。




四:


每天晚上都會記起被緋山醫生拒絕的畫面,難過得想哭;每天早上都會覺得被拒絕的事情只是夢境中的事,只是回到醫院看到緋山醫生本人後,就會知道告白的事確切發生過。



只是,那欲哭的衝動已經減退,現在已經哭不出來了。



緋山再一次跟白石坦白所希望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這個星期裏,白石在緋山面前都維持著應有的態度和氣氛,背後卻是旁人明顯看出的憂鬱以及看不穿的心事堆積在心裏。



急救醫生能拯救的是生命,但感情,又有誰可以作出拯救?



今天白石難得在護理站碰上緋山然後一起來吃飯,明明是愉快的氣氛,卻在坐下前緋山的私人手機響起收到簡訊的聲音,不經意的看到螢幕上的名字,河野,柔和的表情一瞬間變得僵硬。



白石儘量叫自己和以前一樣對待緋山醫生,上下班的問候,說話的語氣和態度,吃飯時坐在旁邊的習慣,還有就是,看到緋山醫生和河野傳簡訊時要壓制自己的表情。



但無論怎樣,看到緋山醫生帶著微笑的跟河野傳發簡訊,內容是多麼的公式或無聊,白石都笑不出來,因為他們兩人還有聯繫。



「怎麼了緋山,吃飯時間只顧著傳簡訊...莫非是男朋友?」



坐在對面的藤川漫不經心的一句調侃,卻牽動著緋山旁邊的白石情緒,緋山發著簡訊沒有理會藤川的發問,白石悶悶的看著午餐不說話。



「你管是誰呢,發個簡訊不用跟你報告啊,藤川醫生。」



「真小氣...不過看你這樣回答,一定是男朋友了。啊...緋山也有男朋友了呢。」



「緋山醫生明晚有空嗎,我想約你一起去吃個晚飯。」無視藤川進入自我感歎,白石試著回復平靜邀約緋山。



「啊,剛剛河野發簡訊約我明晚吃飯,我答應了...抱歉。」



「喔...沒關係,下次再約吧。」



痛。



『河野』



這個姓氏從緋山醫生口中說出來,竟然比想像中還要痛。因為知道這個人根本不只是單純的跟緋山醫生作朋友身份交往,而是希望以發展為前題的交往,這個模式令白石很擔心很害怕。



失望的表情,強顏的歡笑,全部都看在緋山眼裏,她是知道的,白石其實在痛。但沒辦法說些什麼不是嗎?自己拒絕了對方就不能再做些什麼,那怕只是朋友上的安慰,也怕令對方會有所幻想,既然這樣只能什麼都不做。



「嗯,下次再約吧。」



這頓午餐在白石眼裏根本就像空氣,吃進肚子也不覺得飽,甚至覺得就算不吃也沒關係,因為心情已經沒有了。



獨自跑到天臺,看著夕陽開始沉下,金黃色灑落在直升機上,使得白色的機身比白天看到時更漂亮,抹上那層層漸變的橘色,又漂亮又令人覺得傷感。



「如果沒有喜歡上緋山醫生,如果沒有告白,應該就不會那麼煩惱了吧...」



整個人趴在欄杆上,想著一堆有的沒的同時,想到明晚緋山醫生就會和河野共晉晚餐。想到此,白石從心底的不安起來,算起來河野和緋山醫生已經認識了兩個月,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是很多時候看到緋山醫生傳簡訊時的物件就是河野,相信二人傳簡訊也不少吧。



有時甚至聽到緋山說出和河野去的哪間餐廳的食物很好,打算下次和自己去嘗一下...



「殘忍的緋山醫生...為什麼我還會繼續喜歡你...」



對於剛才自己的邀約失敗加上聽到緋山醫生約了河野的消息打擊之下,白石想哭的衝動又來了,卻在下一秒被打斷。



「白石。」是緋山醫生。



「緋山醫生,怎麼了嗎?」轉身前以對方看不到的動作擦去掛在眼角的淚光,以平日的微笑回應對方的叫喚。這是平常的白石。



「明晚...你有時間對吧?」緋山不好意思的問。



「有是有,但你不是約了...」



「晚飯前我想去買個禮物送我快結婚的表姐,能不能陪我一起去選?」



「嗯,好的,我陪你。」



「謝謝,那等會兒見。」



也好,反正白石從來沒見過河野本人,藉著陪緋山醫生買禮物後,再要求陪她到晚餐地點再走不會太過份吧?也可以看看河野是一個什麼人,不認為看到了就能改變些什麼,但起碼要知道,想跟緋山醫生交往的人,是什麼怎樣的人。



下班後,二人走到充滿首飾店的商店街,緋山說著想買怎樣的禮物送給一直支持自己成為急救醫生的表姐,一邊告訴自己當年要不是表姐自己也不會下定決心跑去讀醫科,答謝也好祝賀也好,緋山想送一份充滿誠意的禮物給自己的表姐,祝福她新婚之喜。



看著緋山興高采烈的說著自己事的白石,除了微笑的聽著外,什麼都不想說,因為單單是看著緋山以平常的語氣跟自己說話,就已經比什麼都來得開心,雖然殘忍,但是還是好喜歡。



「啊,緋山醫生的頭上沾了垃圾...」



「咦?」



看到緋山的頭上沾了垃圾的白石將垃圾撥走,還不經意的將被自己撥亂了的頭髮輕柔撫平。



「好了,可以了。啊...」



撫平對方的頭髮,對女性來說這個動作太曖昧了。就算是朋友間也幾乎不會有這種動作,白石驚覺自己做得太超過,急忙的從緋山面前往後退了兩步,手緊緊的抓住肩袋的帶子,剛剛撫過緋山頭髮的手就這樣放在胸前,不安的摩擦著。



「謝謝,不過你怎麼了,突然跳開,真的變袋鼠了嗎?」



沒發現白石是在介意什麼的緋山,只是看到白石突然往後跳開而已。



「不,沒什麼。」



緋山看著手錶,發覺約會時間差不多到了,想開口的時候白石決定要實行下午所想的,要送緋山醫生到晚餐地點。



「等會要去吃晚餐了吧?我陪你去好嗎?」



「不麻煩嗎?」



「順路嘛,陪你到達我拐個彎就可以去坐電車了。」



「你知道一定順路嗎,你傻了嗎,哈哈。」



「沒關係啦,緋山醫生我陪妳去,來吧。」



摩擦的手放進大衣口袋緊握著,跟著緋山的步伐一路走到約定的餐廳,在大門處看到一個男人站著不停四處觀看,在看到白石緋山二人的方向時,像是確定了來人是自己等待的,舉起手揮著。



「啊,河野已經到了。」



緋山看到河野已經到達就開始小跳步的跑開,一瞬間,白石有種失去緋山的錯覺,無論自己剛剛陪伴了緋山多久,緋山會停留的地方都不會是自己身邊,心酸的感覺令白石好不舒服,撇頭趕上緋山的腳步。



「抱歉我遲到了。」



「不會,我才剛剛到。這位是...?」



河野看著站在緋山身後的白石,白石也看著站在自己前面的河野,他身高比緋山醫生高出一個頭,標準身型穿著一身西裝不會顯得弱氣,昂首挺背的站姿令人覺得這人充滿朝氣,笑容親切溫和,和現在穿著套裝的緋山,外形上也很合襯。



「你好,我叫白石,是緋山醫生的同事。」


「她是白石,剛剛陪我買東西就陪我一起來了。他是河野。」



「妳好,白石小姐,敝姓河野。很高興認識你。」



很複雜的心情,就是這個人吧?就是這個人和緋山醫生...可是,對這個人討厭不起來...



「剛才謝謝妳了白石,那,明天上班見。」



緋山從站在自己前面突然轉身站到河野身邊,這個畫面令白石不知所措,眼神不知道該放在哪里好,左右飄離,就是不想看到緋山醫生站在這個人身邊,不想看到這種畫面...



「白石?」



白石像是沒注意到自己的說話,緋山再次叫喚對方一下,才將白石的注意力喚回來。



「啊抱歉,我先走了。」



「嗯,明天見。」



「那我們進去了,再見了白石小姐。」



緋山說完就轉身準備步進餐廳,河野緊隨其後卻還是禮貌的跟白石道別,替緋山打開餐廳的門,左手似是扶著緋山的腰際保護緋山一般,這充滿風度的動作看在白石眼裏卻是異常的礙眼。



『不要...不想...不...別碰緋山醫生...』



餐廳的門關上,白石就這樣呆站在原地,不安的感覺襲來,總覺得這頓晚餐會發生什麼事,會發生什麼讓白石討厭的事實...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