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无标题

作者:sdbtkq77
更新时间:2007-06-16 17:23
点击:494
章节字数:31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六章 守得云开见日出

林逸把裕隆斋中的事情都安排妥当,身上的担子卸了一桩,心中松口气,这么些日子难得有这么安泰时候。晚上约了苏钦到玉华台去吃饭,玉华台是地道淮阳风味,林逸也点的多是狮子头,炒鳝丝,鸡汁煮干丝等淮阳风味的菜色,苏钦知道她有心照顾,也不拗她意思,一顿饭吃得不咸不淡也还高兴。


回了林逸住处,林逸左右磨着苏钦答应留一宿陪她这晚上。两个人洗漱完了钻到被子里,林逸兴致高,不避讳地在被子里一把抱住苏钦,苏钦稍微一惊,身子不自主缩了缩,却也没大推开她,偏头看林逸在夜里盯着她看的亮亮眸子,脸上一烫,身上竟然稍稍地起了燥热来。


林逸笑起来,头便往苏钦颈窝中蹭蹭,「有时候觉着,苏钦倒像是我的姐姐呢。」


苏钦听到这里,心中却没来由一堵。


『林逸往后,便给我做个姐姐吧。』


转眼经年,言犹在耳。她便骤然又想起那夜的烟火,那夜的花灯,那夜手被紧在她手心里的莫名烦乱心慌。她的人,她的心,她的身子,她的颦笑,她的举止动作,她的喜怒哀愁,林逸——


「林逸。」


苏钦脑中念着,竟然喃喃脱口就叫出她名字来,林逸不明所以,回应道,「嗯?」


苏钦听见她声音,恍神过来才知方才一时又失心了,这时心中堵得更厉害,挨蹭在她身旁,胸口正中的满满当当直撑得身体简直要胀裂开来。


林逸。林逸。


苏钦在暗中默默咬死了唇,生怕一张启就再次不自觉蹦落出那女子的名姓来。她有那么一时想要反手也紧紧搂着回应她,擦着她紧贴的衣间沁过来的浓浓灼烫,完全打乱她的心神,只剩死死地僵在原地,千分万分地挪不开,也不愿挪开。


然而生生地忍住,竟然忍到喉间嘶哑,眼中要落下泪来。没因由的。


「苏钦。」


林逸完全的弱态,暗夜里呓语般地又唤她一声。苏钦强自忍着不断梳理自己思绪,脑子里辟出千万岔路,却条条都能牵涉到她,百转千回里已然早是她影子。


那么便是何时?


抽刀切不断的这份念想,苏钦却更不敢再深究放肆下去。终于欠欠身子逼出句话道,「裕隆斋的事儿,你都打点好了么?」


林逸点头,便把如何劝说纪渊仍叫他留在裕隆斋当掌柜自己做个挂名当家,又如何与徐锡川商量着仿做那些珍贵古玩的打算都一五一十跟苏钦讲了。苏钦静静听着并不插话,眉眼间已带出不经然欣喜。比之刚回中国来的那个虽是洒脱旷达却也恣意任性的林逸来,现下的林逸行事更深思熟虑,更妥当,更稳练,收了那些浮躁气后,日渐隐隐显出能独当一面的气韵。


如此才配得上姐姐一称,如此,也才能叫人好是安心。


「这么办还行吗,苏钦?」


林逸讲完,带了征询口吻问她。


「自然好。」


林逸听得苏钦称赞一句,胜过他人千言,心中喜欢,更搂紧她些。


苏钦心中尚未平复,有些气喘不接,又道,「林逸,我还央你件事儿成么?」


「你说。」


苏钦定定神,「我想——」话说到半路又顿下来长吸口气,「我想学西医。」


林逸一怔,抱着她长久地不言语,半晌才问说,「当真?」


「嗯。」


「我知道了,我会去想办法安排。」


苏钦淡淡一笑,刚要张口谢她,唇上一热,林逸拿手指合上她将启的唇,「谢我的话就别说了,要说到麻烦拖累我欠你的可不少。」


过了几日林逸借着轮休时约了科林,专程到沃尔森医生的家中感谢他的帮助,沃尔森医生在私底看下来倒比在医院见时要随和许多。


「非常感谢您,医生。」


「哦,那没什么。」沃尔森医生倒了两杯克拉克酒递给科林和林逸,科林不由小小赞叹一声在英国的午后茶会经常能够喝到的克拉克酒在中国可真不常见。


「我听科林说起过您的继父,他也是一名出色的医生?」


在远离那个海岛帝国的中国,沃尔森医生显然对这个问题更加地感兴趣。


「我的继父名叫阿伦•福特,是一名苏格兰医生,他的确非常优秀。」


「噢,阿伦•福特!」


本来以为只是随口提起,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沃尔森医生却几乎是有些失礼地,激动地握起双拳来喊了一声。


「一个顽固的苏格兰主义者。」随后吐出了这句话。


科林无奈地耸耸肩,对林逸道,「请原谅他的口不择言,他并没有恶意,他只是一个典型的英格兰人而已。」


「没错——」


林逸冷冷地接腔,「一个典型的,傲慢的,自大而无礼的英格兰人。」


「嘿,朋友们,冷静下来。让我们干杯,为上帝而干杯,他赐予我们克拉克酒。也为女王而干杯,我们现在在中国,我们都是大不列颠的子民,明白吗?我尊敬的英国先生和可爱的英国小姐。」


沃尔森医生察觉出林逸明显的不满,笑笑说,「事实上我并没有恶意,我应该感谢那家伙,他救过我的命。」


林逸和科林不觉面面相觑。


「你或许有兴趣给我们讲一讲这段故事,沃尔森医生,我想艾格尼丝也会有兴趣听的不是吗?」


林逸不置可否,沃尔森医生似乎兴致很高,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地说起来。


「阿伦是个可爱的家伙,请允许我这么说,相信真理和正义,噢——还有爱情。我们在法国里昂大学医学院学习的时候认识,这个苏格兰青年,他的脑袋跟钢铁一样坚硬,跟石头一样固执,我承认我经常想要揍扁他。


不幸的是我在那里染上了肺炎,更要命的是我那个时候是个穷光蛋,生活潦倒得就像一个乞丐。人就是这样,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上帝却要让你变得更加一无所有。多亏了阿伦,不可否认他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医生,他救了我的命,我要一辈子感谢他。


让我们干杯,为了我们都还活着干杯,为了伟大的福特医生干杯。」


林逸笑起来,倒有些为这位外科医生的口无遮拦打动了。


「我有个请求医生,希望您能够考虑,如果您能够答应的话,我将无法表达我的感激。」


沃尔森医生饶有兴致地点点头,「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如果我能为您做点什么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毕竟我不想欠阿伦那个家伙太多的人情。」


「请求,医生——请将这视为我个人的请求。」


沃尔森医生看到站在林逸身后的科林颇为无奈地摇摇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有一名做大夫的中国朋友,我已经教会她基础物理和化学,她的英文也说得非常的好。她希望能够进入到医学院接受正式的西医教育,如果可能的话,我也希望她能在医院从事实际的医疗工作,如您所知,没有实践经验的医生是上不了手术台的。」


林逸稍顿,「我可以向您保证,您也很少见过在医学上有着如此过人禀赋而又那么聪明勤奋的女孩。」


沃尔森医生皱皱眉头,「学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个毫无生理解剖学基础的中国女子来说,她是否可以从护校学起?」


林逸异常坚决地摇头,「她希望进的是医学院,她要做的是医生,或许您可以见见她?」


林逸求助似的往身后的科林望一眼,科林道,「她的确是个相当聪明的女孩,这点我赞同。」


「好吧,明天下午四点,带她来医院见我。」


林逸第二天带着苏钦到医院去见沃尔森医生,路上不停叮咛许多,苏钦只沉默地浅笑看她不多话。到了沃尔森医生办公室门口林逸才觉着自己一路下来地婆婆妈妈,倒是比苏钦还要紧张的。


苏钦转身来捏捏林逸手,轻声道,「甭担心,我自个儿进去就好了。」


林逸听她话在门口侯着,心中竟不自主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看表,也不过五、十分钟的事情。实际上也没过多久,苏钦推开门出来,沃尔森医生随在她身后。


「伦敦教会和英美其他五个教会正好在去年合作开办了北京协和女子医科学校,我会亲自推荐并协助你办好入校手续,希望你不要拒绝我的这份好意,也随时欢迎你在课余时到医院来协助医疗工作。」


「谢谢您,医生。」沃尔森医生伸出手去握她轻软的手,冲着她身后的林逸笑笑,「福特小姐,我对于你所说的话十分赞同。」


林逸舒眉地笑,和苏钦出了医院,无奈她好奇地怎样万般询问,苏钦就是顽皮地不肯告诉她她和沃尔森医生到底说了些什么。林逸也不纠缠,撇开这个话题问说,「成为优秀的医生,这是苏钦此生最大的心愿对吗?」


苏钦点头,握住她手,「我会努力些的,林逸。」


林逸笑,自然反手也捉住她手,「我当然相信你。」


苏钦歪头一笑,「说来,林逸的心愿却是什么?」


林逸一愣,此生最大心愿的话——她不觉牵牵嘴角笑起来,自来中国这一年多,这么混沌沌浑噩噩地过,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没想过,连她自己都不知晓。


原先在英国,读书时候想着做网球选手,后来希望做律师。再后来回到中国,修订律法,改革国家,接手裕隆斋,虽然每样都在做,也并没有人去勉强她,不管别人看来怎样,她却总又觉得自己没那么大心思。


或许,只想嫁给詹姆斯作个好妻子吧。她突然这样想着,忍不住为这玩笑话笑起来,笑过后却又难免锁了眉头有点怅然。


又或许——


苏钦看林逸久久不言语,道是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这日正午的太阳抬起头来,日光正暖,四下正亮,天际浮云净净的蓝。林逸还是没说话,终究只低头靠在她肩膀一阵。那时脸上有笑意,又分明莫名怅然。


苏钦。




第二部 完






—————————————名为下集预告的分界线—————————————————


「近日京师里可出了件大事儿,你们可知道?」


「……那年轻老板竟是个不要命的革命党!前日在摄政王府附近的银锭桥下埋了炸药,要刺杀摄政王哩。」


林逸听得二字,立时一激灵,一句『干苏钦什么事?』几要毫不犹豫地出口。


恒瑞一愣,沉声道,「那你可认得前门外荣泰堂的苏大小姐么?」


本帖最后由 sdbtkq77 于 2007-6-17 00:22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