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兩處寒篇-12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15:18
点击:260
章节字数:30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卷二 踏花同惜少年春】



青春如無怨的齒輪向前轉動,將快樂或悲傷都輾成路過的蹈轍,與陽光倒映。


只是在命運的軌跡開始呈現前,今英仍是意氣飛揚的。除了那次紅柿的意外挫敗,今英在廚藝方面展現的天份依然遠遠勝過其他小宮女,是以最高尚宮娘娘提倡以實力決定地位,眾人仍認為最高尚宮的位置最終仍會回到崔家身上。

今英早有覺悟,她是為了成為最高尚宮進宮而來,不管小宮女時期的多少準備,或者眾人的稱讚和敵意,都是她必經的磨練,她的自尊不容許在人生道路上有絲毫閃失。唯一能讓她稍微放鬆,便是夜裡和長今同坐靜靜賞月的時刻,但隨著訓練的日益繁重,和長今逐漸增加的好奇心,她們之間深談的機會似乎僅止於那次她提起自己的母親而已,換來的是更多對長今的提心吊膽。

譬如長今會在半夜時把御膳廚房的燈全部點燃,燒乾水缸裡所有的水,把廚房弄得一團亂……每當她聽著棍子打在長今手掌的聲音,總不自覺地皺眉又嘆氣。她不明白為什麼長今被處罰後,依然露出如此自由的笑容,又或者她也不明白,自己心底那隱隱的羡慕。


也許是韓尚宮娘娘看似放任的教法發揮了效用,長今把木炭放進醬缸裡的舉動,竟意外讓今英解決元子殿下不願進食的難題。好事不只這一樁,崔尚宮更帶來明國使者贈與金雞的消息。

無可否認的,家族的優勢讓今英自幼即比其它同齡人更多接觸珍貴食材的機會,加上花費心力自各地蒐羅而來的辛香料及料理秘訣,令崔氏歷經數代仍執掌著王公侯爵的味蕾,權勢不衰。

今英是以這樣的崔家自豪著。百年家族,各種料理的故事及秘法,她喜歡聽崔尚宮講著歷代最高尚宮如何為一道料理費盡心思,又或者崔氏商團如何展現商道實力呈上各色食材。


「全朝鮮中,唯一見過以及料理過金雞這種昂貴食材的,唯有崔氏家族,所以皇上特地將此事交給了我。這是我們向皇上展現實力的好機會,今英妳也要好好表現,照顧好這隻金雞。」

明明是表現的好機會,卻在今英看到洞開的柵欄時,脊背湧起一陣冰涼的寒意。

金雞怎會不見了?

佯裝起鎮定神情,今英不斷在宮廷四處尋找金雞,但隨著漸趨緊蹙的眉頭及昏暗的天色,眼看是找不著了。今英回到處所時已是渾身冷汗,所有人對她的期望如此之高,若是讓人知道她丟失金雞,那些失望或嘲笑的神情是她想也不願想……

如今只有想辦法補救,唯有出宮,借重崔氏商團的力量再找一隻金雞,才能彌補這場可怕的錯誤!


主意已定,趁著夜色今英披上袿衣,來到了往常較少衛士戌守的偏僻宮門。正要跨出時,卻被一股力量拉入了草叢──

「誰在那裡?!」

不遠處衛士的聲音響起,只聽見雜沓的腳步聲向今英方才所在位置而來。草叢裡今英摒住呼吸,右手和拉住她的那隻手緊緊扣著。

直到腳步聲又逐漸遠去,今英才鬆了一口氣。「原來在門外有衛士,我正覺得奇怪,為什麼沒有士兵看守在門口?」

「當然會有人看守了。」草叢裡的另一個人,發出半是擔心半是埋怨的語氣。

「長今,妳為什麼會到這兒來?」

「我想幫妳。」

長今那雙清亮的眸子,像是照進她心底最黑暗深層的角落,讓她藏不住任何秘密。長今怎能如此輕易看到她內心的脆弱?

見今英沒說話,長今只繼續往下說道。「白天,我就看到妳在宮中到處找尋,妳是不是在找金雞?剛好韓尚宮娘娘不在,我已經拜託過連生了,我們一起走吧。」

「比起妳一個人出宮會有幫助的。金雞的事,我也可以去跟德久叔打聽一下。」以為今英仍在擔心出宮的事,長今給出了一個微笑。「快跟我來,也許可以不被發現溜出宮。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出去,快點。」

當今英握上長今的手那一瞬間,她便不願鬆開。

宮女私下出宮會受到嚴厲的懲罰,甚至被趕出宮廷,長今和自己一樣,再也清楚不過這些規定。對同期的小宮女而言,每個人都樂見她崔今英身敗名裂,但為什麼長今願意陪她出宮,為什麼在她最痛苦的時候願意緊握自己的手?

「長今,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長今正費力拉開生鏽的鐵門,以利兩人鑽過去。「今英妳剛才說什麼?」

今英搖搖頭,沒有回答。這是除了閔政浩外,今英想藏在心底的另一個秘密。


才剛慶幸逃出宮廷,後頭忽然火光四起,不斷有人大喊著:「有人逃出宮廷了,快追!」

長今連忙拉著今英一路狂奔,但見長今像無頭蒼蠅般又要繞了回去,今英趕忙拉住,此刻舉著火把的衛士從後方趕上──

衛士看著眼前兩名女子,狐疑的問了句:

「剛剛有人從宮廷後門逃走,是不是妳們?」

長今見衛士語氣猶豫,急中生智說道:「怎麼可能呢?我們……我們是昨天才從揚州來京城找親戚的,因為迷路了找不到親戚家,所以才不小心走到這。」

「是嗎?那妳們的親戚是誰?」

「是崔判述大人!聽說他是漢陽六矣廛的巨商呢!」今英連忙接上長今的話語,神色信誓旦旦。

長今嘴角微微揚起,臉上仍是一本正經說著:「是,聽說是很有名的巨商!」

衛士聽兩人搬出崔判述的名字,雖然仍面露懷疑,但崔家權勢著實得罪不起,衛士匆匆吩咐兩人快走,又舉著火把前往其他地方搜索從宮中逃走的人。

待火光遠離,今英和長今相視一笑,年少飛揚的心性讓她們暫時忘了接下來將面對的危險。黑夜裡,只有絲絲透出的月光,照著兩人互相牽著手,還有隱隱傳來的笑語。


叩開崔府的大門,今英如願見到了舅舅,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

「什麼?妳在說什麼話!宮女進宮之後除非成為屍體,不然是不可以出宮的,妳怎麼可以做出這麼糊塗的事情!」

「舅舅,請你幫幫我的忙。如果找不到金雞,我跟尚宮娘娘都會有事的。」

「那麼妳先回宮裡吧,我會盡量想辦法找隻金雞。」

聽聞舅舅勸告,今英臉上露出堅決的神色。「我現在不能回去,我要找到金雞才能回去,反正溜出宮的罪,或是遺失使臣帶來金雞的罪,沒有什麼兩樣。而且,如果找不到金雞,就不是我個人的問題,會連累御膳廚房,甚至引起朝廷問題,所以我一定要親自帶金雞回宮。」

崔判述無奈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了,我會盡力想辦法找到。不過天已經黑了,這件事有點困難。」

「一定要找到,一定要!」


「今英,看來今天不容易找到金雞,我先去德久叔那兒打聽看看好了。」崔判述離去後,長今擔憂的開口。

今英只是煩躁地搖頭。

「就算德久叔沒有,但是,他一定認識一些專門買賣特定食材的商人,我去去就回。」

眼見長今欲起身,今英連忙喊住了她,遞上一袋錢幣。「明天酉時見了。最晚酉時一定要回來,戌時以前一定要在處所才行。回宮去的事情,妳放心,我會來安排的。」

「知道了,我一定會回來。」

「長今──」今英不自覺地喊出了聲。「我跟妳一起去好了,我不放心。」

「妳要留在這裡等消息,我一定很快回來。」

「可是……」

「今英,我從來沒有騙過妳不是嗎?不管什麼話,我總是第一個告訴妳。」長今安撫地拍著今英手背。「這樣也一樣,我會很快回來,因為我從來不會騙妳。」

今英鬆開了長今的手。


而那日,她等到戌時將至,最後卻是崔尚宮拉著她,孤獨地走回冷森的宮廷中。





-----------------------------------



其實出宮找金雞還有很好玩的一段,是今英和長今逃出宮外,在路上遇到士兵盤查:

士兵:剛剛有人從宮廷後門逃走,是不是妳們?

長今(謊話連篇):怎麼可能呢?我們……我們是昨天才從揚州來京城找親戚的,因為迷路了找不到親戚家,所以才不小心走到這。

士兵:是嗎?那妳們的親戚是誰?

今英(順口接上):是崔判述大人!聽說他是漢陽六矣廛的巨商呢!

長今(加以保證):是,聽說是很有名的巨商!


結論:這兩隻的默契也太好了吧!一搭一唱,還心有靈犀的幫對方接話,害我看得都快笑翻了!(其實從前面今英想溜出宮那裡,我就一直笑一直笑,沒良心的笑個不停)


基本上,我覺得是今英不想讓自己的心意被別人理解。

今英一直在做的,就是喜怒不形於色,她把個人的好惡藏得很深,連她最親近的姑母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甚至連了解她的長今,有時候也沒辦法理解今英的抉擇。今英是個活得清醒,卻又痛苦的人。


小長今在連續劇裡就是個圓滾滾的小肉包樣

話說我今天重看了大長今,正巧看到串松子比賽後,今英問長今為什麼沒有休假回家?長今後來氣鼓鼓地跑掉了,可是今英還笑得很開心?!還對長今說"以後妳只要對我好就夠了"...今英同學,這麼多人想對妳好,為什麼偏偏挑上長今呢?其實妳從小就對長今存心不良了對吧?


多站在壞人角度想一想,其實壞人也有他們的辛酸史。(拍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