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八幕 永恒的爱

作者:Doc
更新时间:2023-06-22 16:41
点击:286
章节字数:231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吻的甜蜜,如果故事终结在这里,该有多好?

诗人双手捧起舞女的脸,迟钝的诗人意识到——无论舞女变成什么模样,永远只是她的舞女。

『蝶,妳受到的侵蚀……愈发严重了。妳也变了……许多。』

心如刀割、或许这是诗人的错误招致了厄运。愧疚感也迟迟不退。

【我现在不是和您一样吗?】

诗人的面容被时间与黑暗枯噬——这是她为舞女而选择的;舞女的眼瞳亦被染上空洞与邪祟——这是她为追随诗人所选择的。无论什么也无法改变——她们相守的事实。

黑皮鞋在地板上嘎吱作响,诗人从舞女看不到的尽头向她走近。

『蝶,妳本来可以超越祂编造的……明明妳已经能够脱离命运。』

『妳应该有未来——这个后日谈寥寥无几的存在。停留只会禁锢妳……』

诗人的声音颤抖著,她动摇了。

【——我心甘情愿被您禁锢。】

而似乎是看出这一点,舞女伸出食指,紧贴在诗人的唇。

【舞女不关心什么未来,这是我和您说过的。舞女只想要……诗人。这应该不是奢求吧?】

【我知道您对我的爱,可我——不想要这样的爱。舞女想要诗人也对她燃起独占欲,而不是为了舞女的“未来”而放手……我更希望您用爱来束缚住我,我只想停留在用爱编织的鸟笼中,做一只小鸟,讨厌自由。就是这样才好、舞女想被诗人关进鸟笼……舞女想被诗人这样宠爱!】

舞女的话让诗人想到很多事。或许,一同歌舞,直到两人腐朽,深埋于厚重的土地中,未尝不是一种极致浪漫……

『如果这是舞女的选择……那么就一同见证——妳我相伴、永远安眠在冰冷的泥土中的那一刻的来临吧。』

可是——

诗人轻叹一口气。

【您在犹豫吗?】

舞女的脸颊贴了上来,指尖轻划著诗人一边的侧脸。

【您……不愿意吗?是因为、舞女变得肮脏了吗?】

委屈可怜的眼神让诗人无法直视。诗人没有回答她,只是伸出手、抱紧了面前的少女。

『妳没有沾染任何污秽,但这条前路泥泞不堪。』

『所以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走……』

双手在少女的背后扣住,而怀中舞女靠在诗人的胸前。接著,蝶缓缓地抬起头,细嗅著对方的脖颈。

【这就是您犹豫的理由——但是……】

『蝶,我知道妳不在乎……无关于爱之事。我其实也和妳一样,不过……』

诗人松开抱著舞女的身体,把手放在舞女的肩膀上。然后……索取著象征爱意的深吻。舞女迎合著,麻痹与炽热穿过脊背,让她浑身无力。

当诗人再度发出轻微的叹息,血泪在诗人的脸颊上划下一道骇人的伤痕。

『可是……我很贪心呢,我亲爱的舞女……』

悲叹与感慨,让诗人流下眼泪。

『我不仅想要爱,还想要永恒的爱。“素不知毁坏为何物”,我不想要这种承诺,我想要永不腐朽的爱——妳与我皆是如此。』

【永恒的爱……】

【这是您追求的未来吗?】

『追求未来?不……我在恐惧、感到绝望。至少……我不愿看到妳真的变成毁坏的——人偶啊!!』

『诗人呐……早已对世界失望了、绝望了。如今的所歌所泣,也仅仅……仅仅、是唱给一个人的情诗呢。我也想独占舞女的舞蹈——只为我一个人舞蹈就好、留在我身边就好,可是、可是那样是不行的呀……如果什么都不做,终究会破灭,没有什么可以逃脱凋零与衰败;不想失去、我不想——不想舞女随这个世界一同凋零,也不允许!所以我曾认为分别是一个契机,但是、那个时候我心中也好难受啊……不想分开、想永远在一起……契机到来了,可是一切又不如心中所愿。终究是无法逃离……』

隐藏的内心被揭开,此刻她不是诗人,也仅仅是一个深陷爱恋中的少女,用呐喊诉说著她的爱意。

『蝶……我该怎么办……』

【……】

不死者的泪是鲜红的,舞女注视著,一道道血痕,她才恍然发现——诗人也并非全知全能,至少在爱恋上,她们彼此都一样。

诗人与舞女——她们都深爱著对方,亦是惟一。

诗人在舞女面前露出了软弱的一面。舞女拉起诗人的手,再度相拥——没有温度、冰冷的躯体

也仿佛变得温暖,甚至热烈。她静静地听著诗人发颤的低声,轻轻的呜咽声,极力掩盖的哭泣声。

想必曾经的诗人,一定想不到吧?诗人也会渴望依靠,舞女的后背。

【我会跟著诗人一起踏上这条未知的通路,不论是什么样的迷途。】

【所以……也请您多依赖我一点吧。】

【我愿和您一同去追逐——永恒的爱。】

手指轻轻拭干诗人眼角的血泪,舞女如是承诺著。

诗人拉著舞女伸出的手,然后在锈色与混浊的赤月下,长久的拥吻到来……

——————————

小番外 对「假如此刻活在追忆的她们」的问答part.1

Q:「对“舞女”的提问,实际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诞生对“诗人”的情愫呢?」

(“诗人”不着痕迹地偷看著“舞女”。)

A:

【第一次见到“诗人”,她给我讲了红舞鞋的故事。】

『还真令人意外。』

Q:「第一次见面啊……是一见钟情吗?」

A:

【……大概?】

Q:「当时是怎样的感受诞生了情愫?」

A:

【迷茫、孤寂之中,她是惟一的光。】

(“舞女”挽住了“诗人”的手臂。)

Q:「“舞女”一直对“诗人”言听计从,也毫无保留呢。」

A:

【“诗人”给予了我幸福,这无可替代。】

【——我愿奉献。】

Q:「对“诗人”的提问,当初为什么会关注“舞女”呢?」

A:

『愤慨与怜悯。前者是外因,整个世界都变得污秽不堪;后者是内因,那种空洞让当时的我毛骨悚然。决意改变,于是“诗人”诞生。』

Q:「为什么答应了“舞女”的请求呢?」

A:

『请求……是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因为——她想要一双红舞鞋。』

Q:「“诗人”对“舞女”真是宠爱呢。」

A:

『……』

(十指相扣,两只手牵到了一起。)

Q:「那时身为“记录者”的妳,为什么会频繁接触对方呢?」

A:

『不需要理由。最初的怜悯,逐渐“变质”了。』

Q:「“诗人”又是如何坠入爱河的呢?」

A:

『蝴蝶沿著茗香的痕迹,在狂风骤雨中,寻到了惟一的那朵小花。』

Q:「那两位对那个时代有什么要说的吗?」

A:

【不知道。】

『时代的悲哀与眼泪。』

Q:「对二位来说,对方意味著什么?」

A: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相视一笑。)

『【惟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