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0-09-01 00:19
点击:202
章节字数:268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今英不得不承認韓尚宮教導長今的方法十分獨特,並非死記而是從中自行找出食材挑配料理,不但能熟悉每樣食材的特性,更能從料理中找到無限的可能。

「誰教妳用這種方法練習!」

崔尚宮的聲音隨著冬日的寒氣劃過今英身邊,打斷腦海中對於料理的思考。

「妳這是在做什麼?」看著桌上散亂的各式食材,崔尚宮的聲音並沒隨著踏入熱氣蒸騰的燒廚房而有溫度,反之更加冰冷。

今英退到一旁,依然不忘說道:「我只是覺得韓尚宮教導長今的方法很好……」

「妳知道韓尚宮為什麼用這種方法教育長今嗎?那是因為長今已經失去味覺了!」今英只聽到崔尚宮後半句的話,她臉上聲色不動,卻握緊了拳頭。


「長今。」坐在涼亭中許久的今英,喊了正欲匆匆走過的長今。

對方顯然沒有聽到,依舊低著頭往前走去。

今英再也忍受不住,一個箭步跨出涼亭,抓住長今手臂。

甫一碰觸,今英難得為自己的舉止感到懊悔,待看到長今手捧一堆醫書,眉心不經意的皺了一下。

「最近在研究醫書嗎?」今英明知故問。

長今仍垂著頭,聲音像是從微小的隙縫裡所擠出來。「是的,我想從醫書裡面找出一些可加入食材裡的藥材。」

「長今,妳不告訴我嗎?」看著長今臉色唰一聲變青,今英心裡無來由的一陣痛楚,仍強鎮定聲音說道:「妳想找哪一類的藥材,說不定我能幫妳。」

「不用了。」長今抽開被今英握住的手臂,勉強笑了笑。

今英的驕傲卻不容許她跟上去再與長今多說一句,她只是望著長今的背影,神色漸漸冷清。


「小姐在想什麼?」

今英聽著呼喚,恍然回過神來,正看到行首大人站在身旁。顯然在她不願續聽姑母和大伯父商討宮中鹽巴以上品混中品,是否導致味噌變味一事後,走出長廊佇足商廛前失神過久,行首大人才不得已出聲提醒。「沒什麼。行首大人,店裡可有賣醫書?」

行首大人面露惑色。「崔判述商團向來以商品買賣居多,關於書籍出售並無涉獵。對了,上次小姐帶進宮裡的硯台可還適用?」

今英微微一揖。「多謝行首大人關心。」

這不經意的低頭,竟讓今英一眼見著架上陳設的物品。「行首大人,這是什麼?」

今英將那東西買了下來,沒有告訴任何人。只在夜晚手指頭撫摸著那如緞如綢,映著夜色細細的淡金,仿若划過一股平靜心底的沉香。


味噌醬變味的原因追究不出,崔尚宮堅持以家族中秘傳的調味料進貢解決此一問題。但當她們帶著味噌醬返回宮中,才發現韓尚宮已經找出味噌變味的原因,自是崔尚宮又遜了一籌。

而處理不曾料理過的鯨魚肉,長今的手藝更是獲得皇上稱贊,並且恢復了味覺。今英不顧崔尚宮陰霾的臉色,誠心稱讚長今。

「她那是運氣好。」崔尚宮恨恨的一拍膝。如今一聽到長今的名字,便仿若聽見韓尚宮三字一般,崔尚宮的眼l底浮起一層薄慍的寒冰。

「娘娘,我的想法和妳不一樣。也許娘娘會認為,我是羨慕長今的才華,所以才會跟著她這麼做的。」今英冷靜分析道:「不,其實這是事實,她一直發現新的事物,一直有新的發現,我真的很羨慕她。不過,那不是因為她頭腦聰明,應該說她夠勤快,她嘗試的事情很多,試過一次不行再試一次,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才華。如果我羡慕她的頭腦,就表示我是愚鈍的,就算我是羡慕她的經驗,我認為我也應該去試才對。我要接受新的事物,努力的去學習……」

「妳不要再說了!親自嘗試試驗,是沒有資源的人才會這麼做,她只能這麼做才能吸取經驗,因為沒有其他方法讓她輕易的吸取知識。妳跟她不一樣,妳資源豐富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為什麼要這麼做?姑母沒有聽懂她的話語。她羡慕長今,打從心底的羡慕。


那種羡慕也許還摻雜著嫉妒與憤恨,就像姑母以蝦醬測試長今的味覺時,分明感受到自己心中除了擔心之外的另一種情緒。她希望長今被逐出宮,心底有一股聲音是這麼說著,好像那是另一個自己,冷冷看著長今的所做所為。

而另一種說不清的柔軟的痛楚,卻鈍鈍的在她心底蔓延。彷彿一閉上眼,就想逼得她落淚。

夜半今英離開寢室,到外頭透氣,卻不意看見燒廚房還透著光亮。走近一看,燭光將窈窕的背影刻鏤在地上,今英只是這樣望著,也知道那是長今。

「妳在做什麼?」

聽到她的問話,長今回過頭微微一笑。「我在做一些吃的東西。」

「這麼晚了?」

「其實,前一陣子我真的對自己很絕望。可是有個人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安慰,用一種我意想不到的方法。」

今英聽了也不知是什麼滋味,只悶悶說道:「這麼好啊?在這九重宮闕中還有人安慰妳。」

是啊,比起自己,長今身邊不是有著連生和阿昌等人嗎?誰會像自己孤單一人?但見長今舀了一匙嘗嘗味道,伸出舌尖輕觸一下後鎖眉思索的模樣,那憂鬱又被沖淡不少。

今英遂又揚起平日常見的笑容。「我很高興妳的味覺恢復了,因為妳是我認定的唯一競爭對手。」


今英不知自己是帶著什麼心思走回屋內,只是進屋後靜靜坐在褟上思考良久,身子半蹲打開窗下的矮櫃,抱出一塊沉甸甸的硯台。

「這個放在那裡已經很久了,為什麼妳每次都拿出來看又放回去,是妳要用的嗎?」在縫針線的阿昌抬起頭來,不解的問道。

「不是。」

如鋪陳銀漢的濃烈墨色,她當時在商廛看見這塊硯台時,便覺得這和閔政浩很相配。她想像過閔政浩磨墨疾書的模樣,將政見酣然於紙上,直待立於朝堂的那一日,那塊寄託她心意的硯台亦可讓她感到些許的雀躍。

她原想把這塊硯台送出去,卻一直因長今的事情煩心。如今長今安好,今英只覺得自己壓抑許久的心思,倏然全舒展開來。也許,是把硯台送出去的時候到了。

今英想通後隨即抱硯台起身,也不管阿昌的呼喊,徑自又出去了。


「找我有事嗎?」

當那溫文有禮的聲音響起,今英見著星月下的朗朗身影,不自覺的低了頭。「是,您是不是正在忙?」

「我不忙,請問有什麼事嗎?」閔政浩的聲音露出些訝異。「這個是?」

順著目光,今英看著手中抱著的硯台。「因為我聽伯父說,大人您正在找尋這種硯台。」

「我自己去商店找就好了,怎麼敢勞煩妳親自送過來?」

「上一次我到大伯父家,就把它帶回來了。」

「多謝妳了。我對文房四寶倒有些貪慾。」

「怎麼能說是貪慾呢?從小時候我就一直注意您,您跟令尊第一次到我大伯父店裡來時,一進門就拿起一只硯台不肯放手呢。」想起過去那段歲月,今英神情不自覺沉了下來。

「有這種事情嗎?」閔政浩不知今英所思,卻敏感的察覺到有些許不尋常。「妳看起來臉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有什麼事呢?」

這似乎是近來少曾聽聞的關心,今英心底也生出些許感嘆。「不是的。只是我什麼都不懂,一直以來僅全心全意學習怎麼做好料理。最近我發現我活得好辛苦,也越來越沒有信心了。」

「大家都會經歷這種事的。」

她好奇的望向一直仰之彌高的那人。「大人,您也有這樣的時候嗎?」

「當然了。有人曾經這麼跟我說過,做食物的時候,想像吃的人臉上浮現微笑,這是她小小的心願。雖然心願很小,不過倒是很貼心。武術,只是講求怎麼樣傷害一個人就好,但是呢,做食物的時候卻是要想到怎麼讓一個人快樂。」閔政浩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妳要做的事就是要讓人快樂,請妳一定要有信心。」

今英是帶著一顆砰跳的心告別閔政浩,她彷彿聽見多年來任歲月侵蝕的心井,無意間注入了一道暖流。她只是私心的想找到一個慰藉,閔政浩卻送她這麼寶貴的一番話,道盡了做料理的人該有的本質。

能夠如此心靈相通,今英感受到那份愛慕之情更加強烈了。




--------------------------

這個世界太狗血了,我竟然有更新的一天。


在沒更新的這段日子裡,看了許多韓劇,連大長今的編劇也寫完了《善德女王》。我同意《善德女王》是韓劇世界的革命,也許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一齣戲,是兩個女王的鬥爭,不會再有如此宏觀的視野,也終於女一和女二不再搶同一個男人,而是真正在權術上決勝負。

但我還是喜歡大長今,德曼和美室的對手戲沒有長今和今英那種勢鈞力敵又相知相惜的感受,也許是因為李瑤媛的演技太……||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