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无标题

作者:sdbtkq77
更新时间:2007-11-10 13:07
点击:520
章节字数:39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五章 最是橙黄橘绿时

耳朵里嘤嘤竟似有谁伏在枕边哭泣,林逸陡地惊醒来,自己和衣裹在被子里,想是什么时候睡着了被詹姆斯抱进屋来。


只是错觉啊。


「詹姆斯!詹姆斯!」


她光着脚坐在床沿边跟个任性吵闹的孩子一样大喊大叫。


「你又淘气了。」推门而入的詹姆斯捉住她手笑说。


林逸轻轻抵住他额头,「我叫你,你就会出现吗?」


「如果你需要的话。」


我会在你身边,直到你不需要为止;我会爱你,直到我不爱你那刻。自己早过了相信这种承诺的年纪,可是却始终知道,他总会出现,无论早晚,虽然不是立即。


那无论如何也是自己曾经晦暗日子里的美丽惊喜。


苏格兰的天气就和它的口音一样糟糕,即便不算病痛的折磨,每天这样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也够百无聊耐了,却还要忍受这样不见天日的天气。


不过,福特医生真是好人呢。


这是她自来到英国后,词典里第一个明确地加以肯定的好人。感谢老天,若不是福特医生,英国人从此在林逸心中的形象简直就要糟透了,即便福特医生更愿意林逸称他为苏格兰人。虽然后来又出现了另一个能让年幼的林逸简单地以好坏的标准认定为好人的另一个人,自然,那是后话。


母亲的心情看来也要开朗了许多,福特医生真是个令人称赞的人,除开医治林逸的怪病并免除了她高昂的医疗费用不算,还为她们母女俩提供了暂时闲置的住房,甚至替母亲介绍了一份在苏格兰的一位华裔家庭担任家庭教师的工作,并且不求任何回报。如果这样的医生还不能称之为好人的话,林逸作为孩子所有单纯的价值观都要受到颠覆了。


不过,医生的好意她虽然明白,这样成天将她监禁在病房里却又绝不是她可以忍受的,直到——她的惊喜出现。


福特医生收起听诊器,完成了每日的例行检查。起身来轻拍她的脑袋,「你的恢复状况很好,艾格尼丝,我想再过几个月就可以出院了。」


林逸淡淡地笑。这女孩的笑容实在可爱,无论如何让人看了忍不住去保有,虽然偶尔会带那么一些让人捉摸不透的阴郁和不合时宜的深沉,但总的来说是个可爱的孩子。福特医生这么想着,这时护士轻敲门进来。


「医生,门外有位男孩。他说他想见艾格尼丝•林小姐。」


福特医生耸耸肩膀笑,弯身下来问林逸说,「孩子,他是你的朋友吗?」


福特医生稍带别样意味的神态不由的使林逸有些微微窘迫了,她凝神思虑片刻,她在苏格兰并没有认识的朋友,事实上,除了詹姆斯,她在英国就不曾有过熟识能称之为朋友的人。自从她的怪病突发后,她就再也不能在每个周六的下午去见他了,他并不知道她生病的事情,更不知道她已经离开了英格兰。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许诺下次会带着她坐船游览泰晤士沿途风光,会用口琴吹好听的曲子给她听。


「孩子,你可要见他?」福特医生看林逸不说话又问。「或者我可以先请他进来?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是的医生,请您替我请他进来。」


福特医生点点头出门去。他看到那个男孩站在门口,立得挺拔笔直,没有倚着门或是靠着墙,头发梳得精神抖擞,衣上没有褶皱,熨贴得一丝不苟,皮鞋锃亮,唯独背着一只不大合身的背包。之所以说不大合身,只因为与这身精简明朗的装扮比起来,它实在显得太大了一点儿。


看来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小伙子。福特医生心中这样想着。男孩看他出来,礼貌地对他微笑,「您好,医生。」


他的脸上有足够的尊敬,但并不十分谦恭,始终自信满满。


「艾格尼丝请你进去。」


「谢谢您。」


男孩对着他道过谢,绕过他身边轻手推门进去。小伙子脸上有掩不住的欣喜,稍带着些羞涩和局促不安。


唔——年轻人真好。福特医生笑着轻轻走开。


「詹姆斯?!是你?」


「是我,亲爱的小姐!」


詹姆斯的脸上透出不可抑制兴奋下的红润,忍不住上前去轻轻握住她手。


「你为什么没有遵照约定到河边来呢?我连船和口琴都准备好了,那天天气多好,太阳温暖极了。我真后悔没有好好打听过你的住处,这样的不辞而别让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见我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可太伤心了,我不知道你居然那么讨厌我,而我还自作多情地以为博得了你的喜欢。」


林逸看着有些激动的詹姆斯,不好意思地欠下脑袋去轻声说,「抱歉詹姆斯,我并不是故意要失约。」


「我知道,我现在坐在这里就代表我已经完全知道了。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如果它们向你传达了任何错误的信息,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你并不需要向我道歉艾格尼丝,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在那些该死的揣测和报怨发生之前,居然从来没发觉你得了这样重的病——」


「不,那不是你的错。」


林逸忍不住地要粗暴打断他的话,她看着这个伊顿的优等生,从来举止有度,慎重而自我克制的男孩在她面前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样子,心中突然窝起了一阵极为细致的暖意。


「事实上,这是突发的疾病,是连我自己和母亲都没有预料到的突然来袭。你来看我,我已经十分感激了。」


詹姆斯微微笑,推辞或是敷衍她的感谢都是不尊重的,他的确费了那么大的力气和周折才找到她,不过总算,找到她了。


「哦,对了。」


詹姆斯说着拉开背包,林逸也早注意到他鼓囊囊的背包,想不到他过来一次是否需要带这么多的东西,直到那个棕黄色毛茸茸的脑袋从背包顶探出头来。


林逸实在忍不住笑了,她终于可以明白詹姆斯宁愿背着如此一个和行头全不搭调的大背包的用意。要知道,要是一个如此挺拔的男孩子抱着一个二十二英寸的玩具熊走在大街上,那是一件多么滑稽的事情。


如果当作慰问疾病的礼物,这次,林逸的确再没有拒绝接受菲比的理由了。


「我还给你带了几本小册子过来,但愿你在病床上的日子不至于那么苦恼。」


林逸微笑着伸出手来接过表达自己的感激和喜欢,随意翻开。


『啊!你的眸子跟羚羊的眼一样天真,有时大胆地闪烁,有时羞涩得美丽,顾盼能迷人,注视时光彩炯炯;一瞥这一页吧,也不要对我的诗集吝惜一笑;如果你给我的超出了友谊,我的心将为你的笑容而突然相思。只给这些吧,亲爱的少女;也不必诧异为什么我把诗篇献给这么年轻的女子,无非给我的花环添上一朵百合花,秀丽绝世。』


这样不甚明了又分明有所寄予的诗句不客气地跳入少女的眼中,林逸的脸突然红起来。她下意识地用力合上书页,将书推还给詹姆斯。


詹姆斯愣了,脸也旋即变得绯红,「你不喜欢拜伦的诗吗?」


一门心思想要倾诉自己爱慕之情的小伙子显然忘了,十九世纪的苏格兰贵族诗人对于对英国文学一无所知的林逸来说是如何彻头彻尾的异国事物。


林逸为自己的孤陋寡闻埋下头去,她的确对于这个诗人,以至于对整个英国文学一无所知。那些与她有什么关系呢?即便是在中国时,她也不曾好好学习过经书诗词。可是此刻她不自主地觉得羞愧了,在这个受到良好文化熏陶和贵族教育,频频对她施以好意的男孩面前。


「嗯——」


詹姆斯从被粗暴推辞的受挫窘迫中回过神来,马上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下的错误,稍稍清清嗓子,「身为苏格兰贵族的乔治•戈登•拜伦,是十九世纪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


对于詹姆斯的解释林逸并没有显出任何的厌烦或是推却,这让詹姆斯稍松口气。


但愿这次我不要再出错了,他在心中默默祈祷。这女孩多像他见过的那些来自东方的瓷器,美丽精致却一定要足够的小心翼翼。


他的声调放平缓下来,显出他一贯的言语谦和和谈吐大方。


「1809的时候拜伦开始出国作去往东方的旅行,为了要看看人类,扫除一个岛民怀着狭隘的偏见守在家门的有害后果。《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正是他在这次旅途中所写下的伟大诗篇。」


林逸轻轻笑一声,突然开口道,「如果他有幸一直一直走到遥远的东方,就会知道真正的东方绝没有人们臆想的所谓乐园,不过是一片毫无生机的断壁残垣罢了。」


「听我说,艾格尼丝,我并不是要说教。」


詹姆斯放下书来,坐直身子与林逸稍拉开距离。林逸看到少年的眼眸里流露出的光彩,是她从未得见的诚挚和恳切,这使她也不自觉更加坐直了起来,企图好好倾听少年接下来要讲的话,尽管她之前也从不曾心不在焉过。


「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自己的祖国,也不知道你对她抱有怎样的感情,如果你不愿意告诉我的话,我永远不会擅自去探听。对于帝国那些不道的战争所造成的伤害我深感愧疚,但是在遥远的东方,我想也同样有人正在为追求自由、幸福和解放而努力斗争。不要仅仅因为她的穷困和给你带来的苦难而介怀,她不曾抛弃你,也请你不要抛弃她。」


林逸低头一语不发,詹姆斯足够诚恳的态度得以保证她没有任何的不安,但是这股认真严肃劲儿却还是毫无疑问让她感到有些焦躁了。


詹姆斯看着不知所措的林逸,不由拍拍脑袋在心底道歉,自己的言语还是那么像一个不折不扣的说教者吧,对十四岁的林逸来说。


「你很喜欢拜伦的诗吗?」林逸转过神来,为打破尴尬轻声问说。


「我敬仰斗士。」


「写诗的斗士。」林逸抿嘴纠正。


「并不尽然。」


詹姆斯欢欣与林逸的小小反驳,并不醉心与和她争辩。


「很感谢你来看我,詹姆斯。」


「你会感觉好些吗?」


林逸点点头,对詹姆来说这毫无疑问是可以进一步交往和亲近的标志。


「我可以陪你一直到下个学期开学为止,当然,我更希望你的病能在那之前就好起来。」


「福特医生说大概还要两三个月时间我才能出院。不过,因为在英格兰没有愿意接收我入学的学校,即使病好了我也非常有可能不会回去,这里给我的感觉要比那边好很多。」


母亲好不容易找到还令人满意的工作,福特医生也实在是个可亲的人呢。


「是吗?」


这意想不到的打击瞬间令少年原本欢欣雀跃的心情马上陷入了无度的苦恼中。


「如果英格兰有愿意接收你的中学,你会回去吗?」


林逸狡黠一笑,捕捉到少年脸上期待神情,「大概。」


「詹姆斯呢?从伊顿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


「进入皇家军事学院,为国家终身服役。」


詹姆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更加挺直了他本十分笔直的背脊。


「终身服役?已经决定了吗?」


「很早就。」詹姆斯笑,「那是我一生无上的荣幸。」


门上突然响起敲门声,福特医生进房来。


「很抱歉打断你们愉快的谈话,不过艾格尼丝应该休息了。」


林逸孩子气十分的不情愿撇撇嘴,那看在福特医生的眼中成为某种征兆,这种变化毋庸置疑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所带来的。


「好了。」


福特医生上前去拍拍詹姆斯的肩膀,「好小伙子,要去喝一杯吗?」


「医生,我还不满十八岁。」


福特医生笑了,真是个严苛的年轻人,好像有禁酒令的束缚在身一样。不过,年轻人懂得适时的克制可并不是件坏事。


「我会再来看你,菲比会替我陪着你的,希望再见你时你比现在更加美丽。」


林逸显然不习惯在福特医生面前如此直白的表达,偏过头去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福特医生哈哈大笑起来,边再次念叨着年轻人的好处边拉着依依不舍的小伙子出了病房。








------------------------饿着肚子的下集预告分割线--------------------------------


经历了生死与重大变故的这年秋天,十四岁的女孩开始脱胎换骨。她比从前更乖巧听话,念英文,学音乐,习美术,对父母的话恭敬从命,举止有礼。林逸越来越乖巧,话也越来越少,眉目随之而锐利,话锋也因此而凌厉。


「我决定答应你的求婚。」


挑衅意味在空气中弥漫隐现,显而易见得就像林逸的不安。詹姆斯将林逸的手捏紧在手掌中,想要护她到身后,林逸却稍稍挣开,上前两步轻声道,「我叫艾格尼丝•福特。」


「一个上流的——英国人。我绝不会向一个卑贱的中国人道歉!」


本帖最后由 sdbtkq77 于 2007-11-10 13:15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