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兩處寒篇-7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15:19
点击:257
章节字数:35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之後今英很快明白崔氏在宮中的特殊地位,讓人又忌又懼,同樣使她在其他人眼中也不尋常起來。今英並不喜歡那些刺探性的目光,索性整日埋首在御膳廚房中學習料理之道,她的天份也在此時獲得了很好的發揮,甚至令最高尚宮和崔尚宮都讚嘆不已。

「今英,不久後妳和其他還沒舉行內人儀式的丫頭一起競賽吧,讓大家一同看看妳的手藝。」最高尚宮得意地說著。

今英除了練習之外沒有多說什麼,在競賽當天,她以實力證明了一切。

只是見著底下投來的異樣眼光,她絲毫沒有一絲勝利的喜悅,自尊卻不允許就此認輸。於是今英勾起嘴角,高傲的笑了笑。

她看見韓尚宮撇過了頭。她咬牙,依舊要笑得燦爛。

哪怕之後崔今英三字,在御膳廚房裡只剩下驕傲自負的評語。


「贏得這次競賽的人,可獲得出宮休假的機會。今英妳就趁此機會回家一趟吧。」

拜別最高尚宮,今英隨著崔尚宮出宮返回崔家,她有太多問題想問娘親。御膳廚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為什麼眾人看她的神色如此奇怪?要如何堅定自己的心志走向該走的道路?

這些如浪潮般的疑問,卻在今英看見眼前的墓碑,痛哭失聲。

「妳舅舅來信說道,妳娘親病重的那幾日,正是競賽要舉行的前些日子,她堅持不讓人告訴妳這件事。漢武帝的寵妃李夫人,在病重之時堅持不讓皇上見她最後一面,希望保存最美好的形象在對方心中,或許妳的娘親也是這種想法。」崔尚宮陪在墓地一陣後,悄悄走了,只留下頓失依靠的今英。

這些年來就算生活再不如意,今英也從不流淚,因為她知道母親還指望著自己。如今唯一支撐她的人不在了,她的哭除了包含辛酸難過,更有痛快,像是把多年的痛苦一次宣洩出來。

當她擦乾眼淚後,她知道自己將不再是原本的崔今英。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會再有人低聲細語安慰;得了勝利,也不會再有人打從心底為她歡喜。今後在這天地間,她是真真正正的孤身一人了。


「妳看妳,哭得眼睛都腫了。」是夜,崔尚宮忍不住拿手絹捂著那雙紅腫的眼睛,不無心疼的說道。「人生總是必須經過這麼一段……那麼妳現在能夠依靠的,只剩家族了。」

又是家族!今英第一次對家族這個詞升起了厭煩。如果她不是崔家的人,就算窮死餓死,她和娘親也不用困在這深如牢籠的宅院;如果她不是崔家的人,她的人生可以正常一點,根本不用受到這麼多冷眼以對。

「姑母,我會當上最高尚宮。」今英聲音裡有著堅決的決絕。「但不是聽取家族的意志,而是為了娘親的遺願。」


今英是言出必行的人。就跟她的父親一樣,有著天生的反骨和志氣,可是另一方面她又像母親,有著期待迎向悲劇的自絕於人世;於是在她身上混合出一種極端的特質,即是目無下塵的孤高。

而當御膳房裡的傳說愈來愈多,崔今英三字逐漸成為神童的代名詞。

可是誰也不知,每個夜晚今英是如何的咬牙努力,從最基本的小宮女們也不願做的串松子摸索起,不斷磨練著自己的手藝。或許今英真是個天才,可是沒有日夜的砥礪,再美的璞玉也僅是被溪流沖刷的山石而已。

春去秋來,宮廷裡換了君主,也招進一批新的小宮女,今英仍是按著歲月安靜成長。

而使她安心甚至沉溺的料理之道,終有一日,也迎來了萬丈波濤。


當今英聽聞閔政浩考取國子監的消息,她手中的松子不經意地滾落。

閔公子終究走向他的人生之道了嗎?那麼她崔今英的人生之道又將是什麼?一直被壓抑的奔馳之心似乎再度被喚醒。明明是在同一片明月之下,閔公子將坐在宣政殿中與皇上暢談家國大事,而她的人生卻是在御膳房內寂寥度過。今英匆忙回到處所,找出早已讀過千百遍的《詩經》。

「妳手上拿的是什麼?」崔尚宮甫進來,見著今英手裡的書大驚失色。「妳怎麼能把這種淫艷的東西給帶進來?難道不曉得這麼做會惹來殺身之禍嗎?!」

「可是這是爹爹以前教我讀過的書……」

「荒唐!荒唐!一個宮女何須讀書?!現在馬上把這本書燒掉,快點!」崔尚宮見今英遲遲未有動作,乾脆一把奪去書籍。

「姑母,這是爹娘唯一留給我的東西。您若毀了它,我將再也記不起爹娘的容貌……」今英失措叫道。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讓妳把惹禍的東西留在身邊!」崔尚宮將書本置於燭火之上,不一會兒即燃燒起來。

今英想上前阻止,卻被崔尚宮拍掉了手掌。

「崔今英,妳給我記好,妳的一舉一動都關係到崔家的生死存亡。妳是崔家的人,一切都要以家族利益為優先考量!」崔尚宮的臉在燭火映照下竟顯得幽深。「妳唯一該做的便是學習御膳料理,而不是成為崔家的罪人!」

「妳說過妳要成為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是吧?看妳這副意志不堅的樣子,當得了嗎?」把燒黑的書本往地下一扔,崔尚宮不悅地拂袖而去。

手裡握著殘缺不全的蜷曲紙片,末了今英冷靜地將其揉碎,投入字紙簍中。

姑母說得沒錯。成為宮女後便早注定老死於宮中,一輩子沒有其他可能,而成為最高尚宮是唯一能實現的事,縱然那些書籍曾帶給她多大的快樂,從今日開始,她得全部拋棄。

那一夜在宣政殿前,今英親手埋葬最初美麗的夢。

而撞斷她與閔政浩緣份的人,卻拾起了另一端糾結的線團。




※ ※ ※




「在這屋子裡的人,是我最喜歡的哥哥。」


江心映著明月,在濟州島這個冰涼如水的夜晚,長今回想起這一幕時才恍然大悟,這是今英要割絕什麼東西時總會露出的神情。後來越來越多的歲月裡,她常常從今英臉上看到這種表情。

今英笑起來該是什麼樣子,長今幾乎已經忘了。更多的時候,她想起的是今英冷寞深狠的表情,逼退鄭尚宮娘娘、害死韓尚宮娘娘,將她流放至充滿瘴癘的濟州島,每想到此就滿心憎恨。

就算是把心掏了出來,恨意仍會在胸腔沸騰著,灼熱地烙印胸口的每一處。

「今英……」

可是當她把這個名字給喊了出去,又是顯得多麼軟弱無力,長今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怯懦。

就像她想不起今英笑的樣子,今英悲悽又壯烈的神情卻一直留在她的腦海中。

只記得初識的那一晚,她和睡不著的連生一同在宮內探險,不意在宣政殿前碰上了同樣的夜裡君子。連生一不小心撞上對方,那個人尖叫一聲身子彈了起來,起身時衣袖拂過她鼻尖的淡淡馨香,那是後來不管她再採了多少草藥也沒聞過的香氣。

長今從泉裡撈了捧水,放在鼻尖輕輕聞著。

這一尖叫馬上惹來了值宿衛士注意,偏偏連生受到驚嚇也跟著驚叫起來,她和那個人對看一眼後,同時決定下一步動作,在捂住連生的嘴巴時她同時碰到了對方手指。當初想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可是現在的長今,只是攤開手掌,一次又一次用指尖輕輕劃過當時的軌跡。

該問名字的才對。

當時的自己惆悵地這麼想著。但就算什麼都不問,命運之線卻還是將她們牽扯在一起。就算相距著京城與濟州島千里的距離,她依然一遍一遍地念著對方的名字。

今英、今英……






---------------------------------------



討人厭的長今終於出場了……沒錯,你沒看錯,以後長今都只有這麼一點畫面。要不是我忽然想起這篇的名字叫"兩處寒",我連這一點空格都不會施捨給她。(明擺著對長今有偏見)


所以再數個一萬字之後,大概就是長今再出場個五六百字了。(完美的比例)



虽然一点都不了解大长今,但还是努力写吧。我也会努力看的……

這是你了解大長今的好機會(拍肩!)

如果覺得戲劇太長,可以從本文開始了解,不過這是偏執的今英迷版本就對了。

(本篇觀點與戲劇正史完全不同,請小心服用)


今英绝对是《大长今》里面看得最伤感的人物。记得最后,物是人非之后,她和长今在花园告别,长今看着今英的背影走出自己的视线,那一段不知道为什么真的是把我给伤到了……

感謝你的評論XD


花園告別那段,我一直大喊"抱上去!抱上去!",結果長今竟然就這樣放今英走了= =

其實我很納悶,知道今英把自尊視得比家族榮耀更重要的長今,怎麼在今英自白後這麼的無動於衷?連閔大人都比長今有情有義多了。

(長今在我眼中,沒有一項優點就對了)


难过就难过在,她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自己的骄傲、自尊和良知,无论何时,无论面对谁。

不像崔尚宮會把所犯的罪行合理化,今英從一開始犯罪時,早就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劇情後期,就沒有再看今英笑過。

其實從很早之前,今英就開始預測她人生的悲劇吧。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明依和韩尚宫

明伊是個奇怪的媽媽~明明知道御膳房是個充滿陰謀鬥爭的地方,而且終生不得嫁人,還拼命把孩子往火堆裡送,她就這麼有自信長今會當上最高尚宮?(事實上,長今真的做了"一天"的最高尚宮)

總之我不能了解明伊的想法,感覺是讓孩子為自己復仇似的。


韓尚宮是個有意思的人物,估計她以前也是很活潑開朗的,但遇到明伊的事情後就開始封閉自我。可以得知,明伊的存在對她有極大的意義。可能是劇情沒演出來的關係,感覺韓尚宮更在乎明伊。


“在无望处制造希望,然后狠狠的将希望玩弄、蹂躏、砸碎”。

這就是虐的原則,不是嗎?

再說我覺得韓尚宮很有可能是這樣的人,看剛開始小長今被她整得死去活來就知道了。不過今英更慘一點,因為一個姓氏就被徹底否決了。

今英會用韓尚宮的法子教導小宮女,表示她平常即對韓尚宮有所觀察,但劇情裡基乎沒見著這兩人的互動,大概真的是姓"崔"的原罪了。


然后,在教导下一代这方面,她更是比长今要高杆数个档次。

這點絕對同意。我光想到前期那個毛毛躁躁、連韓尚宮方法中的寓意都無法領悟的長今;又或者是後期散發著聖母光輝,但已經跳槽去醫學界的長今……我還是希望今英當最高尚宮。

(所以說長今妳幹麼從濟州島回來?妳根本是礙事的嘛!)


看到一男两女的剧情总有发男主角好人卡的冲动啊。(叹)穷摇阿姨你干脆让男主角们BL去算了。《——是说,这是啥鬼?

話說瓊瑤阿姨那齣紅遍大江南北的"還珠格格"第一部,那個老是跟在紫薇屁股後頭的金瑣……是每個當丫環的都這麼盡忠職守?還是金瑣妳心裡面偷偷暗戀著妳家主子?(大誤)


要不,咱这剧情就充分的发扬YY精神,表去虐了哈?

因為我沒有寫喜劇的天份(喂!),所以註定是要虐下去了。


PS.嘖,本來想說將錯就錯在15號的最後幾分鐘更新,結果又跨到16號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