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无标题

作者:sdbtkq77
更新时间:2007-10-23 12:19
点击:506
章节字数:38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四章 短相思兮无穷极

「这屋子看来实在不错。」


詹姆斯饶有兴致地打量,尤其感兴趣院落里正开得茂盛的紫藤。长长舒了一口气地坐定下来,有如归家一般的轻松自在。詹姆斯宠溺地仔细打量着林逸,突然才发现什么异常似地问说,「你的戒指呢,艾格尼丝?」


「哦——」


林逸摸摸空空无物的左手无名指,「在中国有些不方便,我把它取下来了。你很介意吗亲爱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林逸笑着踮起脚尖来,捧住他生着一头金发的脑袋,亲吻他的唇角阻止了他下面的话。背着手跳开两步,转身进了里屋,再出来时离开英国时曾驻留在她手指的蓝宝石戒指已回复如初。


詹姆斯松口气,随手将背包脱下来搁到手边的椅子上,林逸伸手拍拍那看来鼓囊囊的背包,「是什么?」


詹姆斯不说话,只拿过背包来解,林逸好奇地凑头过去看,突然一团毛绒温暖的物件落入了怀中,异常熟悉亲切味道。林逸还不待拿正细看,抱住了脱口道,「菲比!」


詹姆斯顺势将抱着菲比的林逸裹进怀里,强壮而坚实的臂膀环过她身体,林逸没防着,轻轻嗯一声,脸上浮起红晕来。


「你忘了带他走,他一直在想念你。」


林逸不好意思起来,稍显扭捏地偏过小半个身子,岔开话题道,「福特医生还好吗?」


「啊,好得不得了。」


詹姆斯爽朗地哈哈大笑几声,「那位精神矍铄的医生最近似乎又在研究新的外科手术。」


林逸轻点下头,「他是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并且永远为病人着想,这是令人钦佩的品质。」


虽然从不承认更不会开口叫他父亲,林逸对他的尊敬和景仰却是一刻也不曾懈怠的。若不是那位可亲可敬的医生,林逸命运又将如何?只是关于母亲最后所作的决定,她至今也不能论断那究竟是出于异国生活的形势所迫,还是真正出自母亲爱人的真心,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她原本以为相依为命的两人,母亲是她的依靠,她是母亲的全部,再由不得谁来介入丝毫。如今母亲已逝,她再也寻求不到答案,此事却成为她心中无法介怀的一块印记。


那场大病几乎要了林逸的命。


既无身份,也无钱财,穷困潦倒是足以要人性命的事情,而那病症,更不是普通医生能够应付诊治的。她在昏睡中听到母亲嘤嘤的哭泣声。


屋外的雨还在下着,或者根本是错觉。她在迷蒙中缓缓伸出手去,手抓不住的虚空,滑落尽是冰凉。熙来攘往,熙来攘往,耳朵里尽是嘈杂,她痛得蜷起身子。


爹——


苏钦——


我要死了。


我要死了!她捂着耳朵大哭,她知道母亲的心在被盘剥煎煮着,她也不是故意要绝望。


耳朵似乎隐隐作痛起来,林逸的思维稍有迟滞。


「艾格尼丝?」


林逸浅浅一笑,「饿了吗?」


如此的长途跋涉,该是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吧。


林逸亲自下厨房,不多会儿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上来。林逸吃饭向来马虎,从不自己在家开伙下厨,就是这简简单单的煮面,还是拜苏钦所教。虽说别的不会,天长日久,单就煮面一项,煮得多了也居然炉火纯青。

林逸托腮笑眯眯地看着坐在桌对面的詹姆斯,沉默轻抚下的胸口,掉入如此平和又安妥的久违依恋,竟使得时空沿途一路滑落,快得在耳边呼啸而过。


母亲在绝境中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经朋友介绍慕名去到苏格兰,求助与朋友口中为人热心快肠又医术高明的苏格兰医生,阿伦•福特。


他个子不高,寡言少语,没蓄胡子,温和的微笑时眼角有细纹。不过当他信誓旦旦地陈词的时候,便是相当的沉稳有力,甚至是威风凛凛的,使得旁听者对他所讲的话不得不深表信服。


「您的身体状况看来很不好,来苏格兰的道路想必颠簸劳苦,您应该先去休息一下,女士。至于这个漂亮又勇敢的孩子——」


他从年轻母亲颤抖的双手上将持续低烧的女孩抱过来,「不用担心,把她交给我,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轻拍女孩的脊背安慰她,「不用害怕孩子,你会没事的,我保证。」


我保证。


保证你不陷入贫困与刀剑的争斗,保证你不受到疾病和痛苦的侵扰。昔在,今在,以后永在。


林逸忍不住失笑了,也还有一个人曾对她说过相似的话呢。


人生如逆旅,总在途中陷入绝境,然而又往往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丽的惊喜。那一场如此切肤的生死交战,或许注定了她自此后一生的福大命大饱受庇佑,不管她接受不接受,喜欢不喜欢。


「好手艺。」詹姆斯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来,忍不住称赞。面是固然好吃,林逸竟然下厨这点才更是令人啧啧称奇大跌眼镜了。


要知道在英国时——


抬头眯眼看看头顶正烈阳光,浩渺晴空,万里无云。真是好天气。


「是她教你的吗?你不要带我去见见她吗,艾格尼丝?」


「她?」


「是啊。」


詹姆斯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忘记了吗?你念念不忘的中国朋友。叫苏钦不是吗?」


林逸心中咯噔一下,在京师爽朗秋日里的暖暖艳阳下,竟有什么一点点畏缩着阴凉下去。默默绞缠了手指半晌,「我没有忘记。」


詹姆斯没察觉出林逸脸上细微变化,倒是兴致勃勃一心要去见见林逸自小口中,回中国后又在信中屡次提及的不凡女子。半拉半扯着林逸出门,林逸也不知怎么着,鬼使神差竟不自觉到了苏家门前。


还未待抬手敲门,门吱呀一声自个儿开了,莫忻赶着什么似的冒冒失失一头冲撞出来,差点撞上正站在门口的两人。


「林——」


莫忻本来开口要向里头招呼,抬眉转眼却赫然瞟见她身边站着的洋人,还没开口,和林逸眉眼间已经见了几分亲密,口气顿时冷了三分下去,不咸不淡问声,「林二小姐,有何贵干?」


林逸没想到正撞见莫忻今日在家,讪讪道,「我找你姐。」


莫忻点头,开门将他们让进去,也不急着出门,跟着又重新进屋里去了。苏钦听得门外动静,已迎出门来,与林逸和詹姆斯迎面对个正着。


苏钦今儿穿了一身淡青对襟常服,配了一条蝴蝶面的百褶裙,清致得一览无余,晃人眼眸。詹姆斯明了眼前女子毫无疑问就是林逸口中常常念叨,与她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儿时好友,苏钦。


苏钦也已一眼认出林逸身边的英国男子,比黑白照片上更鲜活生动,有挺拔而棱角分明的硬朗,不多的举手投足已足够昭示他是有礼而克制的男子。


「我的未婚夫,詹姆斯•勃朗特。」


未婚夫——吗?苏钦心中竟无法抑制的凉凉一怔。这时一片遮蔽云彩走过,蓝宝石的光斑不偏不倚打在苏钦左眼,与林逸贴在身侧的左手遥遥相望,那刻,倏地就此落寞了。


「苏——钦。」


詹姆斯憋了奇怪的发音,和善地伸出手来。苏钦回过神,轻轻握住他手,结实而有力,坚定得让人不容置疑。


好般配的一对儿。不由自主地在心底轻轻笑了,自个儿真失礼呢。


莫忻冷冷站在林逸和詹姆斯身后,正对着苏钦笑容,一双十七岁孩子的眼睛,却毫不留情抓出苏钦突兀掩饰笑容中恍惚得刺痛人心的若有所失来。丝毫不顾忌是在人前,撇下詹姆斯和苏钦,径自捉住林逸的手往后院拽去。苏钦稍愣,见詹姆斯狐疑表情,忙将他先让进屋里,掩饰道,「她们经常这样闹着玩儿的,不妨事儿,我这就到后院去找她们过来。」


「林二小姐,您这倒是唱的哪出啊?」


「我——」


林逸是真的语塞,道不出反驳话来。


两人正在僵持,苏钦已从转角过来,轻推莫忻一把道,「忻子,过去给客人泡茶。」


「姐!」


「不可失礼。」


苏钦不容分说地推莫忻。林逸急急抓住她手腕,「苏钦!」


苏钦回身看她一眼,手腕上要用力一松,却陡然失了力气,也不避她,直直凝视着她眼睛,半晌道,「戒指很漂亮。」


趁林逸愣神间顺势将她往前一送,「林二小姐,请。」


林逸回到前屋落座,勉强一笑,詹姆斯不明就里。莫忻端茶上来,茶杯落桌,哐地清脆一声,那茶水经不起震荡,已荡出来些许。


林逸无话可说,只在边上默默喝茶。


「你的英文说得不错,是艾格尼丝教的吗?」


这是显而易见的,这种詹姆斯再熟悉不过的,混杂着中国、英格兰和苏格兰口音的英文,是林逸独一无二的标志。


「是的,艾格尼丝是个好老师。」


「不错,有朝一日她还会是个好律师。」


苏钦笑,念着詹姆斯对爱人的真心称赞,明明白白,情意切切。人生路途,你我在十年前就已岔开,过客了,终究还是过客了吧——放纵痴狂过后,徒剩掩面而哭。


林逸时不时抬头一眼,每当几乎要触到苏钦眼光时,却总时时被她轻描淡写错开去。苏钦如此一反常态的不闻不问不搭理,林逸心中于最初的惊慌无措后安静下来,却有了不同思量。


在嘴里固执坚持着的无关紧要外,你是否其实在十分在意着什么呢,苏钦?


「我似乎不是个受欢迎的客人呢。」回来的路上,詹姆斯有些委屈地苦笑。


早知道如此明显的针锋相对不可能指望瞒过詹姆斯,在人前,无论是苏钦还是詹姆斯,都不过是给林逸留足面子,以及不知从哪里生出的暗暗较劲,不愿在彼此面前落下小家子气。


「是我的错,与你无关。你是讨人喜欢的小伙子,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詹姆斯。」


「是吗?可是我觉得中国人都不大喜欢我呢。」自从踏上中国的土地,一路走来,似乎从来没有任何征兆表明他是受中国人欢迎的。


「那不是你的错。」


那不是你的错,詹姆斯。那与你是谁无关,那仇恨,只源于你所代表的种族而已。


林逸无奈,这句话却没有跟詹姆斯说明。那何尝不是刻在身上无法抹擦的印记呢?有时那种代表本身,就是一种过错吧。何其荒谬,却又时时提醒着莫不如是。


「别想那些了詹姆斯,你并不会在中国常驻不是吗?看,今晚上的月色真不错。」


詹姆斯抬头看月色,林逸这么说着,仰了一刻头,旋即低首却止不住怅然。


苏钦眉间的落寞凉意在眼前挥之不去,仿佛看那人走得远了,明明就只几丈,紧上前两步就能靠近,其间却那么荆棘遍布,岔路丛生,眼睁睁地只能看着,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艾格尼丝?艾格尼丝!」


「抱歉,詹姆斯。」


詹姆斯有些担心地望着适才神魂游弋的林逸,脸上有淡淡愁容。林逸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觉得实在委屈了这个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而来的好小伙子。尽管与苏钦那悬而未决的不明感情让她苦恼不堪,以至于她甚至在中国滞留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未归。但如果说这两年来她曾有一刻中断过对詹姆斯的思慕和想念的话,那一定是混帐话了。


决定暂时放下那抹落寞,轻轻拾起他手到身前来,微笑问说,「你还会那个吗?」


詹姆斯点头,得意地笑。


「还是要我闭上眼睛?」


林逸静静闭上眼,再睁开,眼前一阵银亮闪过,詹姆斯手心不知何时窝了浅浅一泓清水,便堂而皇之地把那一天璀璨星辰都窝在他手心里了。


这是她小时候在英国时,男孩子们之间很流行的小把戏,每每能哄得女孩们开心,当时詹姆斯便是哄了林逸开心的。林逸定神看那浸在手心里的辰光,清亮炫目,也在她眼眸眉梢染了一层辉色,脸上浮现深深笑容。


我的未婚夫,詹姆斯•勃朗特。


很漂亮的戒指,林逸。很配你。


苏钦靠在枕上,手指狠狠抓紧了被角。前无可选,后无退路,莫不是自个儿把自个儿逼到了如此一筹莫展境地吗?


屋外的天光渐渐隐匿,苏钦再起身时,唇下一片血红,却早是咬出心痛了。







----------------------------不哭下不行的下集预告分割线---------------------------------


我会在你身边,直到你不需要为止;我会爱你,直到我不爱你那刻。自己早过了相信这种承诺的年纪,可是却始终知道,他总会出现,无论早晚,虽然不是立即。


「医生,门外有位男孩。他说他想见艾格尼丝•林小姐。」


她看着这个伊顿的优等生,从来举止有度,慎重而自我克制的男孩在她面前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样子,心中突然窝起了一阵极为细致的暖意。


林逸狡黠一笑,捕捉到少年脸上期待神情,「大概。」

詹姆斯笑,「那是我一生无上的荣幸。」


本帖最后由 sdbtkq77 于 2007-10-23 12:59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