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同居,但是梦幻泡影(九)

作者:紫荧
更新时间:2023-01-19 20:59
点击:802
章节字数:26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她缓缓闭上双眼,开始在脑海中勾勒一个形象。最开始是服饰,拜萧菖蒲所赐,这一步变得十分简单。接着是身体,自下而上,包裹在袜子中的双脚,小腿、膝盖、大腿、臀部、腰部……到达肩部之后再向下延伸出手臂到指尖的部分,而后是脖子和脸部的轮廓,最后,她把速度放慢下来,一笔一笔的描绘着五官的样子,嘴唇、鼻尖、睫毛、耳垂……以及那颗必不可少的,耳廓上魅惑的黑痣。

少女偶像的形象,就这样在脑海中完成了,但这一次,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她开始在少女偶像的周围铺展起舞台,BR乐团的live会场,弥漫着深海迷迭香的香氛,脚边如海浪般涌动的蓝色雾气,营造出梦境般迷幻氛围的舞台灯带和背景光效。她的身体被温暖的光锥笼罩着,台下是观众们的黑影,耳边,萧菖蒲谱写的音乐正在响起,全新的演出即将开始。

随着前奏的演进,舞台的形态开始发生变化,变为了怪石嶙峋的死灰色海岸,台下的观众化成黑暗的蠢蠢欲动的海水,上方的灯带则变成了苍白的群星。她站在海岸悬崖的边缘,眺望着模糊黯淡的海平线,心中逐渐充斥着悲伤、绝望、孤独,这些情绪彼此交融,进而生出了强烈的悲悯,对这个正在走向死亡的世界,对苟延残喘的人类文明的悲悯,以及依靠自己的力量拯救这一切的,渺茫的愿望。

梁左叶再度深呼吸,毫不犹豫地睁眼,看向镜中的世界。

在上一次,当她做完脑海中的构建之后,九条绚便出现在镜子之中,带着新生般的微笑看着镜外的自己。而这一次,乍看并没有明显的异样,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镜中的那个虚幻的存在,同自己和萧菖蒲都有几分相似,细看却又并不相同。而她凝视着自己的眼神,正是脑海中站在悬崖上的那名少女的眼神。

“你好。”梁左叶对镜中少女轻声说道,“咏唱星辰的歌姬,Monica。”

她快步走到工作台前,打开电脑,风扇轻微的轰鸣声刺破阁楼的宁静空气,歌曲的前奏同时在脑内渐起,前奏结束,少女偶像开始吟唱,她刚好在写作软件上打下第一行歌词。

咏唱星辰的歌姬,Monica。

恋于阴影的少女,Laurant。

最开始的两个乐句结束后,Monica和Laurant的唱段交错而行。


冻结悲伤的冰雪,

在风中融成花蕊,

我们最后的春天,

悬崖边的蓝天,

Monica的祈愿,

歌声在风中流连,

星辰狂乱的黑夜……


骤雨午后的海湾,

来自陌生的爱恋,

逃避炎热的夏天,

阴影中的卑怯,

Laurant的思念,

只能和沉默相伴,

隐藏心声的黑夜……


春夏流转……

终止循环的季节,

一去不回的梦幻。

歌姬向神明祈愿(凝望Monica的Laurant),

少女无望的思念(不曾交错的视线),

驰骋向末日的单行线……


脑海中的旋律仍在继续,梁左叶的手指飞快敲击键盘,茶轴的清脆声响在阁楼中回荡。

最后的秋天,最后的冬天,Monica的歌唱为残存的人类带来仅有的慰藉与希望,Laurant依旧躲在人群的阴影里,共鸣着歌姬的悲悯与哀愁,将憧憬与苦恋深藏心底。直到,默示录之日的到来。


十二翼的洁白天使,

审判世间的眼,

即将淹没最后的诗篇,

汹涌的海平面……


歌曲进入高潮段落,残存的人类在最后的悬崖上陷入绝望,歌姬Monica迎着空中的审判天使,许下延续人类的最后愿望,然后纵身跃入大海之中。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少女Laurant,生平第一次鼓起了勇气……


终于放声哭泣的眼泪,暴风雨中的呐喊,

追逐白色背影的勇敢,不愿再让她孤单。

迎向深渊终点的飞翔,宛如生命般短暂,

追逐Monica的Laurant,却第一次,看到了她的视线……


在即将坠入深渊的前一刻,终于将自己的爱恋传达给对方的Laurant,被Monica拥入怀中,双双被黑色的海水吞没。滔天巨浪随之卷起,将最后的悬崖上的人类尽数带入了深海之中。

因为歌姬最后的祈愿,人类获得了在海底生存的力量,但歌姬和少女却再也没有回来,只留在了海底文明代代相传的歌谣中。

歌曲的尾声完结,梁左叶也终于完成了歌词的最后一句。手指因为剧烈起伏的情绪颤抖着,几乎无法操作鼠标点下保存按钮。她用最后的力气把歌词文件发给萧菖蒲,便一头栽倒在工作台旁边的单人床上。

从说不清是睡眠还是昏迷的状态中醒来时,没有开灯的阁楼已是一片漆黑,她搞不清楚时间,凭着记忆摸索着走向门边。过度的精神消耗加上饥饿,让她一阵阵天旋地转。推开门的瞬间,她忽然听到了什么,那顺着走廊楼梯传到她耳边的,竟然是隐约悠远的,少女偶像的的歌声。

而歌声的内容,正是她刚刚写好的那段歌词。

梁左叶一下子清醒过来,顾不得脚步虚浮,跌跌撞撞跑向自己的房间。房门开着,她看到萧菖蒲就站在卧室中央,赤脚踩在地板上,戴着那对蓝色耳机,双眼微闭,正唱到“春夏流转……”这一段。像是感应到对方的出现,萧菖蒲转向门口,看到梁左叶捂着嘴巴,颤抖着指向自己。

“真的唱了……我写的歌词……居然真的唱了……哇啊啊……”

明明说了要等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再唱的,梁左叶在惊喜和惊吓的双重冲击下,混乱到语无伦次的地步。

“因为太喜欢,情不自禁嘛。”萧菖蒲说着,摘下耳机,欢快地跑到梁左叶面前,张开双臂,“没发现我有什么不一样?”

“嗯?”梁左叶迟疑了几秒,大脑终于恢复运转,她一下子发现了那个严重的“不一样”。

“……我的衣服?!”

此刻穿在少女偶像身上的,正是自己半天前换下来的衬衫和长裙。换句话说,她方才正穿着自己的衣服,在自己的房间里,唱着自己为她填词的歌。

——简直是三重的害羞轰炸。

“小左的衣服,穿在身上果然很舒服,跟想象中一样。”

“别评价!!”梁左叶捂住脸,近乎哀求。

“你看,”萧菖蒲踮起脚尖,轻轻撩起梁左叶的那缕蓝色头发,“你已经变成了萧菖蒲的样子,如果这里又有一个萧菖蒲,那不是很无趣嘛。所以,我就变成梁左叶的样子好了。”

“现在的我是Monica。”梁左叶纠正。如果从外貌特征而论,Monica大概算是自己和萧菖蒲的女儿吧——这种话只敢放在心里想想。

“你是Monica,那我便是Laurant。”萧菖蒲说道,“无论怎样,这都是我们的共同作品,写给我们两个人的歌。无论我是以萧菖蒲、梁左叶还是歌姬、少女的身份来唱,都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随便你吧。”

梁左叶用力转过发烫的脸,走向门外。“我好饿,我去做饭。”

“已经做好了呀。”萧菖蒲蹦蹦跳跳跟上她,“因为现在的我是梁左叶,晚饭应该是我来做才对。”

“……梁左叶才不会像你一样学兔子走路。”

那天晚上,她们依旧在梁左叶的单人床上相拥入眠,她的梦境变得诡谲,现实和幻想在潜意识里混为一谈,身份和场景不断变幻,情绪如潮水般起落跌宕,唯一幸运的是,她这次没有在黑暗中惊醒,睁眼时天已放亮,而梦境的记忆正快速的,如海中泡沫般破碎无踪。


这里菖蒲和小左合作的歌,我是按照sound horizon《roman》和《美丽之物》的印象来写的。如果知道这两首歌,可以试着想象一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