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兩處寒篇-2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7-10-19 08:59
点击:292
章节字数:14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冬日的風冷得刺骨。

踩在地板上的腳步聲更凝重得令人摒起呼吸。

「妳怎麼會這麼糊塗,竟然讓這事被人發現了!」崔判述漲紅了雙眼,不一會兒又壓低聲音。「那名宮女現在處理得怎樣?」

「已經喝下了死藥。」崔成琴的語氣裡帶有一絲發抖,但她仍握緊雙拳硬撐著。

崔判述鬆下一口氣,才又語重心長地說道。「小妹妳在的地方是御膳房,是我的勢力所不能伸展到的地方,在那兒的一切只能靠姑母和妳自己。妳將來是要繼任最高尚宮的人,不容許有一點兒的閃失,崔家有一半的命脈可是在妳手上。」

「大哥,難道我們不能用堂堂正正的手法?」想起自己的卑劣,崔成琴語調裡充滿了怨恨與不甘。

「堂堂正正?妳認為崔家上下有哪塊地方是乾淨的?我們一出生即淌著崔氏的血脈,註定要為這個家族盡心盡力,還有誰能像良述一樣這麼天真……」憶及死去的兄弟,崔判述又再度黯然。

崔成琴眼中曾有的一絲光芒,也跟著熄滅下去。「我想去看看二哥。」

崔判述點點頭。「他的妻子嬉媛也來了,現在受了些風寒,正在內院調養。」

看著小妹發顫的背影,崔判述雖是不忍心,卻還是得說出實話。「回宮後要小心點,雖然姑母是最高尚宮,但還是要看提調尚宮的臉色。妳這次動用關係,已經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還有,」崔判述不知有沒有看見崔成琴臉上的一滴淚珠?「我們都該學會,冷漠無情。」


「今英,書讀完了嗎?」

「是的。」聽到母親的聲音,今英闔上書本跳了起來。「母親您的身體不好,為什麼不進去休息?」

嬉媛沉下了臉色。「今英我跟妳說過多少遍,女孩子行進舉止皆須得宜,妳剛才可有做到?」

「母親教訓的是。」今英垂下頭,不敢作聲。

摸著女兒的頭,嬉媛逐漸放軟了聲音。「那麼今天的書讀到哪?」

「正讀到《詩經》的<鄭風>。」

「很好。」嬉媛說完話,又忍不住咳了起來。

今英見著母親蒼白的臉色,連忙將人扶至屋內,又伸手探了探額頭溫度,才放下心來。

「如果今天妳是個男孩子……」嬉媛的手撫上今英的臉頰。「就算有天娘真的離開了,也會覺得很放心。可惜今英妳是個女孩兒,娘離開後妳要看什麼謀生?也只能居住在崔家仰人鼻息……」

「母親您不要說了,舅舅對我們很好。」

「那將來妳得十倍百倍的還給崔家……」嬉媛話說至一半,又猛烈咳了起來,慌得今英連忙起身。

「母親您先不要說話,我去煮點小米粥給您喝,喝完後您會覺得身體舒服些。」

望著今英那匆匆離去的瘦小身影,嬉媛頓時感到喉頭一陣哽咽。這麼懂事又聰明的孩子,將來的命運會是如何?如果有天她真的不在今英身邊了,這孩子又會變得怎樣呢?

因為今英太聰明,所以她總用最嚴苛的標準要求著,深怕這孩子一不小心就走上了岔路。但也因為這樣,今英養成了穩重內斂的性格,尤其在今英父親去世、她又病倒之後,今英比以前更沉默了……

如果她真的走了,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人能明白這孩子了。






--------------------------


今英的原罪在於她姓崔,是崔家人,得到崔尚宮「過多」的關愛。

如果今英只是個普通的小宮女,和其它小宮女的待遇一樣,那麼或許她的才華會得到更好的發揮。

在料理方面的自覺性和領悟,我覺得今英是比長今高一點的(個人偏見)

長今擁有的真的叫「天份」,由她嘗出紅柿味道的那一集即可以得知。

可是今英有的叫努力,她不因為自己有了崔家的秘笈而自滿,甚至瞞著崔尚宮試驗與長今一樣的「劃出味道的能力」,她一眼就看出韓尚宮的苦心在哪,自己缺少的東西又在哪,可是卻不能這麼做--

只因為她姓崔,於是她所有的可能都被阻攔了。


今英是孤寂的,在料理才華上得不到真正的認同.(相較於鄭尚宮和韓尚宮給長今的愛與支持,今英得到的愛是帶有功利性的)

而所謂的親情,「崔氏家族」這個緊箍咒大於一切。

在友誼上,曾有一個了解她的長今,卻不得不與之反目。


當劇情演到長今在濟州島一段時,我想在深宮中的今英並沒獲得真正的快樂。

今英所追求的不是最高尚宮的權力或位置,在那位置上,她也只是高處不勝寒,縱然她應該從小就習慣了這種感覺。

我想今英唯一真正快樂的時光,恐怕是還沒與長今翻臉前,兩人一同做料理時的那份默契與快樂吧。


附帶一提,

其實我不認為崔尚宮或崔判述是十足十的壞人,崔尚宮死的那集是我哭得最慘的地方

而崔判述其實也很愛護自己的妹妹和姪女

只是他們這家子的愛太目光短淺了...


結果,這又是一篇挾帶著怨念評論的小小段更新(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