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Ellen.de
更新时间:2010-08-19 23:10
点击:695
章节字数:31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戲外 番1



*雖然有1但不一定有2。


*如果其中有什麼時間對不起來的問題,請不要跟我說>"<




晚上十點的電視,除了工作需要所以會觀摩的深夜劇集外好像也沒甚麼能讓自己眼光停駐的節目。


事實上是,現在的自己正坐在gakki家的沙發上這件事,本身就比電視節目更容易讓自己陷入雙眼無神的狀態。


「totti,停、停、停!不要轉了!」


聽見此刻正舒適的趴在我大腿上的人如此命令,我下意識的照做。注意力卻全放在圍繞在此刻和諧的氣氛上:gakki正坐在地板雙手抱膝的趴在我的大腿上聚精會神不知道在看甚麼節目,跟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至少在我抱著必死的攤牌決心站在gakki家門口按電鈴時,絕對沒有想到等等迎來的不是"再也不是朋友"這樣的結果。


不,這麼說,似乎也是對的。


只是同樣的一句話,卻不是連友情都失去的成為陌生人的情況。而是轉變成即便是在知道自己喜歡上同為女性的gakki後也未曾想過的戀人關係--就像現在,她坐在地板斜趴在我大腿上的動作,在我們仍是朋友的時期並不稀奇。即便那時我懷抱的早已並非只是朋友的情感。可是現在,在方才兩人互相告白並接受後,這樣的舉動突然變的曖昧了起來。就好像是名為gakki的人正在跟totti撒嬌一樣。


心跳突然加快。震耳欲聾的鼓動聲從胸口傳出。我欲蓋彌彰的拿起抱枕抱在懷裡想藉此遮掩自己的心理作用。


「totti。」


「嗯?!」緊張的看著已經變成仰躺望著我的她。不會是事跡敗露了吧?


「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專心呢。」


「有、有嗎?」難道是自己突然害羞起來的心情被察覺了?糟糕了,gakki可不是這麼輕易就會放過自己的人啊。


早在初識時就發現新垣結衣是個相當真實的人,不管是在工作時還是私底下。雖然因為工作需要所以被營造成為溫柔體貼的演員,但真實的她實際上也是如此的個性,只是,相同的,調皮的個性也一樣展現的淋漓盡致,不過這點只會拿來用在少數人身上,自己恰巧就是那不幸的少數人。


沒少吃過苦頭,偏偏又總是無法對她生氣。


「你看,你現在又不專心了。」


「真是抱歉。」為了避免自己的表現又失常,聚精會神的盯著她。


「吶...totti...」


「嗯?」


「你,不覺得低頭有點累嗎?」白皙的臉上不知何時出現淡淡的粉紅。


身為日本人的我就算再遲鈍,對於拐彎抹角的話語解讀可是相當拿手的。也就是這句話翻譯後會變成--可以不要一直看著我嗎?


但...揚起無辜的笑容。「可是gakki剛剛說我都不專心,所以才會低頭專注的看著你啊!」


她立刻露出無法抵抗的表情。「這、這樣啊...」害羞的偏過頭後,沒多久又轉回來。似乎是抗體很快的就滋生了,所以才能夠對抗這樣勾人心弦的病毒。如果臉上不要帶著不認輸的表情的話--會更有說服力。「咳、咳,totti。」


「怎麼了?」看來對方並沒有發現自己內心諸多的話語,也因此能好整以暇欣賞gakki的表情。


「就是...你在劇組的時候,都跟愛未聊些甚麼?」


「啊?」見我不解的樣子,她張口卻又說不出話,像是剛剛那句話就已經用盡她所有的勇氣一樣。好不容易聚集了殘存的力量正要說出口,但我也恰巧思考完了。坦率的回答她。「我們都在聊gakki的事情唷。」


「嗯?」不信的模樣。


「真的唷。因為愛未跟gakki同樣都是沖繩人不是嗎?下定決心要跟gakki保持距離後,我就去請教她沖繩的民俗風情特產之類的,但聊到後來,她也說到gakki是沖繩人這件事,結果話題就轉到你身上了。」說到這,我苦笑了起來。畢竟當時那樣的情況,想要躲避的人卻正好是談話的對象,其實不是令人可以開懷暢談的情形。


「真是...辛苦你了。」明瞭我臉上苦笑所包含的意涵,她像是能體會、又像是安撫的伸手觸碰我的臉頰。


十二月的冬天,即便室內有開暖氣,但也並不是全然的令人感到溫暖。只是gakki的手一觸及肌膚,滑嫩的感覺瞬間化成火種,點燃了內心的渴望。


手不自覺的握住仍撫在臉上的手,迷濛的俯瞰著已然閉上雙眼的她。


頭緩緩的望下面的方向前進,直到快要貼近--


牆上突然響起美空的川の流れのように的音樂驚醒了我們。


我立刻抬起上半身,她也馬上坐正。一時間,氣氛變得有些尷尬,但沒維持多久,我們對視笑了起來。


「gakki的喜好真的是, 嗯,非常突特呢!」不是說美空ひばり不好,相反的,她是非常偉大的藝人。只是,想到gakki有時候也許會用她那娃娃似的嗓音哼著演歌的模樣,就很想笑。


「那就,上次去逛街的時候看到,覺得很有趣所以買了...」低下頭不敢看我。


原本正襟危坐的我,看到難得出現嬌羞情緒的她,又再度尷尬的轉頭。


方才那一瞬間,竟然產生了想抱她的念頭。


縱使在朋友身分時期擁抱事件相當平常的事情,但現在已經不可同日而語的身分,反而令人有綁手綁腳的窒礙感。


可是,真的好想抱...


不行,戶田惠梨香,你振作點!


腦海中,正反兩邊的念頭互相辯論,最後是由需要克制的一方獲勝。所以我只得轉移視線看著室內的擺設,也因而瞄到牆上的時鐘。


「啊,已經十一點了?」望向已經抬頭的gakki。「我該回去了...」


「喔...」


笑笑的揉亂了她的頭髮--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嘛--依依不捨的從沙發上起來。


「那我走了喔。」見她想起身跟我一起到門口,我立刻壓住她的頭(我絕對不會承認我是故意這樣做的)。「外面很冷,gakki就待在這吧。」輕拍兩下後,拿起放在地板上的包包,轉身離開。


走了幾步,心裡頓時有些後悔,自己幹麻這麼彆扭啊...


「totti今晚可以留下嗎?」


耶?轉身回去看著已經站起來的她。一看我卻差點,笑了出來。


畢竟看見一個身高跟小學生差距有點大的人,卻像小孩子一樣兩手絞在一起害羞的模樣,任誰都會想笑。但接著之後的情緒,卻不只是逗笑,是更深層的滿足感。


能讓gakki這麼挽留的,也只有我了。


這樣的事實,讓身為totti、身為gakki喜歡的totti的我,非常愉悅。不過還是矜持的表演了遇走還留的劇目,享受盡對方的溫柔挽留後,才故作猶豫的點頭答應。


好啦,其實是看見gakki呈現出"再不答應,就要打昏我達到目的"的臉色,所以我非常識時務的趕緊點頭。




手裡抱著gakki塞給我的白色睡裙,不知所措的站在這間公寓裡唯一的浴室前面。


雖然才十一點多,身為年輕人應該是不會這麼早睡,但以藝人身分而言,平常能休息的時間相當稀少,所以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自己通常都是相當早睡。而且CB剛殺青,明天因此而有了一天的假期,更是理所當然的放鬆時間。


但是...


「totti怎麼還站在這?難道是在等我一起洗嘛?如果totti願意的話,我也是很樂意奉陪的喔!」抱著一床棉被從我眼前經過的gakki微笑的說。


感覺自己的頭頂都快冒煙了,我馬上衝了進去。


就算早就一起泡過溫泉,但,那、那是不一樣的啊,我怎麼好意思跟她一起洗澡!


由於害怕方才發言的人真的進來,在一心二用、提心吊膽的洗完澡後,才發現自己的皮都快被搓掉一層了。


可惡的新垣結衣。




等我吹乾頭髮時,她也剛好結束沐浴。邊擦拭著那頭招牌長髮一邊從門口踏進來。


「吶,gakki,我睡哪啊...」皺眉的望著本該出現在棉被的地鋪位置,此時空蕩蕩的,連條棉被也沒有。


「跟我一起睡床上啊。」


「啊、啊?!」我滿臉通紅的看著她。


「反正是雙人床嘛。」


可是之前我也是睡地板啊!


「而且厚棉被只有一條喔。」


騙人!


「沒騙totti唷,因為我剛剛拿去洗了!」


好吧,她都這麼說了,再繼續抗議下去也沒什麼意思。盯著床上的兩個枕頭研究了一會後,我選了明顯看起來是沒用過的、仍保持蓬鬆狀態的那個,躺了下去。


但躺下去後我就發現我錯了...就算是很少用的枕頭,也是屬於gakki的枕頭,上面也理所當然的盈滿著屬於她的體香。


這樣...是要我怎麼睡啊...我哀怨的在心中嘀咕。


不過,馬上,比這更嚴重的危機,出現了。


「ga、ga、ga...gakki....」突然在我面前放大的臉孔,讓我錯愕的結巴的叫著她的名字。


「to、to、to、totti!」似乎是覺得我結巴的樣子很有趣,所以她也學我重複了開頭字音三次,才說出暱稱。


結果就是讓我立刻拉起棉被將頭埋進去。


實在是沒臉見人了...




好不容易終於平靜下來,大腦也傳來睡覺的指令。可是雖然昏昏欲睡,卻還是能清楚意識到,gakki、aragakki yui、新垣結衣,這人就睡在我的身邊。


這樣的認知,讓我全身上下充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就像是疲憊了一整天後,舒服的洗了個熱水澡一樣。


對我來說--gakki就是能夠讓我放鬆的人。


「totti睡了嘛?」


「嗯...?」意識消散前,勉強撐起精神的回答她。


「能這樣跟totti互相明瞭心意,是件很開心的事。」


我猜我的臉上一定自動的浮現了笑容。


那,竟然都要睡了,我這麼做也沒關係吧?


還沒在心中得到答案,身體已經很誠實的往前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


晚安,gakki。




-----------------------------------------


totti看不見的地方:


新垣結衣手捂著還留有觸感的右側臉頰,滿臉錯愕的看著親了自己一下後馬上就睡著的人。


os:結果今天被攻的的竟然是我?!(崩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