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北极之光下的岛屿

作者:yurifox
更新时间:2023-03-14 11:43
点击:273
章节字数:42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军用车载着埃维琳和霍夫曼少将,来到里贝维莱镇外一处专门设立的军事管制区域,这里常年驻扎了一批保护灵恩圣域的军人,所以埃维琳也没感到陌生。


在霍夫曼少将和随行士兵的带领下,埃维琳进入军事管制区内的一栋钢筋混领土结构的大楼中。最后,埃维琳被带领至大楼中一间不太宽敞、装有厚重隔音防弹玻璃的会议室。会议室内,一名身着西装,手里拿着各种文件和一台平板电脑的金发碧眼的男性在等待他们。


“您好,利支登堡小姐,我叫皮耶特·维博尔“名为皮耶特的西装金发男性用恭敬的语气自我介绍,”我是欧联体下属的燯能资源开发委员会的成员。”


“你好,维博尔先生。请问为什么需要我来这里呢?”不管怎么说,突然被军人带到这种地方来,埃维琳还是有点紧张。


“您别紧张,我们确实有紧急事情需要您帮助,但一切都需要以您的个人意愿来做决定。”皮耶特把视线转向到霍夫曼少将,“将军,还有劳您为利支登堡小姐讲解一下目前诺德里斯岛的情况。”


“好的。”霍夫曼少将打开了会议室中的大屏幕,上面播报着大陆主流电台的最新新闻。


“目前,RUNC北亚特兰大第三舰队已在诺德里斯岛以西约1000公里的戴维斯海域集结。诺德里斯岛的格林达维克基地目前已处在RUNC舰队巡航导弹以及‘自由’号核动力航空母舰舰载机的打击范围内。根据卫星图像显示,RUNC北亚特兰大第三舰队还混编有‘雏鸟’号两栖攻击舰,搭载有大量登陆部队。欧罗巴联合军方面认为RUNC有武力登陆诺德里斯岛的企图,并要求RUNC立刻做出回应。但目前为止,我台尚未收到有关RUNC政府或军方的任何解释……”


诺德里斯岛是位于欧罗巴大陆和RUNC所在的北亚梅利库斯大陆的北亚特兰大洋上,一座主要由火山组成的、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的岛屿。诺德里斯岛这个名字在古代北欧罗巴语中,意为“北极之光照耀的地方”。因纬度高、气候寒冷、而且时常要面临火山喷发和地震的地质灾害,冬季时附近海域还可能会被浮冰覆盖,所以这里常住居民只有约3万人,但诺德里斯岛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如果RUNC的舰队要进军欧罗巴大陆,那么毫无疑问,诺德里斯岛会是RUNC的第一个占领目标。


“这是……?”


“这是几个小时前确认的消息。”霍夫曼少将解释道,“这只是新闻报道出来的内容,而根据联合军内部的情报显示,RUNC有极高的可能在未来几周甚至最快几天内就尝试武力占领诺德里斯岛。”


“可诺德里斯岛不一直是属于欧罗巴大陆的吗?新大陆的舰队要直接侵略我们的土地?”埃维琳不可置信地问。


“咳咳,地理上说……诺德里斯岛不完全属于欧罗巴大陆。”皮耶特解释道,“这个岛正好一半在欧罗巴板块、一半在亚梅利库斯板块上。而且欧罗巴联合军驻扎的不冻港格林达维克在岛的西部,也就是在亚梅利库斯大陆板块上。”


“对啊,我怎么连这种地理常识都忘了……”身为学霸的埃维琳心有不甘地说。


“地质学位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超过半个世纪,诺德里斯岛都由欧罗巴联合军控制,是属于欧联体的。”霍夫曼将军补充道。


“不过……对不起,将军阁下。但从政治角度来说,欧联体不是一个国家,对诺德里斯岛没有主权,只有管辖权。诺德里斯岛曾经是丹尼斯王国的国王克里斯蒂安八世的领地,但丹尼斯王国在60年前就被推翻,国王草草被送上了断头台。现在诺德里斯岛的名义托管国是科尼亚克共和国,但科尼亚克共和国与丹尼斯王国并没有政权交替的因果关系,总之实际情况挺复杂,有关主权方面的问题确实存在一些争议。”


看到霍夫曼将军露出不满的态度,皮耶特立即补充,“当然,我不是要反驳将军阁下。即使存在争议,欧联体已经实际接管诺德里斯岛超过50年,再怎么钻空子也没有军事占领的正当性。我也是想向利支登堡小姐问题捋清楚问题。目前的问题是,诺德里斯岛有一部分岛民被RUNC鼓动,向欧联体申请进行独立公投。但欧联体议会没有通过并否决了公投要求。


“这是一座只有3万人的小岛,以后随便塞点人上去都能改变公投结果,正常来说这种所谓公投就是纯粹的儿戏笑话。但RUNC抓住了当下这个机会,他们会以诺德里斯岛岛民的‘自由’为借口,企图出兵诺德里斯岛。目前我们在政治和军事上都确实被动。”


政治的东西总会让埃维琳有点晕:“多谢你的讲解,但……我能帮上什么忙呢?我们利支登堡家族,连欧联体议会都没进去过……”


“我就直截了当地问吧。利支登堡小姐,您觉得是否还有成为圣女的圣使的可能?”霍夫曼少将说道,“再简单来说,有没可能帮助联合军让RUNC舰队知难而退。哪怕RUNC只是收到新的‘准战圣女出现’的情报,也有可能会让他们退兵。”


“是这样的,利支登堡小姐。”皮耶特补充道,“我们知道几周前灵恩陛下要求终止目前的候选者筛选程序,说实话委员会内部都非常惊讶,我们以为是选出了圣使了,但实际上似乎只是圣女陛下想单方面终止筛选。我们一直都有做信息收集工作,毫无疑问利支登堡小姐您是目前与圣女珞菲恩相性度最高的候选者。所以我们想亲自向您确认情况,到底您是否有成为圣使的可能?”


“我……”对这个问题埃维琳感到难以启齿,她试图转换话题,“可是,联合军的舰队实力不应该也很强吗?我们的舰队无法让RUNC放弃吗?”


霍夫曼将军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不妨直说,欧罗巴联合舰队的战备力量远不如RUNC舰队是早已公认的。我们目前能及时调到诺德里斯岛附近海域的主力战舰只有一艘科尼亚克共和国海军的‘欧若拉女神’号航空母舰。我们航母的护航舰只的数量和战斗力也比不上RUNC的第三舰队。而且RUNC还能在短时间内增派两支航母战斗群到北亚特兰海域。我们剩余的航空母舰要么还在维护、要么需要在更远的海域执行任务。在诺德里斯岛附近如果发生大规模海战,我们确实不是RUNC舰队的对手。至于那个拥有世界第二海军的远东中立国,当然也不会打算插手我们这边的事情。”


“可是……就算现在立刻为珞菲恩大人选出圣使,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至少肯定能有帮助,我们将至少增添一种威慑力量。”皮耶特回答,“好比如果我们突然拥有大量RUNC目前的反导系统无法拦截的导弹力量,哪怕是常规弹头他们可能也会掂量一下。如今的时代,我们都不可能轻易使用核武器,‘战备状态下的圣女’就是我们所拥有除核武器以外最强大的威慑力量。”


“虽然我总觉得,诺大一个军事联盟还需要让两个女人来保护,真是让我们这样的军人感到难以启齿。”霍夫曼说道,“但七十年前,圣女们确实阻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的可能。几十年和平时光过去,我们都认为圣女在战争中的作用应该是逐渐下降,更多已经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所以‘伊比利亚圣域的圣女’和‘爱奥尼亚圣域的圣女’一直没被选出来也并没有人在意。反正,我们如今只能搏一搏,能否让‘灵恩的圣女’来解决当下的危机了。”


这好像就是在说保卫欧罗巴大陆和平的大任似乎突然就落在了自己肩上的感觉,埃维琳对这种认知还没有丝毫实感。虽然在成为圣使候选者的时候也有不少人讲过类似的大道理,但现在碰到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国际危机。


“我……但是,谁能成为圣女的圣使,更多是由圣女陛下来决定的吧?我理解的没错的话,这一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候选者都已经被灵恩陛下否决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能有不一样的情报。”皮耶特起身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处,“我想先让您见个人,你们应该见过面。”随后皮耶特打开门,“请进。”


进来的是一位穿着侍女服,但是容貌端庄、身材高挑的红发女性。埃维琳很快就认出来,这就是前一天在珞菲恩宅邸碰到的那位侍女。


“您好,利支登堡小姐。我是灵恩陛下的贴身侍女阿尔拉。”阿尔拉自我介绍道。


“你……好。”侍女的出现多少让埃维琳感到意外。


“阿尔拉是灵恩圣女陛下最信任的侍女,同时她也会定期向委员会汇报圣女陛下的情况。”皮耶特补充解释。


“你作为珞菲恩的贴身侍女,向别人汇报您主人的情况?”得知这个情况的埃维琳竟有点生气。


“您的质问不无道理。但请明白,阿尔拉是全心全意为圣女陛下服侍的侍女。阿尔拉只会做自认为有利于圣女陛下的事情。而且我与燯能资源开发委员会、以及其它一些有关政府机构保持联系的事情,圣女陛下都是知晓、乃至是她亲自批准的。作为贴身侍女,是不会对任何机构提供不利于圣女陛下的情报。”


阿尔拉言下之意就是,昨天埃维琳知道的那些事情并没有被告知这些政府机构的人。埃维琳稍微松了口气。


“那请你再说说,关于你认为为何灵恩陛下突然取消候选者程序的原因。”皮耶特说。


“我认为是圣女陛下精神层面的问题,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位年仅21岁的少女而言,圣女所肩负的责任过于重大。一旦哪天超出精神临界点,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合理的。”


阿尔拉的话让埃维琳有所启发,埃维琳反问:“如果你认为你全心全意都是为了你的主人,那你是否认为灵恩陛下应该放下这个重任?干脆放弃成为圣域女神?”


“利支登堡小姐,您这也未免……”皮耶特惊讶地说。


“当然想过了。但即使她现在突然放弃成为圣女,真的就能改变这样的人生吗?她能放弃圣女的地位,但能让体内的圣女血脉消除吗?圣女的血脉是从出生时就已注定无法改变的。这个道理你不可能不懂。利支登堡小姐,你的家人为了家族地位的问题将您送来了这里。一个没落家族的千金尚且没有反抗的权力,而生于拥有圣女血脉家族的灵恩陛下,又如何逃避由她的血脉所带来的责任。


“相信你熟读过欧罗巴大陆的历史,应该知道,历史上那些没有圣女血脉的王室早已全都不存在了。只有拥有圣女血脉的王室得以存活,并且只能以为圣域传递圣女血脉的名义存在。这就是灵恩陛下没有办法逃脱的命运,懂了吗?利支登堡小姐。


“……”阿尔拉的这番话,一下让埃维琳领悟了许多,她意识到珞菲恩的这个侍女绝非平平之辈。“对不起,我刚才的话太幼稚了。只是,我还是不明白,现在的我能帮到圣女陛下什么……”


“你只需要到圣域,再与圣女陛下见一面就好。”侍女阿尔拉强调道,“只有你们两个人,单独的见一面。”


“我……没有意见。”埃维琳回答。


“你们确定,这就能解决问题?”霍夫曼少将是上了年纪的军人,方才讨论的一些像是女女情长的事情,在他看来根本不像是在为了解决国际大事。


“将军阁下,其实我也不确定她们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我觉得……”皮耶特点了点头,“我们现在除了相信她们,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您看:一、要么做好与RUNC舰队发生直接冲突的准备;二、要么联合军直接放弃诺德里斯岛。但如果这么做的话,我相信欧罗巴人都会觉得欧联体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那要么就……再让这些女孩们试试。”


“唉,好吧。我会调动我所能调动的所有力量,保护圣域的安全。”霍夫曼少将对埃维琳说,“利支登堡小姐,请您跟随我们的车队进入灵恩圣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