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北极之光下的誓言

作者:yurifox
更新时间:2023-03-14 19:38
点击:285
章节字数:62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埃维琳坐进了一辆银白色保时捷Taycan的后座中,负责驾车的是珞菲恩的贴身侍女阿尔拉。


她们的保时捷在前后数十辆军车的护航下,朝灵恩圣域的方向驶去。车程大约1小时。


埃维琳的思绪依旧无法平静,毕竟最近两天的事情比坐过山车还要大起大落。她时不时会观摩一下阿尔拉,埃维琳总觉得阿尔拉肯定不只是普通的侍女。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得吗?利支登堡小姐。”阿尔拉早就察觉到埃维琳的目光,“车上只有我们两个,车子是圣女陛下私人名下的,我每天都会检查,我保证不会有监听设备。”


“我在想……昨天,你是不是故意让我进的灵恩陛下的房间?”


阿尔拉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您怎么觉得都可以。但您别忘了,是您自己闯进圣女陛下的起居室,可没人推您进去吧?”


这侍女真不简单,埃维琳内心再次感叹。“那……你知道,灵恩陛下房间里的东西吗?”


“我是圣女陛下的贴身侍女,陛下的房间我每天都要打扫。您觉得我知不知道呢?”


“……那,你怎么看待呢……”埃维琳胆怯地提问。


“我是圣女陛下的忠实侍女,对陛下所做的任何事情我无权发表意见。”阿尔拉的回答滴水不漏。


“那……你可否告诉我,珞菲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


阿尔拉叹了口气:“如果您想知道的事情都要通过陛下的侍女来得知,那您又何苦再去见她呢?现在退缩还来得及,利支登堡小姐。”


“我明白了。”埃维琳又说道,“我只是在想你和珞菲恩肯定不只是普通的主仆关系吧?对了,我不是在提问哈,你不需要回答我。”


阿尔拉顿了顿,随后用一只手拉解开了上衣的一颗纽扣,将脖子露了出来。“您可以看一下我的脖子。”埃维琳不解地伸首观察阿尔拉的颈脖,只见阿尔拉的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抓痕。


“这是!?”


“昨晚,圣女陛下对我可是很生气呢。”阿尔拉平淡地说,“您不要误会我,我不是要向您诉苦。只是给您一个心理准备,自己要面对的圣女陛下到底是怎样的人。”


埃维琳深吸了口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但现在我反而更不能退缩了。”


阿尔拉微笑着说:“那就好。”


* * * * * *


埃维琳第二次来到灵恩圣域。在阿尔拉的带领下,她再次穿过那条并列着科林斯式罗马柱的大理石走廊上。圣洁的珞菲恩,也如约玉立在辽阔草原前的纯白花园中,等待着埃维琳的到来。


不同的是,这一次来到圣域时夜幕已经降临,闪烁着墨绿和玫瑰色光芒的北极光在远方的雪山上飘动着。北极之光下的珞菲恩·灵恩,果真有如“欧若拉的女神”。


灵恩圣域位于欧罗巴大陆北部地区,虽离北极圈尚有一定距离,但在太阳活动强烈时,圣域上空仍偶有极光出现。


“政府的人已经答应我,这里不会有任何监控,并绝对保证二位的隐私。那么,我先告退了。”阿尔拉行礼后,沿大理石走廊离去。


埃维琳和珞菲恩对视了许久。


珞菲恩首先打破沉默:“无论如何,我很感谢你愿意来这里见我。”


“我是真心想来见您的。只是,您为何想在圣域与我见面呢?是那些政府机构的人让您来这里的吗?”


“一部分原因是这样。但就我个人而言,在这个地方才能让我觉得自己……还是个有存在价值的人。”珞菲恩的口音带着些许颤抖,“换一个地方的话,我根本做不到再以圣女自居出现在你面前。”


“那您就以一个普通女孩的身份,回答我的疑问可以吗?”


“嗯。”珞菲恩面带怯意,点了点头。


“首先我想问,您觉得成为圣域女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


珞菲恩感到非常意外:她本是做好埃维琳质问自己龌蹉行为的准备。一时间,珞菲恩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埃维琳继续说着:“您应该从德苏瑞那听说过,我在进入圣域后,时常会被另一个世界的记忆所困扰。有时候做梦都会看见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时常因此夜不能寐,甚至白天都会有些恍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不是在现实世界中,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要疯了。”


“我想这恰好说明你拥有很强的燯能潜力。”珞菲恩回答,“拥有越强燯能的人,越容易与过去圣使的记忆和知识产生某种共鸣。只是,我确未曾听过有圣使会得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其实我想问的是。您在成为圣女后,肯定也会被迫获得许多过去圣女的记忆吧?”


珞菲恩睁大了双眼,眼角泛出泪珠,抚摸着额头:“是的……好几代圣女的记忆,都在一点点……像钻头一样,进入我的脑海中。”


“请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清楚记得,在我12岁生日时,我母亲亲自领着我进入圣域,来到现在这个地方。在那之后,我就会被这些记忆一点点侵蚀,直到现在也会……”


埃维琳的眼神充满了怜悯:“包括那些……命运很悲惨的圣女的记忆?”


埃维琳记得,在图书馆里的一本没有名字、手写记载的书籍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至少1000年前的故事:


一位圣女为一个王国带来了无比辉煌富庶的时代,圣女与协佐她的圣使立下了忠贞不移的誓言:两人将无惧世俗的偏见、将永远相爱,直至死亡将她们分开。拥有燯能的圣女和圣使都有着比凡人更长寿、更不易衰老的躯体。但圣女依然开始畏惧死亡的到来。她畏惧的并非是自身的死亡,而是圣女将面对无人继承燯能血脉的后人去延续王国的未来。


圣使理解了圣女的担忧,同意甚至鼓励让圣女与王国的王室结合以留下能传递圣女血统的子嗣。事实上,历代大部分圣女最终都选择与王室结合留下子嗣。


圣女答应,留下子嗣后便会与儿女父亲分开,继续与圣使偕老。但事与愿违、人心难测,圣女无法向圣使隐藏自己的情感,圣使知道圣女无法忘怀让自己怀上子嗣的王族。圣使的心胸无法承受妒忌心日复一日的摧残。最终在某一天,圣使失去心智,亲手弑杀了圣女的子嗣。丧失子女的圣女在愤怒驱使下,毫不留情处死了曾与自己立下永远相爱誓言的圣使……


类似这样的悲剧,在许多圣女身上都发生过。只是现在的人们甚少去提及圣女生命中悲惨的一面。


但这些悲惨的记忆,从珞菲恩尚未成年开始,就灌入了她的心灵……


珞菲恩捂住嘴、颤抖着、强忍着锥心之痛:“我有时候甚至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即使那些曾经的圣女们拥有过许许多多快乐的时光,但最刻骨铭心的却往往都是无比悲伤的记忆。我明明才21岁,却好像在无尽的地狱中活了几百年……”


埃维琳紧紧搂住了珞菲恩,脸上早已挂满泪水:“我明白,或许我也不完全明白……但我明白我所承受的痛苦,跟您的相比根本微不足道。我根本没有资格指责您啊……”


“不……这都只是借口……没有人能以精神理由开脱自己的罪责……”


“可这世间上也没有任何人要像您一样要承受这么多痛苦的记忆啊!承受着这样的痛苦,甚至连平常人都做不了,还要保持圣女的形象。换作我早已经癫狂无数次了!”


“不,都是借口,都是借口!我就是个只会在别人面前装腔作势结果转身就躲在自己房间里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情的烂人!什么圣域女神,笑死人了!我就是个变态、就是个神经病……唔!……”


埃维琳的嘴唇深深吻在了珞菲恩的嘴唇上,让珞菲恩无法说话,甚至几近无法呼吸。


起初,珞菲恩还想试图挣扎,但她很快放弃了挣扎的想法。她逐渐平静下来,慢慢尝试感受埃维琳的嘴唇。


埃维琳也享受着与珞菲恩接吻的时光。但这美妙时光却被突然灌入脑中的各种记忆画面所打断,她不得不将自己的嘴唇从珞菲恩的嘴唇移开,并痛苦地跪倒在了地上。


“埃维琳!你还好吗?”珞菲恩赶忙扶起差点倒地的埃维琳。


“只是这么一瞬间,只是这么一瞬间感受到您承受的记忆……竟然就如此可怕……”相比起自己的痛苦,埃维琳更是对珞菲恩充满怜悯。不,应该是怜爱。


“对不起,没想到只是一个吻就会让你这样……”珞菲恩满心内疚。


“说什么呢,能得到圣女大人的吻,这点痛苦算什么呢?”埃维琳不忘打趣,“只是,我突然想到。原来圣女和圣使之间想要亲热一下,还会有这种麻烦事,真是太不容易了。”


“嗯……是啊。”珞菲恩神情凝重地说,“圣女和圣使间任何猜忌、任何不忠,都无法瞒过对方。所以众多圣女和圣使都无法善终……埃维琳,你怎么了?”


珞菲恩看到埃维琳的泪水如喷泉般涌出来,无法抑止。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好多好多的记忆……”埃维琳擦拭着根本擦拭不完的泪水,“对不起,珞菲恩,我以前竟然还总是怨天尤人……但跟你遭受的痛苦比起来,我人生中的那点挫折算什么啊!”


由方才的吻传递来的珞菲恩的记忆,现在才逐一在埃维琳的脑海中显现。


其中一个记忆片段,珞菲恩身处一间密闭的房间,她的母亲拿着一杯水和一把药,递给了珞菲恩。


“母亲大人,我必须要吃这些药吗?”珞菲恩无辜地问道,这时的珞菲恩只有13岁。


“亲爱的女儿,医生说了必须把药吃了才能保持平静的笑容哦。你将来会成为灵恩圣域的女神。要成为圣女,言辞不能有任何闪失。过去这段时间,你经常会突然胡言乱语、喜怒无常。母亲很担心你,所以要吃药,懂吗?”


珞菲恩没有选择,点点头吞下了药丸。


“对了,我亲爱的珞菲恩。你吃这些药的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就连你的父亲也不能说。”珞菲恩的母亲不忘叮嘱。


另一个记忆片段中,珞菲恩站在演讲台上刚做完演讲,台下的人群发出热烈的掌声。珞菲恩保持着端庄的笑容,朝着热情的人群挥手。突然她感到胃中一阵翻涌。但她依然强忍着呕吐感,直到另一名演讲者上台,珞菲恩才急忙找机会离开演讲台,尽量躲开众人的目光,跑进了卫生间。她翻开马桶盖,瞬间将胃中翻涌的呕吐物吐进马桶中。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担心自己无法平静完成演讲,所以事前服用了过量镇静药物所致。直到胃都被淘空后,她浑身发抖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厕所的板门打开,是珞菲恩的侍女阿尔拉发现了她。阿尔拉小心翼翼背起珞菲恩,在没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将珞菲恩背到了车上……


又是另一段记忆,地点在约莫2年前的灵恩研学院。此时正值深秋,研学院正在举办新学期庆典。在学院的某个草坪上,出现了一座临时搭建的露天咖啡馆。珞菲恩独自一人坐在露天咖啡馆的一座餐桌前。这里大部分是刚入学不到两周的学员,大部分学员、包括埃维琳都没亲眼见过以圣女身份出现的珞菲恩。所以珞菲恩暂时不用担心被认出,可以享受短暂的安宁。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说话的是埃维琳,她手里拿着卡板纸和圆珠笔、身着咖啡馆的制服,向旁边餐桌前坐着的一位神情高傲的高年级学员问道。埃维琳此时是临时咖啡馆的打工人,这个时候埃维琳和珞菲恩并未相识。


“卡布奇诺,低糖、加浓……算了,卡布奇诺就不用加浓了,还是正常就好。奶泡打多一点,但不要漫出来哦。牛奶稍微多一点。”


“好的……好的……”埃维琳非常无奈地记下各种要求。


随后她来到珞菲恩的餐桌前,问道:“请问您……”埃维琳看了眼珞菲恩,一下就被珞菲恩的气质所折服。尽管她没有认出穿着学员制服的珞菲恩就是当时只在电视上见过的灵恩圣女。“您……需要喝点什么?”


“黑咖啡。”珞菲恩回答。


“好的。要加浓吗?”


“加浓会更好喝吗?”珞菲恩无心地问了一句。


“额……其实我是喝不惯不加糖不加奶的咖啡啦,所以加浓的可能更喝不惯了……不过,我只是说我自己啦。每个人口味都不一样嘛……”埃维琳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啰嗦。


“那就还是加糖加奶吧。”


“好的……那就是,拿铁?还是玛奇朵?”


“玛奇朵吧。”珞菲恩微笑着回答。


“好的,谢谢……”埃维琳记了下来,然后她又多看了两眼珞菲恩,忍不住又多啰嗦了一句:“您的笑容真好看。”随后埃维琳回到吧台前忙碌起来。


或许就是埃维琳这无心的赞美,闲来无事的珞菲恩也打算关注一下埃维琳。身为圣女的珞菲恩拥有异于常人的听觉和视觉,因此她能听到埃维琳在吧台忙碌时的自言自语。


“那个笨蛋德苏瑞,说好了今天一起来这个咖啡馆做服务员的。结果一句家里有事就开溜了……我一个人哪干得了这么多活儿啊!”


埃维琳一边制作咖啡、一边清洗用过的杯子,手忙脚乱。刚没做好一杯咖啡,就有新来的学员坐下来,打个响指就要让手头还一堆活的埃维琳跑去点单。


因为实在太忙,过了好久埃维琳才把珞菲恩点的咖啡端上。


“实在抱歉让您久等了。今天实在人手不足。”


珞菲恩自然不会生气,不过她端起杯子后,发现埃维琳上错了:“对不起,这位小姐。我要的应该是玛奇朵,而这是黑咖啡。”


“啊!对不起对不起!”埃维琳连忙道歉,心想着怎么偏偏就把全场最有气质的人的咖啡弄错了,“我这就给您再做一杯!”


“没关系,我本来也想喝黑咖啡。”


“不不不不,只有您的咖啡我绝对不能弄错!”埃维琳不知为何就是要较真,她立刻端起上错的咖啡杯回到了吧台。这时就算有新来的客人举手招呼,埃维琳也不再理会。她偷偷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随后又继续专心为珞菲恩的玛奇朵制作奶泡。


不一会儿,埃维琳重新为珞菲恩端上打好奶泡的咖玛奇朵。只见咖啡杯中的奶泡是一个非常可爱、还是立体的猫头鹰图案。


“真好看。”珞菲恩赞叹道,“你手挺巧的。”


“哼哼,我听说猫头鹰是研学院的吉祥物。这猫头鹰奶泡是专门为您做的,希望您不要介意我刚才给您上错这事儿。”


“怎么会,我很喜欢。”


“那就好。那我去忙啦,您慢慢品尝。”说罢埃维琳又忙碌了起来。


珞菲恩端起咖啡杯,却许久未喝,只怕破坏这精致的猫头鹰奶泡。接下来,她还不自觉地用余光,偷偷观察着埃维琳的一举一动……


……


“埃维琳,还好吗?”现实中的珞菲恩轻轻拍着埃维琳布满泪痕的脸颊。


埃维琳这才从珞菲恩的记忆中回过神来,她满脸通红:“原来……原来就是为您认真做了一个奶泡,您就记住我了!我真是太走运了!我现在觉得那天德苏瑞放我鸽子真是太好了。我还是后面隔了好久才知道,那天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的……”珞菲恩也涨红了脸,“这么说来,我的记忆都看你看光了……那后面我做的事情……”


“后面的事情……我并没有‘看’见。我想一个吻能‘传输’的记忆是有限的?”说完埃维琳大胆得还想再亲吻珞菲恩。


“等一下。”珞菲恩用手挡住了埃维琳的嘴唇,“请你让我亲口告诉你吧,这样至少能降低我的罪恶觉。”


埃维琳点头答应。


“在那次认识你后,我突然就变得非常在意你。我动用了我的能力调查了你的许多事情、了解到了你的许多事情……我知道你热爱的是理论物理学,志向也从来不是做圣使。但从来不怨天尤人,而会去勇敢面对命运。我知道你虽非出生名门,但天赋异禀、又努力过人……”


“其实我没……”埃维琳羞涩地想打断这些过于夸大的赞美,但并没有成功。


“渐渐的,我发现,只要远远看着你,我的心情就能平复许多。我凭着记忆就能画下你的画像,看着你的画像我也能变得更加平静。我慢慢发现自己甚至可以减少精神药物的服用量。”


珞菲恩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我却更加控制不住自己。我逐渐觉变得不能只满足于远看着你。于是我拍下了你的许多照片。用燯能制作别人看不见的光学镜片组,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所以我能在没有任何人察觉到的情况下,拍到你任何时候的照片……”


珞菲恩边说边颤抖:“我愈来愈不能控制自己。一想到见不到你就可能需要服用更多的药物,我就愈加恐惧。所以才会想到偷走你的衣物这种……毫无疑问非常可耻的行为。因为我想在任何时候……任何时候都能闻你的气味……”


埃维琳再也按捺不住,又一次吻在了珞菲恩的嘴唇上。而这一次,没有再像第一次接吻那样涌入许多纷乱的记忆,只有无尽温柔的情感。


“也就是说,如果您能每天都见到我,就不需要再做奇怪的事情了,对吗?”


“嗯……嗯!”


珞菲恩也不再约束自己、不再犹豫,她边吻着埃维琳,边伸手解开她衬衣的纽扣。


“等、等一下!灵恩陛下。”


“可以不要加‘陛下’两个字吗?”珞菲恩喘息着说。


“好的,珞菲恩。我爱您、我很开心、我很幸福!但是、但是……就在这地方脱了真的好吗?”


此时的天上还飘舞着北极光、略略刺骨的寒风穿过花园的大理石柱。


“还有,我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洗澡,还熬了夜、还碰到了那么多事儿……”


“对呀,我都忘了:这附近就有一座浴场。”


“浴场!?”


不等埃维琳惊讶,珞菲恩就拉起她走向大理石柱长廊的另一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