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无标题

作者:sdbtkq77
更新时间:2007-10-03 13:10
点击:637
章节字数:40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三章 重逢还似旧时景

一辆徐徐而来的火车靠稳在正阳车站,熙熙攘攘在站台等待的人群中站定的那个女子,掩不住的潋滟明亮直如雨后山光,叫人忍不得侧身多觊觎三两眼了。她穿了一身素布的斜襟蓝上衣和一条缀花的马面裙,眼中有盈盈不经笑意,旁人陡然穿越,尽是无心疏离。这笑意原本不是平白给了谁个旁人看,自有将它尽数收入箩筐的所在。


她老远就看到那个碧眼金发,身手矫健的小伙子从一堆灰蒙蒙的人群中跳跃出来,他却显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并没有发现她。她笑他的四处张望,轻手轻脚绕过人群转到他背后轻拍他肩膀。


他会意似地回过身来紧紧抱住她,并不等她叫他名字,丝毫不顾忌这是在古老保守的东方国度,旁若无人地低下头来吻她。她稍稍惊,也笑着回应。


「艾格尼丝。」


「詹姆斯,你抱得太紧了,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詹姆斯松开她,脸上有歉意。


「抱歉,请原谅我情不自禁的失礼,我实在太想念你了亲爱的。」


林逸看他穿了一身普通的海军蓝上衣和浅灰色裤子,就如同随便一个在伦敦的大道上可以看见的普通男子一样。自从与林逸交往以来,他从不在人前显示他的家世和富有,一直到后来与家庭决裂,他真正做回不笼罩在那耀眼光环下的寻常男子,依旧出色如前。


「我也想你詹姆斯。只是你的头发该理一理了,胡子也该刮一刮,它们刚才扎痛我了。这身衣服很笔挺,可这个小伙子可稍欠清爽。」


詹姆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原本并不是他的个性,他是个爱好整洁的男子,勇敢尚武并不代表着好斗凶狠,更不意味着粗鲁邋遢,如此的稍欠拾掇实在是他启程得过于着急而难免有所疏忽了。好在他从林逸的玩笑中并没有看到真正的介意,在见面后的热情拥抱和深深一吻稍微缓解他的相思之苦后,他也忍不住站开两步打量起林逸的穿着来。


「我在来的路上看到很多美丽的中国女孩,我没想到你也会穿和她们一样的这身衣服,我在伦敦从来没见你穿过。」


「那么,亲爱的勃朗特先生,您觉得怎样?」林逸作势稍拉开裙摆,笑着打趣说。


「抱歉我无法好好形容我此刻内心无与伦比的赞叹。太美丽了,我亲爱的小公主,你真是我的天使!」


詹姆斯忍不住抱起林逸来,林逸轻轻笑,手抵在他肩膀,稍埋额头靠在他额头,时光走过近两年,熟稔亲近却似乎从未曾分毫失却。


「放我下来吧詹姆斯,我们该去见见科林和加里了,否则科林那家伙该要抱怨了。」


「真没想到加里也会到中国来,这太出乎人意料了。要是赫尔伯特也在这里,我们可以聚在一张圆桌边,吃些茶点,喝两杯,听加里的胡吹乱侃和科林的高谈阔论,加上赫尔伯特时不时的冷水,那便完满了。」


「赫尔伯特还是没有消息吗?」


詹姆斯摇摇头,他所有的去信都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讯,得不到只言片语的回应。他不禁皱皱眉头,「德国的情势大概不太好。」


「怎么?」


詹姆斯听到林逸询问,复又无谓地摇摇头,「但愿只是我的多心。」


林逸并未再次纠缠于这个问题,这让詹姆斯稍稍松了口气。被她领着到了使馆界,见到了等候多时的科林和加里,三个久未谋面的小伙子不禁彼此击掌欢庆一番,这在遥远异国的相会,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件感觉奇妙的事情。


『我亲爱的兄弟』,这是加里惯用的打趣之语,林逸听到此言总盈盈淡笑,胸口温暖,有些细微悸动沉到深深心底处。若世界上人人都能如此相亲相爱,不建通天巨塔,上帝也不能拆分。


「詹姆斯,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你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带艾格尼丝回到英国去。」科林趁着林逸起身离开的空当说。


詹姆斯不明就里地浅皱眉头,「为什么?艾格尼丝看起来过得很好,那正是我希望的。」


「或许这是你所希望的吧。」科林无奈地摊开手耸耸肩膀,「难道你希望失去她吗詹姆斯?请原谅我的口无遮拦,但我绝不是在危言耸听,再这样下去,你会彻底失去她的。」


科林见林逸折身回来,噤唇不语,只若有所思地苦笑,詹姆斯垂头想了一阵,也终究再没问什么出来。林逸素知詹姆斯喜欢中国文化,吃完午饭后便带着詹姆斯来到琉璃厂。进了裕隆斋,纪渊正巧不在,伙计们看到林逸进来,都恭敬地欠身请个安,看到她身边金发碧眼的高个洋人,与她模样倒是亲密得很,心中不免犯嘀咕,也不敢多看大问,只管埋了头做事当作没看到。


詹姆斯虽不懂得中文,看到众人一干毕恭毕敬表情,也推知得出林逸在这边身份并不一般。看林逸微微颔首应得坦然,倒是诧异,「艾格尼丝?」


林逸笑着不答,从架上随手拿起一件康熙豇豆红的柳叶尊,递到詹姆斯眼前,「觉得怎样?」


「非常漂亮。」


詹姆斯接手过来,由衷地诚心赞叹。并非刻意忽略玩赏,他在心中小小抱一个歉意,然而他此时更为关心与好奇的,是身边这个美丽女子的举止动静,以及不为他知的她在中国这两年间的朝夕际遇。


林逸随手又拿一件柳叶尊过来,笑道,「能看得出来不同吗?」


詹姆斯带着少许理所当然的谦虚敬意摇摇头,也带着少许深意凝视着眼前嘴角撇起玩笑意味的女子,莫名想起初次见她的情形。她站在英国五月阴天下,不用打花边阳伞,越过肩线的乌发绸直如缎,皮肤白净的底色里透出一股淡脂的黄,十四岁的女孩,眉间有仇怨。


林逸薄唇轻启,娓娓道来,詹姆斯饶有兴致,不知她何处学来这些。


「我可从不知道你懂得这些。」


林逸笑,「事实是,来中国之前,我并不懂得。」


「哦?」


詹姆斯轻轻应声。林逸听出他心中有好奇,却不开口询问,懂得适时地保持缄默是小伙子的美德。


林逸放下手中的柳叶尊回身过来,背对着詹姆斯,瞅着房檐之外京师初晴后格外湛亮的天,「这间铺子,是我死去的亲生父亲留下来的。」


「我大概从没和你说过吧,我的亲生父亲,是京城的古玩商人。在我十一岁那年,因为家世的关系离弃了我的母亲和我。母亲愤然之下离开中国远赴英伦,之后再嫁了福特医生,我也因此在英国度过了我的十年。」


「直到——在那个六月的下午,遇见你。」


林逸回首,唇角弯起深深动人弧线,那一刻眼角竟眯起了仿若带着少女甜香的纯真。


不在意这是在人前,不在意惊诧兀然落入了旁人的眼中。铺内的伙计们没见过这般光景,个个不自在地背过身去,故做的镇定中有慌乱无措。


林逸自在逍遥,无所避嫌忌讳。这是林逸。她所保有的十四岁女孩的至纯至美笑容,只为这个人展开。公主归来,蹬下她的战马,卸下她的袍盔,她的骑士,依旧是她胸前坚不可摧的利甲。


詹姆斯笑了,他还不曾驰骋沙场,战功卓绝,有个深爱的女子愿为他保有一份举世无双笑容,是何其荣幸之事。这份荣耀,丝毫不逊于当初被授予荣誉剑时心中所怀有的。


那个六月,他十六岁。


他将那只毛绒熊抱在左臂间,紧紧贴和着左胸口,使他听到自己心脏跳跃的声音。


他今天刻意脱下了伊顿的学服,换上了普通质地的衬衫和长裤,费尽心思地想使一切看来衷心和诚恳,而并非带有丝毫傲慢的炫耀。


他想表达的,是一种谓之为『少年的喜欢』的最最单纯甚至带些羞涩和局促的感情。


而她漠然地站在他面前,脸上表情看不出心情变化,她的沉默像跨越一个世纪的审判般等待漫长。


他看到一些银亮如钻般的光华从她黑色的眼睛里溢荡开来,悲喜无故。他想到他的妹妹,和她一般的年纪,脸上生几颗小小雀斑,抱着毛绒熊对他咧嘴微笑。


他笨拙不安起来,这是未曾有过的事情,而他又不想给她看出来,只是伸手递出那只毛绒熊去。


她终于伸出手来,怯怯地离了几寸又缩回去,抬头看那个男孩一眼。他笑得有些不自在,像在课堂上被老师发现了偷写的情书,但她从他的眼里看出了善意,是言语沟通不能之外的真心。


「我可以摸摸它吗?」


她开口说得很慢,一口蹩脚得勉强能听出来的英语,带着奇怪的异国口音。她发现了男孩捕捉自己所说字句时显出的艰难,如同正要亲近人却骤然受惊的兔子一般迅速收回手去,红着脸退开好几步。


男孩显然受了委屈,他不是一个好逞强容易被伤害的孩子,只是青年人的傲气偶尔也会作祟而已。他从来没有如此愿意地去迎合与谁,尽管在女孩面前是一贯的温和而彬彬有礼,那从不代表他愿意屈膝地为了谁去做任何事情。


可是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迷上了这个来自东方的姑娘,他想着此时只需她开口,他甚至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自小而起便接受的日后要成为职业军人的信念以及与此之上日渐的良好素养造就出的,异与常人的自制力和理性让他明白,这是年轻人即将陷入恋爱时头脑发热的典型征兆。


而他甚至都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她来自哪里姓甚名谁。


她穿一身简陋粗糙的衣服,头发没有扎起来,说蹩脚的英语。细细皱眉的神情时,冰冷的眸子间有火。在纤细瘦弱的身体下掩藏着不为人知她亦不诉说的隐秘力量,时时膨胀充斥着,让人想起林间带刺的兽。


「我不是一个想要介入你领地的粗鲁擅入者。」


他轻轻默念,耷拉下脑袋。


这时伊顿的午后露出太阳的小半张脸来,她可以清晰看到他耷拉下的脑袋上,短短的板寸头发遮不住的耳朵边缘,在温柔的阳光下,上面的纤细绒毛泛出的金黄色光芒。


她的眉毛微微轻抬,忽然觉着这男孩子的可爱来,这毕竟是她踏上英国的土地两年以来,第一个主动和她讲话亲近她的陌生人,即便她还时时念叨记挂着那个遥远大陆的朋友们,也知道这种念想不过多么的无济于事。


不知是这难得阳光带来的好心情,还是这男孩多少带来的并无恶意的亲近,她眯起眼睛淡淡笑了,眼角细长上扬,扯出鬓角的柔嫩细纹。那时的她刚满十四岁,模子里已然带出母亲的美人胚子,不比江南女子的纤秀,自然也不若欧洲人粗放开阔,眉目都镌了远山一般,清明而挺拔。一如工笔,细致齐整。


上前两步去伸手轻揉玩具熊头顶的细绒,柔腻的触感又有暖和温度。她多揉了几把,许多恋恋,仍旧知趣地收手回去。


那不是她可以开口讨要和冀望拥有的东西。


「谢谢。」


她像终于明确无误得到宠爱的孩子般松口气下来,再不吝惜她的笑容。


男孩的心中被暖意的光球击中,他在完全成年之后回想起来,在彻底了解和爱上这个女子,在这个时候还只能称为孩子的人之前,是否首先爱上了这举世笑容,并已不经她同意的在心中许诺要将这笑容好好保有起来,不如春花秋残的凋谢。


只是她还是坚持拒绝了他要把毛绒熊作为他们相识礼物送给她的好意。


「我就在那里上学。」


他转身指指伊顿的方向,说完发现多此一举。看她仍旧笑着,是真的开心,并没有在意。


「休假日的时候可以来找我,我叫詹姆斯•勃朗特。或者我应该亲自登门拜访——」


「我叫艾格尼丝•林。」


她了然他话中狡黠用意,「我们可以约定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她明白地知道她住的地方不是他应该去的,同样,伊顿也不是她应该去的地方。


「当然了,随你喜欢。我会带着菲比一块来的。嗯,菲比——你喜欢这名字吗?艾格尼丝。」


她点点头,眼里有眷恋,这让他觉得她想要见菲比远远胜过见自己。不过这无所谓,一个绅士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斤斤计较的。


「你在想什么?」


林逸亲昵地挽过詹姆斯的手臂,自然而然。很奇怪地,从裕隆斋出来后,小伙子似乎就陷入了沉思中一言不发。


「一些往事。」


詹姆斯偏头看她一眼,伸手比比她个头,笑道,「你似乎长高了?」


称赞林逸长高了无疑是她最为受用的,这点也只有詹姆斯才了如指掌。无疑,林逸的身高在中国女子里算得上是出挑,却不能与欧洲人相比。初到英国时,相形之下身材娇小的林逸时常受人欺辱,倒是后来上大学渐渐生出锋芒模样,虽然仍是比人矮了半头,一般人也不敢轻辱她了。只是林逸自认不输欧洲人,总在意这件事情罢了。





---------------------------------------------------------

嗯哪君外出,没有下集预告。


本帖最后由 sdbtkq77 于 2007-10-3 13:26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