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重逢(下)

作者:想不想看花海盛开
更新时间:2023-11-14 00:36
点击:421
章节字数:79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佐伯前辈,您看着我的时候,是在看着谁呢?”】

------------------------------------------------------

明明还没到梅雨季节,这雨就要说来就来,乌云浓重的几乎沉坠到头顶,泥土味混着水汽被风吹起一阵又一阵,后脖颈窜进凉风,侑缩了缩肩膀,心里想下雨的话可不好办呐,不知道佐伯前辈有没有带伞,一会问问看吧。

沙弥香敛回视线,她迈开腿越过小糸同学,不等后者叫住她就消失在附近的咖啡厅,过一会儿出来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塞给了后辈,她看见小糸同学明亮的眸子闪过一抹错愕,旋即又眉眼弯弯的两手捧住杯子,露出整齐的小白牙:“谢谢啦,佐伯前辈。”

心里忍不住跟着柔软了一下,无端生出“可爱”两个字。

“不客气”

两人继续朝着小糸同学姐姐推荐的餐厅去,沙弥香看向阴沉的天空,对于下午的参观产生了隐隐的不安,柚木前辈在S大很难下午不会再碰到,本以为上次在地铁站拉着灯子做了挡箭牌,柚木前辈不会再来找自己主动搭话,但…沙弥香的第六感往往很准,她直觉再次和灯子遇上柚木前辈这件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要放灯子的鸽子吗?沙弥香蹙眉,可是又要怎么跟灯子解释呢。

猝不及防撞到什么,才发现前面的人停住了,沙弥香回神,看见小糸同学停在了餐厅门口。

“小糸同学?怎么不进去?”

空气骤然凉了下来,疏落的水滴溅在衣服上,已经开始下雨了。

“呃——”

侑刚打开门视线就扫到某处某人身上,暗道一声这样也能碰到,赶紧收回迈进店里的脚想往后撤,紧接着撞进了身后佐伯前辈的怀里。侑的心思百转千回,佐伯前辈应该没看见里面吧,现在换一家餐厅来得及吗,转头看见雨滴噼啪的溅落,侑知道现在大概是没有回头路了。

“下雨了,进去吧”

沙弥香倒是没想太多,越过后辈拉开门,示意着一起进去。

店里几乎都是大学生,临近饭点又碰上下雨,buff都叠满了,侑心里吐槽,率先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但是从佐伯前辈进来开始不少视线就投射到这边来,也不知道那人看见她们没有。

侑心里祈祷,拜托别这么倒霉。但转念一想,店里人这么多应该也不会发生太尴尬的事。

——但愿是这样。

她看向佐伯前辈发现她对这些视线似乎并不受干扰,只是右手倒左手翻来覆去的手机还是暴露了前辈的不自在,心里突然起了坏心眼,侑往前稍稍探身低笑着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说:“佐伯前辈,请把你的美色收敛一点,这样下去要吃不下饭啦。”

刚刚在长椅上为了打破尴尬氛围而叫出“沙弥香”之后,侑好像发觉和佐伯前辈的距离稍微近了一点,也许是这个原因,现在连玩笑都敢开了,以至于长久以来绷紧的神经都放松了些。

“…”沙弥香听出小糸同学话中的调侃,这个后辈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之前对自己至少也是小心着不敢失礼的样子,因为失忆所以对自己也少了敬畏吗,沙弥香觉得只是这样的话倒也不坏,况且现在她们也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前辈和后辈。她环顾四周,S大男多女少的传闻看来所言非虚,尽管没感觉到恶意,但这些视线也着实有些让人不适:“那我们换一家?”

——都点完餐了啊佐伯前辈。

侑拄着脸安慰道:“算了,等餐点都上桌就好了。”

“?”

“因为好看又不能当饭吃。”侑接收到前辈疑惑的信号,她耸耸肩,又想起什么眼里多藏了些笑意望向佐伯前辈:“不过他们是觉得前辈秀色可餐也嗦(说)唔(不)哩(定)——”

左右脸颊突然被同时捏住往两边拉扯,沙弥香略带羞恼的给这个得寸进尺的后辈手动闭麦,不过入手的触感出奇的好,她感慨着伸缩性不错嘛,两只手又捏着上下晃了晃,小糸同学头顶的那缕暖橘色呆毛也随之摆动,后辈瞪大着眼睛一脸无措,沙弥香忍不住轻笑出声,阴霾的心情都被清扫干净了。


快吃完的时候小糸同学去了一趟卫生间,沙弥香决定下午临时改变和灯子的行程,去隔壁区的T大。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现在倒不用担心淋湿的问题了。

感觉小糸同学回来坐下,沙弥香正想抬头问人多吗,却看见是柚木千枝。

——S大的学生,午餐时间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

“沙弥香,我们能聊聊吗?”

沙弥香熄了手机屏,坐姿端正的回望她,语气不卑不亢听不出太多感情:“柚木前辈想聊什么?”虽然觉得没什么好聊的,但避无可避的话,不如速战速决,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下午的行程就不用改变了。

柚木的脸上是让沙弥香莫名其妙的愧疚。

“沙弥香考来我们大学吧?我相信沙弥香的学力绝对是没有问题,S大的经济学部资源非常好,每年还有和美利坚那边大学的交换生计划…大学和高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平日里有很多业余活动,学术沙龙或者是联谊,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就会发现以前的自己有多浅薄…我知道你是在远见东高中上学,那个学校的水平想要进S大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您想说什么?”

沙弥香皱眉听着她重点不明的一大段话,甚至觉得柚木有些语无伦次,再这样下去小糸同学回来了也说不完,她担忧的瞥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自己过去的事,沙弥香希望谁也不知道。

“...我…”柚木被打断,她欲言又止。

沙弥香竟从她的神色中读出一抹怜悯来,她突然浑身一凛。

“…你被之前地铁里见到的那个女生拒绝了吧?在京都的时候。对不起沙弥香,我不是故意听见的,我只是想过去跟你打个招呼,但是你们太专注了,完全没注意到我…我听见那个女生说的话了…”

京都。

拒绝。

…灯子。

沙弥香的背脊骤然僵直,眼神冰冷的看着柚木千枝,大脑一片空白,难堪的情绪顿时笼罩住整个心脏。

“这是我的错,这不是沙弥香的错”柚木被冰冷的视线戳的低下头去:“是我先误导了沙弥香,当时我们都还太小了,我以为沙弥香也和我一样,只是一时的新鲜感在作祟,后来我明白这不是真实的感情之后也没有好好的跟沙弥香说清楚…”

柚木的声音打碎了脑中的空白,冰冷和僵硬过后是猛然窜起的火气,柚木千枝的语气里满是歉疚,但落在沙弥香耳中却是无比刺耳和疼痛,她再一次直面,自己曾敞开的心扉和努力做出的改变被反复践踏、被贬低的一文不值 ,被言语里影射的意乱情迷潦草带过,连感情本身都被定义成一个笑话,所有的一切被全盘否定。

太阳穴一阵胀痛,束缚着内里想要一股脑发泄出来的愤怒,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事到如今,还要以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我的感情指手画脚。

“柚木前辈,我有自己的判断,请您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

“但是、但是。”柚木继续被打断的话,看起来无比急切:“我不能再眼看着沙弥香在歧路上越走越远,在其他女生身上寻求作为代替的错误感情,所以我想承担起这个责任,我也,有义务重新把沙弥香领回正确的道路上,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错误、错误、错误,那是你的错误不是我的!不懂“喜欢”二字所承载的感情的人明明是你。就算没有你,我也依然会喜欢灯子,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灯子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某个人的代替品,也绝不会是某种感情的寄托处。

看着柚木千枝不似作假的神情,沙弥香的质问哽在喉间。

没有一丝期待是不可能的,从眼前这个曾经喜欢的前辈这里得到一句对过去两人曾有过感情交织的肯定,哪怕是一句“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也远比“一时的新鲜感在作祟”好上太多。但前辈没有说,以沙弥香的自尊也不会去问,因为她明白,原来经过长久的时间沉淀前辈依旧是那个前辈,一切都依旧停留在那个分手的夏天,没有答案就是答案。

心脏的钝痛一阵阵如潮水般卷来,沙弥香的胸口翻腾起一阵深切的无力和悲哀,眼眶涌上酸胀的热意。

——不要这么脆弱,佐伯沙弥香,你明明早就清楚。

闭了闭眼睛,她念着自己的名字,压抑住想要落泪的冲动。

是的,她清楚这份期待早已注定会被碾碎成尘埃,也清楚自己懵懂交出的心动掉进了暗无天日的深渊,然而想通了症结所在不代表可以回退到起点,沙弥香永远不会自欺欺人,不会把一切当做没发生过,所以不论是和柚木前辈,还是和灯子,她都决定清醒的接受所有并继续前行。

“我对前辈也早已没有任何想法了。至于我选择谁那是我的自由和权利。没人有资格否定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一样。”

“你不要赌气,沙弥香,你听我说,过去的事是我的不对,我伤害了你,又对你弃之不顾,才造成你现在的样子,你本可以有正常的恋爱——”

后面的话已经听不见了,荒谬、苦涩、难堪纠缠在脑子里不断膨胀,沙弥香听见自己的声音,灯子的声音,还有柚木千枝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回荡,意识变得混沌起来,她咬紧牙关,紧紧攥住手机,维持着最后的体面,但再良好的教养也收不住她开始崩溃的情绪,声音变得沙哑。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柚木千枝,我再说一遍,不要对我进行妄自揣测,我也不需要你所谓的领回正路这种可笑的帮助,最后,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才会对我造成困扰。”

“这位学妹,你说的有点过分了吧”

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柚木的身后走到两人旁边,不满的看着沙弥香:“千枝是想帮你,你不领情就罢了,还这么失礼。”

沙弥香看向柚木千枝的目光更加难看,你还说给别人?

迎上毫不掩饰的质问视线,柚木千枝连忙解释:“我谁都没有说!他是——”

“与我无关。”

“你懂不懂礼貌?!”

“礼节是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才配给予的。”

沙弥香的情绪被打断,她克制的看向两人,一边开始思索这场谈话要如何收场。

这个男生听见沙弥香带刺的话忍不住怒气冲冲的上前一步,看上去像要打人一样。

“你干什么!!”

略微拔高的声音响起,沙弥香看见小糸同学三步并两步的冲过来,一把拉扯住那个比她高出一大截的男大学生的胳膊使劲往后拽,拧眉厉声:“你想对她做什么!”

“小糸!”

沙弥香蹭的站起来,紧紧盯着那个男生。

餐厅里的人闻声纷纷看过来。

“我…我没想干什么…”那个男生在视线压力下逐渐气弱,脸色涨得通红,甩开小糸侑的手匆匆走开。

侑沉凝着脸色,平静的看向还留在原地想和佐伯前辈说什么的柚木千枝。

“这位前辈,也请您自重。”

“学妹,你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我是不知道也不想掺和,但是如果要好好谈,请前辈先拿出诚意来,而不是一副毫不顾忌对方的样子。”

柚木千枝被另一个后辈当众说教,脸色同样不好了起来,她看了眼沙弥香,又垂下了眸子没再说什么。

但落在侑眼里,沙弥香的眼神和脸色比这位前辈要难看百倍,这位前辈难道就没考虑过佐伯前辈的心情吗。

从卫生间出来看见两人碰面在说话,脚步一顿后悔早知道不去卫生间直接走好了,但她们已经说上话了侑下意识想躲开,但是佐伯前辈的脸色随着时间变得愈发糟糕,她意识到这绝不是一场友好的谈话。

记忆里的佐伯前辈是优雅从容的,即使碰到突发事件也能依旧保持着良好的礼仪,如同高岭之花般轻易不会被外界所扰乱,但眼前的佐伯前辈像是稍微触碰就会碎裂一般,眼神里好像闪着水光,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她只是坐在那里,和离开之前没多少改变的姿势,却让侑感觉佐伯前辈如同踩在悬崖边摇摇欲坠,只靠着多年的修养强撑着最后的尊严。

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佐伯前辈,侑怔住了。

她迫切的想要马上冲过去打断这场谈话,把佐伯前辈从悬崖边拉回来。这么想着,她也这么去做了,只是动起来的身体突然一顿,记忆的齿轮毫无征兆的再次转动,熟悉的感觉从四面八方涌来包裹住她,视线里朦胧的出现两只手交握住一根红白相间的木棒,一只是自己的手,另一只好像有点眼熟…

——不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啊!

她甩开这些突如其来的念头,记忆什么的以后还能再想起来,但是佐伯前辈的现在等不了了,她三步并两步的往前走,正撞见那个高大的男生抬手像是要往前挥,侑的脑中神经绷紧成一根线,伸出手尽全力拉扯住他的胳膊往后拽——

两个大学生怎么好意思这样对待一个女高中生啊,这是恫吓!


“被后辈顶撞感觉不舒服了?现在可以稍微冷静下来想想佐伯前辈的感受了吗?”

“小糸,没事了。”

沙弥香冷静下来,强大的心脏重新稳定住了情绪,看见隐隐开始咄咄逼人的小糸侑,她顿了一下,还是低声唤住了她,柚木千枝脸色虽然难看但依旧没有回应。

周围的视线越聚越多,沙弥香知道这里待不下去了,她看向柚木千枝。

“柚木前辈,您不需要感觉愧疚,因为这些想法是多余的,而且,你也从没有了解过我。”


“小糸…”

沙弥香的声音有些艰涩,不知道小糸听见了多少对话,因为担心自己冲上来拉住那个男生,应该先好好道谢,然后、然后拜托她请忘掉刚刚发生的事,小糸是靠得住的后辈,沙弥香相信她不会随便曝光别人的隐私,再然后…应该…好累,完全没力气思考。

“佐伯前辈现在要坐电车回去吗?正好我也要去那边等姐姐来接我,一起走吧。”

“啊…好”

侑清楚佐伯前辈的心情很糟糕,琥珀色的眸子暗淡无光,从餐厅出来后连一点浅淡的笑意都支撑不起来,佐伯前辈想来很在意自己撞见这种事吧,侑现在又懊恼着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有点莽撞,说不准佐伯前辈自己处理能有个更妥帖的结果,因此已经惹恼了前辈也说不定…

可是,脑海里浮现出佐伯前辈摇摇欲坠的模样,侑还是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我不可能放着那样的前辈不管,重新来一遍我还是会去阻止,而如果真的错了,我愿意再尽我所能承担起责任去补救。

“对不起,佐伯前辈,我是看见那个男生以为他要动手才冲过来的…. 误会之后还、说了,做出了失礼的事,真的非常抱歉。”

沙弥香微怔,很快她就明白小糸在隐晦的表达自己没有听见什么,照顾着她的心情,只口不提柚木前辈和自己的谈话。她很感激。

停下脚步,沙弥香迎上后辈疑惑的目光,她回想起刚才这个后辈鲁莽的行为,幸好没事,若那个男生真的被她激怒暴起,小糸这个大病初愈的小身板简直不堪设想。

“下次碰到这种事不要那么冲动,尤其对方还是个男生,无论如何,你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后辈头顶暖橘色的呆毛抖了抖,她还以为佐伯前辈的情绪会再糟糕一段时间,刚刚还魂不守舍的,现在就能板着脸训起人了。侑点点头,看见佐伯前辈叹了口气垂落眼眸,转身继续往车站走,她眨眨眼,赶紧小跑两步跟上。

——果然还是在强撑啊。


“现在不下雨了吧,那我不带伞啦。”

灯子坐在玄关穿鞋,朝着客厅里的母亲喊了一声,把手里的伞放回伞桶里。

手机连着嗡嗡几声,灯子猜应该是沙弥香问自己有没有出门,自己不是迟到了吧?她赶紧翻出手机,匆忙起身握住门把手,边看向屏幕上的消息,入眼第一句就是道歉。

“灯子,你出门了吗?对不起,我可能要放你鸽子了。”

“我临时有事不能和你一起去S大了,抱歉灯子。”

“我周一会再好好跟你道歉的”

沙弥香的歉疚之情快要溢出屏幕了,灯子都想象的出来屏幕那头的人是如何诚恳而愧疚的跟自己道歉。不过和沙弥香认识两年多以来她还是头一次失约,以她严谨认真的性格来看着实难得。正因如此灯子才担心她碰到什么难事了:“我正要出门呢,倒是沙弥香怎么了吗,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

那边已读的很快,但过了好一会才发来新消息:“是有一些麻烦事,但我可以解决,别担心,谢谢你,灯子。”

沙弥香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灯子看着消息,慢慢松开了把手坐回玄关,她听出了沙弥香的画外音,不想自己插手这件事。

“不要太勉强自己了,沙弥香,多依靠我一点也没关系。”

灯子犹豫了一下,重新修改之后才发了过去。


“不要太勉强自己了,沙弥香,多依靠朋友一点也没关系。”

沙弥香熄灭了屏幕,抿了抿唇,灯子的心意她接收到了,但现在的她确实没有把握面对灯子能把坏心情藏好。

良久,车站里停靠的列车缓缓关门,哐当哐当的又一次驶走,站台上的人稀稀落落的,沙弥香感觉脑子里终于没那么乱糟糟了。

被柚木千枝撞见自己表白失败的事,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被迫在熟人圈子里出柜,流言蜚语什么的自己可以不在乎,但身为当事人之一的灯子绝无全身而退的可能。

然而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也没有消息走漏出来,加上从某种角度来说柚木千枝和自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样看来被说出去的可能性其实不大,但即使无事发生的可能性是九成九,沙弥香也不想让灯子承担那半点的风险,为此她不惜愿意做出赴死般的觉悟,暗自决定要尽快再联系一次柚木前辈。

轻轻呼出一口气,目光驻留在铁轨上,时间仿佛有一瞬间的凝滞。沙弥香感觉自己的胸腔里像空洞了一大块,又像是堵塞了血液的流通喘不过气来,徒留满腔情绪燃尽后的一地灰烬,不知道是不会痛了,还是已经麻木了。

沙弥香偏头,才发现这后辈还没离开。似乎是被她的目光感召,后辈回过头来,眨眨眼,朝自己露出一个腼腆却又明亮的笑,恰巧此时,远方的云层被撕裂开一个口子,金黄色的阳光掠过小糸的头顶,暖洋洋的落在自己的脸上。

恍惚中,沙弥香差点以为这份温暖是来自这个后辈的笑。

她视线偏转,被雨水冲洗过后而崭新的城市,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明明她已经说了想在这坐一会,然而这个后辈这么久了还在这里安静的陪着她,沙弥香没有问她为什么不走,小糸也没有问她怎么了,她的体贴正像这束穿透乌云的阳光一样,温柔的浸润抚慰了自己干涸麻木的心。沙弥香好像突然明悟灯子为什么会喜欢上她了。

小糸侑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那里,就是一束光。

“谢谢你,小糸。”


侑偏头莞尔,停顿了一下开口问:“佐伯前辈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沙弥香把自己的情绪从困顿中拖拽出来,整了整坐姿,试图挽回一些前辈的面子:“…当然可以,虽然我是个没那么稳重的前辈。”

“前辈知道忒休斯悖论吗。”

“嗯?”沙弥香不知道后辈怎么突然提起这个:“那个关于身份更替的悖论?”

“对的…佐伯前辈有想过,我还是以前的‘小糸侑’吗?”

沙弥香马上明白了后辈想说什么,失去记忆的后辈开始迷失自己了吗。

“用物体的‘四因说’来看,构成‘小糸侑’的基因是质料因,‘小糸侑’的外貌、骨骼是形式因,形式因决定了物体是什么。基于形式因,你仍然是你。”

“这个回答还真是…有佐伯前辈的风格。”侑苦笑。

“开个玩笑。”沙弥香变换了一下坐姿:“我知道你想听的肯定不是这些,…只是记忆不是会恢复吗,像上次在你的公寓里那样,之后的生活会慢慢回到正轨的。”

小糸摇了摇头:“想起以前的记忆,也只有上次的时候,还有刚才——像是突然一段记忆被塞进了脑子,我至今想不起来和前辈曾经有过什么接触,对前辈曾产生过什么样的情绪,通通都没有,对前辈的认知也仅仅建立在上次和今天的见面,和一点点来自记忆的刻板印象。”

沙弥香没有失去过记忆,很难做到完全共情,但她诧异的是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难道上次撞见的记忆恢复居然是唯一的一次吗?

“等、等等”沙弥香想要理清现在的状态:“小糸你没有想起过其他人或者事吗?”

后辈的反应非常平淡:“没有。除了佐伯前辈,一点都没有。”

“…啊,这样。”

奇异的感觉划过心头,沙弥香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但现在肯定不是提出疑问的好时机。

侑迷茫的抬头看向湛蓝却又空无一物的天空:“老实说,我已经不觉得我还能变得像以前一样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以前’到底是什么样。这种事情一旦开始纠结就没完没了啦,但是偶尔会很迷茫,不知道自己‘从哪来、到哪去’,我越是想要找到以前的影子,就越是能体会到和过去的割裂感,脑子总是蹦出来‘以前的我会这么做吗’或者‘我现在能替过去的自己决定吗’这种…”

沙弥香重新打量着后辈,也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注视着小糸侑,她看见了她脖颈处不易察觉的暗红伤疤、暖橘色发丝里若隐若现的可怖伤痕…沙弥香不知怎么想起来几个月前远见东附近商业街的那场爆炸,嘈杂医院里病人的呻吟、混合着血腥和刺鼻消毒水的味道、被推进抢救室的同校女生。

虽然性质不同,但眼前这个后辈实实在在的经历了一场可怕的事故,联系到一起的瞬间,沙弥香心里窜起一阵寒意。

因为一直以来言行都保持着冷静,也有余力照顾到别人细微的情绪,才让人轻易忽略了温柔之下藏着的是一副满目疮痍的脆弱身躯,和一个迷途的灵魂。

——灯子她,知道小糸的这些吗?为什么是跟我说呢?


“在我看来,以前也好现在也罢,身份都不是那么重要,为出自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付诸行动,剩下的…就交给医生和时间也不错。”

“自己内心的想法?”

“换句话说就是多相信一些自己吧,至少身为前辈的我都觉得你是可靠的后辈,所以,我想你自己也可以这么认为。”

小糸反复咀嚼着这句话,过了一会儿突然闷闷的笑起来,继而转头平视着沙弥香琥珀色的眸子。

半晌,在沙弥香迷惑的眼神中认真的问:

“佐伯前辈,您看着我的时候,是在看着谁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冰川噜♪
冰川噜♪ 在 2023/11/25 14:22 发表

呜呜好想看下一章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