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旧友

作者:你先别急
更新时间:2023-03-09 07:31
点击:258
章节字数:27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好久不见了啊……最近还好吗?

呵呵……确实有一阵子没能见面了,不过最近时间空下来了。

天变冷了啊,注意多加些衣服。你这家伙一直都照顾不好自己呢,别受凉了。

你最喜欢这个茶叶了吧?趁热喝吧,我还特意为你留了不少呢。

……啊,这两位吗?

她叫落阳,很美的名字吧?她是我的……嗯……养女,这样说不知道合不合适呢。把她当作我的孩子就好了。

呵呵,我这么凶的人也会有孩子,很意外吧?

她旁边那位叫安娜,是落阳的女友哦。

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吧?她们两个关系可好了……”


“那个……景岚小姐?”

“店长……”

“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啊……嗯,嗯。”


景岚小姐开着车带着我们几乎驶离了十九龙城区,在通往海对面的跨海大桥前转入了一条沿海小路,在经过一段不短的路程后,最终停在了一个能看到海面的小街道上。

景岚小姐的朋友住在这么远的地方吗——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而等我见到那位“朋友”后,我才终于明白了。

那是一位有着一头银色短发的少女,身穿一件和发色几乎相同颜色的西装,看上去大概和落阳差不多年纪。

虽说是银色的头发,但和我白的发亮的发色不同,她的头发颜色要更深一些,金属般的银色光泽中透着一丝淡淡的灰色,是不管看多少眼都不会觉得乏味的漂亮头发。

她的双眼也是和头发一样的银白色,即使是这样看也似乎闪耀着奇特的光芒一般,让人一不注意就会被那双眼睛夺走视线。她的嘴角似笑非笑,虽然上扬着,但我一时间竟无法确切地辨认出她到底有没有露出笑容。


“林千景”——

这是那块不大的花岗岩的墓碑上镌刻着的名字。而刚才的对外貌的形容,则是那张嵌入墓碑中的半身照片所展现出的少女的模样。

没错,景岚小姐带我们来到的地方,是位于十九龙郊区的一片沿海公墓。

安静的四周除了温暖的海风吹动树叶的声音之外,就只能听到海浪拍打沙滩发出的的沙沙声。作为长眠的场所,这里一定十分舒适吧。

景岚小姐背对着我们蹲在墓碑前,长长的黑发从耳朵的两侧垂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脸。

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冒着热气的保温杯,里面是先前在店里泡好的茶,而她正将茶水慢慢地倾洒在墓碑前一片小小的空地上。

嗯……?

不知是不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景岚小姐右手的中指上居然戴着一枚戒指。那个纹样……是雪花吗?但只有一半,也许是对戒?那另一半是在……

随着视线向上移去,我的心里立刻有了答案。

虽然经过岁月的洗刷,墓碑上的那张半身照已经有些褪色,但在那位名为林千景的少女撩起头发的右手的中指上,依稀可以看出一个样式相似的戒指。

朋友……吗。

景岚小姐也不容易啊。


“小安娜?”

“嗯?怎么了。”

“那个,手……”

手……?

我低头看去,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将落阳的手紧紧地攥住了。

“啊!抱歉,会痛吗?”

“完全不会哦。只是突然间怎么了?”

怎么了……吗。

我抬起头,凝视着落阳那不管看多少次都只会觉得美丽的脸庞。

那个拯救了我的人。曾是我的伙伴,我的战友的人。

而如今又是我的女友,我的恋人的人。

但是,她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开我呢……

我理所当然地觉得,只要成为恋人就能够一辈子陪伴在彼此身边。

但也有景岚小姐和林千景这样的人存在啊……

虽说生老病死,生离死别什么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特别是对于我和落阳这种双手早就沾满鲜血的人,就算明天被什么人夺走了性命也不奇怪。

以前的我并不觉得人生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物——硬要说的话,就是会惦记一下今天晚上吃什么吧?

我不会主动寻死,但如果哪一天真的陷入走投无路的境地,真的就那样死掉的话我也不会抱有什么遗憾。

但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我有了落阳。

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重视起自己的生命,当然还有落阳的生命。

因为我没有经历过家人的死亡……虽然说老组长去世时我是有印象的,但那时我还太小,只觉得他是去到了我到不了的地方而已。所以我总是觉得死亡离自己很遥远。

但看着景岚小姐和那块小小的墓碑,我第一次觉得,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落阳……”

“嗯~?”

她用特有的拖着长音的语调回应着我,这已经听惯了的语气此时让我感到无比安心。

“……别死啊。”

“哈哈,在担心这个吗?我可是很强的~”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落阳她绷紧了手臂,柔韧而又清晰的肌肉线条即使隔着厚厚的外套也传递到了我的手中。

“……哼,那样最好。”

“欸嘿嘿,小安娜真可爱呢……哇哇别打我~”

挨下我没有用多少力气的拳头后,落阳把她温暖的手掌放在我的肩上,将我轻轻拥入怀中。

……真暖和啊。


“好了。”

许久之后,景岚小姐将最后一滴茶水也滴洒在墓碑上,从口袋中摸出了装着香烟的盒子,点燃了一支,又挑出三支,用先前点燃的那支引燃后立在了墓碑前。

“呼……我该走了。我会再来看你的,小千。”

将香烟叼在唇间后,景岚小姐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向了我们。


我和落阳都不知道这种时候要说什么好,只好走上前向那块小小的墓碑稍稍鞠了一躬。

本以为是普通地去找朋友玩,结果竟来到了这么沉重的地方……说实话,我突然开始有些后悔当时缠着景岚小姐一起过来了……

不过,既然要和落阳一起在这里生活下去,这些事也是早晚都要面对的,只不过对先前那个抱着玩闹心态提出同行的自己感到有些羞耻就是了。

然而,就在我们准备离开时,在寂静的墓园内,从我们身后的狭窄走道上传来了踩着落叶的轻轻的脚步声。


“……啊。”

“啊,不好意思,挡到你了吗?”

脚步声停在了我身后不远处,我以为是其他来扫墓的人,准备让开道路。而当转过头后,映入我视线的是一张我从未见过面,却无比眼熟的面孔……

“……哎?”

虽然这个表达有些奇怪,但确实是这样。我从未与这张脸的主人见过面,但在不久前却毫无疑问地见过这张脸。

“你……”

揉了揉眼睛,我再次确认着面前这人的长相,但无论如何,这张脸与我印象中的那张脸都没有丝毫的差异。

掺杂着些许灰色的银白色头发,与发色几乎相同的银白色西装,闪烁着光芒的眼睛……

她……不就是墓碑照片上的那个少女吗?!

要说不同的话,也就只有面前的这个女性看上去成熟许多,头发也不是短发而是齐肩的长发,而且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几点了。

但这副五官,怎么看都和照片上名为林千景的少女别无二致……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瞪大了双眼,用毕生所学在大脑中无数次搜索着可能的结果,却只得到了一种可能性。

那个在会墓地出没,徘徊在人烟稀少之处的——

“幽、幽灵……?”

在亲口说出自己得出的结论后,我的大脑像是宕机了一般,刹那间停止了运作。

“小安娜?”

我不自觉地抓住了落阳的袖口,缩到了她身后。

我、我自认为是不怕鬼怪之类的东西的,因为那些玩意只会出现在影视作品中……但在现实中遇到了可就另说了啊!

拳头可以揍扁活物,子弹能够贯穿物体。

但幽灵呢?!没有实体的东西要怎么对付?!

仔细看看,她身体的边缘似乎还有些透明……

“那个……”

“噫——?!”

开,开口说话了!幽灵开口说话了?!

“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我把脑袋紧紧贴在落阳的背后,不停祈求着那个白发的幽灵不要注意到我。

这、这可不是害怕哦?!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种东西啊!


“——千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