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烟花(1)

作者:大闲者梅钱
更新时间:2023-07-30 08:27
点击:373
章节字数:426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从梦中醒来时,灰色的太阳已然自尘烟中升起,将空无一人的城市染成苍白,视野自窗间移向墙壁,日历上画着红色的圈,一旁写着这个关于日子的注释:

决赛,1月3日。

决赛实际上在1月4日,但毕竟是决赛,所以还是要注意身体状态,我决定提前一天带小雪去**,在那里休息一晚。

起身的我发觉周遭满是密密麻麻的纸团——那好像是被撕下的日历,我试着展开其中的一页,上面的内容已然无法辨识,这些撕下的日历是从哪里来的?墙上的日历又是何时出现的?

红色的字体毫无疑问是我的笔迹,却又陌生得令人不安。当离开床铺时自己才发现,自己刚刚正睡在一张狭窄的病床上。窗框自墙壁移动到天棚,而后渐渐变形成一只硕大的瞳孔,无数异样堆积在身旁,我却只是麻木地走出这个晦暗的房间。

要把小雪接走才行。

我来到小雪的房间,她站在门口,面目模糊得无法辨识,她似乎被许多奇怪的接线缠绕住了,我将那些接线剥离她的身体。

“……”

于是我带上她、不顾身后滴答作响的报警声,推开了房门。

出现在门口的不是楼梯,而是火车的站台,头顶巨大的钟塔里钟摆沉重地摇晃着,发出吱呀作响的悲鸣。我握住小雪的手,踏上站台等待着火车的到达。

“你还好吗?”

一位男性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转过身看去,却只见到模糊而扭曲的人像——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一座医院内部的景象浮现在天空,而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对我询问。

真是奇怪的景色。

“……”

我如是说道,我看向旁边的小雪,她似乎没有看到那奇怪的景色,也没听见我的自言自语。

远处列车的身影开始自钟声的尽头浮现,铁轨伴随着它的到来发出心脏搏动般的撞击声,随着那声音逐渐微弱,列车停止在我们面前。

“……”

小雪对我这样说,而后我点点头。

我走进列车,座位上画满了人形的涂鸦,抱着哭泣孩童的母亲、垂垂老矣的士兵、昏昏欲睡的酒徒,我知道那两个没有涂鸦的座椅是我们的座位。车顶在我到达时忽然塌陷到我头顶的高度,我趁机将行李放入隔板,然后领着小雪坐到座位上。

车身震动着启动,向着远处黑色的夜幕进发。

“……”

小雪如是说着,靠在我的肩膀上。

“……”

“……”

我笑了笑,只是靠在肩膀上而已,并不算什么过高的要求吧。

“……”

列车依然行驶着,我看向小雪,即使她近在咫尺,我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不过我抬起头来,列车内也是同样一片模糊,涂鸦变成彩色的污痕,在座位上不停摇晃着,偶尔从我身边飘过几个影子,我试着看去,却已然不见踪影。

列车不久便驶入夜幕,我被渐浓的夜色缠绕,终于在困倦中阖上双眼。

直到一段无比清晰的播报撞入我的耳膜。

“尊敬的乘客,短暂的旅途很快就结束了,请收拾好您的物品,欢迎下次再会——”

播报员无比清晰的声音将我惊醒,我慌张地向四周看去,却发现如镜头聚焦一般,列车内的一切骤然清晰,扭曲的线条悉数归位的世界里,人们纷纷站起身来,我甚至能清楚地看见他们每一根发丝,一位穿着暗红色外套的老妇人推着行李,从我身边走过。

“到站了,小雪。”

这回我发出清晰的声音,然而小雪却没有回答我。

小雪正枕在我的肩膀上,于是我看向肩膀,想借这个世界变清晰的机会看清小雪的脸,然而我回过头去却发现小雪向来没有太多血色的脸病态地潮红,不同于正常人的温度从那里隐约传向我。

“小……雪?”

“……对不起。”

小雪露出疲惫的笑容,而后就这样闭上双眼倒进我的怀里。

“小雪……小雪?小雪?!!”

四周的一切黯淡下来,黑色从视野的边角开始逐渐向内侵蚀,我越是大声呼喊,那黑色越是向着中心涌来,最终我周围的一切都被吞噬。

就在我完全陷入黑暗的时候,一束光射了进来,把我的视野染上一片白色。

“你还好吗?”

为什么会这样问我,我只是有些疲惫而已。

我坐起身来向四周环视,这里显然是医院,我正坐在病床上,一边的医生看向我,手里还拿着光笔。

“是你在问我,是吗?”

我看向面前的医生,他似乎被我抛出的问题惊了一下,而后回答我道。

“是的。”

“这样啊。”

我看向医生,白色的大褂,我对这颜色有印象,我对他也有印象,我那时候疯了一样找人求救,半天后才终于想起来拨打急救电话,那之后医生和乘务员合力把小雪带到救护车上,我也跟着到了医院。

我看向那白色,对了,我在这种颜色的走廊里等待着小雪的消息,许久之后这位医生走了出来,把我叫去到他的办公室里,跟我说明了情况。

“患者目前情况已经稳定了,但是……抱歉,你知道患者的病情吗?”

“病情?什么病情?”

医生开始对我说明小雪的病症,这种病应该早就有预兆,他说患者自己也说过曾经做过检查。

我的耳朵忽然开始鸣响,我努力去辨识,发现那是纸被揉捏的声音,那天小雪被我拥抱住,将身后的一沓纸揉成一团,告诉我没有什么事情。纸团声沙沙地在我耳边响起,医生的语言逐渐模糊不可辨识。那声音越来越大,不停地持续,直到医生说出最后的判断的那一个刹那,声音骤然停止,我耳边只剩下一片静寂。

“对不起,我们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手段。”

虽然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但还是我试着张开嘴,即便如此,也没有任何声音从里面发出来。

“如果她还有什么愿望,就帮她实现一下吧……”

我的双眼开始失去焦点,面前大夫的白大褂、黄皮肤的脸与黑色的头发,像油画的颜料一般逐渐浑浊在一起。

“你还好吗?”

大夫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被拉回病房里的现实。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病号服,这样吗,我好像在那之后晕倒了。

“我没事。”

我试着下床站起来,但是不知为何有点控制不好自己的平衡。病房的天花板上的灯光不停地左右倾倒,仿佛下一刻就要砸向地面。

“你最好休息一下……”

“我没事。”

我扶住床边的扶手,旋转的世界逐渐安静下来。

我挪动脚步试了一下,扶住东西就可以走,所以没有问题。

“我要去见小雪。”

“你现在最好……”

“我要去见小雪。”

我看向大夫,以坚决的声音回应道。

医生点点头,扶着我走入医院的长廊,转弯而后转弯,我终于来到了小雪病房的门口。

“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我挣开医生的手,示意自己还能独自走动。

“好的。”

我推开房门,病房里一片蓝紫色的世界自缝隙中于我面前展开,小雪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正坐在病床上面,侧身看向我。

仿佛始终在等我到来一般。

月光穿过窗户使我的双目陷入雪盲,光色和她有些苍白的微笑混在一起,让我一时有些目眩,她像奇幻故事中的仙灵那样飘忽而遥远,我真该向她许愿的——我扶了下墙壁,等待世界不再旋转,而后向着小雪一步步走去。

“……对不起。”

我听见小雪的道歉。

为什么向我道歉,时间是不会流动的对吧,世界是可以停止的是吧,今天结束后就是明天,明天结束后就是今天,后天永远都不会到来的对吧,那些纸团呢?我得把它们理平粘好,贴回那本日历上去,所以即使再怎么挣扎小雪最终也会离开我,即使离那个日子很短很短,那一天也永远都不会来临的对吧。

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如同幻影一样的小雪。

病房如同浸泡在梦境之中,稍微触碰那墙壁好像就会塌陷,只有当我的手真正碰上去的时候,才会意识到那坚硬冰冷的触感来自现实。

小雪露出有些歉意的笑容。

“你都知道了是吗……姐姐。”

她笑了啊,好美。

然而她那份笑容转瞬变成悲伤的凝望,她向一只手搭上我的脸颊,指间的温热与使我痛心的表情,将我无情地从臆想拉回她的身边。

“不要这样……不要这种表情……对不起……对不起……姐姐……”

我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这话该是我求小雪才对。

对,我该求她,然后对她说……说什么呢?拜托她实现我的三个愿望吧,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不要把我丢下——可是她真的能实现吗?我看向小雪,月光下的她如此虚幻而不真实,我不禁想象了下这个世界没有她存在的样子,想象我穿过冰冷的空气走向空无一人的病床,那一瞬间我几乎要崩溃地哭嚎起来,我好难过,心脏好痛,痛得要死过去了,这样也不对吧,小雪应该比我更痛苦,我不该有资格这样说才对吧。我没有发现这一切,我没有早点走到你身边,对不起,对不起,不行吧,道歉又有什么用呢?说点能让小雪开心起来的话吧,她要怎样才能开心呢?把我的颈椎折断她会开心吗,把我的手脚切断她会开心吗,把我的喉咙切断她会开心吗,把我的心脏刺穿她会开心吗,也不对吧,这不只是我自己想要这么做而已吗?毕竟这个家伙太可恨了,对了,能让这个家伙替你去死吗?小雪,小雪,小雪,求你了,对不起,求你了……

在月光与窗帘编织的幻影间,小雪动了。

她怜爱地笑了下,抚摸起我的头发。

我凝视着她的眼瞳,那里埋藏的情感与那时杏树下一样清晰,只需要稍微窥视便能了解全部,如果不是眷恋与贪婪,看向我的绝不会是那样温柔而渴望的目光,如果不是早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也不会有那样冰冷如雪的哀伤冻结于目光的深处。

我真傻啊。

我明明就知道怎样让她开心起来。

“小雪。”

“嗯。”

小雪温柔地回应了我。

我伸出手探向小雪,而小雪似乎被这突然的举动惊到,稍稍向后退缩了一下,但我依然最终抚摸向小雪的脸,红色很快涌上她的脸颊,刚才那仿佛看透一切看开一切的眼神忽然消失,变得游移而不安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吧,毕竟这不该是姐妹之间该做的事情,但现在不是让小雪避开视线的时候,我轻抚在小雪脸上的手稍稍用力,迫使她的脸对向我这边。

我该做出什么表情呢,开心一些的表情,悲伤一些的表情,还是说幸福一些的表情?但如今的我脸部的肌肉似乎不能随意动弹,我做不出任何表情,我也自知说出接下来的话的我一样做不出任何表情,于是我探出身子,将额头贴在小雪的胸前,让她无法看到我的脸。

我将额头与胸口贴紧,让我和小雪更多地感受彼此的温度。

“小雪。”

“哎?”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让声音尽量像小雪一样——那样温柔而眷恋着。

“和姐姐交往吧,怎么样?”

“……”

我没能从小雪那里听到任何声音,等我终于满足于小雪的温度后抬起头,发现那个向来不会做出太多表情的小雪正怔怔地看着我,双眼不停地流出泪水。

小雪的嘴微微张着,仿佛想要说什么却停住了一样。

我好久没有见过小雪哭了。

就该这样,小雪还是应该哭出来才对。

“好吗?”

给我答案吧。

“嗯……”

小雪的声音微不可闻,我许久没有听过她哽咽着发出声音了。

“嗯!”

仿佛怕我没能听到一样,小雪带着哭腔大声地回应着我。

小雪的眼泪不停地落下,她越是不停地想擦去就会流出更多,那个冰冷的公主逐渐融化成孩童的样子,融化成为那个我熟悉的,会躲在我怀里哭泣的小雪。泪滴滚落至床单,在我心中激起一阵阵疼痛。

我会因为她开心而开心,会因为她哭泣而哭泣。

所以,一定是因为我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地爱着小雪,爱到不可替代无以复加的程度。

我希望实现她的愿望,一定是对她深刻的恋情推动着我。

而我之所以在临别之际提出交往,一定是我希望占有她已久,只不过,不过是思绪恰巧在这时爆发。

“我爱你。”

所以此刻我所诉说的爱与承诺,一定一定,不是我为她而编织的谎言。


对不起,很久没有更新这篇了,很多很多的理由,但之后我希望能至少把1、2卷更完。
我不想再太高看自己了,写不出理想的东西就先写点普通的吧,第2卷不打算改了,等1卷更完第2卷直接高频率更新贴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fangsama
fangsama 在 2024/07/19 14:56 发表

爱意的交错吗?
其实感觉这种深沉的爱意已经不需要执着于是爱情还是亲情了啊!这种沉重而深沉的爱意已经是为了对方什么都可以做的那种极致了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