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hiuki
更新时间:2010-07-22 04:58
点击:756
章节字数:3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hiuki 于 2010-7-25 02:57 编辑


把番外写出来了……因为原本没写番外的打算,所以比较流水账= =

请原谅在下!(跪

那个……应该是甜的吧……应该…?


人物性格基本崩壞……




番外 - 誤會



咕嘰咕嘰。

「唔…」好吵……完全睡不著嘛。白石揉著額頭,一臉難受地轉過身子繼續睡。陽光刺痛著她的眼皮,她將頭深埋在枕頭裏,但過不久又覺得呼吸困難——於是最後只好睜開眼、坐起身,關上窗拉上窗簾,悶頭又進入睡眠狀態。

咕嘰咕嘰。

「啊啊——!吵死了吵死了!!」

滾啊滾、滾啊滾、滾啊滾…由於關上了窗,風扇也開得小檔—房間內的空氣很快變得悶熱起來,原本蓋著被子的白石禁不住從床的左邊滾到右邊,又從右邊滾到左邊。

蓋上被子又覺得熱,但踢開之後又覺得冷——冷得肚子疼。她皺皺眉,決定不睡了。

「你睡覺的樣子真難看。」

坐起來一眼就看到了倚在房門前的——緋山,白石瞇著眼,愣了三秒之後說道:「啊,早上好。」

「早上好。」緋山應道。

「嗯…,」她支吾著坐到了邊緣,似乎十分習慣性地開始跪坐著疊被子。在緋山的注視下,她將被子疊了又疊,邊整理被角邊埋怨道,「真是的、母親大人什麽時候給我換被單了?也不說一聲……」

「……」我能吐槽嗎?緋山心裡有些糾結。她看著眼前這天然呆的白石醫生,總覺得怎麼看都覺得超可愛的——但是,總要戳穿事實吧?不然這傢伙是要到什麽時候才知道……,「謝謝你幫我疊了被子。」她暗示著。

「哦…不用…」白石踩在拖鞋上,猛地抬起頭來,依次做了咦咦哦哦的口型后這才發出聲音,「你你你你的被子?」

「啊哈…是啊。」緋山環視自己的房間一周,咬了一口手上拿著的方包,「我的房間哦,這裡。」


「欸~~~~~!?告訴我嘛!!我說了什麽!到底昨晚我說了什麽啊!」

整個上午醫院裡都充斥著白石的喊聲,只要沒有病人需要照顧的情況下——就算是在病房裡,偶爾看到門外閃過緋山的身影,都會馬上衝出去喊一聲「緋山醫生」,看起來是十分好奇想知道她「昨晚說了什麽」。

只是,無論她再怎麼撒嬌、糾纏,緋山仿佛就是不吃這一套,對待她的態度也冷漠了許多。黑著一張臉,見到她就調頭走,讓她看護的病人心裡也不禁認為,這個醫生是不是比自己更需要治療?那張臉,難不成是打了什麽激素導致肌肉緊繃了?

「緋山醫生!」

白石的叫聲再次響起了。

緋山有時候在想,白石這傢伙是不是真的不在意面子什麽的啊?爲什麽就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大聲地叫喊她的名字?嗚嗚…白石不要面子,她可是要的啊……被全部人用好奇的眼神看著的話她一定會臉紅的……

「你!好!煩!啊!」

緋山對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再也不要跟她說話了!這傢伙,在昨晚叫緋山到她家之後實行了勾引行動(實際上是醉酒),還挑逗她(實際上是亂說話),不僅這樣,還在情到濃時(快睡著時)跟緋山說她喜歡藍澤!簡直是人神共憤啊這傢伙!誰都知道緋山美帆子喜歡白石惠,爲什麽這傢伙就是呆呆的不知道啊?

「可是…」白石抿抿嘴還想說什麽。

「啊啊……不管你說什麽我都不要再聽了!」

緋山狠狠瞪了她一眼,轉身就走。似乎被那眼神嚇到了,白石站在原地,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只有發呆。

路過的藍澤頭也不抬地看著手上的病人記錄表,拍拍她的肩,似乎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一樣點點頭,沒說話便走開了。

白石只覺得自己頭上長出了許多問號形的花兒,一朵一朵開得正燦爛。


吃午飯時也見不到緋山。

白石端著套餐逛了許久,找遍了飯堂也沒看到緋山的身影。

「嗚……」無奈地歎了口氣,白石悶悶不樂地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飯也吃不上幾口,目光又開始遊離起來——看不到緋山的話,會吃不下飯啊……

早就習慣每天跟她一起吃飯。習慣在更衣室裡跟她說早安、再見。

咚。

藍澤坐到了她對面。

「噗。……咳…」白石差點把水噴出來。她眼花嗎?今天大家都好奇怪……藍澤怎麼會跟她坐一桌?

藍澤瞥她一眼,對她的詫異不以為然,卻有些害怕似的看看身後——沒有人。他鬆了口氣似的,咬了一口三文治、嚼兩下后,露出沉思的表情說道:「緋山她…」

「什麽?」白石正發著呆,聽到藍澤說的名字,連忙打斷了他的話。

「……你真笨。」藍澤沒有說「緋山怎麼了」,卻只是罵了白石一句,低頭去繼續吃他的三文治。只是還沒等他吞下這口麵包,身後就傳來了男子的笑聲:

「啊啦……藍澤君在說誰笨呢。」

白石歪著頭看看被藍澤擋住了的、說話的人,坐在輪椅上,蒼白的臉,肌膚在陽光下顯得有些透明,修長的睫毛微微垂下,掩去了男子眼中流轉著的風情。嘴唇毫無血色,薄薄的唇瓣,一啟一合。

這大概是個誰看了都會驚呼一聲——至少在心裡感歎「妖孽!」的男子,但在白石异於常人的呆瓜思維裏就顯得不一樣。她怔了一怔,問道:「那個…藍澤醫生,難道是因為你喜歡男性,所以這位小姐爲了你…?」寓意不明自了,她想到的,是那個為愛變性的大山恒夫。哦……現在,應該是Mary Jane小姐。

沒有回答。藍澤端起盤子快步離開了。

「你好,白石醫生。」絲毫不介意藍澤因為他的到來而離開,男子來到白石身旁,看了她胸前的證照一眼,「我是男人——生來就是男人的那種哦。所以,請不要誤會了。」

白石感覺思維被攪成一團粘糊糊的,點點頭,目送男子遠去。正常人,拜託也請道個歉,說「剛剛是我眼花」這種話才行吧……白石惠……。

「唉…」她托著腮,思緒又飄到緋山身上去了。

「緋山醫生……」


「緋山醫生。」

冴島輕聲提醒。

「嗯?…啊。」電梯已經到緋山要到的樓層了,「謝謝。」

緋山朝她微笑,對方也回個意義不明的微笑。冴島想了想,卻追了上來。

「那個,緋山醫生…」冴島抓住她的肩,緋山疑惑地轉過頭來,「雖然不知道你跟白石醫生發生了什麽事,但還是希望快點解決才好。否則…」她欲言又止,似乎想說點什麽,又不完全說完。

「哦?」緋山禁不住笑了,「我跟她能有什麽。還不就是那些無聊事,」雖然是不是無聊事她也不知道…會很鬱悶,但更多的是被哄時…白石討好她時,心裡滿滿的高興,「沒什麽的。怎麼了?對你有什麽影響嗎?」

冴島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不,只是覺得被這種無聊事困擾到的緋山醫生跟白石醫生真是小孩子啊,怎麼說呢,在工作上慢半拍什麽的,我也不想提起來了。」

……嗚,被罵了。

緋山心底少有地提不起怒氣去回駡,只是點點頭:「是嗎?我知道了,我會去跟白石說的。」說叫白石別來煩她了……說到底還不是白石惠煩人!

「那就好。」冴島狐疑地打量她的神色一下,轉身走了。

緋山摸摸自己的臉,嗯,打攪到別人了,還是快點說明白好。叫那傢伙,沒事不要來……勾引她……明明喜歡藍澤的就說嘛!


緋山來到更衣室門口,開門——白石正在換衣服。

盯著別人換衣服不太好……雖然是這麼想,心底也畏懼著連自己都感覺得到炙熱的目光會不會被白石發現,但眼卻定定地看著白石的後背不放。

「啊!」白石突然驚呼一聲。

=A=她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的嗎?緋山在心裡吐槽。

「想起來了!昨晚夢見了真心話大冒險!」

真心話大冒險?緋山將門關得再密些,以防被白石發現——雖然沉思中的白石很難發現身後有人就是了……

白石套上了衣服,又繼續自言自語:「嗯……藤川要我向藍澤表白……藍澤不在。咦咦?可我後來好像見到他了啊……不對不對。」她敲敲自己的腦袋,強迫自己想起來,「不行……想不起來……」

耶?難道說昨晚對藍澤的表白是因為在夢裡玩真心話大冒險?

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微笑浮現在臉上,緋山低頭開始思索。

「呃!我還在夢裡向緋山醫生…向、向、向她……還好是夢裡……不然被發現就慘了……」她這句話是低聲對自己說的,但由於更衣室內除她外別無他人,緋山是聽得一清二楚。

路過的藍澤不解地望著古怪姿勢的緋山,探個頭似乎在偷窺著更衣室內的人換衣服,不一會兒還低著頭偷笑……難道緋山是變態?

他走到緋山身邊,拿起手中的文件夾戳戳她的肩骨:「喂。」

「咦?哇——!」

緋山被這動作引得回頭望去,腳下一個不穩,身體馬上向前傾——門被用力地推開了,人也臉朝地地摔倒在地上。

「!!」

「……」

驚愕地回頭的白石,一臉漠然的藍澤。

「打攪了。」最終是藍澤低著頭關上了門。

「緋山醫生……?」白石試探性地問,「你……在偷看?」

偷、偷看!?怎麼可能,她緋山美帆子才不是那種人!她怎麼說也是美女一隻,還不至於來偷看別人換衣服呢。看到出了神什麽的……也沒有,沒有!

只是這千言萬語到了口中卻成了一句:「啊哈哈……不好意思……」

「那…呐呐…」白石卻露出了興奮的笑容,「我們打平了哦?不管之前我對你說了什麽話,你也要原諒我哦?」

緋山站了起來,小小聲地「嗯」了一句,心裡想的卻是白石這女人真好玩,居然還能想到「打平」…要是她的話估計一巴掌扇過去了= =。

「緋山醫生?」白石盯著緋山百面相的臉。

「嗯?…哦,沒什麽。」

估計白石這樣的天然呆是沒辦法瞭解她在想什麽的了……唉。

歎口氣,緋山卻沒有覺得傷腦筋。能讓這樣的白石醫生焦急,能看到她呆呆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麽錯的表情——總覺得,更開心呢。

所以緋山美帆子你是S屬性嗎= =。(某紅:才不是咧笨蛋作者!)



據說,那天下班之後,緋山爲了補償自己亂發脾氣而把白石約到了她家,親自下廚做了一頓晚飯。

據說,第二天,白石沒上班,被問及怎麼回事的緋山,只有露出一臉尷尬的神色。


Fin.


迷情小番外:(什麽鬼名字!)

「今天要出院了哦。」

「啊,是的。」藍澤沒有去看床上的男子。

「今天天氣不錯哦。」男子似乎心情很好。

「是的。」藍澤回答。

「想在出院之前親親哦。」

「……如果你想繼續在這睡下去的話。」

在打電話回(自己)家問候白石之後,緋山放下心來,在路過某病人房時聽到了這樣的對話。

她扭過頭去看病房內的場景,只是稍稍一瞥后很快又望向前方,臉上有不易察覺的緋紅。

藍澤低下頭去輕吻床上笑著的男子,雖然在外表上看不出來有什麽不一樣的表情,但卻能在他眼裡看出滿滿的寵溺。

緋山悄悄看了一眼病人的名字:藤野貴人。

果然,藍澤的貴人,也會是個男人才對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