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同人][TM]《月下幻 三章:Fate/Last War》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0-03-01 15:09
点击:615
章节字数:58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va2000as 于 2011-8-18 17:26 编辑


/0. 纷至沓来者的帐单


上海至东京的特价经济舱的机票 RMB:1,590


蒋沁剡看着一座之隔窗外的云层慢慢超过自己的头顶,随后便是一片略带灰色的天空。钢铁的田野在脚下伸展开,铺散着和天空一样的暗色调。

“哦哦,这就是目的地吗?”身边的大汉兴奋地将头转向窗外,露出了孩子般的好奇心。

少倾,着陆警告灯亮起,在乘务员的监督下,蒋家的少爷乖乖地系好安全带/翻起桌板——周围的众人同样的动作。

很快,巨大的混凝土地基出现在视野中并迅速扩大。以秒来计算时间的小小沉静,随着明显的阻滞感和不太容易察觉的轮胎擦地声结束。

安全降落/全员平安/不需庆祝。

巨大的767客机靠上舷桥,旅客们纷纷取出随身行李依次离座。

“初次坐飞机的感觉如何?”已经因为工作在国内到处飞来飞去的蒋沁剡向刚才的大汉问道。

“还真是不错诶,从海滨到这东瀛岛国只要几小时就可以了,过去的人类实在是无法想象的吧。”魁梧的男人发出了如孩子般开心的笑声。

“是啊,”少年领着大汉向行李机走去,“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战场——那么……”

男人咧嘴一笑,适才的天真已经无影无踪,填补上的,是宛如猛兽般的杀戮渴望:“没错,‘战争’已经开始了。”


东京市内学生优惠月票 JPY:14,900


樱月武子从地铁出口走了出来,匆匆向人流的反方向走去。

下班人群/去向流行店铺的学生/赶路的公出白领——人流规模:巨大。

娇小的身躯仿佛奋力跳过瀑布的大马哈鱼,带着一身伤痕终于脱离的激流。

高楼大厦间小小的平房区——偶然因为区画而被开发商遗忘的地块。

小小的甜品店X1,名字:“多摩联合会会馆茶屋”。

推开钢框玻璃门,走如名字仿佛飞车党集会所但其实是再普通不过的人气小吃店。

“卡、卡……在这里。”伸手从大大的背包中取出一张卡片,递向伸出头来询问的老板娘。

“嗯,给。”确认,送上一杯奶茶,小券一张——数字:299874511。

女大学生鞠躬谢礼,一头撞进柜台旁的边门中。

门后的小巷,穿过。小巷的尽头,门。打开钢制的门,进入。古旧的污损电梯一台,按键入内。

快速地依照小券上的数字按下1~9楼的按键——电梯下降。

今天要在图书馆里自习的课题——“令咒”和“圣杯战争”。


墨田区某旧多层公寓楼单间月租金 USD:723


卡莉尔伸了伸懒腰,从阳台向外眺望。

墨田川从眼前流过,不远处能看见当地的警察局,当地人正开始一天的工作生活,周围充满着活力和朝气。这栋多层旧式公寓是个不错的栖身所:便宜、交通便捷、而且风景很好。

卡莉尔·塞道斯走回房间,将笔记本电脑的电源关上。昨天的报告已经发送出去了,之后要过一个小时才能打开……啊啊,总部那群家伙的工作效率就不能快点吗?

她摸了摸左手,露出得意的微笑。

被选上的是自己,不是从中部来的阴险先生法尔迪乌斯,也不是头脑太过精明的萨拉逊骑士……哦耶,天国的父母知道应该会高兴的吧。

神圣而污秽的战争,被诅咒的赞美诗,盛大却隐秘的杀戮之池。

太令人——激动了!

女人穿上短袖衬衫/套上及膝牛仔裤/大号女式沙滩鞋,一转身面向同居人。

“走吧,Caster,去散步咯。”

“是,长官!”

银发的美丽少年回应道,仿佛天使一样的面孔绽开灿烂的笑容。


付给“工作者协会的情报费” USD:3144


章麟紧握着右手手腕。刚冲到门旁的红叶正赶到身边。

魔力——汹涌的魔力——在手上聚集。敏感的体内魔力监视系统的警报震天响,连带着身体管理系统都是一片红色。各种“警报”/“警告”/“CAUTION”字样在大脑皮层内飞舞——完全不知道到底该处理哪一个。

少女的应对:通通关掉!

“啊……”从唇间流露出的喘息混合着汗水落在合成地板上。身边爱人紧紧拥着自己,那熟悉的触感终于使她稍微找回了一丝理智。

“怎么、怎么了?”感觉到怀中的身体开始放松,红叶终于得以开口询问。

章麟转动了下头部,确认自己正蹭在爱人的胸口:“不、不知道,好象有什么东西从右手钻到了身体……不对!”

她伸出右手——

“这是……”

一个奇妙的非对称图形出现在半真祖少女的右手上,大略看一下,可以想象成有着单侧飞翼的长剑,剑柄的小半部被那条镀铬手链盖住了。

将图形的存在告诉了章麟后,红叶将对方小心地扶回床上。

“这是什么?”

“不知道,”少女摇了摇头,“我现在把一切系统都关掉了……等下,让我先弄个防火墙看看。”

大约十分钟后,麟再度开口:“好象是某种特定格式的魔力流强行构成的回路,但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该不会是昨天浅野先生托付的那东西惹的货吧?”

昨天,工作者协会托浅野信长交给章麟一个小布包,说是协会的自身委托,希望能包裹一周时间。

“应该不会,现在我开了魔力探测后没感觉我和那包包之间有任何能量、魔力的联系……诶?”

少女突然中断了说明,而鬼也在同一瞬间察觉到了她的“视线”。

小小数平米的卧室内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图案,仿佛是由光构成线条如同有生命一般描绘着二人无法理解的图形。而昨天章麟安放东西的安全箱也在此时自己打开,那布包就这样漂浮在半空中,一边散开一边向光阵前进。

“这、这是……”红叶站起身,想要去抓住那淘气的包裹。

“红叶,别!那里有大量的魔力聚集着!”

“什么!?”

二人对话的片刻,布包已经完全打开,一枚戒指停留在光阵的中央——

——一只手指从其中心伸出,穿过了戒指。

两个女人被这场面惊呆了。仿佛意尤未尽似的,那手继续向前伸展——带出臂、头、身、腿、脚——人。

人形的身影出现在逐渐减弱光芒的阵圈外,粗看上去应该一是穿着着蓝色金边盔甲的女性。

那女性慢慢睁开原本闭着的双眼,将身后的光芒纳入体内——望向眼前的二人。

“请问,”天赖/圣音/神喉,“二位之中,谁是吾将服侍之勇者?”


这一天,“战争”最后的一组参加者,交纳了报名费,被贴上了号牌——整装待发。

圣杯战争,开始。


/1. 运动员代表的开场白


“这——就是——日本!”少年站在旅馆的观景窗边喊道。

“哦哦,你好象很兴奋的样子啊。”大汉一边望向少年,一边拿着电视遥控器胡乱换着频道。

“将古风和现代完美地共存在一起——不是融合而只是相互共存,神秘和现代化的生活节奏互不干涉却又相互依存,这样的国家就算不是来参加比赛也该来走一趟,说不定我的民俗文化考试的论文就全在这里了。”少年=蒋沁剡=中央人民大学文史戏民俗研究室研究生。

“我是不太明白这个东瀛岛国哪里好啦,不过既然有仗打,我也就不苛求什么了。”大汉=姓吕名布字奉先=货真价实的本人的——英灵。

圣杯战争,将魔术师与传说幻想中的存在配对,然后相互捉对厮杀。直到只剩下最后的一组,方始能——

——召唤圣杯。

圣杯/愿望实现机/无限可能的盒子/人类最强的魔法之一。

多么诱人的奖赏,但风险却也是如此的充实。

不但要小心被对手消灭英灵而落败,魔术师本身也是被狙杀的对象——甚至还要小心用完用来束缚英灵的令咒后被从者反逆。

能参加这场魔术界的盛会而活下来,就已经是对身为魔术师能力的某种肯定了。

“嘛……”在脑海中回忆着所得到知识的蒋沁剡,将右手的袖管卷了起来。

抽象化的图案构了一个大陆略是三角型的纹身——令咒。

三个令咒=三次场外指导——消耗品,小心使用。

嗯,面对自己的这个从者还真是得小心安排呢。

三姓家奴,为了自己的利益屡次出卖侍奉的君主……

就算是这样的传说,那家伙却也没有否认:“时世所迫……”

没错,若在乱世,能守住名节生身固然值得敬佩,但在之前便是要保全性命呢——所以,那家伙又说:“所以现在,我没有任何值得背叛你的东西。”

嘴角扬起笑容,转过身向着三国第一猛将下令道:“出去散散步吧。”

反正自己还有令咒呢。


离盛夏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街头的温度却离酷热不远。随处可见打扮入时且清凉的女性、将凉快热血男儿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少年和用衬衣将自己裹成炎暑异类的上班族。

要说,还真是怀念在家乡山野间光膀子着背心短裤上蹿下跳的时候。

“日本还真是个奇怪的国家……”灵体状态的吕布喃喃道,“一边是让人看得发直的色气,一边又是随处大杀风景的古板。”

“你是说衣着?”蒋沁剡从手中的冷饮杯里挖起一勺冰淇淋送入唇间。

“嗯,不过倒真是比我们那时候的花样多多了——现代世界还真是美好啊,想那时候要‘养眼’的话只能去看貂禅了。”英雄爱美人——合情合理。

少年却楞在了人行道上,一脸不可思议地向从者提问:“‘养眼’?没想到你还会用这么宅的词语。”

“别小看了圣杯,”吕布发出了促狭地笑声,“我们可是被赋予了相当多的知识呢,只要是这个时代所能有的,几乎都可以为我们所知。比如那个美国总统……”

蒋沁剡连忙制止住他,虽然很在意和自己看到的资料上写的略有不同。不过转念一想这虽然是相当神秘的竞技,人类制定了最初的规定后的确也没有完全不更改的可能。何况都已经举办了七届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他再次迈开步伐,将一勺又一勺的冰淇淋消化——直到吕布出声叫住他。

“等下!”从者的声音突然不像之前那样随意调皮,而是恢复了过去他身为武将的威严。

“是敌人吗?”少年将最后一勺冷饮咽下,丢掉垃圾。

“应该是,不怎么强的力量以规则的形式放出,大概是那边的探查或挑战信号吧。”

“那么,”蒋沁剡从腰间的携具里掏出了两张符纸,缠在携具的束带上,“我们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吕布瞬间化出了实体——刚才的符咒可以让一般的人类暂时无视术师和周身一定范围内空间的存在,于是人流自动给巨汉空出了一小片空间。

“得令!——”

猛将回答着,左手一招……

“——来吧,爱马!”

一辆巨大的摩托车凭空而出,落在二人身后符咒营造出的空地上。

通体赤红的车的车身,黑色的火焰状的图案装饰在油箱和坐垫之间,车把中间的车头无论怎么看都仿佛是金属管件折拉而成的马头。

“不愧是‘日行千里’呢。”已经中国见过这一匹的少年赞叹道。而仿佛是回应他的褒美,摩托车发出了一阵排气声——宛若马的嘶呜。

“上来吧主人,我们出发了!”吕布很明显地已经兴奋起来,一把抓住蒋沁剡伸出的手臂拽上后座,转动把手上的油门——

——腾空而起/飞行。

“要跟去吗?”

待他们二人完全消失在高楼大厦间后,一个女人微微低下头,倾身询问少女。

“当然,如此收集情报的大好机会怎能错过……走吧。”

三个女人一起迈步,向着战场的观众席赶去。


* * * * * * * * * * * * * *


港区,原源川安船运会社第四码头(废弃中)。

“……炎之精灵·烧尽!”一团火焰飞向了魔术师所在的位置,但他巍然不动。

仿佛被风吹散的火星,那团猛烈的火焰瞬间就化为了乌有。

“这样的连半调子都算不上的人居然使用着魔术,奇耻大辱啊!”男子将手中的金属短棒举起,指向少女。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是一只钢笔形状的物体,但现在那上面却流动着魔力回路营造出的魔力潮汐。对面的女孩显然也察觉到了对手的意图,浑身一颤。

仿佛被蛇之魔眼瞪视的青蛙一般——无法移动/无法动作/无法开口/连呼吸都异常困难。

死吧——男人一言不发的宣告道。一道魔力爆发所引起的高温等离子气体包裹在同样由魔力构成的被甲(Shell)中,以音速飞向少女。

“……救、救我!!!”女孩跌坐在地上,大声求救——而回应这柔弱的呼叫,是她自己左侧大腿内的纹身。

令咒:可以使英灵引发近乎奇迹的现象,于契约魔术师危急时救援。

红色的大衣挥动,等离子枪弹如同女孩之前的火球一般轻易消散了。

“没事吧,主人。”银发飘舞,包裹在大衣之下皮衣之内健美身躯微微转动,好让自己看见保护的对象感激的笑容。

“嗯……谢谢你,Archer。”

男人咋了咋舌,倒不是因为“一般魔术师都无法伤及英灵分毫”这种常识性的问题,而是对手居然如此轻易的就用掉了一个令咒——如果是自己的话,至少能想出十数种对付如此程度危机的办法吧。

于是,庆幸对方擅自消耗掉杀手锏的魔术师开始恼怒起来。

“对面的小鬼,”他低吼着,举着笔状的凶器向前大踏一步,“居然如此没有常识、没有能力、没有勇气……如此狼狈和失态竟然还肆意施展着魔术,你究竟是为何成为魔术师!”

女孩“噫”地一下子语塞,就算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对她而言如此莫名其妙的问诘也应该是第一次体验吧。

“罗嗦的家伙。”女孩的从者——女性的英灵皱了皱眉头,将包覆在左手的巨大的金属棍棒似的武器指向魔术师。但是碍于没有主人的命令,也仅仅是瞄准而已。

“无能、无礼、无知——身为一个魔术师高贵的品格的反面你都占据了,我等天生超人自命不凡的名誉你都丢到哪里去了……也好,就让我在这圣洁的战争中将你彻底抹杀吧!”

男人原先就算再大动作也一直紧贴在身上的衣袍舞动了起来,名为魔力的光芒自他身体的天灵、心口、丹田三处泄出/聚集/压缩。

“把从者和主子都干掉。”即使是施展魔术,男子依旧有向自己的从者下达命令的余力。

不知何时从之前的战场回来的英灵完全没有回应主人的意思,但见一身黑甲黑装的它完全没有预备动作就欺近了六米开外的目标——

——“咔镪”金属相交的声音响起,黑色的单手长剑和黑色的金属棍棒向交,一丝火花都未迸出却惹得空气剧烈激荡起来。

“快走!”红衣英灵用手一拽,将吓呆了得主人从身后拉开。与黑色长剑配套的墨色骑士小盾砸了个空。

“啊啊、对不起!”女孩如梦初醒,慌乱地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一路小跑钻进了战场边的堆货场里。

“哼——”魔术师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笔状物抛向空中。

“追踪(Trace)……锁定(Lock)……终结(Deadend)。”

时间停滞。

然后在下一瞬间来临之前,女孩倒在了地上。

“什、什么?”感觉到来自主人的魔力供给突然中断。名为Archer的英灵楞了一下,而就在这一刹那。黑色的剑身拨开了她的武器,刺穿了她的身体。但Archer也马上反应过来,她忍着痛楚扬起左手,金属棒的前端突然分四瓣打开,爆裂而出火球吞噬了她和黑色的英灵——当对手驱散开实际上是高能粒子团和魔力混合的火焰时,Archer已经不见了踪影。

“没有一击致命吗,算了,愚者的幸运而已……回来吧,我们走。”男人摇了摇头,让自己的从者回归灵体状态后解除了将整个战斗区域笼罩起来的结界,随后便离开了到处是战斗残骸的货物堆场。


“哇……这就是圣杯战争啊。”蒋沁剡发出了盛大的感叹,从十分钟开始他就一直用符咒维持着自己和吕布的“隐形状态”,从头到尾观看了这一场战斗。

“嗯,那个魔术师是很厉害的角色呢,从他的战斗方式来看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指挥英灵方面却看不出有多少手段。”一代猛将把从英灵座中摄取到的知识现学先卖起来。

“那英灵感觉木木呆呆的,好象没有自己的意识——嘛,反正不像你自我意识过剩就是了。”主人拍了拍从者宽大的肩膀,开着玩笑道。

吕布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接着发动了摩托车的引擎:“可以走了吧,主人。既然你我刚才都决定不趁人之危,那现在唱戏的下了台,看客也该回去休息了呢。”

蒋沁剡点了点头,跨上了摩托车的后座。

那个被暂时击败的女孩似乎并不是老练的魔术师,至少在战斗中呼唤出自己从者的职阶就不是明智之举。加上她似乎没有多少可以使用的魔术,还很容易因为压力而崩溃——大概是个新手吧。传说圣杯战争的参加者其实大部分都是随机选拔,看来果真如此。

但即使是这样,身为魔术师就已经是脱离常识的人类——既然普通的人类都孕育着无限的可能性,那么刚才落败的少女转眼成为自己的劲敌也是必须要考虑的情况了。

啊啊,愈来愈让人热血沸腾了。原来不是没有预想过比赛的激烈程度,但现在看起来即使是一般人类世界中真正的战争也不过如此。

“喂,奉先。”少年呼唤着自己的从者。

“什么?”大汉一边驾驶着披挂了“偏转意识”结界的摩托,一边微微回过头回应。

“我们来拿下圣杯战争的胜利吧。”蒋沁剡扬起嘴角,感受着许久未尝体味的躁动。

“得令!”


* * * * * * * * * * * * * *


“来晚了吗?”章麟在一处堆货场的入口处,懊恼地看着魔术协会和教会的工作人员披着“珠洲建设”的伪装清理现场。

“没办法,从市中心赶港区,只用普通的移动方式的话太花时间了。”红叶摸着爱人顺滑的秀发,安慰道。

“……抱歉,主人,我如果是Rider的话就好了。”突然二人的耳中传入了一个声音。不过她们并没有为此而惊讶。

“这和你没关系哦,Lacner。”章麟用只有她们三人能听见的“耳语”安抚从者。不过这也难怪,以中近距离突击战为擅的Lancer职阶,在移动手段上的确是不如以此为名的Rider。

“走吧,这里应该没什么好看的了。如果使用魔力探测的话实在很担心会被里面那帮家伙发现……红叶、Lancer,回家吧。”女孩转过身,牵着爱人的手向外走去。

灵体状态的Lacner一边跟随着二人,一边在心中回想起主人提出的参加圣杯战争——夺取万能愿望机的“理由”。

“……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最重要的的理由。”

突然思绪意图飘回到那个自己生活的时代,那个让自己痛不欲生的时刻……

不行,不能让自己沉浸在其中,身为神之女,决不能让自己的欲望吞噬自己。

的确,最后主人可能为了那更大的“奖励”而……但就自己目前的判断,她还是很通情达理的人。

那么,至少要赌一赌——

——为了挽回自己的过错。

“即使与真实、传说和历史为敌,也要让那个人……”


/2. 特邀嘉宾的首日感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