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兩處寒篇-9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15:19
点击:237
章节字数:25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夏日驟雨狂暴地下著,敲在窗櫺上。今英伸出了手,接過雨滴。

「雨水和泉水的味道,也不一樣。」那麼一來,自己算是輸得毫無懸念了。今英不甘心的嘆了一口氣。

今英還記得,前幾日串得最多松子而贏得競賽時,那是自己少數笑得開懷的時刻。只是歡愉如此短暫,在新任的最高尚宮面前,她卻徹徹底底地丟了臉。


「擁有絕對味覺的孩子?那好,妳叫崔今英是吧?嘗嘗看這個──」

「調料是醬油、醋和白糖,另外還加了芝麻鹽和水。」

「對。」

「另外又有蔥花和蒜末的味道,表明肉和香菇是單獨炒的。」

「那單獨炒過的肉裡又放了些什麼調料呢?」

「醬油、蔥花、蒜末、香油、胡椒粉、白糖和芝麻鹽。」

「是嗎?其他人也都嘗嘗,然後猜猜都放了哪些調料。」


答出正確答案的人,卻不是她。

「紅柿就是紅柿,就是這個回答吧。」今英捻了碟子裡的一撮白糖,嘗了嘗味道。「如果問我當初為什麼回答是白糖,那是因為一般料理時用的都是白糖,只有平民會用紅柿代替昂貴的白糖。」

她從沒嘗過紅柿的味道,可是這答案並不能掩飾她的失敗,絕對味覺並不是她所擁有,而是她手把手教導串松子的,那個叫長今的小丫頭。

輸了嗎?哭了一陣後她的心情已能平復。這次的確狠狠輸了一仗,輸在她的自信,輸在她的見識淺薄,可是下次決不會輸。

另一碟子裡放著的紅柿,不自覺已然空了。而紅柿的滋味,卻在今英心裡深刻纏繞著。


「今英,心情好點了嗎?」崔尚宮還想說些什麼,卻只是欲言又止看著她。

「娘娘,請加重我的訓練量吧。」今英臉上找不出任何表情。「這次失敗,是因為我太侷限在固定的料理方式,而忽略食材的基本味道,從今日開始我要更加努力以彌補這項過失。」

「不完全是妳的錯,是鄭尚宮那個傢伙,為了展現自己成為最高尚宮的威嚴而故意做的下馬威,如果最高尚宮娘娘還在的話,絕不會讓妳遭受這種委屈。」若不是最高尚宮娘娘身體不適而提早卸職,打亂崔氏家族的接位計畫,她們何必需要聽一個從醬庫而來的尚宮命令?「不過妳的確還需要努力,從今日開始,我也會把我的本事傾囊傳授給妳。」


當結束一天的訓練時,通常月已上了枝頭。今英揉了揉酸疼的臂膀,卻感到內心無比安寧,或許是因為今日又學習到一些新的東西。

「唉呦,好痛……」前方傳來一聲稚嫩的抱怨,有個小小身影正坐在涼亭階上,邊搓著手邊呼氣。

真是頑固的緣份。今英心裡這麼想著,確定自己並不想理睬對方,可那小丫頭抬頭看見了她,卻露出甜甜的笑靨。「是今英姐姐?!」

猶豫了會兒,今英最終向前小移幾步。「怎麼了?」

沒被這麼冷淡的語氣嚇阻,長今還是像之前一樣,一股腦兒就把話倒出來。「我今天被崔尚宮娘娘處罰了。」

不顧今英撇了撇嘴角,長今繼續往下說道:「因為我想嘗嘗每種調味料的差異,就用手各沾了一點,結果被崔尚宮娘娘打了手心,妳看──」

今英一看,長今的手掌果然腫了起來。

「不過我發現把甜的調味料加到酸或苦的食物裏會中和味道,把鹹的加進甜又香的食物裏則會……今英姐姐?」

不管對方的驚訝。拉過那雙受傷的手,今英取出藥瓶,抹上些藥在長今手上。「這對治療外傷有些效用。」

那雙漆黑的眼睛望向她,好像藏了最美的夜色在其中。今英一怔,將長今的手放掉。

「妳……知道這藥是什麼嗎?」

長今嗅了嗅手掌的藥。「好香的味道,可是我聞不出來這是什麼藥草。」

「好,那我們扯平了。」這小丫頭也有猜不出來的東西,這點她可贏了。「這是中國產的白藥。」

今英的笑容在月色下看來淡淡柔柔的,而她正扳著長今的手指頭,細心地敷藥著。


後來她們總在夜裡不期而遇,似乎沒有誰特別等著誰,只是就這樣撞著了。而後她們習慣坐在涼亭石階,一同望向夜色。

當然,今英私心裡承認,如果日間她知道長今又挨了打,會加快動作結束一天的練習幫她敷藥,順便聽著長今絮絮叨叨發生的大小趣事:

「今天韓尚宮娘娘叫我去採一百種藥草……」

「最高尚宮娘娘講的故事好有趣……」

今英聽著,卻不曉得內心那股酸楚的感覺是什麼。看著那張天真的笑臉,今英只感到腹內有股酸意不斷湧出。


「今英,怎麼了?」

回過神,她才發現敷完藥後,自己還握著長今的手。「不,故事很有趣。」

「那麼今英妳呢?今天做了哪些事?」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長今直接喊自己今英了。「還是一樣,沒什麼事。」




※ ※ ※




「這藥草名為三七,能止血止痛、預防感染、癒合傷口。三七,因為枝分三叉,葉為七片,而得三七之名,又名田七,被譽為傷科的聖藥。」醫女張德看著愣自出神的徒弟,不由得喚了一聲。「長今,妳懂了嗎?」

「啊?是的。」收回散慢的思緒,長今慌忙點頭。

「那妳說說,這藥草叫什麼?」

「這是三七,同時也是……」長今攥了攥手指頭。「白藥的主要原料。」

「中國產的白藥,可是罕見的珍貴藥品,長今妳見過?」


「今天,我又挨張德醫女的罵了。」沒有看向一旁的閔政浩,長今依舊低頭走著自己的路。「飲食是會害人的東西,因此我想學習能救人的醫術。心裡雖如此想著,卻總有旁騖,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該去做也不該去想,偏偏犯著禁忌,對韓尚宮娘娘曾經如此……如今,又對悉心教導我的張德醫女亦是如此。」

「小時候,我為了測量水量在鐵鍋中逐漸減少的時間,把鍋子燒乾過;為了試嘗味道而用手抓取調味料,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次手心……大人,您聽過白藥嗎?」

「那是很珍貴的一種藥品,只有少數的權貴可以取得。」

「如果我一天到晚惹的禍,就像覆蓋整座山頭的荒草一樣;那麼那個人使用白藥,就如流水一般。」雙手輕輕合攏著,似乎可以從中感受到溫度。那些個談天論地的夜晚,縱然只是自己說著,今英聽著,可是她明明感受到那個人的溫柔。

又或者從那個時候,今英早對自己築起一點一滴的防備?

她卻依然一點一滴的,向今英透露出自己。







-----------------------------------




雖然依舊痛恨長今有這麼多戲份,不過好像是必要的?

我就姑且把長今當做猜謎遊戲的主持人好了,她負責解答今英的每個舉動。

基於這點功能性,我只好忍容這個傢伙繼續在我的筆桿子下生活……


之前好像有個問題是,閔好人是個怎樣的存在?

答案就是:他以一個好人的姿態存在。

如果不是這個好人,長今哪會說出這麼多的回憶啊?

(其實在本文中,他擔任的是心理醫生吧)


看了你這我还真是有了解今英了,長今给我的大多是那种精神的鼓舞

接著愈看下去,大概會發現這篇根本是今英飯的怨念文……

(好吧,這個時候世界就需要長今這種光明人物來拯救了!)

是因为以今英的聪慧与早熟,模糊的意识到自己这个姓氏下的黑暗?骄傲,却又有着没有抛却的良知,这种煎熬实在是场痛苦的折磨。

太早充滿自覺,是今英悲劇的源頭;你看那個糊裡糊塗、韓尚宮叫她做什麼就做的長今,活得多好啊!

劇裡面好像也沒聽過今英強調自己姓崔、又或者說"我們崔家……"這類口吻,潛意識裡,或許她真的很討厭自己的姓氏吧。


但在被卷入这场冲突的最前端之前,两个当事人都还可以享有一段宁静的时光呢。

作者會這麼好心嗎?


这个笑容,或许已经因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因着记忆和缅怀,染上无法抹去的哀伤和苍凉的意味吧?

有淒淒慘慘的意味,才是兩處寒啊……

一方是現在進行式的哀傷,另一方是開啟回憶模式的蒼涼,配上血海深仇及現實阻隔等肥皂劇必備要素(除了不治之症外),保證是淒淒慘慘戚戚……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09-4-22 02:03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