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三十一节,第三部分)

作者:莉莉卡
更新时间:2023-03-24 00:48
点击:264
章节字数:41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3.


下课铃响了起来,但座位就在我右边的雅却仍在读着书本。


并不是教科书,而是一本从米奇那里借来的薄而大的杂志,里面刊载着海外的当代流行音乐的推荐、解读,和当代流行音乐界的各种前沿八卦消息。


雅看得很认真。但并不是没有听见下课的铃声,刚才看见她的耳屏有微微的颤动。


于是我只好找仍坐在桌前、整理好文具和笔记之后便什么也没在做的蓉说话。


要谈的内容无非是雅。


“所以换作是我来教阿雅化妆的话就没问题吗?”


“嗯。”


“绑头发这边也是。”


具体点来说,是雅这一周七天内就产生了的或许明显了的变化。


首先是头发和化妆的问题。


雅在短短的五天内尝试了五种完全不同的发型。周一是非常不适合她的双马尾,周二是用发带束在左肩上的侧马尾,周三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反而很好看的两支麻花辫,周四是做成发箍式的编发,周五的今天则是在分别两侧扎起一个小丸子。


以前的雅对发型这种事可谓是相当不上心,如果没有我帮她打理头发,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绑得有些毛躁的单马尾。


这些发型全都是特意提早来学校请米奇给她换上的。


如果让蓉来绑或者我也会的话。


而化妆这边,我觉得对雅来说还是太早了。


在教雅化妆的米奇也是。米奇在这方面也是刚刚起步的程度,也就是,技术很烂。几乎每次都把自己那张原本还能称作美女的脸化成奇怪的模样。


比起“教雅化妆”,每次都更像是拿雅的脸来做叫做“化妆”的前卫美术实验。


雅却还是坚持叫米奇作老师。明明你身旁就有那么一个大师级化妆师可以请教吧。


“但是比起我,果然还是小风你自己来会更好吧?啊,当然我可以先教会小风。”


“化妆,很难,所以不了。”


我在说的这个大师当然是眼前的蓉。


在这个化的妆稍微显眼一点就会被老师特意叫去办公室一对一说教的学校里,每天都有化妆的蓉可从来没被老师骂过。


她在嘴唇、脸颊、鼻子、额头都下足了功夫,让它们变得精巧可爱。又在如何让自己的妆容看上去更自然的这里做到了不用舌头去舔一下的话绝对尝不到有化妆痕迹的程度。


做到后者可比前者难上许多。


就算不依靠化妆也能在校园选美大赛中稳定前十的蓉,配上帅气感觉的短发,在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就吸引了雅没头脑地跑去搭话。


她是不是在做封面模特之类的事?


跟在当时的雅后面,借着雅的口问了这个问题。


得到的回答是“嗯,差不多就是那样”。有些暧昧的回答。


在和蓉的感情逐渐变好之后就没有特意再问起来了。


最后是,雅放弃了黑框眼镜的问题。


作为角色设定中最有代表性的那个道具被她舍弃了。转而开始尝试隐形眼镜来解决自己的视力问题。


以往的知性美女的感觉在眼镜被拿掉后立即减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由一半的清纯感和一半的轻浮感混合出来的气氛开始出现在雅的谈笑里。实在要说的话和米奇给人留下的印象很像。


米奇在雅身上留下太多痕迹了。


而这些痕迹让雅那些浮于表面的魅力被突然释放出来,短期内就已经吸引了太多不必要的目光。


先不提这样一来我的竞争对手肯定会剧增这点,如果那个最喜欢的东西是西瓜、最想梦见的内容是西瓜、最大的梦想是西瓜的雅,因为这种契机认识了一些太妹朋友,和她们混在一起,最终也堕落成仅仅是名字还叫做雅的一名太妹的话……实在是太恐怖了。


干脆还是趁早向雅告白了吧。


就算是那个雅,在交到人生中第一个恋人之后也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吧。到时候再以恋人的身份和名义稍微向她施点压,用“恋人守则”、“情侣约定”之类的东西把雅好好地约束保护起来就万事大吉了。


……


那么,要怎样才能让那个雅在我说“喜欢你”的时候,把这句话理解成“想和你恋爱、一起做这样那样恋人之间才会做的事请”呢。


说到底雅心里真有的“恋爱”这种概念吗?如果她能够把恋人和挚友区分开来的话,我也不必像现在这样纠结了不是吗。


真是麻烦的女人啊,周雅。


“小风、已经打铃了喔?”


“——嗯。”


课间休息告一段落了。


拉着不擅长这种话题的蓉陪我又浪费了一次课间。虽然后半部分变成了相互沉默凝视对方的脸,看谁先笑出来的游戏。


“谢谢你陪我,蓉。”


不过即使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我也因为有蓉陪在我身边而感到高兴。


像蓉那种等级的,就算没有恋爱的经历也有过一两位大胆的追求者吧。下次问问看好了。或许也能学到些什么。


而等到下午放学,米奇则准时在老师走出教室后迅速出现在外面的走廊上,隔着一层窗户对我的注视回应以招手,然后穿过前门,径直走向收拾东西的利落程度大概是以往两倍的雅。


然后看着把终于看完了的那本杂志递给米奇的雅。


“很有趣!虽然记不住那些名字都分别是谁。”


“因为外国人的名字大多数都很长很怪念不通顺啦。”


米奇的全名也包括在内吗。


“好,就和之前计划的一样,现在就去旧城区玩吧!”


最开始说是去新城区的ktv,但是在调查过比较近的店家后,“最近实在是拿不出什么钱啦”——这样爽朗地笑着宣布了还是去更便宜的旧城区更好。


上了公交车后被车头的显像管屏幕提醒了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日。也就是圣诞节。


不过我们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学校又不会放假。唯一稍微特别一些的活动在于学校里的大家会在平安夜那天交换苹果,而我则是跟在有兴趣和熟人们交换苹果的雅一起行动。


雅送出去的苹果被认为“也有我的那份”在里面。


圣诞节则相当于是平安夜的某种延长,没来得及送出去的苹果完全可以放到今天再送。所谓的圣诞节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简单的节日。


我带着其实怎样都好的这些想法坐下到靠窗的座位后,雅便立即坐下在我右侧的那个空位。


我盯着她的脸楞了一会。


“感觉好像又坐回教室里了。小风你平时也一直坐在我左边,总有种接下来会不会响铃的感觉呢。”


“是喔。”


扎着双侧丸子头、取下了黑框眼镜的雅很自然地向我傻笑起来,让平时总是被压抑住的那种心尖痒痒的酸涩感突然明显起来。


唔额恶咕。


总算是忍住了。


而那个让我心悸得如此厉害的女人,不断承受着后座的米奇不断递来的语言上的骚扰,而正主动回头和米奇交换对话。


看上去就像是正主动回头去找米奇讨论各种我不明白的话题。


很自然地就选择了要同我坐在一起的雅。


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米奇身上的雅。


这两种雅同时存在于我的世界里。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在距离那边那个大十字路口不到百米的车站下车了。


街道上的行人比想象中多很多,趁机在街道上占位摆摊的移动店家也很多,被摆出来的商品则更多。从鲜花、简单的工艺装饰品、帽子手套围巾之类的当季产品到临时搭起来的套圈或者射击游戏的棚子。


当然最多的还是卖各种食物的小贩,其中也能找到之前从没尝试过的新鲜玩意。


而就在雅正开心地挑选着自己钱包范围之内的食物同时,对这些小摊不怎么感兴趣的米奇突然发出惊讶的叫声。


米奇出声叫住了一位应该是熟人的女性,向她打招呼。


对方却是一脸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应付着米奇还算热情的寒暄。


“好久不见,你终于要被下放到谷彩镇这种乡下地方来了?”


“啧。只是外派工作才不得不来一趟,就算是真的被下放了我也是有选择权的。我可不想在一个能看见你的地方工作。”


“一上来就是这么大声的咋舌吗?真是冷淡啊,蘑菇碳。”


米奇特意用弯腰抬头的仰视角和挑衅戏谑的表情说了这么一句,然后那位两侧鬓角部分完全剃掉、留着短碎发的女性便从正常的拧紧眉眼的不快脸,变成了拧紧眉眼,同时嘴角带微笑的这种扭曲表情。


顺带一提,即使是那样一副男装打扮、男性发型,脸也足够中性,但还是被我认为是女性的原因,是她的胸前有些还算明显的弧线起伏。姑且先称这位男装丽人为蘑菇碳好了。米奇是这样叫她的。


蘑菇碳原本搂着身旁另外两位分别是长风衣和单薄裙装的女性的手,现在则把她们两人的腰快速推到自己身后。


然后用轻微的身高优势一把勾搭上米奇的背,丢下露出了幽怨和愠怒表情的那两位,强行把米奇拉到另一边说起悄悄话。


“——”


“——”


果然像那样背过身去刻意压低声音的话还是偷听不到任何内容。


“喔、是米奇的朋友吗?”


采购完毕了的雅叼着不知是什么生物哪个部分的肉串出现在了我身边,油脂和辣椒粉的气味也跟了过来。


“好像是。”


在我拒绝了雅递来的那串一看就知道太辣了的烤肉后,那两位明显和蘑菇碳有着某种亲密关系的女性的焦躁不安脸也差不多看腻、把米奇锁在自己臂弯里的蘑菇碳的背影也差不多看腻了时,自己心脏里的齿轮突然“咔嘡”的一声。


从遇见米奇之后就经常失灵的脑波读取的能力正在重新启动,然后自顾自地运作起来。


“所以你果然只是带着你的小情人来公款旅游的吧。真是个人渣啊蘑菇碳,想封住我的口不去工会长大人那里打小报告的话就去把你蘑菇碳这个外号的由来跟那两位一五一十地讲明白吧?不过我也会给你第二个选择的喔,比如当场借三千五百八十一块钱给我用用。啊当然是不用还的那种借。”


读到了这种内容的脑电波。


果然米奇是怀着某种意图才主动靠近过来的坏人。至今为止都隐藏得很好,但是已经暴露了喔,米奇伯利亚。


“你!咕唔——”


“哎呀,已经找不到合适的狡辩了吗?还以为最少也会有一句,我们只是朋友关系!像是这样那样这里那里的事情的地方都还没有做过碰过——之类的话。你果然还是在工会呆的太舒服了吧,蘑菇碳?”


虽然没有视觉上的直接目视,但蘑菇碳那边传来了“不要乘机戳我的胸!还戳到点上了!”的脑电波。


“你还不是,前段时间还一直喊着失恋了失恋了以后不会再相信女人了之类的话,现在却带着整整三个那种等级的美女而且大中小三个尺寸全都收集完毕、正在赶去哪边的哪个店里玩特殊的变态play的路上不是吗!”


偷听到这里时,终于忍不住了的那位单薄裙装的女性,快速走向还在磨磨唧唧的米奇和蘑菇碳,稍微有些强硬地推开米奇,然后把蘑菇碳的左手搂到怀里,左右摇晃肩膀着用含泪的眼问到,“这个人到底是你的谁啊!”


“就只是工会里的熟人而已,什么关系也没有。而且我讨厌她,不是工作关系的话完全不想见到她。”


蘑菇碳反应非常迅速地抱住了那位单薄裙装的女性的头,很习惯了似地轻声安慰着她。


而米奇则在说出接下来那句话之前,先是带着不怀好意的坏笑盯向我的这边。


我的脑电波读取也正好在这时自动离线了,所有偷听的事被发现了。如果这种时候也有“咔嘡”之类的提示音就好了。


“嗯,就像盖尔小姐说的那样,我们只是在做业务联络之类的事喔。”


原来那位蘑菇碳的名字是盖尔。她也是外国人吗?


“——而且,我们这边、现在都是还是一般朋友的关系喔。”


然后装模作样地加上了这句,并向我投来“对吧?”的视线。


稍微有点意味深长。说是“稍微有点”的原因是我并不明白米奇伯利亚她为什么要强调“现在”这个词。




(待续?)


如果米奇穿上同款的全套服装,把头发全都解开,再用一个让双脚微微悬浮起来的小魔法,就真的像是蓬莱山辉夜现世了一样呢(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